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生女11年冤狱到期再被劫走 老母痛断肠(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一位年逾古稀的母亲,在漫长的十一年中,在四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支撑着孱弱的身躯,掰着手指数着、盼着——被中共非法判刑的独生女儿的归期。然而就在冤狱结束的那一天,女儿又被中共劫走了。老母亲泪眼迷蒙,神情恍惚,不愿想起今昔何年……

晴天霹雳

这位叫做王彦香的老人,今年七十六岁,现住黑龙江省大庆市,她唯一的女儿刘淑芬,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二零零二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一年。今年五月十一日,是刘淑芬冤狱期满的日子。王彦香老人苦盼女儿回家终于等到了头,她一大早就乘车去哈尔滨女子监狱接人。然而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途中突然接到一通电话,打电话的人声称他们已经把刘淑芬带到别处去了。还没等老人反应过来,对方就关掉了手机。

原来,刘淑芬被大庆石油管理局“六一零”从监狱直接劫持到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继续迫害。

这犹如晴天霹雳,老人惊呆了,及近崩溃,她黑天想,白天盼,望眼欲穿,终于盼到了女儿冤狱到期的这一天,谁曾想还没见上一面,女儿又被邪党的爪牙劫持到千里之外。想想女儿十一年的黑牢日子,十一年的非人折磨,想想中共暴政的暗无天日,老人的泪水无助的流。

一家三口

这原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父母晚年得女,对她疼爱有加,女儿刘淑芬也非常的善良、孝顺。只是一家三口人身体都不太好,刘淑芬八岁那年头上长了一个包,头痛难忍,父母带着她去了北京、上海、青岛的各大医院治疗,都没有确诊,中药、西药吃了无数,病情依旧。

后来,父亲更患上了食道癌,对这个不幸的家,犹如雪上加霜。同时母亲也一身病,全身无力,干点家务活就一身虚汗,动不动就得上床休息,严重时连饭都做不了。那时候,一家人饱尝病痛之苦。 

可喜的是,一九九六年,全家人幸运的走入了法轮功修炼,法轮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使在大庆市运输公司鸿运乘风购物中心上班的刘淑芬和母亲王彦香的疾病在短时间内全部消失了,父亲的身体情况也大大好转。一家人母慈子孝,其乐融融,享受着天伦之乐。

喜得大法的刘淑芬
喜得大法的刘淑芬

屡遭迫害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女儿刘淑芬因为向世人讲述大法真相,揭露中共诬陷大法的邪恶谎言,告诉人们法轮大法被迫害的事实真相,从一九九九年十月起就一直遭到中共的迫害,被非法罚款、绑架、关押、被迫流离失所。

一九九九年十月,刘淑芬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被当地警察劫回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刘淑芬参加集体炼功,被单位非法办班洗脑;出来后再次进京上访,被北京密云看守所非法关押。释放后回家不久,被大庆乘风派出所非法抄家,在拘留所被灌食;之后又被关押于大庆市看守所一个月,其间坚持炼功,遭恶警指使恶徒打骂。

二零零一年,刘淑芬回山东老家过年,因大庆邪党人员打电话追踪,她被山东警察扣留关押。后被单位恶徒接回,并被勒索钱财。同年四月,刘淑芬购买喇叭存放家中,被恶警非法抓捕。为抵制迫害,在看守所绝食,遭恶警打骂并灌食。出狱后,被迫在外流离失所近一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中旬,刘淑芬在流离失所的住处被大庆让胡路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政保科长康文凤劫掠她一千二百元现金,私吞了。她被非法关押于大庆市看守所期间,一直绝食反迫害。其父母多次找到让胡路分局要求放人,恶警不放人,并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二日伙同让胡路法院,对刘淑芬非法秘判十一年重刑。

十一年冤狱 屡遭酷刑

刘淑芬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后,先被关进强制“转化”的集训队。她被强制坐在水泥地上八天,双手背铐,脚和腿被用绳子绑上,一直从早四点折磨到晚八点半。期间恶警多次用语言威胁,用书本抽打她的脸致充血;她又被关禁闭室,每天的饭食只给三顿稀粥,手戴背铐,脚戴脚镣,再把腿抻直,用绳子捆上。

