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 小弟子坚持着正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我的儿子自出生起身体就不好,几乎月月看病吃药,一发高烧就抽风,必须立即送医院抢救,住院是常事。我们家长工作累,时刻担心他抽风,还担心长大以后成癫痫,一天到晚提心吊胆。

修炼得法时,儿子快七岁了,那时他总是追着要得法。作业一做完就往学法点来,哪里在放师尊的讲法录像,他宁可不玩也要追着去听,每晚睡觉前他都要叫给他放师尊的讲法录音。

他七岁那年暑假,我们去峨嵋,上山时大雨滂沱,淋的我们全身湿透,地上的山水哗哗的冲,好冷啊,孩子叫个不停。下山时雨停了,他不停的跑,跑下山,我和他爸爸都望着他,心里暗自担心,怕他突然发起烧来出门在外可怎么办?我们小心翼翼一次次的去摸他的额头,他略带生气的推开我的手,说:我都是修法轮大法的。结果这个大法小弟子安然无恙,一点事也没有。自从儿子得了法,明白了人有业力,师父要帮助修炼人要消业、净化身体,他就再不吃药了,我们再也不用三天两头的往医院跑了。

儿子小学一年级暑假时,一次爆发性咳嗽,咳得面红耳赤,孩子不想去医院。他奶奶着急的说这样不行,细胞膜咳破裂了要成肺气肿的,等等,他那个当医生的爸爸也着急。我很平静的对他们说:“会好的。”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儿子住院输液几天拿不下来,还连夜连晚灌中药。这次,虽然儿子很难受,但该做什么仍做什么,不当回事,相信师父管着的。果然那么严重的咳嗽症状几天就消除的干干净净。

学校风疹流行,儿子染上了,老师要他赶快隔离。儿子请假在家休息两天,听师尊讲法录音,风疹的症状就消失了,第三天就要上学去。而班上二十多人得风疹,大多是住院治疗七、八天才好的。

儿子知道用大法法理衡量来一些事情。当他听一位老爷爷谈论法轮功时又舍不得佛教的这个那个,他郑重的说:不要脚踏两只船;看见有人还在吸烟,他说这不是真修;见我偶尔补三缺一打麻将,他提醒我不要打;见我什么事做的不对,他说,妈你不“真”;同学用乒乓球拍砍到他的鼻梁上,裂出了口子,老师带着他们到我单位来,同学吓的哭。儿子告诉同学,不是故意的,我妈妈一定不会怪你的。儿子懂得了原谅、宽容,也知道修炼法轮功妈妈应该怎样对待问题。

一次儿子发烧了,非要我带他到学法点去。那时是暑假,同修借用学校的教室,二、三十人集体学法。天气闷热难耐,同修说有小功友在消业,于是大家都不开电扇。第二天孩子就好了。

儿子有幸成长在修炼的人群中,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大哥哥,修炼人的善良陶冶着他,他能亲身感受到大法弟子是什么样的人。有一天,他在走廊上望着天空大呼小叫的喊:“妈妈,天上好多金星呀!”大法在大陆洪传时期,许多祥瑞的征兆不修炼的人是看不到的,儿子看了哪怕一点,足以使他对佛法更加坚信。

儿子懂得了一些大法的法理,又真切体悟到了师尊的伟大慈悲与大法的神威,所以当邪党的迫害来时,他很坚定。那些诬蔑诽谤的邪恶宣传他一点都不相信,电台电视的对师尊的抹黑宣传,问他什么感受,他说心里难受。老师在班上清查哪些是炼法轮功的,他毫不犹豫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我!”同修们写信给各级部门讲明法轮功真相,他抢着去投信,说:“我也要为大法做点事。”那时他读小学五年级。

去年儿子读大学放假回家,我们聊起以前的往事来。他说以前他一放学回家就钻到厨房里坐在小凳上跟妈妈说话,享受着最轻松愉快的时刻。后来我被非法关押,突然间没有妈妈了,他到看守所看妈妈时其实很想哭,但强忍着没掉一滴泪。一些亲戚朋友都叫他见到妈妈时一定要劝妈妈低头,早点回家。可这样的话他见了我一句也没说。我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迫害离家两年才回到家,孩子读初二了,我问他对大法的心变没变,他摇摇头,从抽屉里拿出两盒为我保管的好好的师父讲法磁带。

我丈夫脾气不好,孩子读小学考试差两分就被打得皮开肉绽。孩子在我离开后受了许多苦。一次他到看守所看我时,我见他脸上、脖子上有红红巴掌印。后来我听他爸爸说:法轮功都被迫害了,儿子还帮法轮功说话。儿子也说,妈妈不在家时,他维护大法,与爸爸据理力争。

儿子说,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一次他把同学的篮球给打飞了,没钱赔,心里正愁的不可开交,打开我的书柜,随便找本外国文学连环画翻翻,惊喜的发现里面夹着一张一百元的钱,他喜出望外,买了篮球赔给了同学,还买了一瓶饮料与同学分享。我问:是师父在帮你,你想到了吗?他说:想到了。

儿子还讲起一件事,一天小学老师发现他脸上与脖子上的颜色黑白分明,把他叫到办公室去看,原来是身上太脏了。他还说,遇到消业发高烧,脚受伤都得自己挺着。读初中时,晚上补习英语,爸爸只给一点饭钱,吃不饱饭,买块发霉的蛋糕,吃不成就挨饿;打篮球口渴就喝自来水,同学们看见了,喝矿泉水就给他留一口……

说起这些往事,这个大小伙子流出了眼泪。这么多年了,这些魔难与委屈,孩子从未在我面前谈起过。当母亲的最揪心的就是牵挂年幼的孩子。我与孩子分离的日子里,作为大法弟子,我始终坚信师尊就在孩子的身边。而孩子对大法与师尊那颗坚定的心非常的纯真,我很感动。

大法弟子没有宣誓入册的仪式,没有规定的誓言,从儿子的情况说明,对大法的坚定与正信不是谁强迫的,是人亲身的感受发自内心的。每个坚定的大法弟子都一样,都有自己亲身修炼的实践证悟大法的心路历程。

中共迫害法轮功,很多大法弟子的孩子面临了从社会、学校、家庭的压力。而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师尊为小弟子操了不少的心,师尊的慈悲呵护,让孩子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大法洪传,儿子与许多小孩一样在大法中受益了。感谢师尊传大法,把“真善忍”的种子播撒在孩子幼小的心灵,宇宙的真理之光照亮了孩子的人生,为孩子的成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后来孩子上大学远离家乡,独立面对学习与生活,他能分清是非,把握好自己,这是当家长的最大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