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苦为乐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我是生活在中国大陆南方的大法弟子。在这个充斥着金钱和物质诱惑的现代化都市里,常人都在为着名利苦苦拼搏,而我和身边的同修已在师尊的指引和呵护下、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过了近十四个春秋。虽然邪恶的迫害还在继续,在讲真相时偶尔还会感到巨大的压力,但每当静下心来学法、每当想起师尊和遍布在世界各地的同修们,我就会感到无比的幸运与自豪。在修炼和救度众生的路上一步步走过来,各种心得体会和故事不计其数,在此我写下来一些向师尊汇报、与大家切磋。

去执著 从一思一念上归正自己

从一个情欲满身的常人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十几年来去各种各样执著心的过程从未间断过,但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魔了我很长时间才去掉的我的根本执著。

我居住的城市大法弟子较少,多年来就是我、丈夫同修和家中的大法小弟子在一起做着三件事情,身边接触不到其他同修,所以很多心性上的魔炼就发生在我们之间。先生和我在九八年冬天先后得法,按理说家庭环境是不错的。但实际情况是,在邪恶迫害最严重的那些年中,有一段时间我们之间的矛盾不断,甚至有时会发展为激烈的争吵。记得很清楚有一阵子,只要我们准备出发去做证实法的事情,同修就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不是嫌我这样不对就是嫌我那样不好,有时我忍不住就和他争吵起来,有时即便忍住了,心里也气鼓鼓的。

刚开始时,由于法理不清,我总是在心里感到委屈,觉的我也没做错什么呀,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发脾气。渐渐的,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在矛盾面前无条件的向内找。无条件,那就是不附加任何条件呀,就是无论在表面的理上是你错还是我错,都应该做到向内找。而我却总是纠缠于在某件事情上你对了错了的,总是陷在常人的理中,却忘了修炼的实质。矛盾出现了,一定有我修的东西在里面,怎么能一味的责怪别人呢?当我终于学会了静下心来向内找时,我看到了自己对家人同修浓浓的情,以及每次矛盾的背后其实都有我掩盖着的执著。继续往下挖这个根,师父《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这篇经文点醒了我。那段时间我总在想,我究竟是在什么思想的作用下走入大法的?我的根本执著又是什么呢?

得法前,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内心深处渴望着一个完美的家庭、一份至纯至真的爱情。然而,事与愿违,结婚后和先生感情不和,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吵的两个人都筋疲力尽,婚姻处在崩溃的边缘。记得那时,我常想,要想让我们两个好好过日子,除非有奇迹发生,如果不离婚,我非死即疯。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奇迹就这样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在一次吵架之后,先生负气离开,回家时带回了一本《法轮功》,是同事介绍给他的。见他读的那么投入,趁他不在家时我也翻开看。书还没读完,我一下觉的我看到了希望,那种感觉就象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岸上抛来的救命的绳子一样,我觉的只要他能按照书里说的去做,我的婚姻就有希望了,所以我希望他好好炼,我也要炼。

回想着得法前后的这一幕幕,我心里豁然开朗:原来这就是我的根本执著呀!我执著于一个和美的家庭生活,执著于一份完美的爱情,入大法的门时其实我是抱着利用大法来满足自己常人的追求与愿望的想法的。这个根本执著心没去,哪能算是真修呀,所以才会被邪恶利用来在我和同修之间制造间隔。这一切矛盾,原来都是因我执著心太重而起,而我却还抱怨别人!当终于无条件的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并努力一层一层的去掉它时,我和先生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少,在配合救人的过程中也越来越协调,当然救人的力度也就越来越大。直到现在,我也经常提醒自己,一旦和同修之间有点小摩擦,就立刻看自己:是不是又有哪颗心、尤其是“情”跳出来了?这个时候总是能看到自己的问题,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修炼,真的是很奇妙。

当然,如果没有扎扎实实的学法,是不可能时刻保持正念向内找的。我们一家三口就是个学法小组。家中的小同修从小就喜欢听我读法,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能流利的通读《转法轮》了,也就是从那时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就开始了每晚至少半个小时的集体学法,除极特殊情况外基本雷打不动,至今已持续多年。小同修早已学了师尊的所有讲法,《转法轮》也学了很多遍。同时小同修自己也在电脑上利用打字的形式学法,目前已经学到第八讲了。当然除了集体学法外,我个人的学法也从未间断过。

