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利用孩子来干扰我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孩子一岁以前很听话,我做三件事都不干扰我,有时还是孩子让我发现了有缘人。可是孩子大点以后就变了,我发正念她就哭,能走的时候,她就到我身边硬要把我的手掰开,如果她睡着了,到我要发正念或学法时她就醒,醒来就又干扰我。我学法时她要来拿书,要看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她也不会像我们一样小心翼翼的翻,她很容易就会损毁页面,我就会把书拿过来她就哭。所以三件事都是她睡了或不在身边的时候做,但她睡的晚,一般晚上十二左右点睡,白天就算睡了我要做事她也醒,晚上她睡的太晚我也没办法做什么。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之前只有我们母女在家,我没其他人的干扰,没有婆媳相处的矛盾,也没其它负担,也没做生意,又不考虑什么,又是刚刚重归大法,真正明白大法是什么,刚得到师父所有经书,杂念很少,天天都在学法的喜悦中,晚上做梦就是坐火箭似的往上冲,那段时间我升华的很快)那时我很精進,所以旧势力想干扰我也干扰不了。我把孩子对我的干扰归到是因为我现在没做好三件事才这样的。弄的我法也没咋学,觉也没咋睡,筋疲力尽,最后还累的啥都不想做了。

有一天我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她家孙子小时也干扰她做三件事,开始她以为是孙子黏她,所以老要她带。有一天她也看到同修交流文章,同修孩子也这样干扰他,但同修认为是旧势力的安排,请师父帮助,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孩子就变了,不再干扰他了。她看了很受启发,她也这样做,她家人有开着修的,(后面是大意,不是原文)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她的孙子下世之前跟旧势力签约了,旧势力威胁他说,如果他以后要想得大法就必须干扰他在人中的家人。而且他另外空间的身体是被捆绑的。当她教她孙子在师父法像面前说完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听师父的,走师父安排的路时,她孙子人这边马上就变了,拉着她就让她做资料,而他另外空间的身体也恢复了自由。当我看到这些我也很受启发,我就拉着孩子跪到师父的法像面前,她也不是象我们想象的跪的那么好,还乱动,孩子还不会说话,我就心里想着对师父说:“师父,孩子现在不会说话,我没法教她说,我现在代替她请师父帮助,如果孩子跟旧势力有签约的话,我们全盘否定,不承认它,我们只走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我们永远跟随师父走,彻底清除旧势力,否定它的安排。师父,当孩子会说话时,我再教她自己跟您说这些,谢谢师父!”

现在孩子变了,不再干扰我学法、发正念了,有时她还会学我打坐,还做结印、立掌、莲花手印和炼功动作呢!看到孩子的变化,我就想把它写下来发网上,由于懒惰心和其它原因吧,迟迟没写,前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有人给了我一支铅笔,两头都削了的,后来我要找笔用,结果笔好多但笔尖都断了,好象还有一只是好的,我醒来想可能是师父点化我,叫我快写,给我这么多笔都断了,所以就把它写下来了。

同修啊,精進吧!时间不多了,而且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时间都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很长时间了,我都不精進,尤其是长期不炼功,我还不着急,还等着师父来棒喝我。但很长时间也没棒喝也没点化,我就继续偷懒,就是对自己和对期望我的众生不负责任,还找着借口继续睡懒觉。很久很久了都这样。有一天晚上我做梦了,我在学校的凳子都不见了,我知道如果我再不努力精進我就毁了,梦醒该炼功了,那天是我久违了的第一次炼功。过后我又睡了,又做梦了,发了考卷,我看到我的考卷有一面全对,有一面错了两道题,还有三个选择题没做,没分数,但总的来说挺好吧,我知道师父鼓励我,告诉我要炼功,现在我没做好和做的好,师父马上就让我知道了,我做梦有逃学了,考得很差呀,做不来题呀,或被陷在泥潭里,或者很脏的地方,这就做的不好;做的好就是自己很努力的拿扫帚扫地上的灰尘,或者分数高,或者飞起来了。这些天我几乎天天晚上都做这些梦。有个同修看到我们大多数科目考试都考完了,还有最后一科没考,说啥时要考,结果又没开考,师父一直在等,我知道师父在等我这样的还没达到标准,还没做完该做的,还没救了该救的人,如果现在就结束了,那我们就失去了这生生世世都在等待的机缘,到时不是用后悔遗憾能形容的结局。精進吧同修,师父还在等着我们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