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市优秀教师屡遭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连云港市优秀教师杜秀菊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广传真善忍福音,被中共法西斯当局恶警数次绑架,遭受野蛮暴力洗脑、非法劳教和冤狱迫害,备受摧残和凌辱。

杜秀菊,女,身高约1米60,中等身材,53岁左右,祖籍黑龙江省,原连云港市高级技工学校物理教师。杜秀菊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疾病不治而愈,身心越来越健康,她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从此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与人为善,更加为他人着想,工作更加兢兢业业、教书育人、为人师表,深受广大师生的爱戴与好评,曾多次被评为校级和连云港市级优秀教师、优秀教育工作者等。

杜秀菊老师温文尔雅、心胸豁达,即使在苦难中也总是笑呵呵的,带给周围的人们阳光和温暖,她是那么的值得信赖,哪怕刚刚认识她,也会有一种仿佛相交多年的老朋友般的感觉。杜秀菊老师心地非常纯厚善良,虽然工资不高,却经常资助贫困学生,长期赡养80多岁的老母亲。

由于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以真、善、忍为准则做道德高尚的好人,1999年7.20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善良的杜秀菊老师长期遭受中共各级“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流氓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二战时德国纳粹盖世太保等法西斯组织)的无理骚扰、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和百般凌辱。

拒绝放弃信仰,遭强制洗脑和非法拘禁

1999年7.20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新南派出所的恶警朱其标等人曾多次无理纠缠杜秀菊,并威逼她上广播、电视、报纸配合邪党编造谎言,栽赃、抹黑法轮功,诱骗和煽动广大民众仇视法轮大法。有一个录像画面曾被江苏省电视台、中央电视台转播过,《连云港日报》上刊登的对杜秀菊的采访报导,也根本不是她说的话,全部是刻意歪曲她本意的荒唐言词,但是却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这件事在杜秀菊心里形成了难以抹去的阴影,对她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1999年12月,技校原书记周永旭妄图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捞取政治资本,好借机往上爬,他曾挟持杜秀菊老师,在学校非法办强制洗脑班,10天不准杜秀菊回家,导致家中老人无人照顾。10天后见没有达到转化杜秀菊的邪恶目的,竟然又非让新浦分局的警察将杜秀菊老师绑架到连云港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1个月,这件事令全校师生和当事警察都非常吃惊,周还在校园内挂污蔑大法的展板,严重欺骗和毒害了全校师生。

然而,“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2003年12月,周被连云港市教育局查出贪污腐败,被降职处理,调到连云港市八中。

再遭非法刑拘和劳教迫害

2000年10月2日一大早,新南派出所副所长薛某等人到杜秀菊老师家中,假意骗说新浦分局孙小兵副局长找她谈话,一会儿就回来,将她骗到派出所非法囚禁在滞留室,家人找不到她的下落,心急如焚,后新南派出所指导员周某竟强词夺理、荒唐的解释说怕杜秀菊老师去北京上访,然而,就算杜秀菊老师去北京上访也完全是合理合法的,因为依法上访正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呀!

2000年10月18日,新南派出所指导员徐某和恶警朱其标等人再次非法闯入杜秀菊家中,抢劫走大法书籍,并把她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2天。

2000年12月6日,新南派出所指导员徐某和恶警朱其标、惠志刚等人,到学校将杜秀菊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威逼她在非法劳教书上签字,被严词拒绝后,恶警们强行把杜秀菊绑架到连云港市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后又劫持到句东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整整1年。

在句东女子劳教所备受摧残凌辱

句东女子劳教所可谓人间地狱,一直紧随邪党江氏集团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迫害:暴力洗脑,24小时贴身监视、记录一言一行(包括表情和眼神),长期体罚,站军姿,拖行,多人用力拉扯,电警棍电击,长时间不许睡觉,酷暑站在烈日下曝晒、寒冬站在窗口吹冷风,不许上厕所,指使犯人暴力殴打,绑死人床(手脚分别捆绑在铁床四角),用脏水桶扣住头再用棍子敲打脏水桶,迫害性灌食,强制灌食不明药物,长期超负荷奴役,甚至剥光衣服性侮辱等等,手段极其卑鄙下流和残忍。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铁桶敲头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扣脏水桶,再用木棍敲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拖拽
酷刑演示:拖拽

