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无神论 坚修“真、善、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说起大法的神奇,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在这里也说说自己的一点体会。

我得到法轮了

从初中开始,我就对气功很感兴趣,练的功法也很多,但没有任何效果,也没有特别的感觉。有一次,我正在拼命追求入静,可思想却象脱缰的野马,连一秒钟也静不下来,接着就处于昏昏欲睡当中。突然我感觉象有一条蛇一样的东西向我爬过来(那时还不知道有动物附体这回事),我当时非常害怕,一下就清醒过来了。从那以后,我对气功彻底死心,转而参加体育锻炼。

一九九七年,我到合肥某大学读研究生。有一天去上课,看见教学楼前面的草坪上有很多人炼功。我随便望了一眼,发现他们的动作很不整齐,于是不屑一顾的走了。在课堂上,枯燥乏味的自然科学真让我觉得乏味。此时同学把刚刚拿到的一张功法简介传给我。我一看是“法轮功简介”,匆匆一看,顿时精神大振!那几天我天天带着这份简介,一有空就拿出来看,逐字逐句的看,越看越喜欢。直到今天,我还保存着这份简介。

过了几天,我找到炼功点,学会了动作,迫不及待的想找一本《转法轮》看看,有位同修借给了我。那天晚自习我专心阅读《转法轮》。两个小时下来,我就飞快的看完了《转法轮》,整个人豁然开朗,世界观彻底改变。

第二天,常人的思想开始反扑。我的大脑不由自主的想:书上为什么说神佛是存在的呢?怎么理解呢?怎么证明呢?怎么才能解释的通呢?心中激烈交战!一方面生命的本性是向往神佛的,另一方面无神论观念是被中共邪党从小灌输的,非常顽固!这种无神论观念让我思维混乱而痛苦。

最后我没办法了,只好把心一横,心想:有神总比无神好!我就希望有神!这种想法虽然简单和无奈,但多少也算符合了“信在先”的要求。师父在《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这是宇宙的一个理,信在先,见在后。你越不相信就越不让你见,实际上是人自己的心不正造成的。”

过了几天,同寝室的同学买西瓜解暑,我也吃了一点,结果一觉醒来就开始拉肚子。当时没悟到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只是抱定了一个想法:一切苦难都是业力造成的!拉了一天肚子,我没管它。第二天午睡时,刚一迷糊,在半睡半醒之间,忽然感觉身体旋转了起来,看见天上是黑白的龙卷风,带动我的身体旋转起来,并飘到一个亭子里,然后我就醒了,醒来就没任何感觉了。整个梦境真实而奇妙,身体感应强烈。我非常激动,我知道我得法轮了!

我以前一直在尝试各种功法,但没有任何感觉,这次炼法轮功才几天,就有如此奇妙的反应。我很激动,在笔记本上写了一句话:“从即日起走上修炼道路,永不回头!”十多年过去了,虽然走的跌跌撞撞,但对大法的正信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净化身体的奇妙体验

自从第一次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之后,我是真正的信了!而不仅仅是从感性上认为大法好。于是我如饥似渴的反复阅读大法书籍,也反复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体现的越来越多。

那段时间,只要晚上稍一合眼,就感觉到法轮在身上高速旋转,带动身体向上飘,感觉身体已离开床面,有时上半身飘着,脚后跟挨着床。现实空间我的身体丝毫没动,仍然平躺在床上。我知道那是另外空间的身体。有时还没怎么睡着,只是稍稍有点迷糊,就感觉法轮飞速旋转,人迅速往上飞,有时是师父的手托着我往上飞,非常真切玄妙。当我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没感觉了。有一段时间,师父给我调整大脑,法轮在大脑中高速旋转,两股能量从两个耳朵往里顶,似乎要将大脑贯通,感觉非常痛苦,我知道师父在调整我的身体,我就使劲坚持着,有时痛的厉害了,我还“哎哟”几声,当然这个肉身没动,也没出声。

有一次半睡半醒之间,我感觉师父在用手指给我通肚脐,有点痛,很不舒服,我就在小腹部位抓住了师父的手,那是一只非常温暖非常厚实的大手,我捏着师父的手,就象孩子的小手握在父亲的大手里面,心里非常踏实。我抓着师父的手,还晃动了几下,感觉非常真实!然后我慢慢醒了。醒来之后,我这个肉身的手再一摸,什么也没有了。我知道,在我的层次上,只有当肉身睡觉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另外空间的身体。

后来有两股能量从左右腋下的肋骨往里打,我能体察到另外空间的肋骨就象这个肉身的肋骨一样硬邦邦的,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后来慈悲的师父还以其它方式给我调整身体,有时是一种梦中梦的方式,就是我感觉在梦中飞行,然后醒了,但我很奇怪,怎么梦醒了还在迷糊呢,又过了一会,我又醒了,这次是真醒了,回到现实了。原来在梦中还做梦呢。当然这些并不是梦,而是体验到了不同空间的身体而已。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种感觉时而出现,我告诉自己不能产生欢喜心,一有执着就一定有干扰。这些就不详述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写道:“我们一上来就要百脉全开。”我炼功不长时间,就感觉到了能量的流转,尤其炼动功时感觉明显。能量在通过口腔时有响声,“噼里啪啦”的,很轻,很脆,很清晰,越不管它,越顺其自然,这种声音越密集。有时在埋头工作的时候也能听见这种能量流转的声音。

修炼一段时间后,我对师父讲的法越来越深信不疑,感受也越来越多,师父也讲了:“人在修炼中各种状态那简直是千万种也挡不住的,各种状态都会出现。”[1]

虽然我的天目看不见,但我的身体很敏感,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另外空间的存在。现在就算有人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要我相信无神论,我也决不会相信了。

现在的中国人从小就被邪党洗脑,想当然的认为神是不存在的,其实这是一种典型的自以为是的唯心主义观点,是非常可笑的狂妄自大。无神论是中共邪党的愚民工具,害人至深!

