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2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

  • 广东佛山市七旬老人李丽娜遭迫害经历

  • 四川攀枝花市罗援朝自述受迫害经历

  • 河北衡水地区深县张兰钦被绑架关押经历

  • 修大法身心受益 上访遭邪党迫害

  • 重庆开县任心群受迫害经历

  • 广东佛山市七旬老人李丽娜遭迫害经历

    李丽娜,今年七十五岁,广东省佛山市居民,因修炼法轮功,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多年来屡遭到警察绑架、劳教、关洗脑班。

    十七年前,李丽娜是单位的老病号,心脏病、风湿关节病、胃病、失眠症、眼角膜炎等等,身体没有一个地方是正常的,医院、疗养院经常去,每月的医药费报销没有一千元也有八百元。那时李丽娜病得生不如死,拖累家人也整天发愁,家庭气氛阴森森,毫无欢乐可言。一九九六年,李丽娜修炼了法轮功,不长时间,身体上各种疾病就不翼而飞,真是无病一身轻,家中从此有了欢乐。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惨无人道的迫害。眼看着师父和大法蒙受着不白之冤,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李丽娜当然要站出来说公道话。

    从一九九九年底至二零零一年,李丽娜三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去护法。当她第三次在天安门广场上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时,广场上的恶警蜂拥而上,又拖又打把她抬上警车,拉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又在一个深夜把她拉回到北京接待处。过两天,单位来人把李丽娜领回去,关到佛山看守所迫害,她绝食抗议,十天后生命垂危,警察怕承担责任,送她回家。

    但是没过多久,二零零一年三月,警察再次绑架李丽娜,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李丽娜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在劳教所还被迫做奴役工。本来李丽娜炼功眼力很好,但因在劳教所每天被迫做超负荷的针线奴役工作,她的眼睛受到严重伤害,成了高度近视。

    李丽娜从劳教所出狱后,仍经常被中共人员跟踪、监视,几乎一到所的敏感日,警察不是电话就是上门骚扰,还被上了黑名单,身份证也被做上记号。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早上九点多钟,李丽娜到禅城区石啃中学附近粘贴真相资料,被人恶意举报,几个恶警大汉绑架了李丽娜,逼迫李丽娜站在真相资料旁边照相,李丽娜不配合。后来“六一零”的陈征谋叫来了四、五个大汉,连拉带拖把李丽娜抬上警车,送往三水洗脑班。

    李丽娜在车上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到洗脑班后,恶警把李丽娜拖下警车,带进一个食、住、睡、拉都在一起的房间里,专人看管迫害。当晚李丽娜坐在床上打坐炼功,发正念,看管人员(劳芳)不准李丽娜炼功,发正念,将李丽娜从床上拖下来,几乎跌倒在地上,后来看管人员就去叫一个叫做高妹的女人进来,殴打李丽娜,用手指戳李丽娜的眼珠。

    不到一个星期,恶徒们把李丽娜转到一个更邪恶的房间关押,不准走出房门一步,房间里设有摄像头,一举一动都摄进去,除吃饭、睡觉,高音喇叭整天不断的制造高分贝噪音,吵得人很难受;洗脑班恶徒每天不断地逼迫看邪党的谎言资料。李丽娜修炼后身体本来非常好的,在洗脑班被迫害成高血压160-190不等,腰痛的不能坐、站、行走,即使这样,恶徒们还对病卧在床的老人不停的进行洗脑、逼写五书……


    四川攀枝花市罗援朝自述受迫害经历

    我叫罗援朝(罗元朝),女,一九五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出生,攀枝花市攀钢企业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四月份修炼法轮功后,折磨了我三十多年的严重风湿性心脏病、胸膜炎、肾炎、妇科病、喉炎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利用电视、报纸对法轮功栽赃陷害,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法轮功学员开始和平上访。