刘淑芬因坚决不放弃信仰而被恶警关小号,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被上大挂,以背铐挂起,脚尖点地,她被吊的昏死过去;她还被吊起抻腿、二十四小时背铐、上背吊铐,手铐卡在肉里;还把她的手反扭到背后,铐在床上,然后拖着床走,痛的她几乎昏死过去。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为抵制迫害,刘淑芬绝食七个多月,期间遭狱警野蛮灌食,他们把黢黑的干粮、烂菜、大蒜等绞碎后给灌食,故意用这些东西刺激伤害她的食道和胃,每次都把她灌的痛苦呕吐,恶警还故意用力插管儿,并将大部份管子插入胃里,导致她食道出血及胃痛。恶警们还用开口器等坚硬的东西把她的牙齿掰伤,肆意把她的嘴、上腭和舌头弄出血,极尽邪恶的折磨她。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一次探监时,母亲看见刘淑芬的手肿的象馒头,手腕上还有被手铐勒过的很深的伤痕,就知道女儿在里面又被酷刑折磨过。另一次,母亲见到她时惊呆了:眼前的人还是自己的女儿吗?只见她两眼凹陷,瘦的皮包骨头,人都脱相了。想起以前相见时,哪怕很勉强,孝顺的女儿总要给母亲安慰的笑容,而如今女儿被折磨的连勉强笑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时旁边的警察还说,他们是用凳子把人抬来的。母亲听了心如刀绞。

老父悲愤离世

因刘淑芬一次次被绑架,她的老父亲承受不住巨大的伤痛,病倒了。当听到女儿在监狱遭受酷刑的消息后,他不顾一切要去见女儿,然而下车后却一步都走不动了。可怜的老人思念女儿心切,硬是趴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挪动着身体,爬进了监狱的大门。

然而令人发指的是,眼见老人如此伤痛的场景,监狱恶首们却不准他们父女相见。老父悲愤气绝,回来后经过二十多天的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从此卧床不起。

每当有人去看望时,老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知不知道我女儿啥时候回来?”看到对方不回答时,老人似乎知道了答案,顿时老泪纵横,令在场的人无不心酸哀叹。

老人的病情每况愈下,二零零六年秋天,已在弥留之际的老人依然思念女儿,而监狱仍不准刘淑芬回家看父亲最后一眼。最终,八十多岁的老人在悲愤中凄然离世。

母女同牢

丈夫去世,女儿被囚,王彦香老人没有了经济来源,孤苦无依,生活凄惨不堪。然而即使这样,中共爪牙们仍不放过对好人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也就是刘父去世的第二年,大庆市红岗区警察到处追着绑架王彦香老人,逼的老人东躲西藏,长期不敢回家居住。一年后,老人试探着偶尔回家住两宿,晚上不敢开灯,白天不敢弄出响声。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天,在老人刚回家的次日,就有人来敲门,为躲避迫害,情急中老人从三楼坠下,摔成重伤:多根肋骨断裂、左腿胫骨折断、肺部损伤、胸腔积血,不得不住院治疗。

然而一月后,在老人重伤未愈、生活尚不能自理的情况下,红岗区公安局警察竟将七十一岁的王彦香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关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与同遭迫害的女儿刘淑芬咫尺天涯……

昔日沐浴在大法中的一家三口
昔日沐浴在大法中的一家三口

如今被中共迫害致孤苦凄惨的刘母
如今被中共迫害致孤苦凄惨的刘母

质问

在历经邪党牢狱的残酷迫害后,王彦香老人被折磨的虚弱、苍老了很多,精神大不如从前,甚至有点不太正常了,但老人对女儿的思念却清晰万分:想想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儿,无辜遭受十一年冤狱,魔窟里种种酷刑,数不清多少次被折磨到死去活来!想想女儿遭受的迫害何止十一年?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那天起,从此便再无宁日,无辜被绑架、被关押、被罚款、被洗脑、被灌食、被毒打、被迫流离失所……这一算,女儿遭受邪党迫害十四年呀!十四年凌虐,邪党仍不放过她,这恶魔霸占的天下到底算什么啊?!