脚踏实地尽自己最大努力救度众生

在迫害开始的时候,为了向民众讲清真相,我们发真相资料、发真相信,同修甚至于在街上面对面给人发资料。尽管身边没有其他同修,我们也并没有在正法進程中被拉下、也不感到孤独,明慧就是我们和同修们交流的大平台。

从零四年开始,我们讲真相以发资料为主。城市、农村、本地、外地,只要想到了就去做。记得有一次,我们到一个很邪恶的劳教所去发正念,当时已经是晚上了,看到劳教所的停车场中停着许多车,我就拿上随身带的资料往那些电瓶车、自行车和汽车上发了一些,同修和小弟子在旁边发正念。当时心里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就想着,就算是劳教所的工作人员也应该有机会了解一下真相吧,而且还能震慑邪恶。当晚我们顺利返回。有年夏天,我们到很远的农村发《九评》和《明慧周报》,大白天的我在一个村里连发带贴,时间稍长了点,当时也没害怕,但多少忽视了安全,虽然当天安全返回,但后来听村里熟人说有人把我举报到警察那儿去了,描述的还挺详细。细想想,虽然没有怕心,但在去该地的路上为证实法的事和同修发生了摩擦(因为当时摄像头刚开始普及,在前一个小区发资料时我不大注意观察摄像头,被同修严厉批评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我知道是师尊又一次呵护了我。

小同修自小就随我们四处奔波,配合着发正念、发资料。有一次,我们在一所知名大学的家属院发资料,小同修刚把一本小册子放進报箱里,就看到一个老师模样的人骑着自行车停在跟前,友好的看着孩子。记得一天晚上,我们带小同修出门办事,临走时她磨磨蹭蹭走在后面,后来很高兴的跟上来了,当时我也没在意。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办完事回到家门口,小同修高兴的让我看对面邻居的门,只见一张白色小纸条用双面胶贴在邻居门上,上面用铅笔写了五个稚嫩的大字:“法轮大法好”。那时她才刚刚学会写字,是出门时趁我们不注意贴上的。

零八年,很多同修在网上讨论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当时我非常希望参与進来,可是怎么都买不到同修介绍的能改串号的手机,急了好一阵子。后来单位安排我出差,我就想,我要在外地买一部手机回来,哪怕不能改串号我也要把这个项目做起来!就这样,我花七百多元买回了一个能進行短信群发的新手机,比我当时自己用的手机都高级。回来一试,还真的不能改串号,也没有存储卡,当时也不懂,我就一个一个往里输号码,自己写短信,就这样开始了手机短信讲真相。那时就想着,就算这部手机只能发八百条短信,一元一条,救人也值了!当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这一念不正,没有及时否定它,结果被钻了空子,发了八九百条短信后,手机短信业务被封了(后来又可以用了)。好在家中同修及时买到了手机,可以改串号,就这样,我开始大面积发短信讲真相,先后给七千多人发了一百多字的真相短信,收到了很多正面的回复。记得有个常人给我回复了一首诗,开头两句是:君言定记于心扉,萍水相逢识为贵。还有很多人回复短信说谢谢。

到零九年底,同修们开发了真相语音电话的项目,比原来的短信讲真相效果要好得多。这次先生很快买回了两部带有背景音功能的天语手机,我们就开始打语音电话。刚开始时,三分钟的语音文件放完,发现很多世人还是不舍得挂机,想听更多的内容。于是我就利用音频编辑软件把几个真相语音文件编辑在一起,大约十来分钟,包含了大法基本真相、自焚真相、三退保平安、诉江等内容,反正是只要能把这个语音听完,完整的真相也就听得差不多了。事实证明,很多人都会完整的听完,其中有不少人还会听两遍、甚至三遍,直到彻底听明白为止。对于没听完就挂断的人,我都会隔几天再打过去,还放这几个文件的综合版,只不过顺序不一样、换了个开头,这样就又会有一部份人能够听完。毕竟不同常人有不同的口味,换个开头符合了他的口味就愿意听下去了。有很多人听的过程中或听完后都会真诚的说“谢谢”,有个人还边听边喊“法轮大法好”,喊师父万岁,喊共产邪党灭亡,反反复复喊了很多遍。因为我不方便直接打电话劝三退,同修就把能听够三分钟以上的手机号码发给海外同修劝三退。到今年年初,也有近千人听真相语音电话时间达三分钟以上,其中很多是听了十分钟以上的。听了一到三分钟之间的也有一千三百多人了。这些电话号码我都做有记录,成为了今年同修用真相彩信项目救人的第一批接收者。