    一、去北京上访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月上旬,我去北京上访,途径四川省凉山州的马道车站被攀枝花市公安局的警察绑架到攀枝花西区大水井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二天,同年十二月份厂保卫科抢走了我的身份证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七月四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于同年七月七日被攀枝花市公安局东区分局警察劫持回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在弯腰树看守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在弯腰树看守所九号监室内炼功,当时被大约二十八岁的女狱警胡小川知道。同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恶警胡小川借此事惩罚九号监室内被非法关押的八名法轮功学员做俯卧撑。由于我不会做,胡小川用竹块在我的背上抽打了两下,我站了起来,胡小川恼羞成怒,当天下午三点多钟,胡小川指使男犯用两副手铐将我、女同修姚佳秀、侯勤英三人连铐在一起,再用两副三十八斤重的脚镣将我们的脚连铐在一起,强迫我们在看守所大坝内暴晒转圈长达三个多小时,我左脚髁骨被脚镣磨破出血,姚佳秀的右脚有三处被脚镣磨出血,攀枝花的七月犹如火炉,我当时几乎被迫害致休克,直到下午吃晚饭才让停止转圈。吃晚饭时,恶警胡小川不给我们三人解脚镣和手铐,由于我们连在一起走路、上厕所都不方便,我们绝食、绝水抗议。

    同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恶警胡小川趁机指使八个男犯将我们三人分别按倒在地(当时我们三人依然是脚镣和手铐连起的),女犯人谢利目睹女罪犯孙平在面粉糊糊里加小半袋食盐对我们进行野蛮灌食,女罪犯孙平用螺丝刀撬开我的嘴,当即将我的下门牙撬掉两颗,顿时脖子上、脸上、头发和地上血流如注。旁边的犯人喊道:牙都撬掉两颗,不灌了吧!这时胡小川才让罪犯孙平停止灌食。

    同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在九号监室内,恶警胡小川来到我面前说:罗援朝,把嘴张开看看你的牙。胡小川看过我的牙后又说:你这是虫牙。

    我被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天后才回家,花了六十元钱才将牙补好。

    三、屡遭恶警骚扰、抢劫并剥夺人身自由。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攀钢企业公司保卫科郭太生和南山派出所的警察经常到我家骚扰。

    从弯腰树看守所回家以后,每逢敏感日,攀钢企业公司厂保卫科科长林运明每天派两个人来我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南山派出所警察张中、张某某两人非法入室抢走我的照片和大法书两本。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厂保卫科科长林运明在我家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将被子、椅子、床都搬进去了),在我家前门、后门守起,六名保卫科的男青年倒班看守晚上,两名女职工看守白天,连我出门买菜都有人跟随,直到恶党十六大结束,非法监视我十四天。

    二零零三年因楼上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针对此事,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七月二十日期间,厂保卫科的人每天晚上五、六、七点钟都要来我家骚扰。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三,我给姐姐写的私人信件被东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强行扣留、拆看。针对此事,同年正月初八,厂保卫科科长林运明、企业公司保卫科科长、居委会刘某某来我家骚扰。同年二月五日至三月十五日,厂保卫科科长林运明派两名女职工非法监视我四十天。同年三月十七日,东区公安分局和仁和公安分局崔福利等五人、南山派出所张中、张某某、居委会刘某某入室抢劫,抢走我的私有财产:大法书、师父讲法磁带、收音机、师父法像等。又过了二十天后,姐姐才收到我给她写的信。

    在此我们奉劝那些践踏人民合法信仰与人格尊严,滥用职权助纣为虐者,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将功补过,做一个真正对得起良心, 对得起社会的好人,才有美好的未来。


    河北衡水地区深县张兰钦被绑架关押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深州市法轮功学员张兰钦,于2012年8月15日,在前么头集市上,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前么头镇派出所绑架到衡水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下面是她自述其经历。

    我叫张兰钦,是前么头镇北花盆村人。2012年8月15日到前么头发真相资料,被前么头派出所三个便衣绑架到派出所迫害,问叫什么名字、住址、资料来源。我没回答,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而对我气急败坏的打脸、打耳光、戴手铐,他们通过大队和家里要钱,没有及时给他们拿去,就强行送到衡水看守所继续迫害。

    到了衡水看守所,就让穿号衣,三个恶人强行给穿上,缝在身上,戴上手铐。中午我就绝食反迫害。下午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你们也不问为什么到这里来的,我们是做好人,没做坏事,他们说:“不管做好事、坏事,把你送到这里来就服从这里管,你不吃饭三天,下午给你插管灌食,我们有办法。”

    第三天下午,问我吃不吃饭,我说不吃,他们就给我带上,连他们开车的四个人就拉我到五院去了,下胃管时有按手的,有按腿的。下了三次,从五院回来到所长办公室,所长拿着铁棍和两个人把下的胃管和鼻子中心绑上,这样五、六天戴着手铐、脚铐、下着胃管灌玉米汤。这五、六天时间所长、狱警迫害我的人,大部份跟我谈,第六天所长把给我下的胃管摘了,说希望我吃饭,不吃和家人说好了到医院打吊针,让家人拿钱。