体验佛身

最近有一段时间,我很沮丧,修炼了十多年了,怎么思想中还是有很多不好的思想呢?色心,名利心,求安逸心等等,执著真不少。

一天早上,我不想起床,凡心太重,感觉修炼无望了!三件事做的太差,真是一无是处啊!我正迷迷糊糊的时候,慈悲的师父让我听到宇宙中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男声),歌词听不大清楚,意思好像是歌颂某个人,声音悦耳动听,响彻寰宇,余音缭绕。然后看到一尊佛盘腿坐在莲花盘上,从遥远的宇宙中飞过来,离我越来越近,最后感觉我自己被一团祥和的能量包围了,特别温暖舒适!我想起了师父讲过的法:“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2]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能妄自菲薄,更不能消沉,一定要修的佛性无漏。得到师父的鼓励,我深感惭愧,和精進的弟子比起来,我还差的太远。

对大法的正确认识,带来身体的巨变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失尽天意民心,天灭中共只是迟早的事情,谁也阻挡不了。作为一个个体的人,只要退出中共邪党组织,明白大法真相,生命就能得救,同时会带来身体的巨变。我只举一例。

今年新年期间,母亲从老家来看我。我向她讲解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母亲赞同的说:“共产党早就垮了,垮的都没底了!以前国民党时期的盗贼都是偷偷摸摸的,现在的强盗都是白天公开抢了。”

我又教母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开始念了,于是母亲在做饭时经常就咕咕哝哝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灶神能听见,其实何止灶神,满天神佛都能听见!

几天后,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我和母亲正在老家的旧房子后面说话,我发现母亲的身体很虚弱,很暗淡,就象一团黑雾勉强组成了一个人形,很不稳定,好象随时都有随风而逝的危险。梦中我正在教母亲念“法轮大法好”,她同意念,但念出来的却是另外一句话:“法轮功万岁!李洪志师父万岁!”念的铿锵悦耳,整个空间都在回响……,突然我发现母亲的身体变了,变成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模样,非常健康!随后我醒过来,睡意全无,我知道母亲得救了,是慈悲的李洪志师父救了她!

当然,一个人得救之后,她的现实生活不一定会有什么大的变化,基本上还和以前一样,但是会有一些很微妙的变化,常人注意不到,只有大法弟子能够体察出来,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她会莫名其妙的为一些事而高兴,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我记的明慧网上曾经有一篇文章,是一个开天目的同修写的,说某大法弟子的前世有一位道家师父,这位道家师父被封在另外空间的一座冰山里,当这位大法弟子修炼后,李洪志师父就把这位道长救了出来。这位道长去看望这个大法弟子,这个大法弟子当然不知道了,只是发现晾在院子里的衣服干了,他非常高兴!他高兴的真实原因是道长得救了,但表面的原因却是衣服干了。

我的母亲也是这样。那是在我教她念“法轮大法好”以后的一天,她拣了一个水杯回来,是个保温杯。因为她冬天晚上要喝水,以前用的杯子都不保温,这次竟然拣了一个保温的回来,她很高兴。这种事情还有,如有一天她发现手机充不了电,很着急,准备第二天拿去修理,但傍晚的时候,无意中听见邻居谈话,说停电都一天了,还没来电。她恍然大悟,回家一试开关,果然停电了,原来手机没坏,她很高兴,“哈哈哈”的笑着!表面上是为这些小事高兴,实质上是因为生命得救了,有了正神的保护,人明白的一面自然高兴啦!

最近母亲又告诉我,说她晚上做了个梦,有两个人拿着棍棒找她拼命,然后就醒了。醒来后突然全身发冷,感到非常恐怖,在被窝里象筛糠一样发抖,抖了好一阵子才安稳下来。第二天象没事一样,一切正常。大法弟子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因为念了“法轮大法好”,一场大难就这么轻易的过去了!其实真正的难是师父承受了,是师父在救众生!

我想所有声明三退,并且能正确认识大法的人,他们的生活和心情都会慢慢变好,这是必然的。

结束语

中共邪党迷信暴力,妄图用暴力操控人的思想,这是非常可笑而徒劳的。大法弟子对佛法的坚信,都是通过切身体验而树立起来的,是不可改变的!从我个人来说,无论邪党如何诬蔑、诽谤大法,无论邪党多么鼓励腐败糜烂,无论邪党怎样宣传色情和物欲,我就只按照李洪志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好人,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当然真修的大法弟子都会这样想、这样做的。

我衷心的希望世人能分清善恶,明白真相,从而能够得救。

[1]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