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为何砸向这些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人们常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来比喻作恶者所遭到的恶报。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还真不少,只是人们都不敢去正视,甚至往往还认为自己遭到的恶报与自己种下的恶因没有关系。可是从一个人生命的全过程来看,或者让能通晓因果的修炼界人士来看,这一切都是有因果关系的。我们看几个真实的事例。

石头砸向炫耀迫害的警察

天津市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绑架了南开区六十三中学的历史教师、法轮功学员张玉兰,对她用铁椅子折磨期间,一恶警曾向张玉兰炫耀他们抓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判刑的、劳教的都很多,好象是立了大功。

第五天傍晚,天刚黑,这个恶警瘸着脚,很艰难的来到张玉兰跟前,说:怎么那么巧!我刚出门,房上滚下一块石头,正砸在我脚面上。然后示意右脚。张玉兰不动声色,也不看。他瞅了张玉兰好大一会儿,才挤出一句话来:是不是抓你们抓错了?张玉兰回答:当然,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嘛。释迦牟尼说给修炼人一口饭吃都是功德无量的事,而你们却抓这么多修真、善、忍佛法的好人送进监狱,劳教,该当何罪!

石头砸向行驶着的汽车内坐着的恶警

四川遂宁市南强镇派出所龙坪洗脑班有个恶警叫席敏,对法轮功学员非常残酷。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午,他恶毒地辱骂一名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说饿死了活该。南强派出所恶警伙同市政府几个恶警拿着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血汗钱去游山玩水,还对外谎称到外地去拉练。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日左右,恶警们的军用车在甘孜州一带的公路上行驶的时候,从山坡上飞下来一块大石头不偏不倚地钻入车内正砸在恶警席敏的头上。席敏当场昏迷,送去医院抢救,八月二十三日死在甘孜医院里。

一人作恶,全家陪葬

湖北省松滋市万家乡新桥湾二组的荣昌科,当了十几年的队长。他长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监视。大队开会时,他大骂大法及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腊月二十七日,他们全家六口人,包车从襄樊过一洞口时,突然从空中飞出一块石头,为躲石头,车子掉进七十多米深的水库,结果无一人活命。

石头砸向造谣诬陷的村民

河北秦皇岛市昌黎县新集镇裴各庄二村,有一名石匠叫赵全贤,六十岁左右,多年来敌视法轮大法,造谣诬蔑大法弟子,说:“村里多次失火事件是大法弟子干的。”二零零九年五月初,赵全贤在小鲁庄石场破石头时,石头落下,正砸在赵全贤脚上,整个脚都被砸烂了。赵全贤被送到医院,后被截了肢。

赵全贤为何被砸了脚,又被截了肢?这当然不是偶然的。在法轮功遭到中共栽赃诬陷时,他口无遮拦,为中共的造谣添油加醋,诽谤佛法,结果就落个这样的下场。

石头砸向告密的小人

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镇梁家沟村村民陈强强,一九六八年生,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他与朋友合伙办了一个大理石石材加工厂,日子过得也算可以了。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晚,平山县下槐镇罗家会村的法轮功学员封建成、韩三梅夫妇及封强,为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在西柏坡镇梁家沟村发放真相资料,被陈强强发现。他偷偷到西柏坡派出所告密,导致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第二天劫持到平山县公安局,随后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年。

陈强强因诬告有“功”,中共赏他五百块钱。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陈强强在厂内从车上卸石料,被大石料挤压,导致内出血,当场死亡,年仅四十二岁。

由此可以看出陈强强不但爱钱如命,还不分善恶,尽干一些投机告密见不得人的事。不过他被大石挤死时,也是没有外伤,是内出血而死,还真对应他这个人一贯表面光鲜、内里邪恶的做派。

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希望看到的。写出这些,正是为了警醒那些被中共洗脑后分不清善恶的人,多行不义必自毙。但愿世人都能清醒,做一个明辨是非的好人,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