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了解的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原叫马三家教养院,今年又改叫女子戒毒所)是专门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一座人间地狱。十四年来,中共邪党收买利用这里的邪恶之徒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其罪恶罄竹难书!

我是二零一一年被抓进马三家劳教所的,我被非法关押在第三大队——马三家劳教所的严管大队。恶警对我强制洗脑,强迫我天天看他们以莫须有的谎言伪造的诬蔑法轮大法与大法师父的电视录像,每天都安排多名“犹大”包夹对我轮番轰炸,向我灌输恶党的欺世谎言,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因我拒绝转化,恶警对我毒打、谩骂、人格侮辱、罚我长期坐小板凳、多日不让我睡觉、不让上厕所等各种折磨。最后恶警把我带到酷刑密室里,我因承受不住酷刑折磨,违心地在他们伪造的“假三书”上签了字。

以下是我在马三家劳教所被关押期间的亲眼所见所闻,我将马三家劳教所里隐藏的这些罪恶写出来,将他们的罪恶曝光于天下。

一、邪恶的严管大队

马三家劳教所地处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镇,与沈阳监狱城(四座监狱合并)所在地的于洪区平罗镇临近。这里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来自全国各地,这两年人多的时候二、三百多人,少的时候也有一百几十人(包括被恶党洗脑受蒙骗而妥协,后被利用当了“犹大”,帮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目前,有相当一部份法轮功学员不转化被直接判重刑转押全国各地监狱。

马三家劳教所的三大队是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严管大队,具体地点在劳教所的综合楼。综合楼的四楼分东、西两部份:西半部叫“西岗”(西港),是用尽邪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灌输谎言、非法洗脑、奴工迫害的地方;东半部叫“东岗”(东港),这里是用尽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比如:酷刑密室、小号等都在这里。所有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这里迫害。这里有多个小黑屋,门窗全被布帘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全都是封闭的,是马三家劳教所最邪恶的黑窝。在中共邪灵的操控下,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非人的折磨!

三大队分为新生班、二分队、三分队、四分队。新生班包括新来的(新收)和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合计几十人,共三个监室,分新生和新收两个监室,另一个监室是专门给那些“犹大”包夹摧残折磨新来的法轮功学员所用的。

二、常用的迫害手段

(一)人格侮辱

刚一进到劳教所,衣物从里到外的翻找,行李都被撕开翻找。恶警还要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只准穿一个裤头,而且裤头恶警也要扒开搜查。劳教所里所有的房间,包括卫生间、洗漱间都安上了监控,总监控室在大院内警察休息室的一楼,经常有男警察值班,他们想看什么都能看到。

(二)灌输谎言 强制洗脑

刚到这个黑窝的时候,每天合计十多个小时,被至少两个以上犹大包夹轮番轰炸,伴随着伪善、花言巧语、歪理邪说等愚弄手段,逼着妥协,放弃修炼。不顺从者,就给关到洗脑室大屋子里(恶警叫教室),反复播放邪党伪造的诬蔑法轮大法与大法师父的电视录像,强迫法轮功学员接受他们的流氓邪恶谎言。有时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满屋的墙壁上都贴着诬蔑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漫画,用这种流氓邪恶手段制造精神刺激。

(三)超负荷劳役与坐小板凳洗脑

法轮功学员每天被迫干劳役十几个小时,打扫卫生、打包装、装货、卸货,都是五、六十斤重包裹,这些脏活、累活都叫法轮功学员干,刑事犯人都不干。而干这些活儿的多数都是五十多岁到七十多岁之间的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洗漱只给五分钟时间,晚上只给八分钟时间。洗头、洗衣服根本来不及。没办法就在寝室里提前把洗发水抹在头上,这样可以节省一点儿时间。冬天都是凉水洗头、洗漱,而且是深井里的水,刺骨的凉。劳教所一年只允许到浴池洗澡两次,每次只许洗二十分钟。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晚饭后都被拉到活动室(恶警叫教室)里坐小板凳,被强迫看恶党伪造的诬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电视录像片。回到宿舍后,还要接着坐几个小时的小板凳,床铺不让坐,除非是有病倒下实在坐不住的才批准可坐在床边上。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让搭话,特别对不配合邪恶的法轮功学员,连一个眼神都要监视。如果犹大看见谁说了话,就去报告恶警。

(四)经常使用的酷刑

马三家劳教所的综合楼四楼东岗(东港)是罪恶深重的地方。在这里,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从精神到肉体实行全面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我们亲历的各种酷刑有:抻刑,电刑、扎毒针、关小号、强行灌食、点穴、冷冻、吊铐、暴力毒打等。而每个坚定信仰、不放弃大法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这些酷刑的折磨。

中共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种种酷刑: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称五马分尸)、电棍电击、抻床、吊铐、灌食(鼻饲)、铁椅子、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电棍殴打等
中共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种种酷刑: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称五马分尸)、电棍电击、抻床、吊铐、灌食(鼻饲)、铁椅子、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电棍殴打等