    回到室里,我自愿帮着犯人们干活,也讲真相。几天下去光这样我觉得不对,我是个炼功人,应该炼功,中午就炼功。有电子眼,他们知道了,狱警问我你炼功了,我说炼了,他说到这里来不让炼功,这是所长定的,如还炼功就给你戴上手铐。我有怕心,星期六、日没炼。我想起师父法,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星期一中午我又开始炼,管教又问,你炼了,我说炼了,他带着我戴上手铐上所长办公室,去了管教说他炼功了,所长没说话。我说到这里来了身体不舒服,我炼功不干扰别人。所长叫医生给我量血压,一量真高。我说我炼功从来没有高过,他们就让我回到室里去了。一会儿又把我叫出来了,给我把手铐摘了。就这样炼功、发正念,他们也不管了。

    那时我还穿着号衣和下午六点报号,我想这也不对。当管教查号时,我就把号服脱了,我就坐着,当官看到也没说话。上班管教叫犯头和犯人给我穿上了,一会我又脱了,一会又给我穿上了,一会我又脱了,一会穿上了一天也没脱下号衣来,我说这号衣我脱定了,犯头说别让我为难了。晚上我也没吃饭,有个犯人说别绝食了,我说不想吃饭。我想这点事不绝食,绝食他们给输液,还得和家里要钱。我发了一会正念,我求师父,我怎么办,我就睡着了。

    我做了两个梦,第一个说派出所的几个人到炼功人家问事,我就给躲起来了,他们走了我才出来,我听到一个声音说这一难推给谁呀;第二个梦说小麦有虫打药,我看小麦一层水亮亮的,我说打两袋“比虫林”,我丈夫说打贵药,醒来后我就想这两个梦,第一个我有怕心,第二个打两袋“比虫林”。我想九点当官查室,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迫害大法弟子你是在犯法,让穿号服你们也在犯法。这样当官的过去了也没说。

    第二天九点钟当官的查室,我就又喊,喊的声音更大了,他们都低着头快走过去。犯头和犯人给我穿上了号服,我想我不为难犯头,我就上窗口和管教说,我说我没有犯法,我不穿号服,管教说穿上,他就躲开了。

    下午来了个紧急通知,说上边当官的查看军训,就让他们犯人快练军训,也让犯人背监规,快让我穿号服,我不穿他们不让,让犯头和犯人给我穿上了,我想上边来了我就脱了。随后他们就排着队练了几遍,又让他们一个接一个背。这时我就把号服脱了,管教把犯头叫出去了,回来犯头对我说穿上号服,我说不穿,他说你不穿到边上坐着吧,他们又练了一会上边也没有来,就这样从此他们也不让我穿了。

    师父对我这不争气的弟子用尽苦心,用这种办法引导我们走过来,去掉执着心。犯人们说你不想出去了,你这样你两三年你也出不去。我想我有师父管着。早炼静功,中午炼动功,晚上发正念。犯人们谁干活干的慢,干不完,我就帮着他们干,也讲真相。有的犯人说你来了我们没有受过罚。在看守所的一个月,回到家里,家人说花了八千元,又请他们吃饭。

    通过这次迫害,我找自己,平时学法少,学法不静心,求安逸心,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依赖心,有矛盾不向内找,没修好自己,给家中带来很多损失。


    修大法身心受益 上访遭邪党迫害

    ——农安县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后,大量法轮功学员本着做人的良知和在法轮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开始陆续去当地政府及北京上访,即使他们知道在中共的专制独裁体制下,等待他们的可能是绑架、拘留、罚款、监视、骚扰,或者是劳教、判刑,甚至活摘器官和酷刑致死。本文讲述的是农安县四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在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初,去当地政府及北京上访后遭到的非法拘留、酷刑、罚款及骚扰的事实经过。

    孙芝玲,五十三岁,农安县人。九六年得法,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不好,有胃溃疡、呼吸道感染、气管炎、常年咳嗽、常年吃药、打点滴。有一次被草里的虫子(不知道叫什么名,头上有六个角,当时看见的时候形状是圆的,吸血之后,虫子的形状也在慢慢胀大,有毒,山上有这种虫子)咬了一口,皮肤感染、溃烂、流黄水,四处寻医问药,也没治好。结果得法五、六个月后,所有的病痛都神奇般的好了。

