二零一一年得法 身心净化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一)疾病缠身、人生绝望之际走進大法

我是一位普通农村妇女,今年四十四岁,二零一一年得法。得法前,已有七年心脏病的历史,还有妇科病、痔疮。特别是心脏病导致我心里胀,心跳快,全身肿,吃不下饭,睡不好觉。邻居家串门,坐不过十几分钟,就要站起来,否则触心。走路气喘吁吁。读小学的儿子调皮,我没力气打,就叫大四岁的女儿帮我打。

我因失去劳动能力,靠丈夫外出打工寄回的钱养家糊口。由于我家离街有七八里路,赶场很困难,所以我就搬到街边亲戚家农村旧房住(亲戚住街上新房),为的是离街近,好买菜。我经常到大医院拿药,一个月要四百元左右的药费。那些医生都叫我去大医院做手术,因吃药没有多大效果,说现在是中期还来得及,到晚期就来不及了,长痛不如短痛。我也曾试图去大医院做手术,但要花七、八万,丈夫在外打工爱理不理,贷款也贷不到,家太穷,亲戚没人借。

二零一一年我病情加重,四肢无力,心里胀,排不出小便。一天吃一顿也不觉得饿,喝口水也能过一天。一个人躺在床上,想起邻居私下告诉我丈夫说的话:“做一个手术要七、八万,我再娶一个媳妇还要不到那么多钱,还健健康康。”想起这些,眼泪直流,绝望到极点,觉得人生很没意思。

这时附近的一位学法轮功的大姐(以下简称同修甲)劝我学大法。她说她曾经也是一身病,年纪轻轻额头上包根毛巾,丈夫婆婆嫌弃,走入大法十几年无病一身轻。她的故事打动了我,使绝望的我看到了一线希望,我下决心学法。其实几年前我刚来这里时,就有一位同修乙劝我学,我怕心重,也不太相信。

第一天我坚持一口气看完师父的两个讲法光碟(第一讲),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奇迹了。听了三、四天,我整个人身体感觉轻松了一半。我就一直坚持听下去,精神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一直把九讲听完。学法一个月,我就觉得师父的法,就是我这一生要走的路。我再也不悲观了,一心只在法上,觉得一天时间过得很快。

(二)丢掉药罐罐

学法炼功几天后,每顿能吃一碗饭了,随后脸上肿慢慢消了。但是当时我一边炼功学法,一边又吃心脏病药、感冒药、安眠药,还有补血口服液、红桃K等补品,交叉着吃,一天吃四、五次药。修炼大法一个月后,同修甲说修大法后,身体向高能量物质转化。我就没吃感冒药了,把全部补品给我婆婆吃了。但没有放弃心脏病药。过后同修甲又问了几次我还在吃药没有,我说我现在一天只吃一次,我也没买了,就把剩下的药吃完。同修甲说:“师父给你净化身体,你还往身体里弄这些黑物质,你要百分之百相信师父,有些得了癌症的,就是相信师父真心修炼好了的。”还说要相信师父,放下生死就是神。当时我还有些压力,有些顾虑,心里还有些胀,又害怕停药小便会排不出去,就一天吃一次利尿的药,一次治心跳的药(以前三次)。听了同修这样劝了我几次,我就下决心把药扔了,心也彻底放下来了,心想就把命交给师父了。这时,我已经修炼三个月了。之后,我走路一身轻,和健康人一样,觉得这法太神奇了。

(三)过病业关

丢掉药罐罐后,走路一身轻的状态持续了将近一个月。这以后,师父给我消业就没断过。有一次晚上,咳得厉害,咳一下就是一口痰,整个地上吐了一大滩,没法入睡,坚持到半夜两点钟时。我就求师父:师父,弟子受不了了,别消业了。说完不多久,就没咳得那么厉害了,气也没喘的那么紧了。坐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又起来炼功。

这样严重的病业关过了好几次。去年正月,首先有点咳,流清鼻涕,有一天下午,全身发冷,我就坐在床上听师父的讲法,到了晚上十一点钟,全身发热,像高烧的感觉,汗水把衣服裤子湿透了。丈夫和女儿就急了,要请医生,我说没事,是师父在给我消业。过了十二点钟以后,感觉基本好了。第二天早晨上厕所拉了很多血,丈夫又叫我去看医生,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别怪他。我说我不会怪谁,我相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

一天后又拉肚子,一晚上跑了厕所五次,第二天早晨,对丈夫说:“你看我昨晚上了五趟厕所,今早还给你们煮饭吃,要是一个常人会起床吗?”其实每次消业都是晚上消的严重,睡不好,但也不感到疲倦。

