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酷刑能叫人不由自主地咬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最近一桩冤案震惊全国。因为真凶的出现,浙江杭州十八年前的一起冤案得以昭雪。蒙冤陷狱十七年的五个受害人之一的田伟冬讲述了当年被刑讯逼供的经过:一直不让睡觉,“一睡觉巴掌就打过来”。当时正值冬季,他的衣服裤子被脱掉,只剩下一条内裤,他被铐在椅子上。在一天中午,实在难以忍受,他用牙齿咬掉舌尖,把咬掉的舌尖吞进肚子里。到医院缝合了五针后,他又被拉回审讯室刑讯逼供,第三日上午,他用牙齿把舌尖的五根缝合线咬断,满嘴是血……

大陆民众对中共警方靠刑讯逼供得到的虚假证据而对普通百姓枉判生死的做法非常愤怒。什么样的刑罚能使一个人去咬掉自己的舌尖?而且医院缝合后仍然刑讯逼供不停。其实,中共警察使用酷刑对待中国百姓可不只是发生在刑讯逼供时,在对法轮功学员的强行“转化”中,中共恶徒的暴行比这还要残酷得多。

一次电击使他两次咬舌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一位辽宁凌源法轮功学员在自述遭到朝阳市西大营子劳教所迫害时写道:“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在辽宁朝阳市西大营子劳教所,我又写篇坚修大法的公开信。恶警戚永顺、高志国、房金森还有罪犯王子刚等十二人,把我按在教室地上,用三根电棍电我。身上哪都被电到了,电的我浑身发抖,满身大汗,痛的我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他们发现我咬舌头了,就都上来堵我的嘴,塞得我喘不上气来。又继续上电刑。强烈的电击痛得我奋力地拔出嘴中的杂物。又一阵猛烈的电击,痛得我又把舌头咬断一节,满嘴喷血不止。恶警见我又把舌头咬断了,这才放手不电了。这些恶人找来破烂东西堵我的嘴,同时找来八号铁丝从嘴到后脑勺用钳子给我拧上。经教养院的医生检查,舌头已咬断两节,就是没掉下来。”

为防咬舌先勒嘴

中共恶警并不是不知道人在承受极限状态下人会咬舌。为了加重迫害,并防止法轮功学员因酷刑而咬舌,以逃避日后的清算,中共恶徒还采用另一种卑鄙的做法。

黑龙江鸡东县法轮功学员曲德洪遭到当地中共警察的残酷迫害,受尽非人折磨。在当地看守所,曲德洪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开始绝食,遭到野蛮灌食。看守所副所长王艳国与分管五号监舍的恶警倪鹏密谋说:“明天上面要放他,今天就得下手了。”他们把曲德洪扒光衣服,用背单撕成布条拧成绳子,五花大绑上。怕他承受不住咬自己的舌头,就把他的嘴先勒上。而后把他推到厕所蹲位的水龙头下面。两个死刑犯人于永生、王铁把脚链子缠在曲德洪的脖子上,再在上面踩着。王铁用大盆接水往他的头上,一盆接一盆地浇。在实施这一酷刑时,王艳国在窗外走廊里走来呼去的指挥着,倪鹏则在现场监督用刑。曲德洪多次被水浇得窒息,昏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电击导致的咬舌被诬陷成自残

中共恶徒不但能为加重法轮功学员的痛苦而防止咬舌,还能在咬舌发生后进行诬陷。

吉林省九台市纪家村村民石国良,今年三十七岁。二零零七年五月因修炼法轮功被冤判九年,劫持到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上午,在四平石岭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周继佳带领狱警李军、李成,犯人颜德全、郑伟,把石国良带到办公室。李军给石国良戴手铐,犯人颜德全、郑伟把石国良摁在地上、踩住。李成用电棍电击石国良的颈部和背部,监区长周继佳监督用刑。在电击之前,郑伟往石国良身上浇凉水,以便加大电流电击。石国良当时大脑一片空白,电了两三次,头脑失去意识。在电击的过程中全身抽搐,石国良把舌根几乎咬断。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也没有将他及时送医院,而且在中午十一点钟左右,犯人郑伟又去殴打石国良。后来石国良被送监狱医院,缝了九针,住了大约半个月。从那以后,石国良早上发不了声音,中午才能慢慢说出话,吃饭时经常咬住舌头。

石国良的母亲向吉林省监狱管理局投诉了四平石岭监狱残酷迫害石国良的事实情况。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在回复中,否认石岭监狱狱警唆使犯人凶残折磨、毒打、迫害石国良的事实,并诬陷石国良在被毒打挣脱时头撞在挂电视的架子上,和在被电击过程中全身抽搐导致咬舌是自残,是自杀倾向。

“咬舌自杀”的谎言掩盖了什么样的酷刑?

法轮功学员不由自主地咬舌是因为遭受了超过极限的痛苦。有些导致咬舌的酷刑被揭露出来了,可是对于一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来说,他们所遭受的酷刑可能会被永远地掩盖。

四川古蔺太平镇法轮功学员李正灵,在德阳监狱被迫害致双目失明。二零零六年李正灵的母亲与妻子到德阳监狱探望李正灵。李正灵插着导尿管,神智不清,认不得人。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晚上九点三十分,李正灵的母亲接到监狱李正灵病危的通知。家人赶到时,李正灵已去世了。医院主任介绍说:李正灵六月十一号送医院时就无法行走,昏迷,是由两人搀扶着从电梯上去的,体质很弱,经检查皮肤严重感染;臀部上有几个肉疮;血压只有六十(也没说是高压还是低压);小腹有包,查证是尿没有排出;不能进食。接着又说:李正灵咬舌自杀。血堵住喉咙不能呼吸在脖子上划了口子放气。小腹有一刀口说是排尿液。

这个说法显然是在掩盖。但是医生的话无意中也说明,李正灵被迫害得自己咬了舌,而且流了很多血。究竟李正灵被施以什么样的酷刑,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咬的舌?可能是个永远的谜了,因为恶警实施酷刑时,通常选在封闭的房间里秘密进行的。

前面提到的中共警察靠刑讯逼供获得虚假证据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大案要案的侦破率。可是中共恶徒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所提到的“转化率”,比它侦破大案要案的比率还要高,而且还有资金奖励与提升官位相刺激。在这样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监牢中所受到的虐待比对待死刑犯还要残忍。从我们揭露的酷刑迫害中也能看出,中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有时利用的就是死刑犯。法轮功学员所遭到的酷刑是整个中国历史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这一点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事实所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