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不动摇 走好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十几年的修炼路风风雨雨,感受颇深。我感触最深的是:一定要认真的扎扎实实的真正的明明白白的自己学法,真正的在法上认识法,在法上修才是真正的生命的真正升华。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放松学法,每天固定时间学法、抄法、背法。师父新经文下来后我都反复通读,在反复学法中体悟出许多我应明白的法理。在遇到问题时,在与同修交流时,师父的法就在我耳边回响,虽然不能全部背下来,但关键时回想起师父是怎么说的,事也就不会那么没主见了,看问题也就不会被表面的假相迷惑。

一、信师信法 闯过魔难关

老伴是九六年得法的,我是一边抱怨一边随着老伴听法,他听我也听。听着听着觉得很好,讲的也很有道理,而且这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东西,开始由反对到后来走進大法,以致七.二零前突飞猛進。得法前我有头痛病(医学认为是疑难症,不可能治愈的)、慢性肾炎、心脏室性早搏等疾病,炼功后一月余,达到无病一身体轻的状态。

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在邪恶的黑窝里,自己当时学法还不是太扎实,有些法理认识不清,在邪恶的黑窝里违心的写了“三书”。但我知道,在任何环境中都要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在迷茫中,在邪恶黑窝里气氛压抑下,在面对各种心性考验中,我认准一点,是“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1]。坚持时时修心性,用师父的法激励自己。但对正法修炼认识不清,也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尽人意,回来后也立即明白过来了,并很快写了声明。在后来的修炼中加倍努力,紧紧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我是老年弟子,由于还有旧势力迫害的因素,有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如何对待病业,是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由于我平时十分注重学法,从理性上上升对大法的认识,识破病业的假相,使自己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我子女在外地工作,我自己带外孙子,学习生活都需要我照顾,当病业关来的时候,根本无人照顾。但是无论怎么难受,我就是不承认,病业想压垮我没门。高烧连续三天,搞的我头晕、目眩,无精神。这时想起师父讲的:“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2]我是有师父管的人,什么发烧,什么病业全是假相,我只是难受难受,师父把实质的东西都给承受了,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所以很快就过去了。看到年轻的大法弟子很少象我这样,我也很羡慕。但当病业来的时候我只当好事,自己前半生或前几生几世的业不还行吗?师父给拿下去大部份,我承受的只是极小的一部份,如果不是学大法,可能百病缠身在痛苦中挣扎,也可能一命呜呼了。我应该高兴才对呢。所以在每次遇到病业关的时候我都能正念闯关,基本上很快就过去了。

旧势力可是虎视眈眈的,想方设法把我们拉下去。一次发完正念我躺下小睡一会,迷迷糊糊听见有人跟我说话:你跟我走吧!你跟我走吧!我一听是故去的老伴在喊我。我立刻惊醒了,赶紧坐起来立掌,坚定的说:我凭什么跟你走,我就跟我师父走,谁也动不了我。旧势力想在我不清醒时迫害我,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啊!有许多老年同修,以病业形式拖走身体,他们之所以得逞,就是在意识不清楚时钻空子的。而我们坚定正念,坚信师、坚信法谁也动不了。

在我们修炼中有时有意识不到的执着时,旧势力就下黑手整我们。一次我骑自行车去同修家,因同修没在,我骑车往回返,本来路程也不算近,往回返的路上一个人骑电动车,嗖的一下子把我挂倒了。头也不回的飞奔而走。当然我是不会讹人的。但是大陆人的道德观念实在太低下。撞了人不但不道歉,反而无事人一样走了。因为来的太突然,我整个人蹭在地上,脸重重摔在地上立即肿起来了,我想站起来,但是起不来,立即求师父:师父帮帮弟子吧,我不能倒下,我不能给大法弟子抹黑。我爬起来扶着车在马路的便道边坐了半个小时,这期间我不停的求师父:我不能这个样面对众生啊!半个小时奇迹出现了,脸肿胀基本消失,我骑车回家了。在摔着的那一刻,我没想到自己会怎么怎么样,我只想别倒下,别给大法抹黑,有师父保护什么事都没有。就这么坚定的一念支撑着我的心,师父就帮了弟子。第二天我出去碰上邻居,她看见我一夜之间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惊讶的连说太不可思议了,法轮功太神奇了。

这些年来无论遇到什么大关小难的,我任何时候都没有忘记喊师父。正因为自己有了坚信师坚信法这一念,闯过了一道道关,快八十的人了,身体越来越好,腰板直直的,身子轻飘飘的,在家里男活女活都自己干,象个小伙子,我真是感到我越来越年轻。所以在外面讲真相时,遇到与我年龄相仿的人看到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事实,给我讲真相扫除了许多障碍。

二、信师信法 让邪恶恶不起来

因为七.二零以前我家是炼功点,迫害后再加上被邪党直接迫害过,也列入邪党的黑名单,片警也经常光顾。但我不被假相所迷惑,坚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二零零三年拆迁搬進新居后,过去拆迁前住地的片警还打电话问候,非常友好,并暗示我注意安全。还告知我说,我们分局已死了三个局长了。我知道他心里明白。

