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多年的皮肤顽疾根除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

六十多年的皮肤顽疾根除

记得在我小时五、六岁的时候就得了一种难治的病,每到春天就开始犯病,持续到秋天才逐渐好转,症状是全身出疙瘩,先出小红点,以后慢慢扩大,最后连成一大片、一大片的(红色发亮),看着都可怕,又痒又疼,弄的很烦心,难受的都乱跳乱蹦,怎么办?找谁看都看不明白,太厉害时就打几针盘尼西林,最后也不管用。

我家条件不好,不能去外地寻医,只有一天一天的忍受着痛苦,后来,我就用热水烫、洗,这样还好受一点,但是也去不了根。参加工作了,条件好了点就去外地寻医,结果大夫说没有好办法,有的说是过敏,有的说是风疙瘩,干脆以后我也不治了。气功兴起之后,我就开始参加各种气功班,又白白的浪费了好几年时间,最后也没好,使我悲观失望。

终于有一天,我遇到了法轮功,以后我就每天去公园炼功,晚上参加小组学法,每当学法炼功时,我都会感到小腹部位发热、发烫。愈炼愈觉的好,明白了人为啥来世上及有病的原因,认识到自己的病是由业力造成的,法理愈来愈清,决心跟师尊学下去,一直到圆满成功。后来慢慢发现自己病的症状逐渐减轻,再后来我也不怎么管它了,以后也没有什么不适的症状出现了,这么多年也没犯过,我非常激动,六十多年的顽疾根除了。感谢师尊替我的承受和慈悲救度。

讲真相 救众生

师尊在《曼哈顿讲法》中说:“那么个人的修炼就只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必备基础了,助师与救度众生、证实法才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真正目地,才能兑现史前的誓约。”我深知作为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众生,所以下决心抓紧时间多救人。

一个温暖的周日,我边走边背着师父的《论语》,并请求师尊加持,灭尽另外空间干扰世人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就这样,我一直走進一个小公园,在一个椅子上坐下。一会儿,就过来一位老姐妹,坐在了我身边,给人印象精神饱满,底气十足,能说会道。我谈到了社会不安定,党的腐败,贪污等,她马上反击,说“共产党不错,没毛、没党,咱们能有今天的好生活吗?能有今天的好待遇吗?”她又同情的讲到邓小平、刘少奇、王光美、江青及毛的八三四一部队,在她讲时,我就对她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解体她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一定要救了她。”后来,她逐渐没有了开始的那个劲头了,

我就慢慢的对她说:“老姐姐,不劳动谁也不会给饭吃,谁也不会给福利,毛在文化大革命中害了多少人,他不叫人信神,叫人拆庙砸佛像,害了不少人,很多人都没道德了,胡作非为,可怜不可怜,邓杀死了无数大学生,社会这个样还不是毛、邓邪党造成的吗?我告诉你贵州深山有一块大石头落下,上面写着‘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经各类地质专家分析是天意。我们要顺天意呀,一定要抹掉印记做了三退才能保命呀!又讲了现在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及婆罗花的盛开,标志着法轮圣王下世度人。她两眼目视着我,呆了一会儿说:“退了吧!”她给了我姓名,我给了她护身符,她答应一定多念“法轮大法好”。最后,我祝她有福报,祝她长寿,她笑着对我说:“多谢!”

对仇人也要救

三十多年前孩子爸爸死后,我们的生活是很苦的,我当时只有四十二岁,有四个孩子和一位老妈,全靠我三十多元的工资,孩子的爷爷、奶奶在老家分给的房产、土地及三十多棵小树,全被孩子叔叔给霸占了,而且对我的孩子又打又骂,从那时起我们就产生了矛盾,互不联系,如同仇人。

通过多年修炼,法理愈来愈清,懂得了无论谁对自己好与坏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是生生世世造成的,师尊在《澳大利亞法会讲法》中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再计较他们的好与坏呢?心性提高了,观念转变了,终于冲破了大多数孩子的阻挡,坚决按师父对修炼人的要求去做,向内找,忘掉一切仇和恨,主动和他们和好。所以,我在今年过年时带着东西回到了三十多年没回过的老家,并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大家都很高兴。

几年来,我坚持面对面讲真相,讲了多少人我也没记录,我想平均每天都有被救度的人,但我觉的还不够,今后我要更努力才行。

一朵小花的绽放

明慧网是大法弟子的一个大的修炼场,也是修炼和交流的窗口,回首自己多年来在同修交流文章的学习各方面都得到了提高、升华。明慧网同修付出那么多艰辛创建的平台,而且又有师尊的呵护,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维护和圆容。

最近几年来,根据救度众生的需要,师尊一再要求我们每个人都要开一朵小花,我不懂电脑怎么办?后来马上想到有师在有法在,有正神的帮助,一定会学会,我要圆容师尊的要求。我发出一念:“我是主,家里人应顺从我,应配合我,我说了算。”就这样在二零一零年夏天冲破了家庭的阻挡,打破了人的观念,在师尊的支持下,终于买回了最理想的电脑。

电脑到家了,什么也不会,拼音、打字、开停机、鼠标的使用都不会,怎么办?开始先找常人学这些简单的东西,经过多少次的学习,反复的练习终于掌握了这最基本的东西,在这学的过程中也是比较难的,一次不会再问就叫人不高兴,还说你年岁大了不好学,找这麻烦干嘛?这不是人人都能学会的。我不往心里去,随便说吧,我相信有师父的支持一定会学好。隔了几天,又找了会装系统的同修安装了上明慧网的软件,开始学会了下载(边学边记笔记),回家后多练习,当时家里没有网线,就隔三差五的去别人家上网,后来又学会了登录大纪元网、做三退及刻录神韵光盘。

在二零一一年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考虑,十二月初我终于买回了黑白打印机,当自己亲手用自己的打印机打出第一份《明慧周刊》时,我激动的流下了泪。我现在已学会了上网、下载、三退、复制、刻录光盘、打印周刊及少量的资料(因我是黑白打印机,打不出带彩色的资料)。

在这里感谢师尊为我的无数付出,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技术同修的热情帮助,今后,我一定做到更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