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责任 不辱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山东大法弟子,在当地一直负责着资料点和协调工作,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走过了十二年。十多年来,我们的资料点在救度众生和揭露邪恶迫害中,能发挥巨大的作用且立于不败之地,是因为有师尊的加持和无微不至的呵护。每当自己在法中升华一步,都会更深一层的看到助师正法的严格、严肃。做大法的工作不能凭着一时的心血来潮和人的勇敢,而是凭着踏实的修炼基础和对法负责的态度,才能有始有终的稳步走好自己助师正法之路。

无怨无悔 真诚对待同修

师尊每次讲法几乎都告诉我们要做好三件事。从参与资料点工作以来,哪件事我都不敢放松,有时安逸心出来了,不愿吃苦,一想到自己的责任,一想到师尊度我们的艰辛,一想到邪恶还没有灭尽,马上就精神起来了。这么多年来,正是这种强烈的责任心和使命感促使我不敢放松自己,心里总想着要为法负责,为资料点负责、为所有和我有关联的同修负责。我认识到,只有真正修好自己,一步步从法中提高上来,坦然放下自己的一切,能吃别人吃不了的苦,敢于承担危难,才能真正尽到自己的责任。

从师尊讲法中,我们都知道大法弟子之间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今生今世能在一起配合助师正法,也是我们的荣幸。我经常提醒自己要真诚的对待同修,对同修要守信用,要发自内心的为同修着想,特别同修在困难时更需要去帮助他们。

师父自传法开始就不断的告诉我们要学法,“我经常讲学好法,我每次在法会上或者在其它环境见到学员的时候都在讲,我说啊,大家一定要重视学法,再忙也要学法。”[1]“如果你不学好法,你就做不好大法的事情。”[2]

在残酷的迫害中,我也切身体会到了学不好法,的确就做不好大法的事,也无法走好自己的路。学好法才是大法弟子做好一切的万全之策。

有位同修出狱了。不久有些同修就想让他做资料。我知道那些刚从魔窟出来的同修需要在较长一段时间内集中精力学法,同时还需要同修们的关心和体谅。我就去见了这位同修,和他从法理上切磋,告诉他不要急于做大法的事,要先用一段时间学好法。接着我就把他安顿到一个比较好的环境,天天能和同修在一起,并给他送去了师尊的全部讲法。虽然我的事情比较多,不可能长期和他在一起,我就每隔一两个星期去看他一次,问问他的情况。心里始终惦记着他。

后来这位同修离开了那个环境,到另一个地方打工去了,这中间我们又见了几次面。有一天,一同修对我说,这位同修对我有怨言,说我做事瞒着他,不让他知道,他说今后他干什么也不让我知道。我听了这话,象一颗热心被扔到冷水里。转念一想,一定是该自己提高了,该扩大容量了,要不同修不可能有这种表现。

师尊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些年来,师尊一次次点化我扩大容量、扩大容量,我也在这方面努力,可总是修的不很踏实。前些年和同修发生矛盾后,虽然表面上不去争执了,可有时心中还是觉的过不去。自己非常清楚,如果不能继续扩大容量,不能坦荡的包容一切人和事,怎么做好助师正法的工作,又怎能完成师尊赋予的使命呢?这些年,师尊在这方面为我操了不少心。通过真正的实修,我终于明显的感到自己的容量在不断的扩大,心胸越来越宽阔、坦荡。

同修之间出现了矛盾,是有原因的,但不是给我们制造间隔和分裂的,是促使我们向内找并从中提高的机会和动力。虽然同修对我不理解、有怨言,但是我决不能被这些带动,如果同修需要我,我依然会尽心尽力的帮他。当我完全不动心时,同修的态度马上变了,让人给我传信,说非常想见我。再次见面时,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和不快。

有一次学习《转法轮》,当我读到“你们传功的时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义务为大家服务。”心中感到非常的明朗,关心同修,帮助同修,是法对我们的要求,是出于我们的自愿,不也是义务的吗?这也是我们修炼的一方面,没有交换条件,不求任何回报,别人对自己好与不好,有什么可动心的呢?

