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县法院偷偷开庭 古稀老人含冤入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沧县七十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二零一三年五月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后,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唐山监狱继续迫害。

孙玉强老人在沧县看守所绝食反迫害十多天,沧县看守所恶警不仅仅给老人上背铐,还竟然对这位古稀老人进行野蛮灌食,导致老人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但冀东监狱仍违规收监。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沧县法院偷摸判刑

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早八点,河北省沧县法院如临大敌。在沧州市、沧县政法委及六一零的操控下,出动市县大批警力戒备,不通知家属,甚至对法院内部的人都保密的情况下,沧县法院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偷偷摸摸地完成了对古稀老人孙玉强的违法庭审。次日,沧县法院以审委会的名义,非法宣判孙玉强三年有期徒刑。

孙玉强老人面对无端的迫害,有冤无处诉,只得绝食抗议。看守所对老人野蛮灌食,导致老人身体一度非常虚弱。

家人请律师上诉 法院几度阻挠

孙玉强女儿得知父亲被沧县法院非法枉判后,为父亲请了律师提出上诉。五月十三日上午,孙玉强的辩护律师准备去沧县法院刑二庭阅卷,门卫不让进,律师让门卫给刑二庭打电话找庭长,里边的工作人员说庭长下乡了,律师说:只要是刑二庭的人就行,里边说我不管这个案子。既没人接待也不让律师进去,律师没办法只好回到住所等待。

五月十四日上午,律师再次去沧县法院,向刑二庭递交孙玉强的上诉状,门卫不让进,给刑二庭打电话后,来了两个工作人员到门卫室,他们违法地询问律师并做了笔录,他们让律师签字,律师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律师把上诉状递交给了工作人员,他们收下了,律师才返回住处。

五月二十七日,孙玉强的律师到沧州中院刑二庭阅卷,主办法官李莉向律师要证明律师清白、无违法行为的证明信,因律师没有证明信,所以律师又被李莉挡了回去。

五月三十日律师拿着证明信到中院见李莉,李莉又说:“庭长说了,你得开司法局让你接这个案子的证明信才行。”又把律师给挡回去了。沧州中院在用各种“歪词”来刁难律师,有意阻挠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依法辩护。

法院是执法部门,《律师法》及其它任何一部法律都没有规定:律师得持有不修炼法轮功证明才能为当事人辩护。真是天大的笑话,可见中国的法律已经完全沦为维护共产邪党统治迫害老百姓的工具。根本没有公平、公正,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功能可言了。

民众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的义举

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大白头集上讲真相,被沧县国保大队白建华等人绑架,他们不仅剥夺孙玉强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连他女儿探视父亲的最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了。孙玉强的女儿为了见父亲一面先后十余次去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打了很多电话,他们互相推脱,横加阻拦,就是不让见。对于女儿给父亲送被褥、衣服这样合理合法的、甚至是人之常情的请求都百般刁难,予以拒绝。去年那么寒冷的严冬,不知老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更令人发指的是沧县公安局为了构陷孙玉强,仅仅三天,沧县国保队长庞亮、副队长白建华已把进一步迫害孙玉强的所谓“材料”送到沧县检察院,三十日非法批捕。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孙玉强年轻时以给盖新房的人家编笆为生。他脾气暴躁,天不怕地不怕,四邻八村的谁都怕他,没人敢惹。四十多岁落下一身病,成了天天跟药铺打交道的“药罐子”,这使他脾气更坏,动不动就暴跳如雷。后来,有朋友介绍他接触法轮功。法轮功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准则,教人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存善念、奉善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修炼后脾气越来越小,对人越来越好。心态一变,整个人的身体也跟着变。炼了不长时间,全身的病就都好了。过去一干活腰酸腿疼的要命,现在都快七十的人了,干活象小伙子一样。街坊邻居有什么活,他主动去帮忙,干完活儿还不吃人家的饭。上地干活看到哪块路不好走了,他就默默把路垫平。

孙玉强的遭遇引来无数人的关注、同情。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非法关押讲真相的义举赢得了沧州父老的理解和尊敬。沧县公检法肆意迫害善良民众的恶行,引发了沧州众多百姓的强烈不满,遂有民众自愿按红手印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的义举。在孙玉强遭受迫害之际,先后已有二千余人人签名(下图)声援营救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呼吁严惩害人凶手,立即释放孙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