    新华,四十一岁,农安县人。九六年得法,得法前,经常头痛,三叉神经痛,头疼时头撞墙,眼睛视力下降,眼前像有水一样,太阳穴象刀挖一样。得法后,头疼很快就好了。

    刘连柱,五十五岁,农安县人。学法炼功前,身体不好,有坐骨神经痛、胃下垂、风湿性肾虚、经常头晕,记忆力下降,年轻时干力气活过度,活动量大时就会咳嗽,气喘、胸闷、腰酸疼痛时晚上睡觉不能躺,只能围着被靠墙坐着,还有神经性皮炎,多处寻医问药,却没有一样病能得到根治或减轻,病情越来越重,当时才二十多岁,家中有三个男孩,由于身体不好,无力挣钱维持生活,死的心都有,常年吸烟,一天一盒。

    九六年得法后,再吸烟就不是味了,不长时间就把烟戒了。以上所有的病症在学法炼功三、四个月后神奇般的也都好了。干活也有了力气,对生活也重新燃起了希望。

    闫明,五十九岁,农安县人。九六年中旬得法。得法前腰、后背经常疼,腿脚也总疼。得法后,这些病痛不知不觉都好了。

    以下是他们自述被迫害经过: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四人依法去长春省政府上访,当时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去了,场面平静祥和。有的法轮功学员默默的坐在那里,有的站着。都希望政府能够多了解一下法轮功,了解一下法轮功学员炼功后身心巨大的变化。可我们等到的是被强行驱散。警察用大客车把我们劫持到长春南岭体育场,有人登记我们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家庭住址、家庭成员、单位等。晚上强行给我们播放诽谤法轮大法的谣言。黑天后才让我们回家。

    回家之后,古城派出所所长领着一个警察和当地的大队书记等人,让我们去大队一趟,当时被逼去大队的有八位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非法审问我们还炼不炼,我们都说炼,并说这个功法太好了,身体也好了,做好人也没错。他们逼我们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字,古城派出所所长恐吓我们说,“当年六四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都被坦克压死,然后倒上汽油点着,第二天就被清理走了。何况你们这些小老百姓。”我们被迫违心签字回家后,大队治保主任经常上门骚扰、暗中监视。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一,因当地政府不能给予合理的关于炼功的答复,我们四人坐火车去北京上访,当我们到北京信访办附近时,遭到便衣警察盘问,确认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后,就让我们跟他们走吧。我们被骗上车,问出了我们的所在地后,就把我们劫持到长春驻京办事处。之后我们被强行搜身,把我们身上带的钱物搜刮一空,当时身上有四百多元现金,就连内衣内裤都搜查一遍,脚上穿的鞋也翻了一遍。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搜身抢走八百多元,很多法轮功学员的钱被野蛮抢走。被非法扣押一夜后,第二天我和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被铐上手铐劫持回长春。下车后,农安县政保科来了三个人,穿便装,政保科科长刘向宽说“过年不在家好好过,我给你们送个地方去,那里都是杀人犯,让你们上那去遭点罪!”然后我们就被非法劫持到农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

    因为我们坚持炼功,警察就强行给我们四人戴上死人犯才戴的十八斤重的脚镣,有的被戴上手铐,白天晚上都戴着,脚都肿了。一天一夜后我们被迫违心答应在拘留所不炼功了。才把脚镣打开。

    以下是孙芝玲和新华自述部份:

    农安县政保科张兵和其他人非法提审我们俩,问我俩还炼不炼了,我们说炼,就逼迫我们在那呈大字形站着。站了十多分钟,我们就不站了。

    第二天,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客车,把我们很多法轮功学员拉到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当时路上警车开道,道两边都是围观的老百姓,五公里拘留所有全副武装的警察,当时我们的感觉就像上刑场一样,开了所谓的审判大会,散布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的谎言,发言的是邪悟的犹大。当时就有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进一步非法劳教迫害。当学员被宣布非法劳教后,就被两个警察从人群中架起,双手反背铐上手铐,一边一个警察按着胳膊劫持走。

    这个所谓的审判会开了将近二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又被劫持回农安县看守所。

    第二天又被劫持到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四、五天,非法勒索两千多元,又要了一千多元伙食费,共被非法拘留关押五十天。才放我们回家。在那里,吃的是窝窝头和带泥的萝卜汤。