一个冬日的晚上,我去给农村同修送东西,因天晚了不便回去,就在此住了下来。同修告诉我,他们村有位女学员病业很严重,好长时间不见好转,还越来越厉害了。她的丈夫表面也在修炼,却不在法上,经常和邪悟者搅在一起,人也特别圆滑。大家曾多次帮他,让他不要和邪悟者在一起,看他很难改变,就不怎么和他接触了。

同修告诉我这个事儿,一定有我要做的。我虽然和这个处在病业关的女学员不太熟悉,毕竟也见过面。我想不管她的丈夫如何,她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就帮她一下吧。我对同修说,我们去帮她发正念吧。于是我们几个就去了她家。

我知道,那天同修都是怀着慈悲和真诚的心去帮助这位女学员的,先是与她从法上切磋,然后又帮她长时间发正念。后来她丈夫说,有二十多天了,她发正念都不能打莲花手印,今天却能打莲花手印,还发了二十多分钟正念,真是神奇。

离开她家时,同修对我说,她丈夫要不脱离邪悟者,她就很难过去这一关,因为她总听她丈夫的。我对同修说:该我们做的,我们就去做,要尽到我们的责任,这也是我们在修炼。我们都知道,得了法的生命师尊都是非常珍惜的。看似我们去帮助学员,实际上是师尊利用我们在给学员机会,至于要不要这机会,就看她自己了。我们只管真诚的去做该做的事。

法中一念能救人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去一个农村同修家。路过一个村庄时,见村头聚着十几个学生,我就想送给他们神韵光盘,又一看旁边地里有干活的人,心想会不会有干扰?犹豫了一下,马上想起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道:“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于是我就打消了顾虑,坦然向那些学生走过去,和他们搭上话后,拿出神韵光盘介绍给他们,他们都争着要,一下就发了十四套。

他们最大的有十四、五岁,最小的有十二、三岁。突然有两个小点的学生问我:“这是不是法轮功的?”我怕影响他们看神韵,就说:“你们看那上面写了吗?一定要从头看到尾才好。”谁知他们又追问:“你说法轮功是好还是不好?”

我知道这些众生是急盼着了解真相,因他们在学校都被毒害了。我说:“法轮功当然是好的,法轮功讲‘真、善、忍’,你们说‘真善忍’好不好?”他们都说“好”。接下来我就讲了“天安门自焚”是骗局,法轮功使人祛病健身,怎样教导人做好人。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是救人的,只要相信他,去做好人,神佛就会保佑你们,给你们福报,大难到来时能救你们的命。这样一说,他们都非常认可。我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们明白真相后,拿着光盘高高兴兴的往家走去,走着走着,他们突然齐声高呼:“法轮功好!法轮功好!”

当时我见一年轻女子也站在那里听我讲。我讲完,她满面笑容的背起药桶给庄稼打药去了。

一次次的实践证明,我们能坦然的按照师尊的要求去救人,就会水到渠成,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师尊教我写文章

前些年因为资料点工作比较忙,自己也很少有大量时间写东西,只是偶尔写篇切磋文章等。后来,我们资料点的工作轻松些了,自己也有时间写东西了。我觉的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应该发挥自己所有的能力和特长,把它们用于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中去。

每写一篇东西也就是自己提高的过程,明慧发表与不发表,对于自己的心态都是检验。每天看明慧文章,发现明慧上的评论文章比较少(现在已经多起来了),特别是每年的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新年期间全球大法弟子采取丰富多彩的方式向师尊感恩,这方面的评论文章更显稀少。

我虽说具备一点写作基础,但对于写评论文章还是不成熟的。有一年新年,我怀着对师尊无比的崇敬和感恩,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在明慧发表了。事隔不久的一天夜里,我在梦中听到一个声音给我讲怎样写文章,讲的是《论战篇》,还讲了历史上最著名的一篇,并告诉我要注重文章的内涵,讲了很长时间。那声音洪亮而清晰。梦中我听的非常清楚,也深有领会。醒来后只记住了《论战篇》和一个“意”字。而那个“意”字内涵确实太深。我在回味那声音,怎么都象师尊的声音,是师尊在教我怎样写评论文章啊。我领会了那个“意”字的意义,也懂得了怎样写评论文章。接着在一年多时间里,陆续在明慧网发表了十多篇评论文章,有的还被其它媒体转载,这全是师尊给我的智慧。

当学习《转法轮》时,读到“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我又有了深刻的领会,也更加体会到师尊不辞劳苦一步步在扶着弟子往上攀登。我悟到,只要我们有助师正法的真诚的愿望,需要什么,师尊就会赐予我们。

这些年来无论做什么证实法的事情,我从不说“我不行”,也从不想“我不行”。这决不是常人中的自以为是或自认为了不起。其实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但佛法无边,只要我真心去做,师尊就会帮我。如果在做事中自己总想自己不行,其实也就是人的观念阻碍着自己在法中升华,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在信师信法上打了折扣。师尊在讲法中不止一次的讲到大法弟子的能力都非常大,只是我们有时被常人的观念障碍着,不能完全的信师信法。

