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郑祥星受害案看中共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共在历史上发动的每一次政治迫害,都是对中华民族道德的摧毁和对人性的扭曲。它不仅颠倒是非善恶,还把邪恶、暴力强制灌输给善良的中国人民,被毒害的国人在运动中不仅伤害着别人也同时害着自己。今天,中共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又在上演着历史的悲剧。善良的人遭迫害无处伸冤,好人陷囹圄冤屈无法昭雪。唐海县法轮功学员郑祥星就是千千万万受害者中的其中一例。

一、浪子回头金不换

郑祥星 ,今年四十五岁,家住在河北省唐山市唐海县第十农场。十年前是本地有名的小混混,看谁都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动不动就出手打架。 二零零一年,和朋友骑摩托车外出,被警察查出驾驶证过期发生口角,跟警察打了起来,因此被刑拘了半个月。在被拘留期间,他和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在一个屋子里关了两天三夜。看着人家有信仰的人慈善、祥和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郑祥星的心灵受到了触动,回到家里后,主动找来《转法轮》这本书读了起来。法轮功“真、善、忍”的教导使郑祥星整个象换了一个人。不仅他自己改掉了原来的一些恶习,还告诉原来经常和他一起混的哥们儿,别打架了,做个好人吧。

后来郑祥星开了个门市,叫“星云家电”。对来商店的顾客不管买不买货都非常和气,而且从来不卖假货。谁买了东西,不但送货上门,而且负责安装、调试,直到买主满意。尤其是售后服务,他不分路远或路近,起早贪黑,只要是谁家里的电器损坏或出了故障,只要是一个电话,他都尽量及时赶过去修理,而且都是免费修理。

十农场、十一农场的村民买家电、电动车基本都到他家门市来买,因为他们信郑祥星。谁家电器坏了都到这里修,因为郑祥星技术精,态度好。一次,一位七十多岁的大爷到他家开的店里找书包,说里面有三千多块钱。他告诉老人自己这里没有,同时问老人都去过哪里,然后用车拉着老人各处寻找,最后帮老人找到了。

村里有十几个退休老人,愿意靠靠墙根儿,晒晒太阳,扎堆儿聊聊天儿。可谁家门前都不愿意让他们呆着。唯独他不但从不嫌弃,而且夏天给他们支伞,让他们在门前玩牌下棋,冬天把雪打扫干净,让老人们在这里晒太阳。有一次一位在他家门前闲坐的老人突发急病,他二话不说马上拉起老人就去了医院。

邻村有个地震被砸残了的人,自己一个人无依无靠,于是他主动把这家的电器安装、调试、修理免费全包了。街边上没有公厕,他就把自家的厕所打开供大家使用,晚上自己用两个大桶将粪便担到很远的大坑里。

村里设置了垃圾箱,可没有一家愿意把垃圾箱放在自家附近,于是垃圾箱就放在了他家的房前。垃圾箱味道很大,非常难闻,夏天都不敢开窗户,一两天垃圾箱就满了。于是,他就用自家的车往外拉,自己装车,自己卸车。

当地街道没修马路之前下雨时非常不好走,郑祥星为了方便大家走路,用自家的车拉炉渣垫道,还用车把垃圾送到外边,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农场机关上班的人也都知道。多年来,他善良、热情的美名传遍了乡里。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中共绑架!

二、是警察还是土匪、恶徒

自古以来警察的职责就是惩恶扬善,维护社会治安,保护公民的人身 财产不受侵犯。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号,早晨六点左右,有人敲响了“星云家电”门市的大门,郑祥星边起床边问,“谁啊?”外面两个女人答应:“修电动车的。”

郑祥星怀着一颗为他人着想的心,赶快起床把门打开,然而进来的却不是修电动车的女人,而是十几名便衣和警察,进门后不由分说,就象打家劫舍的匪徒一样,把郑祥星强行按住,弄上了警车,这伙人又推开了郑祥星儿子的房门,当着吓懵了的孩子的面一阵翻抢。十场派出所所长、李八廒村队长、书记也被唐海公安局副局长刘加满、国保队长李富国叫到现场。