邪党人员为转化法轮功学员,极尽殴打、谩骂和攻心之能事,可谓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一次,三中队(当时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的中队)恶警蒋冬梅以减刑为诱惑,唆使卖淫女谢丽芳(连云港人,在新浦开黑洗头房,实为妓院)等人,把非法关押在三中队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逐个骗、拖进禁闭室,按倒在地,上身骑一人、下身骑一人,对她们进行恶毒、变态的摧残和凌辱:掐乳头、针扎乳头;方凳砸小腹部、踢下身;掐小腹部和大腿内侧的穴位、筋络;膝盖顶阴部、拔阴毛、往阴道里塞纸,往嘴里塞脏袜子,用几把牙刷同时塞进阴道乱捅乱刷。还边打边叫嚣“打死你就象打死一条狗,劳教所不会追查我们责任的。”

几个受恶警蒋冬梅利诱的恶人,把杜秀菊老师打倒在地,坐在她身上,用手掐拳捣小腹、拔阴毛、穿着鞋踩颈椎、踩小腹,导致大小便失禁,小腹以下被打得是青紫瘀血,无法走路,一生未婚的杜秀菊老师被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和百般凌辱后,1个多月下身都流血不止,身心均受到极大伤害……

酷刑演示:拖拽
酷刑演示:拖拽

酷刑演示:按倒在地
酷刑演示:按倒在地

拳打脚踢
踢小腹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这些令人发指、超出正常人想象的变态行径,令古今中外一切犯罪分子、地痞流氓都望尘莫及。恶警却恬不知耻的狂叫:我这就是代表政府,对你们进行转化!

遭新浦区“610”绑架、酷刑逼供和暴力洗脑迫害

2004年4月,新浦区“610”孔杰、仰广武等恶警多次私闯杜秀菊家非法抄家,抢劫走大法书籍、电脑、音箱、VCD播放机、磁带、光碟等私人物品和财产。2004年4月12日,新浦区“610”的孔杰、仰广武等6、7个恶警闯入技校,绑架正在学校上课的杜秀菊老师,当时学生们冲出教室,高喊不准带走我们的杜老师!

恶警们做贼心虚、贼喊捉贼,反而诬陷正当防卫的正义学生们妨碍公务,后来恶警们将杜秀菊绑架到神州宾馆,在宾馆里连续5天5夜罚站、不许睡觉,孔杰还残忍的拿电灯烤杜秀菊、体罚她、看她疲惫的实在睁不开眼睛,竟拿一杯水要往她脸上泼,逼她出卖别人,遭拒绝后,气急败坏的报送非法劳教,结果劳教所拒收,孔杰不肯善罢甘休,又将杜秀菊挟持回学校办封闭洗脑班暴力洗脑半个月,新浦区“610”主任薛尚众对学校领导、职工扬言:她不转化,就扣领导、职工的奖金、工资,此举遭到被株连职工们的强烈谴责。

酷刑演示:两臂侧平举长时间罚站
酷刑演示:两臂侧平举长时间罚站

再遭新浦区“610”绑架和冤狱迫害

因杜秀菊不愿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2004年8月18日一大早,贼心不死的新浦区“610”孔杰就又带人私闯杜秀菊家非法抄家,抢劫走大法书籍和资料、电脑、音响、DVD播放机等私有财产,并将杜秀菊绑架到连云港市看守所非法拘禁。没有任何理由,想抓就抓,连家属都不知道,人就不见了。杜秀菊向市检察院投诉孔杰的不法行为,孔杰却肆无忌惮的扬言:她告我们,我们不承认那些事,反正也没有人为她作证。杜秀菊被非法囚禁5个多月后,又被新浦区伪法院诬判3年,并于2005年1月26日被劫持到南京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因不可告人的目的,连云港市新浦区法院刑事判决书虽是2004年11月11日下达的,但是家属却在半年之后的2005年5月才收到。审判长并没有当庭宣读判决书,而是以休庭宣告非法庭审结束。判决书中所列举的证人也均未到庭作证。法院引用的是王某某、汪某某、刘某3位证人的证词,但是上述3位证人却与杜秀菊素不相识,从未打过任何交道。 其实,连云港“610”没有任何理由,也找不出任何理由,只是因为惧怕杜秀菊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们就非法关押,追随中共迫害。杜秀菊年迈的母亲无人照顾,没有生活来源,境遇堪忧。