    回家后经常有人暗中监视和非法骚扰。

    以下是刘连柱和闫明自述部份:

    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们被强迫坐板、体罚、罚站。在拘留所后院酷刑“坐飞机”(双手按地,弓着腰,大约半个多小时),睡地铺,又凉又潮,吃窝窝头,一顿只给一个,根本吃不饱。伙食费却格外昂贵,半个月就要三百多元。回家时又勒索两千多元,逼我们写了所谓的保证才放我们走。共被非法拘留关押四十多天。
    在被非法拘留之前,古城政保科、古城派出所所长(个头不高,大眼睛,脸白),还有一个面目凶狠、挺壮的大个子,一共来了五、六个人,问我们还炼不炼,我们说炼,他们就让我们上政保科去说。我俩都没去。

    被非法关押回家后,古城政保科几个人和古城派出所所长非法抄我(闫明)家,当时我没在家,家中只有我父母两位老人在家,抢走了一本大法经文。

    在那里,我们也耳闻目睹了一些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

    有一位叫付桂杰的法轮功学员因坚持炼功,被强行戴上手铐、脚镣,当地派出所非法提审她时,脸都被打肿了。因她给警察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回来后被绑在死人床上,手、脚都被很细的绳子捆绑着,呈大字形,身体刚刚挨上一点床,一天一夜才把人放下来。这位法轮功学员身材瘦小,弱不禁风。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叫卢丹,三十岁左右,被当地警察非法提审时,逼迫她呈大字形站着,两个警察猛钩她的脚,一下子就摔坐在地上,反复几次,造成她大流血,脸色苍白,被架到我们被关押的屋门前,被法轮功学员扶着进来。

    当时室内有二十来人,多数都被非法劳教迫害了。


    重庆开县任心群受迫害经历

    2007年7月28日,任心群出去散发真相资料,发给了一个便衣恶警(上穿着背心、下穿短裤,脚穿拖鞋,象个社会上的流氓)后,被恶警直接绑架到开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27天,后来开县六一零恶警又非法抄家,多次审讯、威胁,勒索罚款1000元。当时经手负责的610恶警有徐心学、张代成、王永成、曾方法等人。

    2008年5月12日早上,任心群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去,被开县610蹲坑的恶警绑架。有4、5名恶警未出示任何手续,先在这位学员家抄家,然后在其楼上的法轮功学员家又抄家,抄完后,他们就将三位法轮功学员,一人一车绑架到开县汉丰镇三派出所审问,从早到晚不给一口水,不给一顿饭吃,晚上9点钟就把三人劫持往开县看守所关押。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610恶警徐心学、张代成等几个,轮流非法审问,强迫签字。如果不签字,他们就威胁说:“你们不签也要判刑”。他们一直非法把三位法轮功学员们关押到2008年12月5日,由重庆市开县法院蓝丰冤判任心群3年、缓刑5年。

    在缓刑期间,由当地派出所监控管制,每月强迫她写一次所谓“思想汇报”并签字,规定不准外出。如外出三天就得给派出所请假;七天就向610办公室请假。派出所由伍锡洪、韦先苟、彭某、梁某等恶警管制。

    2011年7月29日,任心群和法轮功学员三人出去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又被绑架到开县枟枫派出所,恶警伍锡洪和几个不知名的又去她家抄家,非法拘留她10天。8月9日任心群从拘留所出来,直接到枟枫派出所要被抢劫的东西,他们说上交了。

    8月29日,派出所恶警通知她去,任心群说不去。恶警彭某打电话来强行的,恶狠狠的说:“喊你来就快点来。” 任心群去后,610恶警徐心学,张代成等人强行将她推上车,送到重庆女子监狱。监狱医院检查身体时,她的血压高达220,本来拒收,叫开县恶警带回去,那个女恶警任某托关系,强迫监狱收下。

    任心群被关押到重庆女子监狱一监区,是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的。犯人组长付容听从恶警唐某、李某的安排,强迫她学监规,背监规,上厕所都要向恶警报告,不报告就要罚站,抄监规等。还强迫她吃高血压药;白天和晚上都有四人轮流看,寸步不离,强迫写“五书”。2011年12月15日,被关到四监区,强迫参加生产劳动。2013年1月8日回家。

    开县法院:审判长:蓝丰 审判员:丁由碧 代理审判员:朱红梅
    书记员: 李星灿
    开县610恶警: 徐心学 张代成 王永成 曾方华 吴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