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岁的母亲摔骨折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二零一二年元月份,母亲同修坐公交车去菜市场讲真相。刚上车,车就开了,母亲还未抓好,一下就坐在车里,当时没有喊师父,心想这次摔的挺重的,车里的人赶紧扶起母亲坐到座位上。

此时母亲才想到:我是炼功人,不管我哪里有漏,邪恶不配来考验我,我是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就是有漏,也会在法中归正自己,邪恶无权来考验我,心里一遍一遍的想着……。疼痛好象减轻了,慢慢的回到家,准备给自己做点吃的,结果站在炉子旁,腿也软、腰也疼,又恶心、头又晕。母亲就给我打电话说在车上摔了一跤。

我便让女儿去接母亲,结果母亲上楼進门,我看到母亲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我说有这么厉害吗?我将母亲扶到床上坐下,这时母亲已坐不下,说痛的不行,我们几个人将母亲放到床上躺下,这时母亲嘴里一遍一遍的说:当时为什么没有叫师父………我便和母亲一同发正念,向内找。

母亲七十五岁了,象这样摔已经是第四次了,前几次摔的比这狠,母亲当时正念很强,喊着“师父”。而这次没喊师父,怨自己怎么没想起来,是干事的心起来了,还是以前摔过后,摔一次感觉身体越轻,欢喜心起来了的缘故,被邪恶钻了空子。

第二天,我弟弟、姐姐、姐夫都来了,要送母亲去医院,母亲坚决不去,说:“没事,我只要能起来炼功就好了。”没能说动母亲,回去后他们商量:第三天不管母亲同意不同意,找好了车,有拿衣服的、有穿鞋的,硬性将母亲抬進了医院。

大夫检查说:腰椎骨折,去拍片子。母亲在儿女的强拉硬扶下拍完了片子,又抽了血。片子出来了,腰两处骨折,一处是压缩性的、一处断裂性的。大夫让办住院手续,可母亲坚决不住院,大夫说:“又不吃药、又不打针,用推拿给你接骨。”母亲还是不住院,大夫又说:“你的腰是小问题,岁数大了不接,大不了后半辈子在床上躺着,可糖尿病是最要命的。并发症能使腿烂掉、眼睛瞎掉……”因抽血时,我弟弟让大夫测了一下血糖,血糖比糖尿病的病人都要高,属于糖尿病的危重信号。大夫越说越严重,我弟弟、姐姐不顾母亲的坚持,办完了住院手续。无奈,我只好回家准备住院的东西。

恰好有位同修来家探望母亲,我告诉同修:母亲在我们姊妹们的强迫下住進了医院。当时,同修接通了母亲的电话,问:“你承认是病吗?你承认是骨折吗?赶快出院,你是干啥的?你干你该干的事。”是呀,想起母亲同修在平日里,学法、炼功、每天都出去讲真相,不论是什么人,只要碰上有缘人就去讲真相,三件事从未间断,我和母亲比,我真不如母亲精進。

我在去医院的路上想着应该从法理上与母亲交流,这是邪恶的迫害,骨折不怕,邪恶又制造糖尿病的假相,说的剜心透骨,放大你的执著,说眼睛瞎掉、腿烂掉、瘫在床上等等,思想稍放松,邪恶抓住把柄就会控制你、迫害你,想着,不知不觉中到了医院。

到楼道里看到我弟弟就问:“母亲怎么样?”谁知我弟弟表情很难看,很生气的说:“我不管了,瘫在床上我也不管。”我问咋回事,我弟说:“妈说我不让她出院,她就恨我一辈子。”母亲跟大夫也讲了,说要出院,大夫说:“只要你们家属同意签字,出了问题不找我们医院的麻烦,一切后果责任你们负。”我弟就是不签,我母亲的态度很坚决,说不会出问题,我的事,我说了算。我问母亲:“你决定了吗?”母亲说:“决定了。”我说:“下午问了你几遍,你怎么就同意住院了?”母亲说:“我晕晕沉沉的,又怕人碰着我,再加上疼痛难忍,糊里糊涂的住下了。你走后我猛然想不对,又加上同修的电话,只能用狠话激你弟弟,这样才能出院。”

回到家里,我与母亲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师父在《洪吟》<同化>中讲:“经修其心 功炼其身”。母亲躺着炼,机制没到位,能起来炼就好了,就试着起,结果一抬头就吐,一吐腰又疼,顾了这边,忘了那边,满头大汗,晕起来感觉房子都在转,真是邪恶要命来了,也不知欠了那个层次生命的债,感觉心里很苦。正巧来了几个同修帮母亲发正念清除干扰,清除邪恶利用病魔假相干扰母亲做三件事。从法上交流,认清是旧势力的迫害,不承认假相,解体邪恶,不被假相所迷惑,母亲也悟到了:“邪恶让我躺着,不让我起来,我就要起来,不让我转身,我就要转身,吐有什么了不起的,把不好的东西都吐掉!”

那几天真是吃什么吐什么,连喝水都吐,老平躺着也难受,只要稍微一转身,就感觉自己不能控制了,一次次的假相,母亲嘴里不停的喊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看着母亲消瘦了很多,又一次次的眩晕、呕吐,母亲眼里含着泪,也牵动着我的心,我知道谁的难、谁的关,都得谁自己过,就看母亲的心怎么动,我只能和母亲加长学法时间。虽然糖尿病和腰椎骨折是假相,可它是黑色物质,就得吃苦、难受、痛苦、偿还,才能把它转化成白色物质。我们加大了发正念的次数,直到假相症状消失,闯过了生死关,还了一条命。

第二十天的早上十点多,我的小孙子,两岁话还说不全,走到太太床旁,说:“太太,起、起、起。”当时我母亲也悟到是师父的点化,借重孙子的嘴,就跟着往起起,接着小孙子又说:“慢慢的、慢慢的,好了、好了、好了。”这时母亲也坐了起来,双手合十,说:“谢谢师父。”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按常人讲的,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母亲骨折两处,二十天就起来了,我弟弟、姐姐、姐夫不相信,过来看。母亲真能下地了,从内心信服大法。

几天后,又来了七、八位同修,与我母亲一同学法,善解、清除邪恶,母亲当时就坐了一个下午,大法弟子是个整体,牵动着很多同修协助与配合,在这里我衷心的谢谢师父,给我们留下一个这么正的修炼环境,作为每个大法弟子真应该兑现对神的承诺,在修炼中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