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雄的三大球到共党的卸磨杀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在硝烟烽火的年代,陈大明跟着共军南征北战,特别在西北战场,靠他的大胆不要命,立了几次大功。毛魔头窃取政权后,授予陈大明全国战斗英雄。一时间这个单位请他做报告,那个学校请他当辅导员。因为未婚,身后美女如云,可谓春风得意。他是一个战士,没什么文化。一开始提为少尉,三年后提上尉,安排工作职务时好多单位都争抢着要。陈大明想到自己没什么文化,就到一个团的军械股当股长。工作固定了,请他做报告的单位排着队,电台也请他去直播。五十年代初,毛魔头请他们到北京开会,他受到毛的接见。上面讲的这些内容,是我入伍后作为他的部下,听他亲口讲的。

三年后我退伍和他失去了联系,直到分开二十年后的八八年四月,和我一起当兵的战士,告诉我老股长离休、有病在家,想见见原来的一些同事。我很高兴,二十多年没见面,不知道老股长什么样了。

车到他家门前,一眼看到的是脸色灰暗表情呆滞的一个老头。哪里还有半点当年的风釆。落座后我们问起他这几十年的情况,只听他长叹一声说:往事不堪回首,我这一生是三大球的一生。

我们问他:什么意思?我们不明白,他说你们看过,篮球、排球、足球比赛吗?打篮球时双方球员拼命争夺那个篮球,我一开始工作后的十年里我是那个篮球。好多部门都希望我到他们那里去,有时还互相争起来。也就是又过了五、六年,部队调防重新安排我的工作,这时我成了排球,因为我那点玩意儿大家都知道了,不新鲜了,没有多大利用价值了,就互相推,你推过来我再推过去,排球不就是这样吗。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只好把我转到部队的地方单位,也就是说给我一个养老的地方,可是哪个单位都不想要,谁也不想背包袱,这时我成了足球,被他们踢来踢去,我成了一个没有妈的流浪汉。我年轻时力气用过了头,又负过伤,我现在浑身是病,每年要用好多医药费,他们都把我当成了包袱。

这时我们看到他老泪纵横,也引得我们眼角流泪,大家忙不叠的安慰他。可是他那被党妈抛弃受伤的心那是几句话就能抚平得了的。

回到家,我想起了文化大革命,毛魔头用到谁把谁捧到天上,用完了一脚踢开甚至让你消失。想当年北京700多个三支二军人员,“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为毛魔头出了大力,也因此犯了很大的罪行,没有办法处置他们,就拉到云南秘密枪杀,给家属一个因公殉职的通知书。这也只有中共邪党才做得出来。

99年7.20以后江魔头利用公检法、610人员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这一伙邪恶人员在毒打和他们父母年龄相仿的法轮功学员时,那个狠哪,那个恶毒呀!无所不用其极。公检法610人员,你们知道吗,这样做一定会给你们带来非常大的恶果的,江魔头叫你们这样做从来不下红头文件,都是口头通知,有一天邪党垮台了,你们所做的都是个人行为,没有任何凭证是上面叫你们干的,这个黑锅就得你们背,文化大革命的三支二军人员不就是例子吗。你们中间大多数人都没有升到王立军的职位,薄熙来发现王立军对他有威胁想除掉王立军,如果王立军不逃到美领馆他还有命吗?

公检法610人员,你们在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他们一声声的惨叫声直到昏死过去,那时候你们是什么心情?你回到家见到你父母你还笑得出来吗?你们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年龄比你父母都大,是比你父母还要善良的人。作为一个人,可千万不要没有一点点人性啊。公检法610的先生们,当你们枉判冤判法轮功学员,使得他们家破人亡,你回到家你的儿女甜美的叫着爸爸妈妈时,你可想到被你们冤判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在盼着他爸爸妈妈回来的悲苦的情景吗?

善恶必报是天理,人在做,神在看、在记,你们的所作所为神都一笔笔的记录在案,当邪党垮台,法正人间时,你们将向何处去呢,就算邪党不马上垮掉,可当邪党感到无法再存在下去,要用一大批生命来减轻它们的罪恶时,邪党只好拿你们来开刀了。卸磨杀驴是邪党几十年来惯用的手法,你只要稍微看一看邪党的历史,你就什么都明白了。《九评共产党》是一本最好的邪党邪恶历史的教科书。奉劝各位,好好看一看,静下心来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