无论是发短信还是打电话,都同时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尤其是在打真相电话的过程中,当你盯着通话时间求对方听完时,那就是强烈的有求之心;当你听到对方口出脏话时,如果你内心有一丝丝的不舒服,你就已经被常人心带动了;当你连续拨打很多电话却不是空号就是无人接听、抑或是一听就挂断时,那时一定要看自己了,一定是自己有了什么心导致的。其中最难去的还是怕心。因为下班后能走出来的时间实在有限,为了更多的救人,我打电话的时间经常会持续四十分钟以上、甚至一个多小时,而且是左右手两部手机同时打,一只耳朵里塞一部手机的耳机,时间长了怕心就时不时会跳出来。记得有那么几天怕心强,一天晚上开机二十多分钟的时候,抬头猛然看到几个警察和穿便装的人在距离我五十米左右的右前方贼头贼脑的往几辆车里挨个看。我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人定位了,马上取电池,只见有个人看了一下自己手里拿的东西,叫上那几个人走了。过了一会儿,一辆警车从我身边开过,他们也没看到我。原来他们是把警车停在百米开外的后面。如果不是师尊的呵护,把这些人领到我的右前方去,好让我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们,后果不堪设想。刚好那晚同修有事没在我身旁发正念,加上我的怕心,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

多年来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和家人同修之间互相协调配合的过程。当他忙于钻研电脑技术、制作真相资料时,我就尽量承担多数家务,好给他腾出足够的时间;当我打真相电话时,他就在一旁默默持续发正念,也帮我解决各种技术上的问题。从刚开始互相之间激烈的争执、坚持自我到现在能够默默的帮助对方,虽然偶尔还会有一些小摩擦,但大家都能够看自己,看到对方有问题也能够提出来,就这样互相配合着,互相提醒着,走过了这许多年。期间当我们有漏时邪恶也会来干扰、蠢蠢欲动想迫害我们,但都在我们的正念和师尊的加持下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

当然,讲真相也每天贯穿在我的日常生活中。身边的亲戚、朋友、同事,只要是能接触到的,我都尽量利用一切机会去讲。在所有人面前我从不掩盖自己法轮大法弟子的身份,因为这是我堂堂正正讲真相的切入点。我要让常人感受到大法弟子的荣耀和自豪。我原本是比较胆小、不太擅长在众人面前多说话的人,但为了救人,现在我可以当着七八个同事的面讲真相、回答他们的各种问题,解开他们的心结。但如果是后续劝三退,那就要单个去讲了,因为现在人与人之间戒备心很强。因为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周围的很多同事都愿意和我交往,尤其是有些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愿意和我说他们的心里话,也为我救度他们创造了条件。记得有一次在外地参加一个培训,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事在一起,几十号人的培训班,因为我在那里身份比较特殊,所以在刚开始交流的那几天我就亮出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结果很多人都告诉我他们也有多好多好的一个同事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了怎样的迫害。那次培训中我的专业技能得到了超常的发挥,赢得了大家的佩服,我也借机给大家讲真相、劝三退,后来有个年轻人就直接喊我“法轮功大姐”。

是啊,一家人多年来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孩子的懂事和在年级名列前茅的学习成绩、我们工作的兢兢业业、为人处世的真诚善良、修炼人道德标准的提升,这是常人能够看的到与感受的到的。然而,修炼以来我们真正从大法中从师尊那里得到的东西,却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和知晓的,是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描述的。虽然多年来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一直不敢懈怠,但我和那些做的好的同修比起来,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总觉得自己能够救下的人数和师尊对我们的期盼相差太远。修炼的路上没有捷径,唯有在剩下不多的时间中多学法踏踏实实修好自己,实实在在的去救度众生,才能对得起冒着天胆来这里的众生、对得起自己生生世世的苦苦等待,也才不枉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们!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