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我曾经与单位同事说:我要在中国笑到恶党倒台。

这句话有对师尊、对大法的坚信,有自己真修大法的信心,同时也知道自己正常出国方方面面的难度,也就放下心来,在现有的环境中做好三件事。但心里很羡慕国外的同修能在较宽松的环境中做三件事,特别是看到明慧网上同修交流向大陆打真相电话、劝三退,使很多有缘人得救,自己又生出羡慕国外同修的心,还是想去国外。同修开玩笑说,你不要在中国笑到最后吗?我把想打真相电话的想法告诉同修。这时又看到明慧网大陆同修交流打语音电话的体会,而且做的很好。那时正忙着要给孩子办婚事,我就决定这事办完就集中精力打真相电话,把救度的面扩展的更广,救度更多的世人。

正象同修在交流中谈到的,我们有这个愿望,慈悲的师尊就会帮我们:先有了手机,接着同修又帮联系,见到了外地打真相电话救人做的好的同修与我進行了交流。该同修给我讲了他几年来打语音电话的体会,还介绍了其它地区同修的经验,并把他们打真相电话的导语写给了我。

一条打真相电话的路师尊给我铺好了。

第一次打真相电话是去年十月份。那天去参加一个婚礼。到饭店随完礼金后,没有吃饭就去了附近的一个广场打真相电话。天很阴,正是午餐时间,路上行人很少。我在广场边的树丛中开始拨电话。师尊对弟子给予鼓励,这次电话打的很顺利:尽管“导语”只是在出门前背了三遍,可我拨通电话后开口的导语说的顺顺当当,一句跟一句,越来越流畅。

天飘起了雪花,越下越大,这是入冬以来第一场雪,落地即化。我的衣服湿了,手冻红了,没有太冷的感觉。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不舍得停下来,直到冷的说话有点颤了,为了不影响效果,就关机了。

一个多小时让八、九个世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他们都有了美好的未来,我为他们感到欣慰。

回来后,与常在一起学法的同修交流打电话的体会,同修说他也看到明慧网上有关用电话讲真相的交流,也有打真相电话的想法。于是,在同修还没有手机之前,我们就三个两个一起配合打真相电话,我打,同修发正念。一般半个多小时能劝退二至五人。当我在电话上劝退时,我能听得出对方真的是高兴,对恶党深恶痛绝!退出后总是会发自内心的说:“谢谢你!”能听出来和感觉到那是一种真心啊!我知道这是师父借世人之口激励自己要更加精進。我也会告诉他请感谢大法师父。

有一听就挂断的、有只听一半的、有听完不表态的,也有说着脏话挂断的,我只是一笑,同时也觉得这样的人很可悲。

随着真相电话打多了,劝退的效果也越来越好,不知不觉中生出了欢喜心。合作的同修指出我讲话的声音太大了,小点声!我却指责同修有怕心,不向内找,看不到自己出了欢喜心、显示心。自己还改了导语。结果,自己在打电话时开口就上句不接下句,说的磕磕巴巴的,效果大不如前。这时自己的怕心也返出来了。与同修交流时,这才看到了自己的执著。现在很后悔当时为什么不悟,应该从心里感谢同修的帮助才对。那就在这里补上吧。

随之又产生了求安逸心,怕麻烦,怕吃苦。冬季晚上外出打真相电话穿的很厚,行动不便。那天是这一个月最后的一天,第二天这个卡扣掉月租后可能就没有钱了,可就是不愿出去。正好我自己在家,于是就把自己的手机关掉,取出电池,再把自己武装一番:穿上棉衣,套上棉鞋,坐到阳台上打起了真相电话。打了两通后,意识到在阳台打和在屋里打没啥区别嘛,觉的很好笑,就進屋卸掉武装,坐在椅子上舒舒服服的接着打。劝退了四、五位,第二天一看那卡上真没钱了。

同修指出我的做法不安全,我也意识到了自己那种贪图安逸的心可能会给自己和同修带来魔难,应该修去这种怕麻烦,图安逸舒服的心。住家附近许多人相互认识,有的还很熟悉,不方便打真相电话,那就坐车到远处打,到稍偏僻一些的街上打。我打我的,即便有人来往,也没有人留意我在说什么。

一次因紧急操作失误,把内存卡的电话号码冲没了,同修又给我从新复制了一份电话号码。这些号大多都是同修打过的,曾经发去过彩信、短信,不少还是特殊单位和人物。接连打了两三天一个没退,有的说话很客气,有的一接就挂机,有的直接指责你,还有的一入正题就说脏话。有一次对方说他是某市公安局的,我产生了怕心,怕被监测,没说几句自己就先挂机取下了电池。事后知道自己的怕心还真不小!

