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一九九七年我正在读大学。放假回家,母亲告诉我她修炼法轮功了,说法轮功可以让人长生不老,让我也学。我想,秦始皇想长生不老,到处寻找灵丹妙药都找不到,世上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让你这个平民百姓得到了,怎么可能?我笑她太傻。

那时母亲刚得法不久,法理不是很清晰,就这样向我介绍大法。

魔难中走回大法

后来,我发现原来一身病的妈妈越来越健康,家里还成立了炼功点。很自然的我放假回家也就跟着炼起功来了。那时也经常看《转法轮》,只是觉的大法好,并不会修,心很浮躁,有些象师父说的“中士闻道”,谈不上真修和精進。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那年正好我毕业。回到老家,发现炼功点没了,一切都停滞下来,连大法书都藏了起来。由于自己求安逸,感觉炼功得吃苦,又没有了集体炼功的环境,加上工作繁忙,接下来又是结婚、生子,大法书一放就是几年。一切混同常人,浪费着宝贵的时间。

成家以后,自以为找到了人生的幸福,找到了爱我的丈夫。但是与公婆生活在一起,家庭矛盾日益增加。下班时,看到别的同事都高兴的奔家去,我却觉的回家对我是一种煎熬——公婆对我挑三拣四,丈夫对我也越来越冷淡,有时晚上干脆不回家,且连声招呼也不打。看着幼小的孩子,我欲哭无泪,心中郁闷到了极点,精神简直就要崩溃,只觉的苍天对我不公,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

不知怎的,这时我突然想起法轮功。从母亲那儿借来《转法轮》,苦闷时就独自一人翻开看看,看书让我觉的心里舒服。丈夫的变化让我对婚姻绝望。一次我试探说:这样过日子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咱们离婚吧。他叹息了一下,同意了。我说那就明天去办理吧,他又同意了。我的心都碎了,哭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不知为什么他又不肯去民政局办离婚了。逐渐的我才了解到,那时他已经搞了很长时间的婚外恋了,我却蒙在鼓里。当我发现他把情人领到我们买的那处房子中同居,并且那女士已经怀孕了,我的世界轰然倒塌。这样的事实我实在是无法接受。特别是争吵中丈夫竟然对我大打出手。我决然的回到娘家,一呆三年。

这些年,魔难不断。婆家人和丈夫到处造谣说我因为炼法轮功不要家了丈夫才有外遇的。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压的我喘不上气来。我感叹,真如师父所说“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我开始认真学习《转法轮》和各地讲法,对这些慢慢释怀。回想起来,那时如果没有大法支撑,我不知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可是,从回大法,谈何容易!但是我又是幸运的,因为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大法归正了我 挽救了我的家庭

随着学法的增多,明白了世上没有偶然的事情,所遇到的魔难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的,师父只是利用了这些魔难让我提高心性。心中一点点的不再怨恨丈夫和婆婆。《转法轮》开篇第一讲师父就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执著钱财利益,丈夫和婆婆就说我们共同买的房子不给我,我将一无所有;我执著亲情,丈夫连儿子也不让我见;我怨恨丈夫无情,想用人的办法报复,就有很多男士对我表示好感,要跟我交往……。

当心里感到委屈时我不再去向别人诉说自己的委屈,就背师父的经文〈境界〉、〈何为忍〉、〈修者忌〉,心中有法在,脸上就会挂着微笑,充满阳光的去生活和工作。同事和朋友对我的变化很是吃惊。在魔难中,是大法赐予我力量。我尽量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但是仍然有人说我因炼法轮功而不要家。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如果周围的很多人都这样看待大法,他们岂不将失去被救度的机缘,我这不是犯了大错吗?我就考虑是否应该回家。父母不同意,他们害怕我再受到伤害。我理解父母的心情,其实我的心里也没底。我跟周围的同修切磋,大家说法不一。有的认为该回去,大法弟子不能离婚;有的认为不能回去,婆家的人对我不仅仅是伤害,那是严重的迫害。

学法,与同修交流,我知道师父会给我安排最好的修炼道路,以前是因为自己心性没把握住,才上了旧势力的当,正是这个旧势力给我设了这巨关巨难。思考再三,我决定回到已经离开三年的家。

回去后,在生活中我尽量关心体贴家人,心中没有任何怨恨。真是相由心生,家人的变化出乎我的意料:婆婆对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丈夫也归正了,一切都变的和谐。心中对师父充满了无限的感恩,如果没有大法,这个家庭注定是要破裂的。是大法挽救了这个家。人们再也不说我学大法不要家了

助师正法,开小花

我周围的同修中年轻人极少,大部份是老年人。真相资料是靠外乡镇提供,距离我们有三十多里地。我买了辆摩托车,主动承担起取资料这个任务。

当我知道做资料的同修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家庭妇女时,我对她很佩服,看到她救人的心那么纯真,更让我感动。我想我有一定的电脑知识,为什么不自己也开朵小花呢,这样既省去很多麻烦,也是承担自己该承担的义务啊。知道我有这颗心的时候,同修很快就帮我置办了所需要的一切。虽然开始时心里还是有些不稳,有点怕,但当我摸索着终于打出第一份资料时,心里特别激动,再往后那个怕就消失了。

做资料有苦有乐,也是一个修心和提高的过程。开始时喷墨打印机经常出问题,有时向内找,找到心性的不足时,它马上就恢复正常了;有时实在没办法了,又不想麻烦技术同修,就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助,这时问题总能得到解决,真的感觉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弟子。母亲总是承担着一切家务,默默的支持着我。当我有事不能完成当周的资料时,另外同修就会及时配合,保证周刊和救人的真相资料按时完成。这几年,我们做资料的几个同修就这样默默的配合,连成一片,达到无脉无穴的境界。

讲真相,救度有缘人

我是一名老师,接触学生和家长的机会相应的就多。我想,我接触到的学生一定都是跟我有缘的人,利用学校讲真相救人,这可能就是当初我选择的救众生的道路。平时我严格要求自己,用善心对待老师、学生和家长,但也有没守住心性的时候,每次跟学生发火后,心里很后悔,很难过,知道心性没提高,反而下降。多年的反复,现在心性提高多了,不再象以前那样点火就着。

平时,我尽量保持祥和慈悲的心态对待学生。凡事多为学生想,让学生感觉老师真心为他们好,他们也愿意跟我交往,在适当的时机,我跟他们讲大法真相,大部份都能选择退出团队。看着一个个生命得救,真的发自内心的高兴。

当然,不是所有的学生和父母都能理解的,个别的还去教育局举报我。不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总能走过来。

在修炼的路上,有酸甜苦辣,但我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这是我无悔的选择。今生幸遇大法,我定会永远珍惜。谢谢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