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乱法者带来的危害

有感《演讲乱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明慧编辑部发表《演讲乱法》一文后,大陆众多同修认识到了这种巡回交流、演讲的危害性,也使我们進一步明白这是不可置疑的乱法行为。这里把这种演讲乱法给我地带来的危害和破坏性与大家交流一下,希望那些仍不清醒或不敢承认这一事实的同修能真正醒悟。

我县在迫害发生后,从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六年,由于同修们多方面的努力,共同配合,真相资料从县城到乡村大面积发放,《九评》发了几万份,县里的政府官员们和公检法部门的人,大多都收到了《九评》。那时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副局长非常了解真相,根本不主张迫害,六一零主任也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对这场迫害持消极态度。当初最卖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国保大队头目和几个警察,通过大家讲真相、寄信,彻底改变,不再参与迫害了,不久也陆续离开了国保大队。同修们共同把整体环境开辟的相当可观、喜人。

到二零零六年下半年,由于个别协调人在官场上养成的习惯不去,在矛盾中排斥他人,拉拢与自己言听计从的人,不知不觉的搅起了混水。

当时起主导作用的就是A。A在我地广识同修,什么事又都想管,都想知道。虽然当时本地证实法的事做的轰轰烈烈,但因不少同修学法不深,没有分辨能力,被钻了空子。

A组织很多同修,让在监狱里呆了四年刚出来不久的B演讲。B夸夸其谈,说他在监狱里表现的如何坚强,宁死不屈,绘声绘色的把自己描绘成英雄。不少同修被感动了,对B崇拜起来,公开说我们这里谁也没有B修的好。可事实上A非常清楚,B在遭受迫害时,不仅向邪恶妥协还出卖了几个同修,给他人造成很大困难。但因当地很多同修不知情,才被其欺骗。

不久A不惜言辞,在同修中当说客,让B当上了我地的“总协调人”。

有同修多次和A等人交流,B在狱中呆了几年,没能学法,又刚出来不久,不适合做协调人,这样对他本人和整体都不利。A却不当回事,只想着B能听她的就行。由于A、B都不注重实修,妒嫉心、争斗心不去,总想搞些小道消息、标新立异,抬高自己、显示自己,让同修们看他们很有本事,结识广,就联系外地学员来我地一次次的巡回交流、演讲,会上都是一两个人演讲,说的都是自己怎么了不起,而不是证实大法。

发展下去,我们这个地方成了苏鲁豫皖四省相邻的聚集点,河南、江苏、安徽、山东济宁等地的人轮番来我地演讲。外地来我地演讲的人有时碰一起时,还互相妒嫉、排斥。有时在我地一住就是多少天,有些很崇拜的学员还要求他们去自己家中演讲、吃住。

他们经常是上午在那个学员家演讲,大家就一起在那个学员家吃饭,吃过饭下午继续演讲。有的学员在饭店一要几桌菜,却不以为然。

一次C邀请外地学员来我地演讲,开始C准备在自己家中,却被家人赶了出去,他们只好去了另一个同修家。中午八十多人在同修家吃饭,下午同修的丈夫外出回来,见此情景,抓起一瓶汽油就要烧厂房,幸亏被人及时制止,才没酿成大祸。当时A、B、C都在场。过后外地演讲者还说当时不应该人为的制止,他用神通就可以把人定住了。

同修多次与A等人切磋,这种不符合法的行为严重干扰了我地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如不马上制止,邪恶会给整体制造大的麻烦。当时公安局放出风声,我地开交流会的事,他们都知道。可对于这些危险的信号,A等人却置若罔闻,依然如故。有人还质问:光说动咱们,他们咋不动?不愿相信会有迫害发生,执著个人喜好,不能为法负责。

因为整体上多数学员不从法中实修自己,学人不学法,盲目崇拜,我地的环境早已充满了邪恶的因素。大概一年半的时间,师尊一直看护着我们,一再给我们自己归正的机会,才没有出现大的问题,可是很多同修都不能及时醒悟,一听说演讲者来了,连大法的事都不做了,兴致勃勃的去听演讲,好象听听演讲比学法还重要了。

一年半时间,不知我们这里组织了多少次演讲?另外空间的邪恶虎视眈眈,当乱法者到了不可阻止的地步,它们却对整体下手了。

从二零零七年底到零八年、零九年,我县大约有三十多名学员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至少十五个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另外有的被关押、罚款,有的被送洗脑班迫害。

零八年B也遭到了迫害。由于他从来都不实修,关键时出卖了我地和外地几十名学员。周边的两个地方,也发生了多名学员遭绑架。B在监狱里被特务操控,说出了我地一资料点的情况和相关同修。市里直接来人询问同修机器的事,不久这位同修遭绑架被非法判了六年。B干了那么多的坏事,被判五年,提前半年出狱,却在同修中撒谎自己怎么出来的。

痛定思痛,当初整体证实法的环境就这样被毁掉了!

令人最为痛心的是,我地大部份同修却没有从教训中查找自己的不足,没有真正清醒,摔了跟头却不知道事情的原因。

二零零九年A遭绑架,被劳教三年,所外执行。有同修想帮A找出不足,指出她不应该多次在我地组织大型跨地区的交流会,A矢口否认,说都是B干的。到最后竟索性说自己那样做做对了。

多少同修劝A,不要到处乱窜,好好在家静心学法,实修,可以自己做些事,不要在整体中搅和。A却不听。二零一一年,A又开始老调重弹,让外地学员来我地演讲,有时参加的人数上百人之多。城里、乡下,到处交流,频繁时不到十天就开一次。其间还带我地学员专车多次去外地交流。把以上的教训给忘的一干二净,或者根本就不承认那是错误。

这段时间主要负责组织交流的是A、C二人。他们最崇拜的是江苏某地的演讲者,号称老大、老二、老三。

一位曾听过老大等人演讲的同修说:他们是邪悟,自心生魔。他们不谈怎样做好三件事,主动去救人,说他们层次高了,有缘人就会自动来听真相,根本不需要走出去讲真相,也免遭迫害(大意)。这位同修还认识到这样频繁开交流会不对头,应该接受前几年我地遭迫害的教训。

后来A多次拉这位同修去听演讲,听的多了,这位同修的正念也就没了,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什么人家讲的有道理,听听是有好处的,并对明慧评头论足,有意贬低。从中看出那些演讲者和组织者给学员带来的毒害之深。

我县多次被组织听演讲的城乡学员不下百人,离法越来越远。今年四月份A再次遭绑架,至今还被关押着。

C两次被摔成大腿粉碎性骨折,花几万元钱治疗。而C却不悟自己为什么一次次摔倒,甚至生活都不能自理了,还常打电话让外地学员来我地演讲,蛊惑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引导人们误入歧途,还说她是做好事,帮助学员,还引以为豪的说,我们那年开过八十多人的交流会,却不反思同修的丈夫为啥要烧厂房?

C的丈夫,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一次叹息的对同修说:大法的书我也看过,大法确实太好了,叫人向善做好人。可我们这个县里经常来我家的人都做不到,没有一个真修的,离法的要求太远了。

可见演讲者、组织者、听讲者都是被邪恶有目地的绑架在一起,不理智的干着危害众生,破坏整体的乱法行为。

建议同修多看几遍明慧编辑文章《演讲者乱法》,认真学习师尊《猛击一掌》、《永远记住》、《修者忌》、《法定》等经文,敢于面对自己的不足,修去它,真正回到法中来,今后注重学好法,自始至终做好三件事,不给乱法者市场,才能维护法,才能助师正法。

层次有限,不当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