自己有时很忙,文章写好后就交给身边的同修打字,并提出修改意见;文章发给明慧,还得经过明慧编辑把关修改。当自己的文章在明慧网发表后,看到有些不恰当的地方都被明慧编辑给修改的更加完善,知道一篇成功的文章并不是自己一人的成果,也就不再把它们看作是自己的东西了。其实,每篇修炼文章从成文到发表,写的都是修炼事,是法中的修炼体悟,自然都是师尊给予每个参与的弟子的智慧和能力,是大法弟子整体努力的结果。如果我把它完全当作是自己的东西,就是为私的,是贪天之功。这样不能正确认识这件事,自己也只是形式上做了证实法的事,心性没有真正提高,也就不是修炼人了。

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道:“有的学员想让我看他的本事,其实我想,这都是我给的,不用看了。”我悟到:如果我们把自己的能力视为是在常人中通过努力得到的,抱着这种想法去做大法的工作,很难达到好的效果。如果我们真正认识到自己的能力来源于法,是师尊赐予的,抱着这样的正念去做,就会成效显著。因为后者是信师信法的正念,背后有法的威力;而前者是人的观念,是为私为我的,没有法的力量。

一丝不苟的在整体配合中修自己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讲:“如果大法弟子都拧成一股劲、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间哪,这对邪恶来讲太可怕了!”

我们从法中认识到,大法弟子协调一致,互相配合好,这是我们修炼路上非常重要的一环。所以近来在和同修配合中,自己非常注意保持着谦卑的心态。当与同修的观点不一致时,大多能想到放弃自我,去圆容同修,尽量不在争执中浪费宝贵的时间。做到真诚对待同修,尊敬同修,多从同修的角度考虑问题,这也是我多年来用心学法内修才达到的状态。也许是师尊看我在这方面日渐成熟了,就安排我去参与大法弟子的一些救人项目。

有时在项目中做一件事,要反复的去做,需要花很多的时间,有时忽然产生不耐烦的情绪,我就马上把它遏制住,随时清除掉。然后在心中对自己说:这是修炼,不是常人的工作,修炼没有条件,没有自己的选择,只能按照师尊和大法的要求去做。这样那些不正的因素就不敢往脑子里钻了。

有时项目中的事很紧迫,交给自己的事就得抓紧时间去做,还要熬夜。有时到了深夜,感到又苦又累,浑身疲乏,思想中就反映出消极的想法,想轻描淡写的做完了事。但自己立刻意识到这是不负责任,想降低自己的修炼标准,有意无意的欺骗师尊。当自己正念一起来,马上就有精神了,那些不好的念头也就解体了,感觉到师尊和正神在加持自己。

在与同修配合时,我经常想到神韵艺术团演员在演出时的整体配合,每个演员都一丝不苟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又个个专注着整体的协调。每个演员都无意突出自己,可个个都闪烁着自己的亮光,展现的却是整体的完美。他们的表情、一招一式的高超技能相互配合的天衣无缝,出神入化,不时赢得观众的热烈掌声,被誉为纯善纯美的世界顶级演出。

试想如果哪个同修不尽百分之百的努力,若一人出现了破绽,将给整场演出失分,就会影响救度众生的效果。

神韵同修们在演出时整体化一的配合,完全体现出了他们修炼的境界和在助师正法中的那种责任心,对我们有着很大的启发和帮助。

正法不结束,修炼无止境。大法的每一项工作,都能体现出我们每个人的修炼状态和用心大小。我在心中告诫自己,今后无论参与哪项工作,都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一丝不苟,无执无我。师尊一再期盼着大法弟子在整体配合上做的越来越好。在最后的时刻,我们能在配合中各尽其责,做到共同的升华,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才不愧师尊的苦度。

在助师正法中,自己以前总是想着怎样去付出、努力。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全宇宙的生命都是在师尊正法救度之中。我们的一切都来自于师尊的恩赐,只不过师尊在正法中利用赐予我们的一切,为我们树立威德。如果没有师尊正法,我们的生命早就没了,还谈什么付出?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讲道:“修炼的全程没走完或者修炼失败是回不去的,所以千万不要有什么心。正念很足的、坦坦然然的,做自己该做的。”

越是最后时刻,也就是最关键的时刻,如果放松自己的修炼,做不好,走不正,也许一失足成千古恨。我的愿望是:一定要不断的精進,及时修去自己的不足,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弟子再次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