从郑祥星家抄走的东西拉了整整两汽车,把店里用于进货的双排车也开走了,好端端的一个家用商店就这样被警匪洗劫一空。

郑祥星被抓后,郑祥星的妻子来到公安局,想找李富国打听郑祥星的消息,看到一个办公室开着门,里面坐着一个老头,就上前打问李富国的办公室在哪,这个人问她有什么事?她说自己是郑祥星的妻子,突然这个老头大吼起来:“你还敢上这来,谁让你来的!郑祥星炼法轮功还想放回去,没门!”随后叫来了两个人把郑祥星妻子拖出办公室。后来才得知这个老头,就是唐海县公安局长白玉礼。在人民的眼里,他哪像一个人民的警官,简直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匪头。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号,郑祥星家人聘请的北京代理律师,来唐海看守所出示正规手续要求会见郑祥星,而看守所却拿出公安局李富国给看守所的一个便条,上面写的是“郑祥星犯有泄露国家机密罪”,拒绝律师会见。律师和家属都很惊讶,因为看守所无理要求律师找李富国写条子才能见,无奈律师只得到公安局去找李富国。律师按照法律程序要向李富国递交律师信函。当律师和家属找到李富国办公室时,李富国却不在,只有参与绑架郑祥星的孙敬森在,律师说明来意时,孙敬森不但不接律师正常递交的信函,反而拿起一个本子就往外走,说要去开会。家属问孙敬森,“你不管,我们应该找谁?”孙敬森说找副局长刘加满。

律师和家属来到刘加满的办公室,刘加满一听是因为郑祥星的事,就破口大骂,对律师进行人格侮辱,吼叫着:“什么破律师,滚出去!”律师跟刘加满讲这是律师的职责,他有权这样做。并明确告诉刘加满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是不符合法律的。刘加满理屈词穷的竟然恐吓律师:“你也是炼功的吧,把你也抓起来!”律师坦然一笑,对刘加满说:“炼功有什么错?”刘加满又恐吓家属:“你××,我不出两个月把你也劳教了!”

家属一下懵了,这哪像个当领导的,简直就是个土匪!公安局想抓谁就抓谁?想劳教谁就劳教谁呀?这不是执法犯法吗?

这就是今天中共国度里的所谓人民警察,可是他们的行为为什么像土匪呢!他们靠谎言叫开了善良人家的大门;他们用暴力强行绑架了诚信商人;他们用抢劫抄走了他人的合法财产;他们用欺骗窃取了孩子的信任、他们用野蛮、粗暴、恐吓、威胁赶走了律师和受害人的亲人。这哪里是人民警察?分明是流氓、骗子、土匪、恶徒!

在郑祥星受害案中,中共的邪恶,还不仅仅表现在对有信仰的好人的迫害,还表现在对普通民众的迫害上。它采取邪恶的株连手段,在郑祥星遭到非法绑架后,十农场和十一农场的乡亲们,为了表达营救郑祥星的诚意,当时有五百六十二人在联名信上按了红手印。然而不久,农场放下话来,说是上边的命令,谁给郑祥星签名,就停发谁的劳保。结果有的乡亲哭着找到郑祥星的妻子,“我们知道祥星是好人,但我们还需要吃劳保,惧怕共产党把我们的劳保掐了。”然后无奈的把自己的名字从征签信中划掉了。

三、是法官还是政治帮凶

法官的职责是维护法律的公正与尊严,其体现在公平与正义,和对道德的弘扬。法官执法公正法律则彰显尊严、体现正义。法官被政治胁迫,法律的公平、正义荡然无存,沦为扼杀正义良知的凶手。今天唐海县法院的法官,就是利用自己手中的审判权成了扼杀正义的凶手。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唐海县法院告知郑祥星的家属和代理律师,郑祥星的案子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开庭,但不公开审理。《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只有涉及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以及审理未成年人除外。这个案子完全不符合不公开审理的条件,而法院却公然执法犯法。律师对此据理力争。

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十分左右,拉着郑祥星的白色面包警车从院外呼啸而入,两点十八分,两位辩护律师准备进入法庭,法警以安检为由,对律师百般刁难,连律师装有案卷的背包都不让带入。律师据理力争才得以进入法庭。两点四十分左右,所谓的法官张凤志宣布开庭,检察院公诉人郑雪娇,指控郑祥星说:你触犯了“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 郑祥星回答:“炼功并没有罪,也不是你们所说的邪教,国家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邪教”。

辩护律师说:“郑祥星破坏了哪条法律实施?对社会造成了什么样的危害?伤害了什么样的人?没有吧?!那你们就不能判他有罪,应立即当庭释放。”另一辩护律师说:“办案人员李福国在取证过程中,笔录和签字是同一个人伪造的,这本身就是违法。郑祥星修炼法轮功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反而获得了整个社会的认可。”同时,律师当庭向法官出示了唐海十农场和十一农场村民写的三封保释郑祥星的联名信,以及五百六十二名村民的签名和红手印。另外,律师还提供了曾经和郑祥星在一起的铁哥们儿的证言:郑祥星以前是社会上的小混混,学功后变成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公认好人。