而这些酷刑都不是一次性、短时间的,而是反复多次、长时间的。象长时间的铐在椅子上罚蹲、长时间铐在铁床杆上罚蹲、长时间的不让上厕所、长时间的不让睡觉,或几天不给吃饭、不给水喝、拳打脚踢、扇耳光、几天不给饭吃等迫害,更是家常便饭。

三、最邪恶的恶警、包夹

三大队的恶警有:恶警苏境、张君等人先后任大队长,因迫害法轮功极其卖力,受到邪共中央、辽宁恶党的奖励、提职提薪。现有恶警张环任大队长;恶警张卓惠任指导员;恶警张磊、齐福英、任红赞等任副大队长;恶警王丹凤、郭滢等任三大队干事:恶警张莉莉、于小川、尤然、张秀容、孙鼎元、王广云、施海燕、于慧晶、王琳、黄海燕等任分队长。这些女恶警被共产邪灵控制,完全丧失了做人的道德底线,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非常阴毒、流氓、残忍,连畜生都不如。

胁迫这些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犹大”有:王文宏、苑素芝(音)、黄力、唐红艳等,这些人原先都是法轮功学员,早期在马三家遭受过迫害,后被恶党谎言欺骗洗脑导致邪悟(主意识被邪灵控制),后被中共邪党收买,专门帮劳教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恶党每月给她们发工资。

马三家劳教所所长叫杨建,副所长张君。

四、在马三家劳教所见证的迫害事实(2011年、2012年前后)

绥中县李淑华被折磨的不说话、眼睛呆滞、充满恐惧

辽宁绥中县人李淑华二零一二年二月被分押在劳教所三大队四分队,队长叫王波。两个月后,李淑华向恶警王波声明,她以前在邪恶高压下被迫所说、所做、所写的所有那些不符合法轮大法要求、对大法和大法师父不敬的一切言行全部宣布作废,她一概不承认!恶警王波当时没说什么,后向恶警副大队长张磊汇报。

有一天上午,李淑华被张磊带走,用各种酷刑折磨她,强迫她再次放弃修炼,直到当日下午三点左右才被放回来。可是,李淑华已被折磨得精神不正常了。眼睛里流露出的都是酷刑折磨后的恐惧、恐慌,嘴里说的很多话别人都听不懂。当晚十一点左右,她把自己下身衣服全脱光了,被值班恶警辱骂了一顿,又被犯人给拖到酷刑室折磨了一宿。第二天我们再看到她时,她不说话了,表情很吓人。

隔了一天,半夜十一、二点钟,我们听到她大声高喊,有人看到她是跪着喊的。那天晚上好像又是张磊值班,楼里的 “四防”犯人(楼层站岗犯人)再次把她拖走,又折磨了她一宿。拖走时她嘴里还在喊着什么。

次日一天也没看到她,直到晚上我们东岗取行李时才看到她。她完全变了一个人,目光呆呆的、直直的,看人的眼神很吓人。第三天中午看到她时,她整个脸都变形了:嘴肿起来很高,整个脸部都肿起来了,脸上有青紫的痕迹;手腕上有很深的被手铐铐过的印迹;她身上还有被恶警扎毒针留下的针眼。从此后她再也不说话了,眼睛一直是呆滞的,还充满恐惧。直到她被放回家的那一天。

丹东市王雪梅、王雪洁同遭抻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丹东王雪梅、王雪洁,东港市的孙秀华遭受同样的酷刑。王雪梅、王雪洁姐妹俩同遭抻刑折磨。王雪梅被酷刑抻了一宿,第二天早晨又继续被抻了一天,经酷刑折磨后,王雪梅下身流血不止。恶警趁王雪梅昏死中拿她的手签了字,王雪梅清醒后不承认所谓的签 字,开始绝食反迫害,长达五个多月,身体极度虚弱。恶警给她强行灌食,输不明药物,而且强迫王雪梅家人付巨额医药费、灌食费。

马三家抻刑图示
马三家抻刑图示

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孙秀华被多次用抻刑,时间多达一个多月。我们看到她的腿都走不了路。

朝阳市赵桂华被迫害的走路经常摔跟头、视网膜脱落

赵桂华老人有六十多岁,是朝阳人(以前得过脑血栓,但恢复正常),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脑血栓,腿走路不好使,走路经常摔跟头,上下楼对她来说是最难的。后来她又被迫害得了视网膜脱落。有一次,我们看到恶警于小川左右开弓扇她耳光。还先把赵桂华老人的眼镜摘下来打。家人多次要求放人,最后在还有一个多月到期时才肯放人。

崔会莲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被迫害得身体十分不好,两腿疼痛,走路都不敢走快。可是恶警什么脏活儿都让她干,让她一个人收拾一百几十个人所用的厕所,刷不干净,就要被恶警张莉莉、于小川和她们的帮凶犯人(劳教所管她叫“四防”,是专管一层楼秩序、起居、饮食的犯人)打。被“犹大”欺负时,恶警还不准她说话,如果反驳“犹大”一句,恶警张莉莉和于小川就给她戴上一个大黑口罩,也不准她和别人讲话。到室外或院外干累活儿,崔会莲干不动就得挨骂,我们帮她,恶警就辱骂我们。