老人找到大庆石油管理局,找到“六一零”头子刘希平,要他放回自己的女儿:“你放我女儿回来吧,我女儿是好人啊……”这凄惨的哭声,或许触动了刘希平尚存的一点良知?他为自己的罪行辩解:“我说了不算,是上边的指令,我家里也有个八十岁的老妈。”之后就一言不发了。

老人伤心欲绝,不知吃饭,神情恍惚,时而张口喘息,时而抱着肚子喊心痛,时而躺下痛苦呻吟,一会儿又要去火车站接女儿,一会儿又要去医院找女儿,说警察告诉她孩子在医院抢救哪……周围的人们唏嘘嗟叹:这让老太太怎么活呀?这不就是变相杀人、草菅人命吗?

刘淑芬被劫持到监狱时,还不到三十岁,人生最辉煌的时期,却在漫漫的黑牢中度过,这一切只因她信“真善忍”、做好人!而这十一年的黑牢迫害,中共还嫌不够,那些参与迫害刘淑芬的中共打手们,这惨无人道的事,你们怎么做的下手?如果你们还有一丝人性,如果你们还有一丝丝人性,就应该立即把法轮功学员刘淑芬放回家,让她们母女团圆。

这里也恳请社会上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将刘淑芬一家的悲惨经历广泛传播,给恶人施压,帮助刘淑芬恢复人身、信仰自由。

参与迫害刘淑芬的责任机构及直接责任人:

黑龙江省大庆石油管理局机关稳定工作协调服务中心: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龙南 邮编163453 区号0459
主要责任人: 刘希平 “610”头子 办5973166 宅5988028 手机13936772469 liuxp@cnpc.com.cn
谢 伟 “610”副主任 办5988571 宅5106399 手机13089068000 xiew@cnpc.com.cn
刘建军 “610”科 长 办 5993351 宅6854538 手机13936732459
付 伟 “610”副科长 办5982575 宅5763068 手机13936772723
山 松 “610”副科长 办5973791 宅5988606 手机13208489066
赵环宇   办5981051 宅6155353 手机13936704799

大庆油田公共汽车公司鸿运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刘淑芬单位)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乘风庄运输路7号 邮编163411
主要责任人:
书 记:张良军 办:5796332 宅 5093868 手机 13329596998
经 理:房福兴 办:5693999 宅 5925885 手机 13304698885
副经理:张 华 办:5681658 宅 5980248 手机 13009831248
副经理:吴瑞庆 办:5693857 宅 5683177 手机 13555492266
稳定办:刘东华    手机 13634591458

青龙山洗脑班:
通信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青龙山公安分局 邮编156300
位置:青龙山公安局后院
电话:0454-5700569
主任 房跃春 原青龙山公安局副局长 13846125557
副主任 盛树森 原青龙山农场副书记13054364958
女警 陶 华 13555430238 0454---5800977
女警 房秀梅 13734535052
协警 周景峰 13634654646
协警 金言鹏 15145444141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青龙山农场参与迫害主要责任人
邮编156300 区号0454
陶喜军 建三江农垦总局书记0454-5790243 15636456789
包 军:建三江管局六一零主任0454-5790633
王晓春:建三江政法委书记0454-5808801办 13352545555
刘 博:建三江政法委副书记13512600001 办0454-5791187 宅5710817
王甲林 建三江政法委书记0454-5790335 13763633399
李春耀:建三江“610”头目0454-5790507宅 13039623223 13803674529
田英民:综治办副主任 5807799 宅5710537 13796366665
魏文华:青龙山邪党书记 办5800801 宅5800718 13845484718
张碧岩:青龙山政法委书记办5700061 宅5830798 13945417973
吴金龙:青龙山场长 办5800001 宅5700001 15046472777
崔维山:青龙山副场长 办5700070 宅5830797 13351443888
郑建平:青龙山副场长 办5716182 宅5716555 13039649055
王绍锋:青龙山副场长 办5700063 宅5700839 13039646898
葛如刚:青龙山副场长 办5700067 宅5830786 13845480888
高海英:青龙山财务科长 办5700348 宅5748998 13039623457
郝建东:青龙山武装部长 办5700083 宅5830796 13836638968
孙 建:青龙山办公室主任办5700077 宅5800066 13845434591

青龙山洗脑班
青龙山洗脑班

青龙山洗脑班头目房跃春
青龙山洗脑班头目房跃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