公诉人郑雪娇无言以对,只是说:“我无法发表我的意见,请庭长做出决定”。作为一名检察官,应该清楚和明白《检察官法》,检察官必须忠实遵守宪法和法律,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秉公执法,不得徇私枉法;而郑雪娇却视法律于不顾。当律师继续向法庭出示其他证人证言,充分证明法轮功不是邪教,而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好功法,是个人信仰时,公诉人郑雪娇均以“与本案无关”相对,回避事实。两位辩护律师不但从法律角度充分论证了法轮功不是邪教,传播法轮功真相资料不违法,同时还从现在社会时势、各个历史事件阐述。绑架和审判法轮功学员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另外还劝告法院以后不要再受理这样的案件。

在最后陈述中,郑祥星说:“法轮功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弘传,唯有在中国遭迫害,唯有中共迫害,你们今天审判的不是我,而是在试图审判真、善、忍。这也是你们公检法机关每个人的选择”。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除了家属和法院人员外,法庭内还出现了一个神秘的中年男子,五十岁左右,长得很黑、很胖,个子挺高。他坐在旁听席上,当律师辩护时,该男子用各种手势动作指挥庭长,阻止律师辩护,因此律师的辩护几次被中途打断。由于这个中年男子操纵庭长的非法行径被家属发现,并一直直视着该神秘男子,这位中年男子不敢再放肆地用手势指挥法官,法官也看到他们的行径已经被家属发现,也不再看这个男子的手势。这个中年男子还是于心不甘,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把座椅弄出很大的响声,干扰律师辩护。至今不能确定这个中年男子是谁,公然藐视法庭,指挥法官。而令人悲哀的是,法官也甘做傀儡,听其指挥。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唐海法院不依据事实和法律,在中共当地“六一零”、国保的怂恿和指使下,在没有公开开庭的情况下,对法轮功学员郑祥星非法判刑十年,判决书也没有向其家属送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是邪恶的中共和它的党徒帮凶们用来欺骗世人的空话、谎话,从郑祥星受害案中完全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共最邪恶的这一面。

四、保定监狱成为残害谋杀好人的邪恶场所

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唐海县法院将郑祥星投入保定监狱,对其继续实施迫害。郑祥星在狱方规定的所谓“三个月的严管期间”,家属不能会见。

然而就在仅一个多月后的十月二十八日早上,保定监狱的两个工作人员来到郑祥星家里,说郑祥星在监狱跌倒,把头摔坏了(其真实情况是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在保定监狱所谓严管期强行转化过程中,狱政科科长石志勇将郑祥星迫害致重度脑损伤,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其做了开颅手术,生命垂危。狱方却谎称郑祥星在监狱跌倒把头摔坏了)。鉴于此,当天下午家人赶到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探望,在八楼神经外科的一个普通病房里,病床上躺着一位病人,头部肿大如篮球般大小,裹满纱布,插着两根导管往外流着血,右眼瘀青,右眼角膜向外凸起,左眼紧闭,嘴张开,舌头向内蜷缩,鼻孔和耳孔都残留着血迹。整个人骨瘦如柴,前心贴后心,四肢被绑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监狱的人告诉家属说这就是郑祥星。看到当时的情形,郑祥星的妻子整个人瘫软在病床旁,感觉天塌了一样!

保定监狱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已经擅自对郑祥星做了两侧开颅手术,左右各摘掉二片颅骨,各直径十公分,一块有裂纹。经CT诊断,左侧颞骨骨折,半颞部硬膜外血肿,颞枕部硬膜下血肿,右颞部叶及左侧颞叶挫裂伤,脑室积血蛛网膜下腔出血,重度脑损伤。家属要求查看抢救录像,狱方说没有。后来家属见到了当时给郑祥星医治的狱医,据狱医说:“郑祥星送来时,看到他嘴角上有血,按胃出血治的,只输了些止血药。”家属问:“你知不知道郑祥星是在监室跌倒昏迷后送这来的?”他说“不知道。”家属问他是否给检查了头部,他说他用手摸着检查了他的头部。家属非常纳闷,头骨都断裂了,难道用手还摸不出来?对一般医学常识的人来说,对这种危重病人都应小心仔细应对,何况作为一名狱医,怎么能对郑祥星这样的重症患者作出如此轻率的判断呢,是受他人指使另有目的所为,还是有意拖延误诊置郑祥星于死地呢?逐渐的,家属发现,郑祥星的伤势与监控录像以及监狱的解释存在很多矛盾之处,疑点重重,其中存在重大故意伤害和图谋杀人的嫌疑。

依据监狱给郑祥星亲友提供的录像来看,发生吐血,没有救治,倒地后长时间无人救护(一般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监狱都是实施高度监控,不可能身边没人,上厕所更不可能没人跟着)。无力瘫倒,是臀部先着地,而且是仰面倒下,不可能伤及左侧颅骨,力度和着力点都不足以造成左侧颅骨断裂这样的重伤。 几年前,从监狱内部传出来的话说,监狱打人时,给被打者戴上黑头套,然后用乱棍猛打脑袋,这样打人,头上没有包,外伤没有,但是却会造成严重内伤。这种打法,一般是已经确定不要这个人活了。

