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隐藏的依赖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五月上旬,母亲和另一同修上街讲真相劝三退,被恶人构陷,母亲被非法关進看守所。第二天早上,我回到家,看见家里一片狼藉,打印机、计算机、大法书、神韵光盘等均被抄走。我家的小型资料点运作还不到三年,就被恶人破坏了,除了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外,我必须找到漏在哪里,才能不让旧势力继续钻空子。

晚上辗转反侧,回忆从开始得法到现在,我思想中的种种变化慢慢浮现,我以前一直找不到自己的根本执着,其实就是一颗隐藏很深的依赖心。

说起依赖心,好象并不是很重的一颗心,觉得我并没有依赖谁啊。自己做什么事的时候,不是挺有主见的吗?互相配合的时候,如果同修需要我做什么,不是都做的好好的吗?可是深挖下去,发现许多的执着心都与依赖心有关,而且依赖心常常是藏起来的,有些很容易就认识到了,而有些就不容易认识到。我找到自己的依赖心反映的种种情景:

第一,用常人心对待师父和大法而表现出的依赖心。我问自己,为什么走入大法修炼?我是八零后出生的,自幼丧父,在单亲家庭里性格内向,也很自卑。母亲先得法。我看了一遍《转法轮》后,觉得很好,就跟着母亲一起走進大法修炼了。但这得法的背后却有一颗依赖心,因为自卑,总想在什么方面可以超过别人。

修炼以后有师父管了,别人欺负我或占有我利益的时候,就会想:我不跟常人一般见识。遇到魔难或心里过不去的时候,就会想:师父会帮我的等等。就包括“修了大法、命就上保险了”这种心,也是依赖心的体现。不是真正的去改变自己,而是为了自己人心中的平衡,为了逃避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或为了能提高自己的层次,能圆满等等。还觉得自己这是能看淡,放得下。表现出来就是修炼很被动,完全是师父拉着走,看了师父的新讲法或师父有新经文了,就精進一段时间,过后又开始消极,不能始终如一。

第二,对同修的依赖。和同修配合做事的时候,总是想做轻松的,虽然嘴上说需要我的地方我就去做,但是从来不主动去承担责任。还有个借口就是自己没有做事心,却没发现依赖心被这个借口藏起来了。另一方面是长时间和某个同修一起配合做事,发现自己求安逸心、懒惰或生出人的感情这些不好的思想,其实背后都有依赖心的因素。表现出来就是眼睛老看在同修那里。同修精進自己就精進;大家都出来做事,自己也跟着出来;遇到精進的同修就想在一起,自己看不上的同修,就不想在一起做事。这个看不上同修或分辨的执着心也是想依赖同修而已。

回想母亲同修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我因为依赖母亲同修,而生出怕母亲同修被迫害的执着。这颗依赖心被触及的时候,居然想挡着母亲不要她出去,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我那时没发现是依赖心,以为是怕心,我排斥掉怕心后,心里经常冒出这样的想法:同修甲修得好,母亲和他一起不会出事;同修乙正念强,带着母亲同修做安全等等。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母亲第一次被迫害,和她一起的同修甲顺利走脱;这一次,与同修乙一起被恶人构陷,乙同修当天凌晨就回到家,而母亲同修却被绑架到看守所。

第三,对常人或常人方式的依赖。前段时间,明慧网上的文章中,也有很多同修讲过这个问题。就是很喜欢看常人的新闻,总想通过哪个常人,或常人的什么方法,邪党就垮了,迫害就结束了等等。或者表现在常人的工作或生活环境中,希望生活和工作上,有人帮助自己等等。

师父说:“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1]

写出来曝光这颗执着心,去掉它。一定走出自己的路。个人体悟,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