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遇之恩 福报了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因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迫害,没有大学毕业证,只在一个超市当收银员,后来凭着法轮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德行,先后就职于两家设计公司,还赢得了多家公司老总的赏识,成为了抢手的人才。

二零一一年底离开后就职的设计公司后,本想改行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福益于人。然而最初就职公司老总——甘总和人事主管多次上门返聘,说公司目前很缺人,表示我如果忙没时间,做兼职也可以,还和我说知道当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如既往的保护我的安全。我一时难以推辞,又难以答应。

道德与利益的选择题

难以推辞的是,我最初去甘总的公司应聘时,坦诚的向甘总说出自己因为修炼法轮功没有毕业证、身份证,但甘总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好,且有感于我的真诚及优秀的学业,聘用了我,从而我走入了设计行业。甘总象伯乐一样对我有“知遇之恩”。当时家里有人需要照顾,甘总的公司太远没法再干下去。当初离开甘总,还是有些许遗憾的,所以现在难以推辞。

难以答应的原因是,为了照顾家人,后来就职离家很近的尤总处。尤总那里的很多创新都是行业领军的设计成果,是一个公司的机密。对新员工或实习生这些都是保密的,尤总知道我的为人,很赏识我,从我一去公司就对我不避讳。而且尤总给我的待遇很好,我对尤总也一直抱着感恩的心。虽在个人发展上另有计划而离开,但我是不能把成果外泄的。所以对于甘总的兼职聘请,虽然有些时间,我才难以答应。

有朋友觉得我现在是绝好的赚钱机会,都从尤总那里出来了,还替他保什么密,况且设计行业拿着公司的成果干私活是再平常不过的了;有亲戚则说,去不去甘总那里,要看他给的钱多少,少了就不干呗,哪管什么恩不恩的。他们都觉得哪有我这么傻的人呢?虽然他们在用自己的观念为我好,但当下的中国人被中共搞得已经丢弃了传统文化,关键时候只剩下维护利益的观念,做人基本的道德良知都放到了一边。

作为大法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事多为别人考虑,利益都不是考虑的因素。我对甘总说,很想帮他几个月,但是行业竞争关系不能泄露尤总公司的设计成果。甘总表示,看中的是我这个人的德行和能力,不会要求我用尤总那里的成果。我也向尤总说明在甘总那帮忙,全凭我自己从新创作,会维护公司机密的。别人又觉得我真是多此一举,搞不好两边都不是人。我根本没多想最后自己如何,也没有跟甘总谈任何条件就去他那里帮忙了。

神来之笔、神速、神人

设计行业需要有源源不断的灵感,工作压力本身就大,别人基本上都是加班加点的干。作为我来讲尤总的设计成果不能拿出来,都要脑袋一洗从新创作;而自己因迫害原因只从业五年,经验其实没多丰富;另外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筹备,还想业余时间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间上非常紧;各方面条件限制下,其实难度非常大。但是我一点压力也没有,因为我知道只要按照大法去做,大法能赋予智慧,所以只想着在工作中如何符合“真、善、忍”、如何为别人着想,尤其当前如何让人明白法轮大法真相,明白中共的邪恶本质,从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心态摆正后,大法给我展现了一个超越于原先的全新境界,出现了许多神迹,超常的状态让很多人感到惊讶与佩服。

每天工作的时候,脑中都有源源不断的设计思路和想法,而且都非常好。工作中遇到什么难题了,我都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性,按照大法的标准和要求悟一悟,也马上就有奇迹。公司设计方面有什么难题,到我这里都轻松解决。甘总很奇怪的说:“你干着可真轻松啊!”我告诉甘总:“这是大法修炼开智开慧的状态,我搞设计时心里什么也没有,想的多是如何为别人着想,大法就赋予我智慧,就像古人说的有如神助。古人还常说‘神来之笔’,这次我通过修炼也体会到了。”甘总赞许着说:“嗯,这真是修炼啊!”

