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警察嘴里吐出的活摘器官线索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我认识一个北京警察,名叫吕霖博,现在北京市新安劳教所上班,家住北京市房山区。在一次与他聊天时,他无意中透露出一个消息。他说,他二零零一年前后曾经在北京天安门地区上班,参加了对天安门广场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和审讯工作。他说那些人很多都不报姓名,有些人被判了刑,有一些人被用作“备份”。

因为我早就听说过中共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的事,所以我对吕提到的“备份”一词很敏感,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词汇。我追问他:“备份”是什么意思?他一愣神儿,说:这你就别管了。马上岔开了话题。

当年到天安门上访的很多法轮功学员,为了不牵连家人和不配合中共的遣返,不报姓名和地址,所以警察无法遣返,他们被关进集中营。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位于辽宁沈阳市苏家屯区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被揭露出来。读了加拿大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的披露中共邪党活摘器官的报告,我越发觉得“备份”一词背景深刻,他准确佐证着中共邪党把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作为“备份人体器官库”的罪恶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