在南京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和奴役

杜秀菊在声名狼藉的南京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期间,新浦区“610”主任薛尚众等人还专程去监狱,假看望之名,行迫害之实。薛尚众疯狂叫嚣:杜秀菊不转化就别想回家,直接送到省学习班(最残酷、邪恶的强制洗脑基地之一)去!他还对一监区副监区长顾少华直接授意:上边有令,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

于是从那以后,顾少华开始对杜秀菊施以更为残酷的迫害:她(据了解,此人对穴位有一定研究)曾用电警棍有针对性的电击杜秀菊敏感穴位,那种痛苦无以言表,令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杜秀菊肩部共被电击出三块黑疤;顾少华还对杜秀菊连续体罚1个月,期间,杜秀菊每天从凌晨4点被叫起一直站到半夜12点,仅有的短短 4个小时睡眠时间,恶警竟然还故意让夹控人员每小时将杜秀菊叫醒1次,杜秀菊被折磨的全身浮肿,严重贫血,脚肿的都穿不上鞋子,直到11月份还只能赤脚穿男式大拖鞋;监区长指使5个犯人强行抓住杜秀菊的手,在她们写好的放弃信仰的保证书上按手印,这令杜秀菊的心都在滴血、痛苦不堪;还一直不允许杜秀菊买食品,晚上10点多钟收工,有时甚至晚上11点多才回来,饿的肚子叫就只能喝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还无耻到连续6个月不让杜秀菊买卫生纸、卫生巾、牙膏等一切生活用品,来月经时杜秀菊只好把被子里的破旧棉絮拿出来用。

杜秀菊被折磨的伤痕累累,顾少华却还恶狠狠的威胁她说:江阴的周志英不转化,已经送精神病院去了(专门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下一个就送你!

酷刑演示:电警棍电击敏感穴位
酷刑演示:电警棍电击敏感穴位

酷刑演示:电警棍电击敏感穴位
酷刑演示:电警棍电击敏感穴位

酷刑演示:长时间罚站军姿
酷刑演示:长时间罚站军姿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冤狱期满又被劫持并遭暴力洗脑迫害

杜秀菊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冤狱3年后,本应于2007年8月17日重获自由。不料当日连云港市 “610”的张义欣、陈思扬、张东、尹青(音)等恶警竟然不惜再次执法犯法、罪上加罪,到南京女子监狱将杜秀菊直接劫持到邪恶的泰州洗脑班继续施以邪恶迫害。

杜秀菊的妹妹从东北老家千里迢迢、风尘仆仆来到连云港接姐姐回家,“610”不但不依法释放杜秀菊,反而丧心病狂的将其妹妹非法囚禁在洗脑班3天3夜,之后,无奈杜秀菊的妹妹和老母亲只好带着满腹的冤情、心酸与对亲人无限的思念和牵挂,被迫返回东北老家……

在泰州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残酷迫害3个多月后,杜秀菊的身体被折磨出多种疾病,恶警怕承担责任才让家人担保回家。家人把杜秀菊接回黑龙江省亲属家调养身体,连云港市“610” 的陈思扬表面假意打电话让她回原单位上班,却暗中向单位秘密下达开除杜秀菊的命令。于是便有了这样令人深感悲凉的一幕:2008年3月,杜秀菊回到原单位上班,校长却说:“610”已经让我们把你开除工职了,不会有人再来安排你的工作。

