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忙也有时间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十几年前我患癌症晚期,被医院判了死刑,人瘦的只有四十九斤。一位同事来看我,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当天把我带到附近的炼功点,跟同修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完后,顿感全身一身轻,非常舒服。第二天,同修教我炼功,并告诉集体学法炼功的场所。

一、得大法获新生

从那以后,我坚持参加早上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不知不觉中,以前所有的病痛消失了,饭量在增加,体重也在持续的增加,由于放疗化疗变秃了的头也长满了秀发,脸色恢复了细嫩红润。我知道,这是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属于大法修炼的,所以时刻保持修炼人的状态,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摆脱病魔后,我就从事商业工作。人们常说商场如战场,但是工作再紧张,我也要把修炼放在首位,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一天二十四小时基本上有十四、五个小时在店内度过,下班后还要做家务。很难找到一块专门的空闲时间学法。我把宝书放在店里,一有空就拿出来读。有时读着读着,顾客来了也不知道。临近半夜下班后,家人都睡了,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我就打着手电躲在被窝里学法。通常到凌晨一点多才睡觉,有时二点甚至三点。五点五十起床发正念,接着炼五套功法,吃点早餐又匆匆往店赶,又开始新的忙碌的一天。

二、再忙也有时间救众生

我们这里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小镇。得法后不久,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当时这里以及附近县市的同修都不具备做真相资料的条件,各地真相资料紧缺,所有的真相资料都靠外省的同修从遥远的地方想办法给我们传过来。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店铺自然就成了资料联络点,大批的资料从我这里转发出去。有时一来就是十几大件资料,要迅速转给周围的各个县市的同修。我白天要从事十分忙碌的商业工作,晚上就背起背包,搭车到周围的县市去将资料转给各地的同修,有时还到各地的村院、部落去广发资料。一去就是几十公里,甚至整晚都没有回家,一直发到第二天天亮再回店工作。尽管整天没有休息,但发完资料回店后总不觉得疲劳,并且感觉精力充沛,有使不完的劲。

在那种红色恐怖的氛围中,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我尽量不让他们知道我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情。当时我丈夫开“摩的”出租,有一天晚上,我发完资料在回来的路上,远远看到他的车来了,就想赶紧躲起来,可是周围全是荒凉的坟地,怎么办?这时什么也顾不上了,赶紧跑在坟地的空隙趴着,等他的车过去了才出来。当时一点也不觉的害怕。

一段时间后,邪恶的魔爪伸向了我们店内,我被绑架,期间遭受了各种野蛮的折磨,如谩骂、侮辱、攻击、不让睡觉等。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后来恶徒觉的在我身上得不到它们想要的任何东西,才让家人将我接回。

为了更好的证实大法,我多希望店里不需要我那么操心,以便有更多的时间用于做三件事。慢慢的,店里工作真的不需要我操那么多心了。这件事让我真正体会到正念的力量,只要我们的想法在法上,是为了救众生,师尊就会给我们开创条件。

二零零五年正法進程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这时我的家人就有两名党员和一名团员。趁他们吃完饭拉家常的时候我就给亲人们劝退,他们二话没说就让我帮他们把党团全部退了。接下来我就天天走出家门,向路人讲真相、发传单、劝三退。晚上带着小孩去公园讲。

但有时也会碰到一些不同心态的人。有一次,我在公园讲真相,刚一开口就有一帮小青年妹子高声叫唤,说我在宣传法轮功,大家不要听,快走开。然后那帮小青年走了,旁边还有很多人在听我讲解。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后在公园的另一侧又碰到了这帮小青年,并且其中那高声叫唤的也在其中。这时我慢慢的走向那高声叫唤的小青年,说:小妹妹,我们大家在一起说说话好吗?只见她当时一愣:“你要讲什么?”我说:小妹妹,现在的人是做一个好人好呢,还是做一个坏人、恶人好呢?当时她就顺口回答,当然做一个好人好。接着我就把自己理解的“真、善、忍”的法理和“怎样做好人,怎样做好事”都一一给她進行讲解,我们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很多。借着这个机会谈到了现在邪恶的轴心、邪恶的政党、邪恶的组织,和它们正在大搞腐败之风、大搞官商勾结、大搞贪污洗钱。老百姓甚至连上访都无门,鸣冤就把你抓起来。特别是他们大搞强权政治,欺压百姓,迫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借用舆论宣传工具造谣欺骗百姓,这样邪恶的党还有什么奔头,现在的人只要有个好身体,平平安安过日子比什么都强。说到动人处,她激动的说:现在的党是没有什么用,阿姨,就按你刚才说的给我把团退了吧。并且我今后一定会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临走时还向我要去了几张“护身符”和几盘真相光碟。

前不久我在公园发资料,突然碰到我原单位的厂长。他说已经找了我好几天,今天终于碰上了。他说这次市里要法轮功人员填表。我就趁此机会,把我在厂里生病后是怎样炼功,怎样净化身体和我现在的状况对他一一做了解释,并也就目前的社会现实進行了谈心,他当即对大法表示理解,并也要去了一枚保平安的“护身符”。

三、平衡家庭,时刻保持修炼人的心态

我丈夫的脾气特别暴躁,一句不入耳的话就可以使他在一秒中之内暴跳如雷,吵的天翻地覆。婆婆也一直对我看不入眼,基本上天天要在我家窗下骂我。

修炼后我知道这是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同时还有考验是否能忍的因素在里面,所以一直没把这些放在心上,家庭一直保持和睦。婆婆晚年时,被查患有癌症晚期,医生宣判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她的儿女们服侍她,都不满意。丈夫把她接到我家,我天天尽心侍候,让她非常感动,最后她说:还是炼法轮功的好呀!以前我对不起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