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人生路 得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我从贫穷、潦倒、困苦的家庭境况中走向现在富足、喜庆、充满欢乐,我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之情。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句话,感谢师恩,感谢大法!

一、苦难人生 欲死不能

我十九岁那年,也就是一九八一年腊月,经亲戚介绍,我嫁给了邻村的一位忠厚、老实的年轻人。丈夫对我很好,日子虽然很清苦,但我俩感情好,他虽不会甜言蜜语,但对我的那种体贴我很满足。到了第二年的九月份,婆婆张罗要分家,我不愿意分,又由于一些家庭琐事,婆媳之间发生了摩擦,矛盾激化。我想一走了之,又舍不得丈夫,不走,我实在受不了婆婆的辱骂,我又不想让娘家人说我不孝顺老人,有话说不出,心情坏到了极点,招来了附体。

由一九八二年的九月到当年的腊月,白天晚上折腾,见谁骂谁,晚上睡觉说起来就起来。有一次晚上睡觉坐起来拿起笤帚就往正在睡觉的丈夫鼻子上打。原来我怎么骂人、打人他都舍不得打我,这次他气急了,回手就狠劲的打起我来,打的那个狠呢。那时我理智不清,自己不能控制自己,打我的人也多,因为我们村子没有我骂不到的,就连别人很隐私的事我都毫无顾忌的在众人面前说出来,后来就连我亲妈都骂。那几个月真是昼夜不分,拿夜间当白日过,家族、娘家人轮番的看着我,一眼照看不到就往外面跑,寻死觅活的。

八二年的腊月,婆婆看我好一点,又要分家,家是分了,我的“病”又重了。丈夫为了我到处求医问药。有一次,丈夫一天请来了八个“仙家”(附体)给我看病,可是我还是时好时坏。八三年我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又添了一个女儿,到二零零四年得法前的二十三年间,稍有不顺心的事,“病”又来了。一次又一次的犯“病”,一次又一次的折腾,给我的家庭、给我的双方亲属带来的痛苦无法表达。在我明白的时候,我哭着对为我操劳、为我的“病”而无奈的奔波的丈夫伤心的说:“我死了吧,你再找个对你好的媳妇,你们爷儿几个过几年好日子吧。”我真的暗中攒钱为他将来娶媳妇用,丈夫更是不敢掉以轻心,总是看着我,生怕我去寻死。那个时候,真是欲生不行,欲死不能。

二、有缘得法 重获新生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上高中的女儿突然得了一种病,吃什么吐什么,最后吐的都是粘沫子,有时好好的突然肚子说大就大,大的很吓人的。我们俩口子带着女儿走了好多大医院,都看不出有什么病来,愁得我又到处找附体给女儿看病。二零零四年的九月初九那天,我又到离我家很远的一个村子去找“大仙”(附体),可是路过的一条河河水很深,我过不去,没办法只好回家,路过娘家,我那种苦楚,难过,无望全涌上了心头,坐在娘家炕上哭得昏天黑地的。娘家侄子告诉我说:“三姑,听炼法轮功的人说,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会好,你们念念试试。”我点点头,记住了。

当晚我躺在炕上一遍接一遍的念,念啊念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下半夜两点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人给了我三块月饼,我咬了一口,突然从我的身体里窜到头顶出去一个东西,身体马上就轻松了。醒来后,我惊喜的意识到:多年折腾我的附体走了,这法轮功也太神奇了(修炼后我悟到,梦中师父帮助我把附体清理了,让我有缘得法了)。

我第二天就想学大法,于是我就给在外打工的丈夫打电话,告诉他我想学大法。丈夫接到电话马上告诉我:不许你炼!他怕我被邪党迫害,吓得放下电话就瘫坐在那儿了。我给丈夫打完电话就给我娘家炼法轮功的老叔打电话,让他给我家垒墙,晚上好教我炼功。

八月十一日早晨,我早早起来把请附体看病立的香炉全都远远的扔到河里去了,此时我就有一念:我要学大法了,我有救了,我的女儿有救了,我的家庭有救了,我有师父了。我也和女儿说大法的神奇,只要诚心的念诵那法轮大法好或学大法什么病师父都给清理。女儿真念,只要读大法书,没有一点气力的她很快就有了精神了,但她还是没有走進大法中,也许缘份没到吧,由于我修炼大法,她很快受益了,身体慢慢的完全恢复正常了!

后来在亲戚同修的帮助下,不识字的我能通读《转法轮》了,五套功法的动作我也全会了,原来好多不好的症状全都没有了,真正的无病一身轻了!如今我已在大法中修炼快十年了,无论在家庭中,还是在社会上,还是邻里之间,我都严格的按照大法师父的教导去做:一切都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在任何环境都要做个好人。这时我想:如果婆婆还健在的话,我一定不计前嫌,好好的侍奉她,因为我从法中懂得: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对任何人都得好,何况她是我的亲人呢!

三、师尊呵护 福泽家庭

丈夫是一个老实忠厚的人,看到曾经给他带来无尽的烦恼的我成为理智清醒、思维敏捷的大法弟子,他由衷的尊敬大法师父,感恩大法,认同大法。几年来丈夫在外面打工的收入不断增加。我家是个炼功点,他看到有的同修坐姿不端正,就生气;看到我们学法时间短就有人走了,也不高兴。本村有一老年女同修家中盖房子,没地方住我就和丈夫商量:让她来咱家住吧,咱家有闲房,丈夫满口答应,并且还坚持给她烧炕。

儿子是小中专毕业生,却娶了一位贤惠善良的研究生毕业的儿媳妇,结婚时没向我家要一分钱,儿媳还支持我学大法。我在儿子家看孙子,儿媳下班后,接过孩子赶快让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一切家务都由她来干。发正念的时间到了,她总是提醒我。因儿子、儿媳都同化大法,福报不断,小俩口都是高薪,买了楼房,工作顺心。孙子聪明可爱,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读大法,他刚会说话就认识师父。会走的时候,我往那一坐,他就把大法书送到我面前。一次孙子脸上长疙瘩,走了好几家医院,都说不好治,医院说疙瘩必须得一个个挑破,用药烧,孩子怎能不痛呢?这时我想到,我是学大法的,孙子脸上的疙瘩肯定没有事,我就求师父,结果没用药,不长时间脸上的疙瘩都干瘪了,自己掉了。

曾经得过怪病的女儿,如今也嫁人了,成家后女婿很疼爱她。我们全家人:丈夫、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全都做了“三退”,都从内心知道大法好,当然也都得福报了。

真是师尊呵护,福泽家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