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支付了听课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二零一一年,我在事务所发现一则广告,北京市准备举办《企业并购业务学习班》。这是律师业务中的高端,与我的业务也对口。我准备参加学习。按照广告的说明,提前报名应当通过事务所進行,所以我请求事务所帮助我报名,学习费用由我负担。

第二天事务所主任把我叫到他办公室:“事务所准备派某某律师参加,事务所承担他的费用。你跟着他去,报一个人,你们俩人听就行。” 我们事务所的律师分为两种,一种是薪金制律师,所有的学习费用由事务所承担;还有一部份是提成制律师,学习费用由自己承担。我属于提成制律师,而事务所这一次派了一名薪金制律师参加学习,承担了他的学习费用;同时让我蹭课——白听课不花钱。这是事务所主任的好意,给我省钱。我想了想,对主任说:“谢谢您!”

可我是法轮功学员,必须用大法要求自己。我已经做好了自己付费参加学习的准备。现在事情起了变化,是否接受主任的好意呢?我犹豫不决。

我为难就在这儿:我如果自己坚持不接受主任的好意,明明可以蹭课却非要自己花钱,是不是会让人理解不了?是不是会让人觉得精神有毛病?

时间不等人,犹豫之间几天过去了,到了学习的时间。我和同事一起出差,到了学习会场。同事交上费用,领取了一套学习资料和听课卡,我跟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第二天,学习开始了。同事带上学习卡,告诉我说:“你在宿舍等一等。第一天查卡是最严的,第二天就松了。我先去,等一会给你发短信,你到外边等着,我把卡送给你。”我就只好等着。

到底怎么办呢?我慢慢踱步走到学习会场外。我反复想着师父的讲法:“若在一般的环境下,一般的单位,你说你是炼功人,摸个自行车,你说你不要,要把钱给单位赞助,领导都得想这人精神有毛病。别人也得议论纷纷:这个人是不是炼功出偏了,走火入魔了?我讲了,道德水准发生了扭曲了。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这算个什么事儿,平平常常,谁都不会感到惊奇的。”[1]可是现在就是这个时代,不是五、六十年代,人们能理解吗?我到底蹭课、还是不蹭课呢?

忽然,就像黑夜里突然点亮了灯,师父的另一段讲法打入到我的大脑中:“我们讲,不管人类道德水准发生多大变化,这个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他可是永远不变的。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发生了扭曲。只有符合宇宙这个特性的他才是个好人,这是唯一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这是得到宇宙中承认的。你别看人类社会发生了多大变化,人类道德水准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而宇宙的变化可不是随着人类的变化而变化的。作为一个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去要求了。常人说这件事情对,你就按照这个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在道德标准扭曲了的时代,一个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呢,他都不相信!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用宇宙特性去衡量,才能辨别出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1]

我突然明白了!是啊,我不能蹭课!而且,我有权利堂堂正正的不蹭课!为什么要顺从这些扭曲了的社会风气,把蹭课当成正常,把不蹭课当成不正常呢?我应该弘扬正气,在修炼中,为这个社会培育正气。

我太高兴了!于是我马上到会务组,给自己报了名,缴上费用,领取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学习资料和学习卡,然后進入会场,还马上给同事发了个短信:“我自己报名進来了!”

学习结束了。我回到单位,告诉了同事们我自己缴纳学习费用、没有蹭课这件事。没有任何人说我傻。同事对我的做法表示钦佩。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教我走在返本归真、返回先天本性的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