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嫚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去年元旦前,在一次打坐时,一个声音告诉我:“小二嫚儿不久于人世”。

我二女儿缘缘(化名),今年十岁,自小听师父讲法,也是大法小弟子。“小二嫚儿”是我们自家人对她的爱称。

当时听到那声音没往心里去,觉得是干扰,可后来不好的念头越来越重,到农历二月二前后,脑子里象放电影,不停的闪出“小二嫚儿”去世后该怎么办,怎么处理,怎么跟亲朋说,象真的一样,那念头排不掉,压不住。

二月初六,“小二嫚儿”发烧了,婆婆(同修)带她听师父讲法,我去上班了,一天脑子没闲着,那不好的念头怎么也排不掉。

第三天下班,婆婆告诉我:“小二嫚儿今天吐了两次血,挺多的。”我一看,“小二嫚儿”的脖子、衣领、一侧头发,脸上,都有血迹,正躺在沙发上看神韵。我用湿毛巾给她擦着问她:“小二嫚儿,怎么啦?”她无力的摇摇头,说:“师父爷爷来看我了,没有事。谢谢师父爷爷。”

“小二嫚儿”在常人中表现为先天性心脏病,肢体发育不良且智障,医生断定这孩子活不了几岁。但孩子瘦弱的身体几乎不生病,没有一点人的观念,悟性极好。看到“小二嫚儿”正念很强,我也不担心了,跟孩子说着话,分散精力,排斥不好的思想念头。

晚饭后,把“小二嫚儿”抱到床上,准备发七点正念,婆婆已坐好,我用小脸盆端过来一点凉水,洗了毛巾,用湿毛巾给她擦了擦脸,还没坐下,“小二嫚儿”一抬头,“哇”的吐出一口血,我赶紧用脸盆接着,同时示意婆婆发正念,“小二嫚儿”紧接着“哇、哇”的喷吐出好几口血,小脸盆接了好多,整个成了一个血的,我的一只手臂上,地板上溅的到处都是,同时她的鼻子也不停的流血,开始是快速的滴,一会儿就成了一条线,流了起来,用纸堵上,几秒钟沿着纸还是流,“小二嫚儿”一声不吭的看着我身后她面前的桌子上的师父的法像,我不停的给她擦嘴,擦鼻血,心里却很平静,我知道有师父在,“小二嫚儿”肯定没事。整个过程婆婆一直在发正念,丈夫在客厅看电视,根本不知道。

二十分钟后,血不流了。“小二嫚儿”开口说道:“谢谢师父爷爷。”我明白了当同修被旧势力以病业的形式迫害,过不去关的时候,大多是人的观念没放下。也对师父讲的“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1]有了更深的认识。

“小二嫚儿”在常人中智力缺陷,却没有一点人的观念,心脏病大量的口鼻出血,在常人中非常危险,“小二嫚儿”却觉得对修炼人来讲根本不是病。快八点了才把一切收拾好,想发正念,“小二嫚儿”要去厕所,扶她刚坐到便盆上,“哇”的又喷吐出一大口血,裤子上,拖鞋上,地上全是血,换好衣服,婆婆抱她上床,去发正念,我把衣服、地面洗刷完已八点半多了。

八点四十分,我坐在“小二嫚儿”身边,双手结印,求师父加持,清除一切思想中关于“小二嫚儿”会怎么样的不好的思想念头,那不是我想的,是邪恶的因素,我什么也不要。闹钟提醒九点整,单手立掌,心里想着:师父,“小二嫚儿”自小听师父讲法,是大法弟子,她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如果她真的阳寿已到,师父将她带走,弟子无怨无悔,如果是邪恶迫害,求师父加持,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孩子马上好起来。很长时间我发正念心不静,今天却没有一点杂念,只想着清除迫害“小二嫚儿” 的黑手烂鬼。

九点二十分,“小二嫚儿”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腿,说:“妈,我好了。”抬头看着师父的法像,说:“谢谢师父爷爷。”我伸手摸摸她的额头,退烧了。

第二天下班回家,看到“小二嫚儿”在客厅看神韵光盘。孩子发烧三天,几乎没吃过饭,又吐了那么多血,竟跟没事一样。 我过去摸摸她的头问:“小二嫚儿好啦?”她仰起脸说:“好了。妈,师父爷爷来了,师父爷爷哭了。”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一句师父的法显现在脑中:“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2]人间无任何语言能表达出师父的慈悲洪恩。这可真是现代版的人间神话。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千真万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越最后越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