二零零七年十月的一天,半夜突然听见此地片警砸门。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我吓了一大跳,我的心慌成一团,任凭他们怎样砸门,我就是不开。我上床立掌,心里一个劲的求师父加持弟子,慢慢的心才有些稳定。这时我想,把东西赶紧收起来吧!我赶紧把大法书藏進孩子书包里,把《九评》等真相资料掖進孩子的被窝里。由于我不给开门,他们叫来七个警察来,叫嚣如果不开门就把防盗门卸下来。这时我的心也稳下来了。我厉声叱喝:你们是公仆,为人民办事的,为什么要破坏居民的安全呢?我说,我就一个老太太在家,你们来这么多人不行,我不叫進。他们经过商议只進来三个,其中一人是管辖的派出所所长。那六一零的人一進门就嚷嚷,我就不怕下地狱,我就不怕下地狱,气焰十分嚣张。

我心里一直求师父,心态逐渐稳定。师父的话“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打入我的头脑,我知道师父叫我们要慈悲要善。我和颜悦色的对那人说:年轻人啊,你在社会上有家庭、有你的事业,为什么口口声声要去地狱呆着,你以为那是好地方啊?劳教所那是人间的地狱,那里迫害大法弟子相当邪恶残忍,当场就有大法弟子被打死的。真正的地狱可比人间的监狱还要残忍,你去那干什么。我这一席话一下子给他讲乐了。所长也稳下来了,他说我们今天带着搜查证呢,今天必须得搜查。我想都收拾好了,求师尊加持不许他们随便翻,叫他们看不见。但是师父的法像就在桌子上供着呢,我告诉他们,你们進屋后,我供的师父的法像你们不能动,你们要动我死了也不让你们進屋。所长很客气地说,老奶奶,你放心,决不动,我可以看看吗?我说,看看可以。他真的看完后很客气的给放在供桌上了。

我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在家炼功做好人,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本是一件大好事。可是邪党就是邪,片警经常找借口到我家来,有时借口帮我拿东西進屋后巡视一番。但是绝不会挡住我干大法的事的,每次都有师父点化我,保护我,化险为夷。后来片警见面只是开开玩笑而已,也不太管了。二零一零年市国保六一零的又来捣乱。这次四五个警察闯進我家,气势汹汹不让我说话。我知道他们是受邪恶因素控制的,我想你们既然来了,不让我说话绝对不行,我要利用一切机会证实法讲真相,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是市国保六一零的,邪劲特别大,阻止我讲真相。大法弟子的家岂能是邪恶逞凶的地方。我一边讲一边求师父加持正念,不许他们在我家胡说八道,立即叫他闭嘴,我这念一出,这恶人浑身哆嗦,拉开门“嗖”一下跑的无影无踪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帮我清除了邪恶。别看他们表面上十分嚣张,背地里胆小的很。从那以后他们再也不敢到我家来了。

经过这些事我心中的体会特别深,体会到大法的无边内涵。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当我一思一念能站在法上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帮的。

三、师父赋予弟子智慧救人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负有使命的正法徒。做好三件事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讲真相救人助师正法是大法弟子的荣耀。《九评》发表以后,特别是自从师父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以后,我更加认识到救人的重要及紧迫。从那以后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讲真相劝三退中。我把讲真相救人作为我生活当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无论是买菜、购物、串门、婚丧、聚会、超市、游园、散步无论是干什么都不放弃讲真相的机会。有时帮人做好事、有时借问路机会、这都是我讲真相劝三退绝佳机会,效果也特别好。凡是问路的,外地来此地打工的,旅游的,我一下子就能看出来,主动和他们拉近距离,效果也特别好。

可以说每个场合我都不放过讲真相,这些年我也不知道劝退多少人了。我现在感到讲真相劝三退已经得心应手,遇到有缘人几句话就爽快的三退了。我现在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资料、发光盘全部面对面,而且真的感到救人越来越容易了,形势也比前几年有很大变化。很多有缘人真的是在等着我们救度呢!我觉得要想救人,我们首先学好法,心中有法讲真相才能有力度,才能把人救了。再有我们真正有一个强烈的救人的愿望,师父就会加持,开启智慧,用不着你苦思冥想,该讲的真相就会象涓涓的流水一样出来,过后自己也感到说的那么到位,当时怎么讲的,回头再怎么学,也没有那么深入和到位了。这并不是自己有什么什么本事,都是师父在做,真的是我们只是动动口,动动手而已。

我在讲真相时,遇到不同的人,我会用不同的方法。我能根据对方的言谈气质,大概判断出对方的职业。这样一下子就能拉近与对方的距离,找出讲真相的切入点,不让一个有缘人错过机会。一次我在购物车上,看见一对老年夫妇坐在我旁边,我一看对方就是有知识的人,一打听果真如此。他们立即滔滔不绝的讲起他们年轻时的辉煌。我引导走入正题,讲起了现在的社会乱象,他们非常认同,我给他真相资料也全都要,但是就是不三退。并推辞说自己跟这个事没关系。他是个有知识的人,就要用知识解开她心中的结。我就给他讲历史上秦琼和罗成的故事,秦琼和罗成拜兄弟,把各自的绝技毫不保留传给对方,发誓如果违约,一个就让自己吐血而死,一个就让自己乱箭而死。可是两个人都留了一手,结果都应验而死。我说你入党时举手发誓把命给他,天灭他时,你发的誓能不算吗?这句话立即穿透他的心,他马上说,我明白了,我退,我退。当然迫害法轮功的事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实例,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今后自己还要继续努力做好三件事。走好正法修炼的路,圆满随师还。

第一次投稿,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