郑祥星左侧颅骨断裂,责任医生说验伤结果是重击所致,并造成大脑严重受损,与监狱跌倒的说法不符。郑祥星属危重病人,却被安排在普通病房中,床边甚至连呼吸机都没有,而且只输一些消炎药。看来所谓“抢救”也只为掩人耳目。

据其他医生说,郑祥星没有切开喉管的必要。这样做很有可能是狱方为了不让他说话。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是受保定监狱委托的定点医院,他们之间存在着利益合作关系。郑祥星家人曾听到监狱狱警私下议论:死了好处理,活了不好处理。甚至有监狱人员不止一次当着家属的面说“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

狱方看到郑祥星有清醒趋势,始料不及,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提出要将仍处在重症监护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郑祥星收监,转到完全由监狱控制下的监狱医院,完全有可能是为了掩盖真相而杀人灭口。保定监狱是有故意杀人犯罪的历史,保定监狱曾经炫耀,凡是转到这里来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不“转化”的,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施以暴行,有的甚至被打死、打残。沧州市首饰店老板郭汉坡不明原因致死,狱方不准亲属将尸体运回老家,强行在保定擅自火化;石家庄市小学教师吕新书,折磨成严重肝腹水后死亡;涿州市农民王刚因为在监狱炼功,腿被打残,右腿高位截肢,后含冤离世;邢台市李彦生失掉一个手指,还被毒打致脾脏破裂,肝、胆、胃、膀胱等多部位受伤……

郑祥星家属的疑虑和担心在后来好心的正义人士那里得到了证实。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份,保定监狱狱警看到郑祥星慢慢苏醒的情况后,曾经责问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给郑祥星做开颅手术的有关大夫:对郑祥星做手术是不是按照监狱方案做的,大夫回答:是按照监狱方案做的。监狱问:为什么按照监狱方案做的手术,还出现这种情况(指郑祥星苏醒过来),医生回答说:那只能说是奇迹。

这段话让人读了触目惊心,因为它清楚地表明:郑祥星被迫害致颅骨破裂后,监狱对他进行的两侧开颅手术并不是为了救治,而是谋杀!目前郑祥星生活不能自理,急需到正规医院继续治疗。郑祥星妻子孙素云和儿子已在保定坚守近七个月,包括保外就医等所有合理要求都被监狱拒绝;从监狱长王建立到主管郑祥星案件的副监狱长范建立,都一直坚持先由监狱负责对郑祥星进行第二次手术颅骨修补手术,再谈保外就医。

郑祥星的妻子孙素云因担心、着急、忧虑,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十多年不犯的心脏病,现在经常犯。因无经济来源,郑祥星儿子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郑祥星妻子看在眼里痛在心里。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眼睁睁的看着亲人郑祥星再次面临被保定监狱操纵医院谋杀,毫无办法,几乎天天守在保定监狱门前,痛苦地呼号。

根据《保外就医执行办法》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准保外就医: 一、身患而严重疾病、短期内有死亡危险的;二、身体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的;三、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会可能的。郑祥星已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保定监狱没有通知郑的家人就代替家人签字),郑祥星完全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狱方为什么不同意呢?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保定监狱在郑祥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将郑祥星从重症监护室强行收监。所有人都会明白狱方的目的:一是封锁消息,掩盖迫害郑祥星的真相,因为一旦离开被保定监狱控制的医院治疗,其脑重度损伤的真相必然被揭开。二是延误抢救治疗郑祥星的最佳时机,使其无法得到有效救治。三是保定监狱对郑祥星实施二次谋杀。保定监狱已经魔变成为残害好人、涂炭生灵的邪恶场所。

今天,我们从郑祥星受迫害案例可以看到,中共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是极其邪恶的,是人性皆无的魔鬼行为。它明明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却把他们送进监狱进行酷刑迫害,摧毁他们做好人的意志。更邪恶的是它绑架威逼政府各级官员,特别是公、检、法、司成为它迫害好人的帮凶和罪犯。使他们在迫害他人中也成为罪犯从而毁掉自己。试想一下: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如果没有各级官员的随和它做的了吗?没有各级公、检、法、司的参与它做的成吗?

天理昭昭,善恶分明;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惩罚恶人,是彰显善恶有报的天理;弃恶向善,是自我赎罪的机缘。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是必须反省的时候了,上天慈悲,暂时不降罪于你,是在给你最后的赎罪机会,请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