第二次碰到这种情况是个晚上,我的心稳住了,直接跟他说法轮功是修善的,我给他打电话是为他好,他没说话,又听几句挂断了。劝退率这么小,自己有了想法,认为这些号是选择的号,有难度,费时费力,不想用这些号打了。但反过来想,我认为这些号是有选择的,不想打了,要换号,我不也是在选择吗?虽然这样想了,但认识还是不到位,与同修交流时多次说出自己的想法,有畏难情绪,同修说,你当初打真相电话不就是要把讲真相的面广大一些,救度更多有缘人吗?现在碰到困难了,不能后退。

是呀,我不能后退,要继续打下去,这些世人被蒙蔽的更深、更可怜,多给他们一些机会吧。师父不是说了,“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1]

年前拨通了一位女士的电话,我引入导语第一句,她马上就说:“你不怕抓吗?”显然她是公检法系统的,我就直接告诉她:“法轮大法是修真、善、忍的,做好人,你觉的他们是好人吗?”她说我不追究你了,你挂机吧。我告诉她生命平安是第一位的,在新年到来之际,给您拜个早年,同时也希望你早日做“三退”保平安,并讲为什么“三退”。她听完就挂机了,没有表态,但我想她一定能感到大法弟子的善,愿她有机缘得救。

心摆正了也开始有退的了。有一次晚上出去打电话,一路走来不是挂机的就是听了不表态的,快到自家小区了,准备关机,心想再打一个吧。接电话的是一个大爷,我讲完导语他说没听懂,我就放慢了语速又讲了一遍。这回听明白了,电话里传来清晰的声音:“退!退!退!”我送给他美好的祝福,听到了老人的感谢声,我也告诉他要感谢的是我们的师父。关机取下电池,带着信心返回家中。

四月末的一个晚上,与同修一起去打讲真相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答话的是一位男士,很有礼貌。我先说你好,然后开始给他讲,他一直听我说完。当我问他“入过党吗?”他说他是某市市委书记,他问我,他拥有的一切我能给他吗?我告诉他生命是第一位的,他却说:“生命不可贵,金钱价更高”,还说了几句其它的,我记不准了。我有些怀疑,问:你是市委书记?他岔开话题,说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并告诉我有事跟他秘书讲。我挂断电话,取出电池。告诉同修这个过程,同修说,应该再跟他讲真相,但当时自己念不正,怕他们接上监测,就不想用这张卡了。

同修说给我吧,我用来发彩信。回到家与另一同修交流,悟到我的想法不对,我总是怕、总想他们可能监测,这不是往他们身上加不好的东西吗?不也是在求迫害吗?他们真要做了,他们干了坏事而不自知,我不是害了他们吗?悟到后彻底解体这些不好的念头,从同修那里拿回电话卡。第二天参加婚宴,正好有机会打真相电话,也让这电话卡发挥最大的作用。

回想这几个月打真相电话,有许多没见面的众生被救了,有听了真相没退的,我祝愿他们还有机会得救。

由于操作问题,经常得找技术同修请教,每次技术同修都是耐心的指导,一直到明白为止,而且技术同修为了研发更多的功能废寝忘食,没日没夜的辛劳,使真相电话的技术得以提高。在这里代表打真相电话的同修向技术同修说一声: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

打电话中更暴露出了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求安逸心、色心、怕心,追根到底是私心。我今后一定要抓紧时间修好自己,以救更多的世人。

原来在单位工作很忙,时间很紧,一直想改变这个状态却始终没有突破。这次学打真相电话,一次次需要向同修请教技术问题,有时利用午餐时间直接坐车去请教,下午上班前赶回来,匆匆忙忙有时在技术同修家吃点东西,有时在车上吃。技术同修的家人(同修)说你这样哪有时间做好大法工作呀,你要突破呀,你得有正念,要让自己有宽松的时间。第一次听她这么说,我没往心里去,第二次说当时也没多想,但走在返回公司的路上想起这事来,才想,是呀,这样太忙啦,我在心里说:师父啊,我需要充足的时间做三件事!

没过几天,我调换了一个时间宽松的工作。感谢伟大师尊为弟子所做的一切!感谢同修的提醒和帮助!

现在我体会到了,在国内,只要能按师父的教诲做,一样能救更多的人,不再羡慕国外弟子的宽松条件,也不再有出国的心。我要在国内,根据自己的条件把三件事做的更好,做到真修、实修,圆满随师父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的著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