开始消业时,心里胀,四肢无力,跟没修炼前的状况一样。这样的状况一次持续最少三、四天,最久持续一个星期。那段时间一天吃一顿饭,早晨喝点酸奶,几乎没煮饭,每次心里胀的不得了时,我就求师父消慢一点,求完之后,就会轻松一些。

也有一次持续消业两个多月,从去年农历十月开始咳,有时咳得两三夜睡不好觉,已经是农历十二月十几了,女儿回家,说:“妈,你怎么咳了这么久了,你们师父给你消业消这么久?”我说:“没事。”到腊月二十五、六时,眼看丈夫就要回来了,我求师父:“师父,消了这么久的业了,我丈夫对大法还不很理解,他快回来了,看到这种情况会对大法产生误解。”两天后,就没咳了,恰恰丈夫二十八回家。

从修炼到现在,消业几乎没停过。有时会停一两天,那一两天,人觉得很轻松。过后身体又不舒服了,比如最近一年多来解大便一天三四次,严重时五六次,第二天又正常了,等一两天又循环往复一直到现在都这样。但是无论身体表现怎样的症状,我心里一直很稳,没有怕过,我想这缘于我每天扎实的学法、听明慧周刊同修的交流文章。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辛劳付出。

(四)认字的艰辛

我小学一年级文化成度,开始修炼时看师父讲法光碟,然后听mp3。修了半年后,同修大姐甲拿一本《洪吟》和《转法轮》,问我:这是师父的经书,你要不要?我说要。我对女儿说:“女儿你教我认字吧。”女儿说:“我才不教你,你想把心思全部投進去。”丈夫说:“这么大岁数还认字。”丈夫和女儿外出打工后,我每天捧起《转法轮》看呀看,又认不到。我捧起师父的《转法轮》向师父说:“师父,我买了这本书,又不认识字,您能点化弟子吗?”

没多久,有文化的同修乙拿着师父的经文问我:“你认不认字,要不认我教你。”我答应了,乙同修就拿一篇经文(只有一页),从题目教起,每天认大概一行字,反复读,反复记。把那篇经文读熟后,就开始学师父的《洪吟三》,每天背一首诗。这是本院子一位七十岁老年女同修丙教的,她没种庄稼,比较清闲。其实,她也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成度。每天我到她家,她逐字逐句教,我就记、背。记住为准。下来后又忘记了读音的,就依样画葫芦写在小纸条上问。《洪吟三》学了半年,就开始学《转法轮》。先学《论语》,第一天丙同修教我读一段,反复读,读熟为止。学《论语》共花了三四天。然后学九讲,一天读一页。一页要教一两个小时。每次学法时,先温习头一天的,再读新的。每天早晨六点钟发完正念后,就看头天学过的内容看有哪些不认识的字,就写在纸上问同修,上午问几个字,下午问几个字,问了后还要记,每次起码要记半个小时才能记住。

刚走入修炼时,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同修口头教我一首师父的诗“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学了几天才记住。这位老同修直说我记性差,事实上,他背这首诗,根本花不了这么多时间。但是我现在感觉记忆力比以前好多了,一首诗基本上半个小时可以记住。

回首认字的过程充满艰辛。刚学了一个字,不一会又忘记,每一次把生僻字写在纸条上,同修教了,我至少要念半个小时才记住。有时头天记住的,第二天又搞忘了,有时一个字要问好几回。我觉的我比一般人记性都差的多。

幸运的是我学了这样超常的法,能够认这么多的字。现在,我已能够独立读《转法轮》、《洪吟》、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了。感谢师父。

(五)讲真相

我修炼前后身体的变化,使附近的人特别是街上了解我的人很惊奇。他们问我身体为什么好了,我就讲大法的真相。最开始,我只局限于熟人,口头讲。没敢给真相资料。

三个月前一位经常出去讲真相的老同修对我说:“看着法就要圆满了,你一天坐在屋里,你对得起师父吗?”之后,我就开始散发真相资料,都是在附近的集镇发,把资料丢進农民的背篼里,商店衣服的口袋里……第一次丢三四个资料(把真相资料折好,用胶圈扎住)就觉得心里咚咚跳,随着次数增多,逐渐就没怕心了。现在,只要能丢就会丢進去,有时资料多,场场赶集去。有时隔一场散发真相资料。但是,我学法的时间还不太长,《明慧周刊》也看的少,因为有一些生僻字不认识。所以,觉得自己还不太会讲真相,讲不全面、不彻底。

前几天我和一老年同修相约到二十几里外的亲戚家讲真相,一路上第一次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其中有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哥样子很是凶狠,扬言要掏手机报警,但是我们不为所动。尽管外出讲真相不是很满意,我不会放弃讲真相。我决心坚修大法紧随师,不断精進。

我修的差,写出来与同修切磋,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再次道一声师父辛苦了!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