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 倔强的婆婆也被救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九四年底修炼大法的,从修炼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七个年头了,在这么多年的修炼历程中,自己亲身体会到法轮大法的伟大,师尊的伟大,使自己从一个什么都不懂、自私自利、满身病业的常人转变到知道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健康的修炼人。通过这些年的学法修心,自己在提高心性,去各种执著的感受特别多,现把自己通过学大法修炼后怎样圆容好家庭这一方面的感想写出来。

我的家庭成员比较简单,婆婆从我丈夫三岁时就和她的丈夫离了婚,从农村来到城市给人当奶妈,生活的艰辛、孤独使她养成了性格倔强、独断专行、事事以她为中心的人。我的丈夫是独子,结婚后我们生育了一个儿子,本来就四口人的家庭应该是很和睦、平静的,却被婆婆搅的不安宁。

我结婚前娘家虽姐弟妹们多,父母也很辛苦,但我们过得很踏实,很平静。自结婚后遇上婆婆这样的脾气,我真是受不了。比如说:我和丈夫白天都去上班,下班时间比较晚,婆婆就把主食(馒头)做出来了。我们下班买菜,回来炒菜,等吃完晚饭,转天带饭再找馒头时,围着屋里转半天,找遍了也找不到,等转天晚上吃饭时,馒头又出现了,原来她把馒头藏到了她的屋里。我看到后真的不知怎么好,气得够呛。

再有,我和丈夫很少吵架,平时很好,婆婆就故意找茬的气我,一次、两次不理她,不行,非得气得你搭上话不可,她知道你生气了才为止,象这种事情很多很多,经常这样,我就得了甲状腺、咽炎、心跳过速等等病。干点活、走点路就累,三天两头到厂里的保健站、医院跑。到了单位没别的事就向同事述说怨情,同事也都说你怎么那么多的气啊。是啊,那时就是想不开,有事没事的述说这一套。

九四年初我厂同事向我介绍法轮功并说师父正在办学习班,问我参加不参加。那时自己还不了解法轮功就没有参加,错过了听师父讲法的机会,直到九四年底我才下决心修炼,当时就决定让同事教我动作,还请了宝书《转法轮》。拿到书后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心里那个敞亮啊,师父讲的很多法理打入了自己脑海里,知道了人来到世间的真正意义就是要修炼,返本归真。通过学大法,自己知道了和婆婆是有因缘关系的,这世婆婆对我这样,前生前世我还不知道怎么对她呢,所以自己马上就想开了,婆婆再怎么无理取闹自己就想师父讲的:“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1]我就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也不生气了,也不还口了,就这样我们婆媳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变。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什么病也没有了,就象师父讲的:“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1]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每天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之中。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铺天盖地的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由于去市委上访被当地派出所三天两头骚扰,当时婆婆是居委会的主任,给她讲真相根本就不听,并且背后配合邪恶对我進行干扰。当时我对她的争斗心、怨恨心又都出来了,有时劝阻她不听,我就说你这样下去要付出代价的。虽然他们对我干扰,我就牢记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见真性〉)。坚定的走到今天。

后来婆婆得了脑血栓,头一次住院时我对她也照顾也伺候,但时时想起她以前做的那些事,十年谷子八年糠的往上返,心里总是对她有怨气不平衡。后来她又第二次住院,不知怎的就看她特别的可怜,以前她做的那些事都想不起来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让我去掉这些执著心。由于我们家里人少,就我和丈夫两个人,孩子上班,我们就没黑没白的在医院里守着她,伺候她,喂吃喂喝,端屎端尿,象哄小孩一样的。那时她已在床上拉屎拉尿,我就不嫌脏不嫌味的给她洗换,病友及大夫说比她儿子伺候的还好像她的闺女,都夸奖我。我也在给她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并且有的病友还做了三退,看了《转法轮》。

我的这些举动感动了倔强的婆婆,思想也有了很大的转变,这时我让她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大声念出来,每天都念,大大的减轻了她的病痛。

婆婆是一九四五年入党的老党员,受邪党的毒害极深,以前我多次劝她退党,同修也和她讲过,她就是不退,顽固的很。这次我再一次的向她提出退党的事,她当时就表示用真名退出,这样一个生命得救了。我真的为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而高兴,我的丈夫也为我的所作所为感动的流了眼泪,直说大法百分之二百的好。我也深深的体会到是大法改变了我,我们如果真正的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去掉各种执著心处处为他人着想,别无所求,一定会感化一些常人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