传播大法福音再遭冤狱

2008年清明节,杜秀菊与朋友去花果山宿城风景区踏青,依法传播大法福音,又遭连云港市“610”便衣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市供电局南门的“教培中心”二楼法制培训班和振兴宾馆,连续10天10夜不许睡觉,遭刑讯逼供后被投入连云港市看守所非法拘禁,后又被新浦区法院枉判4年。同年年底被劫持到南通女子监狱饱受迫害。

在南通女子监狱饱受折磨和奴役

在臭名昭著的南通女子监狱,恶警为了拿到奖金,见利忘义,不惜采用各种恶毒手段暴力威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一次四监区教导员王某为逼迫一位58岁的法轮功学员施建芳转化,在众目睽睽之下,用手掌连续狠狠抽她的脸长达10几分钟,施建芳老人的脸当即被打的肿胀变形。

恶警还曾连续3天不许杜秀菊吃饭,奴役杜秀菊做苦工,完不成任务,就整夜不许睡觉,几天下来杜秀菊的血压升高,出现严重的眩晕症状;一天晚上收工后洗漱完毕已经10点多了,教导员王某把杜秀菊挟持到办公室所谓谈话,谈到灯熄了都不走,还要对杜秀菊施以电警棍电刑迫害,后来她家人几次打来电话,直到夜里1点多钟,才让杜秀菊回去睡觉。由于长期的迫害,杜秀菊身体非常虚弱,出现病理反应,腹部肿瘤直径长达9公分,邪恶之徒不给治疗,只给三个月时间的保外就医。

2009年12月27日,南通女子监狱的恶警伙同连云港市“610”再次绑架了正在治疗中的杜秀菊老师,历经九死一生的磨难,杜秀菊于2010年12月才重获自由回到家中。

以上,我们几经努力、通过各种渠道多方了解到的连云港“610”、连云港市看守所、句东女子劳教所(江苏省女子劳教所)、泰州洗脑班、南京女子监狱、南通女子监狱等邪党黑窝内警务人员执法犯法,甚至警囚联手残酷摧残凌辱法轮功学员杜秀菊的种种罪恶行径,无疑也只是善良的杜秀菊老师所遭受迫害事实的微乎其微的小小一部份而已,更多的迫害细节还有待于正义之士勇于揭露。

纵观杜秀菊老师和整个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多年来被迫害的苦难经历,我们不难发现,中共作为活动于中国范围内的一个极端利益组织(多数党员也是生活在社会低层的),本当带头遵法守法,却反而凌驾于法律之上,享有法外特权,将法律作为迫害善良民众的工具。在迫害法轮功的14年中,利用着法律和法律以外的各种手段,诽谤佛法,使数百万真修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命,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犯下了万古大罪,可谓无法无天至极。

中共邪党耍尽流氓,将一切追随者视为奴才,将一切普通民众视为奴隶。

真心奉劝参与迫害者:尽管你是出于某种目的为党卖命一生,丝毫不影响邪党转脸将你出卖,要了你的命。中共为了立牌坊,装门面,一方面在《宪法》和刑事、民事、行政法律中规定法院、法官有独立审判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干涉;另一方面为了维持邪恶统治,使唤方便,设立政法委、“610”非法机构专职非法滥权、破坏法律实施,使得公检法人员成为卖身投靠的凶犯,可谓无德无信至极。

中共邪党制定了法律,操控了法律,却不敢面对法律。利用法律迫害,却不敢让被迫害人利用法律辨明真相。甚至打压律师,不给维权律师年检注册,拘留律师,给律师辩护强加各种非法条件;残害依法对迫害者提起诉讼的原告,直至将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的王杰摧残致死,可谓无耻无赖、凶残至极。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这些年的罪恶行径告诉我们:中共邪党根本就不讲法律,它打着“以法治国”的幌子欺骗和迫害民众,干的是违法乱法、祸国殃民和败坏人心的罪恶勾当。在中国大陆真正利用邪教组织(中共邪党才是真正的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恰恰是中共邪党的政法委、“610”,正是它们使公检法司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破坏法律、执法犯法,沦为邪党迫害善良民众的帮凶与工具。

