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人遭迫害 多少世人斥恶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大失民心。我们通过近期的几个迫害案例作一剖析。

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上午十一点左右,一帮警察驱车来到河北唐山法轮功学员李智利一家所开的商店,不由分说将他绑架到迁安市拘留所。那么李智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李智利,三十九岁左右,做生意从不进假货,生意一直很兴隆。他居住的小区,是十三层的高层建筑,开发商卖完房后一走了之,没有物业管理,停电、停水、垃圾成灾,到夏天臭气熏人,简直无法居住。李智利亲自出头找电力局解决大家伙的用电问题。电业的工作人员问电费谁来负责?李智利说:出现问题找我,如有人不交电费我来付,先给居民们通上电是根本。在做的过程中,不知与电力局交涉了多少次才通了电,居民们得到了光明,老人和孩子才坐着电梯上下楼。

解决好用电的问题,他又出面解决下水道。由于建筑不合格,下水道不通畅,李智利又多次去找建筑商,最后与建筑商达成共识,建筑商负担一部份责任,居民负担一部份责任。通下水道造成的粪便垃圾就在小区的地面上,大家都绕着走。又是李智利带头打扫清理,许多居民也加入了清理的行列。

电通了,水通了,生活垃圾怎么办?李智利自己出钱找来清理垃圾的车,把生活垃圾全部清理走了。地下车库、院子里的卫生他经常打扫。

这些事说起来简单,可是真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有一次电费收差了二千多元,李智利二话不说就用自家的钱给补上。当然,大家心里都非常透亮,知道智利真是一个难得的好人,与这样的好人住在一起,得省多少心!

然而,这样的好人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却被绑架了,这个小区的二百户居民会是什么看法?他们能不为智利揪心?这个恶党真是好事不干,坏事做绝。小区的水、电、暖、下水道、垃圾清理要是出现了问题可怎么办?这个小区的居民没有不骂中共恶党的。

这是一个城市里的经商者遭到的迫害,我们再来看一个农民工遭到的不公。

黑龙江勃利县永恒乡村民刘凤成,在依兰三道岗暂住打工。他因向民众赠送神韵光盘,三月二十九日晚,遭到依兰县警察绑架。刘凤成一家七口人,七十多岁的父母,一双儿女,他们夫妻二人,加上一个有残疾的弟弟。刘凤成父母到依兰县要他时,老人说:“我儿子腰椎受伤,而伤口还在;我儿子炼法轮功为了祛病健身,我儿子尽做好事不做坏事,给别人干活还少要人家的钱。”国保队长张英铎说你儿子是好人,你得写个村里材料,盖上村和派出所的印章,才能证明。

老人回到村里找到村委会,村里就出了证明,证明刘凤成曾经多次无偿挖过道路积雪,多次无偿给五保户刷墙刮大白,而且乡政府和派出所都知道这件事情,当地派出所也盖了印章,证明刘凤成是好人。可是尽管老人拿着这样的证明,也没有要回自己的儿子,得到的结果却是凤成已经被批捕,关押在哈尔滨第一看守所。

刘凤成在家乡这么有口碑,连乡政府和派出所的人都知道。他遭到批捕,乡亲们会怎么想?提起这个恶党谁不骂几句?

我们再来看一个好老师遭到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星期六,黑龙江省绥化市尚志小学教师王芳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街上贴大法真相传单时,被跟踪的绥化市北林区“610”李剑飞等一伙恶警绑架,投入绥化市拘留所。

王芳虽是一个小学老师,却在当地大有名气。学校不好管的差班都交给她。她一经手,班级风气很快好转,最差的班变成了最好的班。她有什么灵丹妙药给学生吗?不是,就是因为她修炼了法轮功,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学生一视同仁,工作认真负责。家长执意送给她的钱或物,她让学生放学后带回。在她的影响下,学生们都互助友爱,学业成绩大大提升。

王芳二零零七年曾经被绥化北林区“610”绑架。学生家长自动组织起来到学校,到绥化市教委要人,表明班主任非她莫属,这么好的老师被迫害,家长不理解。家长们表示,孩子交给她放心。家长不愿失去好老师,强烈要求学校把王芳要回来给学生上课。有些家长通过各种关系帮助王芳家人到公检法要人。人们纷纷议论,这样的好老师天底下难找,被抓太冤枉了,为什么专抓好人,这是什么世道?!

王芳回到学校后,学校出于压力一直没让她担任班主任。去年由于学校有一班级中途缺班主任,学校安排了别的老师。家长知道后,一致呼吁学校让王芳担任班主任。校长觉得很尴尬,不得已找到她,当着家长的面,对她说,你要炼法轮功就别接这个班。王芳说,我就是因为炼法轮功才使家长这么信任我,要是那样的话我宁愿不当班主任!在学生家长的一再要求下,校长只好答应让王芳接任班主任。

现在老师办补习班都成了风气,目的就是为了钱。你想老师都是这样的道德品质,能把学生带到哪里去?可王芳给学生补习是为了帮助家长照看,不收一分钱。这样好的老师谁不尊敬?然而这样的好老师却再次遭到绑架。家长学生很痛心,这么好的老师屡遭迫害,中共,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专门迫害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