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正念救众生 整体配合破除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一名六十一岁的大法弟子,得法十四年了。在恩师的慈悲呵护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能成为宇宙中第一称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感到无比的殊胜、幸福、荣耀,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和时间的紧迫。

在实修过程中除了大量学法,发正念,没有特殊情况外每天我都骑着我的电动车,到人员流动量多的地方,如:集市、站点、商场等地方救度有缘人。师父说:“广传九评邪党退”(《洪吟三》<济世>)。作为大法弟子要听师父的话,每次与同修一起去赶集都带上救人的法宝,除邪的利器《九评》、神韵光盘、真相资料等。除了有机会讲真相劝三退,同时就发《九评》、神韵光盘,每次最多40多本,少则20多本。由于在法中悟到恩师叫弟子们救人的重要,所以每次在接触世人中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有缘人都能接受、明白、得救。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弟子只是有这种愿望。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弟子只是动动嘴,跑跑腿。正法在师尊以洪大的慈悲与无边的法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从洪观到微观在向前推進着。

八月初,我们几个同修到集市上讲真相救人,刚讲退两个人,大约八点半左右,发到四个小伙子神韵光盘时,他们一把把兜子抢去说:我们是派出所的。当时我一惊,马上我就镇静下来说:派出所的人也是人,也是生命,我是来救你们来了。他们恶狠狠的把我抬上车。当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操控他们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与迫害。“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求师父加持。在这场迫害中,真正受害的是世人,派出所的人更是受邪党毒害更深的人,平时讲真相还没有机会,这次来了就是师父慈悲叫我来救这里的有缘人。我要把自己当成主,当成王,没有怕心。

我不停的讲:从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天安门自焚伪案;贵州藏字石;三反、五反;六四学潮;文化大革命;说真话的张志新被割喉咙;刘少奇一夜之间被打成卖国贼、汉奸、工贼,惨死十多年才平反,这些迫害好人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有的警察嘴不说什么了,心里明白了,就问:“说法轮功好在家炼吧,为什么出来发《九评》,那不是反对共产党吗?”我说:“不是,我告诉你真相。现在是末法时期,天灾人祸接连不断,谁善待法轮功,谁就有好的未来。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是最高佛法;共产党是假、恶、斗。从四九年掌权到现在整死老百姓八千多万,它反天、反地、反神佛,所以天要灭它。”有的点头,有的也不那么恶了。

派出所和乡政府房子连着,他们抢去的十五本《九评》和真相资料就在桌子上摆着,一会儿走过一个人,拿走一本《九评》说看看《九评》评什么,一会拿走一本,一会功夫拿走好几本。我就发正念加持他们拿,加持他们看,在这个环境下,也许就是这种形式救他们。

中午吃饭时,有一个人看着我,借这个机会给他讲真相,我说:“现在地震、水灾、泥石流,天灾人祸不断出现,也是人类不太平了,这时咱们怎样才能远离危险,有个美好的未来,听说三退保平安没有?这关系到每个人生死攸关的大事,人人都得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平安幸福,中共历次运动都杀害无辜百姓,人命关天,天要灭它,所以好人得留下来,就是心生一念,退出党、团、队抹去兽记,三尺头上有神灵,在劫难来时有神佛护佑,你不用花一分钱,可以保命。”他明白了点头答应了,我给他起个名字,他姓张,我说:“叫张大平吧,祝你幸福平安。”又一个生命得救了,谢谢师父。

下午他们拉我到医院检查身体,师父给他们演化假相血压高压200,低压100,他们不相信,拉到拘留所检查,还是一样,他们还不相信,又把医院大夫找来核实。大夫一来说:“你们检查不是一样吗?这样的人你们还敢收,还敢要!”我一听这不是师父借大夫的嘴命令他们放人吗?我在心里说:“谢谢师父!”邪恶妄图拘留我十五天,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师父,弟子一天也不待,在外边一天至少救一个人还能救十五个人,何止十五。这里真相也讲了,有缘人也救了,完成了我这次来的使命,我要出去救人。”

由于师父的呵护和同修们在第一时间内的整体配合,同时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对我的迫害,立即放人;加上自己的正念正行,迫害我的邪恶最终被解体了。这期间家人同修与明白真相的孩子也都去要人。当天下午五点钟,他们叫我家人来接我。他们对我很客气,有要出钱打车的,有的说我们没有为难你吧等,真是来时气势汹汹,在派出所他们给我戴上了手铐脚镣,离开时他们客客气气,我知道这是他们明白那面的表现。师父在致加拿大法会《贺词》说:“邪恶完了,环境变了,更不要放松自己的修炼,在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中铸就你们的威德与辉煌吧!”

回到家中我首先给师尊法像敬香,哭拜在师父法像前。由于近一段时间对自己修炼的放松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为弟子又一次承受与化解了魔难,弟子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救度之恩,只有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修去对儿女的情、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等执著,精進再精進,让恩师多一些欣慰,少一点操劳。

回家第二天,我们学法小组在一起对这次迫害進行了交流、切磋,各自找自己的人心去掉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把坏事变为好事,提高上来,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时刻走好走正证实法的路,修好自己,遇到问题向内找,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第三天我和同修到集市退了三十多人,发了三十多本《九评》。

谢谢慈悲伟大的恩师! 谢谢帮助我的同修!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