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共头目受审 中共“革命”罪恶曝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在柬埔寨首都金边,正在接受联合国国际法庭审讯的前红色高棉领导人、柬埔寨共产党头目乔森潘和农谢首次在庭上,向当年暴政的受害者家属道歉。二零零九年二月由联合国推动的群体灭绝案法庭在柬埔寨首都正式开庭,以战争罪、反人类罪、酷刑及谋杀罪指控,开始对前波尔布特共产党政府(红色高棉)的五个高官进行审判。

前红色高棉监狱长康克由,在审讯中承认:一九七五至一九七九年负责看守S21监狱期间,有一万五千人被他以严刑逼供手段虐待致死。康克由于二零一零年被判处三十五年监禁。但他辩称:自己“仅仅是执行命令”。法庭驳回康克由的上诉。

一九七五年至一九七八年,中共一手扶持、豢养的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在这个人口不足八百万的小国,屠杀了近二百万人,其中包括二十万华人。

据《九评共产党》一书披露:波尔布特是毛泽东的绝对崇拜者,从一九六五年开始,曾经四次来中国当面聆听毛泽东的教诲。早在一九六五年十一月,波尔布特就曾到中国访问三个月,陈伯达和张春桥等人给他讲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理论和经验。这些都成为他后来夺权、建国、治国的依据。回国后,他将原来的党改名为柬埔寨共产党,并仿中共农村包围城市的模式,建立“革命根据地”。

一九六八年柬共正式成立军队,到一九六九年底也只有三千多人,但到一九七五年攻占金边之前,已发展成为“装备精良、作战勇猛”的近八万人武装力量。这完全得益于中共的“革命输出”。王贤根著《援越抗美实录》上说,仅在一九七零年,中国就援助波尔布特三万人的武器装备。一九七五年四月波尔布特攻下柬埔寨首都,两个月后,就到北京拜见中共,听取指示。显然,红色高棉杀人没有中共的理论和物质,包括人力支持是根本就办不到的。

在新闻报道中,中共邪党媒体只字不提柬埔寨共产党,以及与它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是想掩盖它杀人如麻的罪恶历史。中共执政几十年不但不停的输出暴力与杀人手段,它难以掩盖造成了至少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给上亿个家庭带来毁灭性的灾难;难以掩盖“六四”对学生的屠杀;从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及其学员至今,迫害已经持续了十四年。据不完全统计,已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十几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劳教制度本身就是法律以外的怪胎,是为各个时期迫害民众专门设立的)、判刑关进监狱;数千法轮功学员在精神病院遭受毒针、毒药迫害;更令人愤慨与震惊的是,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邪党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邪党之罪恶斑斑在册、罄竹难书。

中共的邪教本质注定了它不停歇的杀人的性质,就如网友在新闻评论中所说的:他们杀人不但杀害普通百姓,他们的高级官员也包括在内,甚至是他们的同盟。为了掩盖罪恶或者既得利益或者苟延残喘,邪党什么都做得出来。

图:纽伦堡国际战犯法庭经过对纳粹集中营死亡护士组在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中所犯罪行的认定,于一九四六年对她们执行死刑。
纽伦堡国际战犯法庭经过对纳粹集中营死亡护士组在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中所犯罪行的认定,于一九四六年对她们执行死刑。

善恶终有报。天理的公平一再展示给世人,正如本文开篇描述的,这些杀人凶手终究会被送上人间的法庭、道义的法庭;终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天理的报应。

那些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一些公、检、法、司等参与迫害的人,也在说“共产党叫我干的”,你们面对这些前车之鉴该醒一醒了:今天中共邪党大势已去,它由于作恶太多现在已如惊弓之鸟什么都怕,它怕罪行的一个一个被揭露;它怕一亿三千万人觉醒的退党大潮;甚至老百姓买个口罩、打印点东西它也怕得要死也要实名制。中共邪党目前的状况是一堆爬满蛆虫的败物,你们指望它回光返照吗?赶紧退出邪党、停止助纣为虐才是明智的,继续与之为伍只会成为邪党的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