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保持正念 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在九六年有幸得法的,那时我在机关工作,具体事务比较多。平时抽空看看法或学学新经文,偶尔炼功也是在家自己跟着录像做,很少参加当地举行的法会或洪法活动,和其他学员接触比较少,几乎是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但很愿意为大法做事。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了。无论邪恶怎样猖狂,这都没有动摇我对大法、对师尊的坚信和敬仰。由于我已修炼大法了,所以在平时的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对同事以诚相待,乐于帮助别人。因此,一直受到领导和同事的信任和好评。身边的领导、同事很多都知道我在学法轮功。在邪恶清查登记炼功人名单时,身边很多同事都表示对我的关怀,以至于主管领导亲自对我说:“这不是什么好事(指对大法的迫害),你的名字就不报了,以后多注意些”。就这样,我在邪恶迫害的初期,我的修炼基本没有受到怎么冲击。为我以后从事证实大法的项目打下了基础。

随着邪恶迫害的升级和扩散,以前很多认识的学员都不见了,偶尔碰到一位见面也不敢打招呼了,很难得到大法的正面消息,到处是一片诽谤声,真是感到很孤独、很压抑。戴上耳机到郊外听一会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都会不知不觉的泪流满面,真象孤独的孩子在荒无人烟的旷野迷茫、徘徊。那一刻好想师父呀!“要是能够得到师父的消息该多好呀!”这样的想法时时在脑中显现。有天晚上睡梦中见到了师父,师父说要离开我们一段时间,在向周围的学员道别,面部表情很深沉。我也围在师父身边,问师父:师父您走了,我们以后咋和您联系?师父看看我说:就用这。然后给我一串数字……我就醒了。这是什么意思呢?很长时间我都在想这串数字,不得其解。

当时电脑已普及使用,网络信息传播已经开始在我的工作环境中应用。有一天,我“偶尔”从一张以前传来的新经文底边上,看到了一行很小的字母,眼前一亮:这不是网址吗?我就在当天中午,趁同事都下班走以后,把这个网址输入到电脑中……,当我第一眼在显示屏上看到彩色“法轮大法在北美”这几个字时,浑身猛然象过电般的在颤动。我知道:我已经不孤独了,瞬间明白了师父给我一串数字的意思是什么了,立刻产生出一种强烈的使命感。

二零零零年我就买了电脑和彩喷打印机。并能够接触大法网站,为了能够保持畅通稳定的连接上大法的网站并得到信息,我便开始关注网络技术。并在师父点悟和呵护下,及时和我们的网站联系上了。并把师父的新经文传给同修。不断下载打印新经文和大法资料传给本地同修。这时和部份学员接触也多了起来,看到同修接过我下载打印的最新经文或资料时,自己感到非常的欣慰。但是在不知不觉中也开始滋生出欢喜心、显示心、做事心等不好的东西来了。邪恶的迫害在不断的升级,网络封锁、监控随之开始。因为对常人技术的过于执著,放松了对大法的实修和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三年,我被迫害下放到基层企业……。

只要不脱离大法,师父总是把最好的修炼环境安排给弟子。我的新工作环境虽然大不如以前,但没有了繁忙的具体工作,却不乏宽松的环境,这也是我当时最需要的。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学法、实修,坚定清醒的走好证实法的路,紧紧跟上正法進程。并给自己立下硬性学法规矩:每天必须至少要学一讲《转法轮》,特殊情况以后也要补出来;发正念时加上“保证大法信息传播安全、稳定、畅通无阻”。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修炼状态。不久,在同修的引导下又参加了集体学法,通过和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对法理不断有新的认识和提高。由于本地大资料点的需要,我便主动承担起了该点的编排打印资料母本、新项目试做、技术更新等一系列的项目。在资料点上,真正感受到了师父赋予弟子超常能力的偏得和快乐。只要心性到位,学法干事两不误,干什么都会得心应手,超常发挥。一旦心性出问题,就连我们使用的设备或工具都会点悟我们。

正法進程在快速的向前推進,“遍地开花”已是大势所趋。二零零六年我们的资料点被破坏,部份同修被迫害。我便从新在自己家开了朵小花。同修需要什么作什么,需要多少做多少,灵活多变又安全稳定直到今天。为了其他同修都能自己开花,我向同修们尽最大努力的提供项目及技术引导、帮助和母本等,虽然经常很忙,可感觉很欣慰。

随着当地家庭资料点逐渐的增多和成熟,我的工作量渐渐少起来,并且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种失落感和隐隐的不平衡。这么多年我听到的赞扬话太多了,取得过一点成绩,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会这样呢?我开始审视自己的修炼状态。“有问题出现后要向内找”,这是师父在《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讲的。是呀,我为什么不向内找自己呢?不找不知道,一找真还吓一跳:显示心、做事心、妒嫉心、争斗心、色欲心等等。师父要的是我们的实修和提高,看的是我们的心,不是看我们做了多少事,能做多少事。

师父讲:“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1]我能只在原地打转不前進吗?有了较多的时间,不就是让我抓紧补充能量精進实修的吗?我决不能糊弄事,我就多学法,并开始抄书、背法,那一段时间感觉提高很快,心里越来越清亮。我应该为同修高兴才对呀。整体跟上正法進程这不就是我们大法弟子一直期盼的吗。记得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谈到:修炼人的高境界是放弃而不是获取。

由于长期以来我都是在做资料,在常人中比较低调,所以面对面讲真相的事做的很欠缺。“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炼,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炼”[2]。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看到同修一次次拿来的“三退”名单,我由衷的敬佩他们。我虽然也在做,但毕竟数量非常有限。对身边的亲人、同事、朋友面对面去讲,就一直突破不了,感觉到有一种很大的障碍。

我现在所在的企业每年夏季都有1~2个月季节性外出工作的时间。今年在外出之前,我就在想怎样劝身边的同事“三退”。实际操作中,在向他们讲邪党腐败,讲天灭中共,讲坏人猖獗好人受害、讲道德沦丧缺乏信仰等真相他们基本都能认可,可是讲到共产邪党与法轮功,他们就会用党文化斗争哲学来衡量,还自以为这是“各说各的理”,通常在“三退”表态的关键时刻,他们往往是笑而不答,是什么障碍着呢?这使我很困惑。

一天,有位同事在我面前讲他的一位朋友如何好,现在突然得了绝症晚期,为此不停的惋惜。我脱口而出:“为什么不让他学法轮功呢?”,他一下子瞪大眼睛不再提他的朋友,而是直直的看着我说“咱们接触这么长时间,你这是第一次当面向我讲出法轮功。”是呀,我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在有缘人面前证实大法呢,为什么一讲到大法真相就正念不足呢?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才是主导,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呀!体悟到“相由心生”[3]的法理,一下有了很强的正念。我一定会突破各种障碍,助师正法到底,完成史前大愿。

我深知自己与其他同修相比有很大的距离,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但我有信心有决心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