孙莲贵长期被关在小黑屋里折磨

孙莲贵被关押在三大队,因承受不住邪恶的残酷迫害,被迫在罪恶的 “三书”上签了字。签字后,她痛悔万分,又向恶警严肃声明她被迫签的字彻底宣布作废。恶警将她送到二大队干苦劳役。

二零一一年十月左右,她反迫害,拒绝干超负荷的苦劳役。恶警又把她弄到三大队的四楼东岗酷刑室、严密封闭的那间小黑屋里,一只手用手铐铐在铁床上,从早到晚让她坐在小窄板凳上,刑事犯人轮班看着她,整天整宿不让她睡觉。她绝食反迫害,恶警就给她下管强行灌食,每天给她灌玉米粥水和很咸的菜汤。恶警们把电视调到最大音量,怕我们听到那屋里发出的惨叫声。她一直被关在那间小黑屋里,一直关到二零一二年四月她到期回家的那一天。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锦州高洪英被迫害皮包骨

高洪英,被关押在三大队四分队。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左右,她被迫害得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医院诊断是腰椎盘脱出,而且很严重。她腰疼得带着腿不敢走路,晚上疼的整宿不能睡觉,饭也吃不下,人瘦成皮包骨。

即使这样,恶警安排夹控犯人拖着她每天中午、晚上两次下楼去看邪党诬蔑法轮大法的电视录像。恶警张莉莉对她大喊:谁也别想有病放回家,除非只剩一口气了。

本溪高崇彦被强制长期坐小板凳

高崇珍是二零一一年五月前后被送进马三家劳教所的,这是她第二次被迫害。她一直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一直不写、不签罪恶的“三书”,不顺从邪恶。她被送进去的时候,血压就高达200多。恶警把她关到三大队四楼东岗的酷刑室里,每天都一个犹大包夹看着她。寒冷的冬天,那间空屋子很冷,恶警不让她坐在椅子上,让她坐小而窄的那种小板凳(一种刑具),而且坐在门口,每天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九点多钟,犯人都躺下了,才让她回监室。每天坐十六个小时的小板凳。就一直这样折磨她长达六、七个月的时间。

王永华、张书荣被拖到东岗酷刑密室折磨

王永华(住址不详)、张书荣(沈阳北票人)被关押在三大队三分队。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左右,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迫害,叫“过筛子”。王永华、张书荣因拒绝转化,不放弃修炼,被拖到四楼东岗酷刑密室里,几个恶警同时给她们上刑,强迫二人按照恶警的要求写更邪恶、更恶毒的诬蔑大法的鬼话。王永华被酷刑折磨了好几天。

我们见到王永华时,她的眼眶肿成青紫色的。听说当时是辽宁省恶党来马三家劳教所检查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因为马三家劳教所对外声称:“马三家劳教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自愿转化,而且转化率是100%。”

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沈阳秋铁艳是二零一一年九月前后,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考试”,检查转化情况。“考卷”满纸写的都是邪党的谎言,要求法轮功学员按照纸上写的鬼话回答。秋铁艳没有按照他们的要求回答,恶警张莉莉又让她重新写答卷,秋铁艳拒绝不答。张莉莉气急败坏,将她关押所在的新生班的全体法轮功学员都给弄到一个监舍里长时间罚站。

沈阳刘亚荣因不顺从邪恶,被恶警张莉莉、于小川带到四楼东岗酷刑室里,将她绑起来用抻刑,强迫刘亚荣在罪恶的“三书”上签字。刘亚荣被抻得死去活来,在无法承受的情况下被迫签了字。后来又几次遭受毒打谩骂,刘亚荣又因不唱邪党红歌,几次被恶警长时间罚站,强迫她背歌词。刘亚荣不看邪党电视被恶警单独弄到教室(播放录像、散布谎言的大屋子)前边过道儿罚坐小板凳长达一个多月。

本溪苗凤兰是二零一零年第二次被送进马三家劳教所的,关押在三大队三分队。苗凤兰因拒绝转化而遭受各种酷刑折磨,致使她的右手落下残疾。

铁岭张淑霞在恶警各种残酷手段折磨下,承受不住,被迫在恶警伪造的“假三书”上签了字。这使她痛苦至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辽宁省恶党劳教厅的邪党人员来马三家检查“转化率”,临时抽查几个法轮功学员询问转化情况,张淑霞被抽到了。邪党人员问张淑霞:“你是真心转化吗?”张淑霞忍不住哭了,什么话也没敢说。当天下午恶警张磊就把张淑霞带到东岗酷刑室残酷折磨。张淑霞至今还在黑窝里遭受残酷迫害。

被恶警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全都安排 “犹大”死死地看着,不让告诉别人。法轮功学员如果揭露他们,就会遭受更加残酷的折磨。犯人谁给说出去了,也难逃恶警的摧残。

以上是我在马三家被关押迫害期间的亲眼所见所闻。马三家劳教所是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那里的恶警比魔鬼还凶残,他们没有良知、没有人性,他们只是中共邪党杀人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