只有认清邪党、摆脱邪党,才能免受其害,才能使自己免于沦为大大小小、程度不等的流氓,才能堂堂正正的做人、做官、做民众的保护者,乃至维护社会公义的柱石。

据《明慧网》报导,阿根廷刑事高等法院2013年4月17日判决重新开启审理法轮功学员起诉中共前党魁江泽民、“610办公室”头目罗干群体灭绝罪行一案。伴随阿根廷刑事高等法院这一标志性的决定,阿根廷联邦法院如果能够最终做出正确的判决,意味着对江泽民及罗干的国际逮捕令将被恢复。阿根廷诉江案也为全球诉江案提供重要参照,在全球范围内将再次掀起将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江罗刘周送上审判台绳之以法的浪潮。

14年前的6月1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秘密成立了“中央610办公室”,将迫害的目标指向上亿的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群体。从那时起,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个人意志成为江罗刘周集团打压法轮功的依据。

这场迫害的邪恶性,首先表现在手段上。除了百余种酷刑和遍布全国的洗脑班等肉体和精神摧残手段外,中共江罗刘周集团还使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手段摧残这一信仰团体。这种手段的邪恶性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

在这场迫害中,江罗刘周集团既绑架了中国的广大民众,也绑架了中国的未来。让不明真相的中国民众和其它国家政府在利益和道义之间做出选择,许多人被动地参与迫害,为自己的道义良知留下深刻的污点。中共蓄意地对“真善忍”信仰的长期大面积打压,也让中国社会道德沦丧、法制崩溃,造成的社会和环境问题,已经让整个社会面临严重的危机。

长达14年的迫害,中共也让中国在国际上背负耻辱,这些年来,中共领导人每次出访时,抗议的声浪都会如影随形。

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因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而被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士、比利时、西班牙、德国、希腊、香港、台湾等全球十七个国家和地区的法庭,被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群体灭绝”、“酷刑”等罪名起诉。

“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这是人类历史永恒不变的主题,虽然过程中会有波折、有起伏,但是,历史最终会让人们看到希望。

2013年5月30日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前红色高棉领导人、柬埔寨共产党头目乔森潘和农谢首次在庭上,向当年暴政的受害者家属道歉,他们还在接受联合国国际法庭的审讯。2009年3月由联合国推动的群体灭绝案法庭在柬埔寨首都正式开庭,以战争罪、反人类罪、酷刑及谋杀罪指控,对前波尔布特共产党政府(红色高棉)的5个高官进行审判。前红色高棉监狱长康克由,在审讯中承认:1975至1979年负责看守S21监狱期间,有1万5千人被他以严刑逼供手段虐待致死。康克由于2010年被判处35年监禁。法庭驳回康克由的上诉。1975年至1978年,中共一手扶持、豢养的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在这个人口不足800万的小国,屠杀了近200万人,其中包括20万华人。

从柬共头目今天的下场,我们不难看出中共江罗刘周集团即将面临的末日。江泽民一伙不仅杀人害命,而且迫害佛法,沦丧道德,他们所面临的,不仅仅是在人间被绳之以法,而且还要在地狱中永无休止的偿还其罪恶。

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啊,请你们快快住手吧!无论你们怎样伤害我们,我们都不会怨恨你们,但是那却会毁了你们自己啊!然而,这确是我们最最不想看到的。我们珍惜你们每一个人,我们始终相信你们内心深处都有正义、善良和柔软的一面,我们真心希望你们都能珍惜你们自己,都能有美好的未来!也希望参与迫害者的所有亲人和朋友,快快行动起来,劝善他们:善恶到头终有报,只分来早和来迟。千万别为利益蒙住双眼,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

参与迫害的连云港部分责任人及其手机号码:

连云港市“610”办公室
主任:武心亮,手机:15861236238;
副主任:许新海,手机:15861237766;
成员:杨思航,手机:15861237099;
连云港市新浦区“610”办公室
主任:祝景平,手机:15861237907;
教导员:孔杰,手机:13961372800;
成员:仰广武,手机:15861237876;
孙晓兵,手机:15805129999(原新浦分局副局长,现任东海公安局局长);
熊新霞,手机:15861237885。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