有一个资深的投资方,一开始根本看不起我,但看到我的设计成果非常惊讶,他说在业界他见过的设计师很多,没有我这样高水平的。说我现在还不出名,如果我被业界知道了,甘总公司的业务会挤满的。他已经把我摆到了业界尖端的水平,这褒奖不象评价没干过几年的年轻人。

有一次,一个从没有做过的大设计,正常来讲一般要一个星期才能出来,我从搜集资料、思路定案到出图,仅用了一天的时间,真的是“神速”,甘总看到了觉的不可思议,对其他同事说我真是个“神人”。

后来甘总干脆让我出想法和思路,同时指导几个同事去做。有的我都没有做过,却能一上来就直接教别人,做的还非常好,如果不是修大法,这些我肯定都不敢去承担的,大法赋予智慧的超常状态令我自己也十分惊讶。

因为有神来之笔和神速,我每天只工作四、五个小时,周六、周日我也多是忙自己的事情。平时自己的事情、业余时间讲法轮功真相都不耽误,自己这边特别忙的时候,也会跟甘总说一声不去单位了。周围的人很奇怪,看我才三十多岁,也不是有资格的年纪,感叹有这么好的事情。

生命的保险

鉴于我出色和超常的表现,甘总给了我非常优厚的待遇。虽然工作时间没有做满八个小时,还经常请假,甘总也是按正常工作给我工资,工资也是长期在公司任职的老员工的水平。外出考察、听课让我和他住星级宾馆,其他员工住快捷酒店,各方面都待我很好。甘总很想让我留下,多次提出要为我上保险。因为我的本意是帮帮甘总报答他的“知遇之恩”,多次拒绝了。

有一次,甘总又提出要给我上保险,我对甘总说:“谢谢您的好意,我在公司的时间不会太长,等自己那边筹备好了就帮不了您了。不过我倒想为您上一份生命的保险。”我给甘总解释了一下这份生命保险:中共迫害死了八千万同胞,又战天斗地的,上天是不会饶过它的。所以现在我们公开声明退出来,上天就会给予福份,否则上天怎么会保佑一个曾发誓为中共奋斗终身的人呢?!这份生命的保险才是我们每个人应该为自己上的啊。甘总听后,问了一些相关的问题,我都一一做了解答,最后甘总欣然同意我帮他做三退。

我为甘总表示高兴,我觉的这是我对“知遇之恩”的最好报答。

甘总流着眼泪挽留我

二零一二年底,我自己的事情筹备的差不多了,甘总这边快要发年终奖金了,一般员工如果干不到年底不会结算年终奖的,所以人们辞职都选在年后。我觉的甘总给我的已经不少了,不想再要甘总给我钱,故意提前一个月跟甘总提出辞职。

甘总很难过,和我谈起了心。他对我说,优秀的员工有很多,但我和他们还不一样,我具备一般人没有的善良。他说我的善良和德行体现在设计上,是能够包容,能够溶合更多的不同意见,感到和我一起做设计很溶洽、很享受,甚至是一种乐趣。我把公司设计引领成一个不断提升的过程。我告诉甘总,设计艺术是和人的心灵相通的,法轮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和德行,才让我得心应手。

甘总没有把我当成员工,他流着眼泪向我倾诉做老板的压力和烦闷,他表示我在公司这段时间帮了他很多,他觉的心里有底了,我的离开让他非常不舍。我对甘总说,现代人被中共搞的都不信神了,什么都自己扛着,所以压力会很大。我告诉他通过我他应该看到大法的威力。如果有困难他不如去大法中找,相信大法,他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的。甘总说一定要好好看看我给他的《转法轮》。他忙于工作身体不好,也让我抽时间,教教他炼功。

后来甘总又给我把年终奖金给我结了,我不要,他硬给了我,这是在他公司从没有过的事情。

老总得福报

事已至此,与甘总这里我还有亏欠感。

我本没有什么业务关系,但是突然来了一个上百万的业务,介绍给了甘总,甘总更加感动,非要给我提成。我告诉他,我不要,古人讲:“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举手之劳就当报答您的知遇之恩吧。

甘总善待大法弟子得到了福报,我与甘总的这份缘才觉的善了了。带着甘总的祝福,我又走向新的领域,我还会一如既往的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我坚信好人会有好报的,并实践着这一正法理,并一直会实践下去,也感染着周围的人善念得福、缘归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