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4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

  • 河北省石家庄大法弟子刘云生遭迫害事实

  • 赤峰市马林镇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毒打折磨

  • 黑龙江省鹤岗市刘耀坤被迫害经过

  • 零八年间兰州监狱对多名法轮功学员长期关禁闭迫害

  • 河北省石家庄大法弟子刘云生遭迫害事实

    大法弟子刘云生,男,现年四十四岁,是河北省石家庄中铁六局建设分公司的职工。于一九九九年前年经朋友介绍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刘云生处处与人为善,本着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标准修炼自己的心性,遇到事情严格按法轮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更好的人;还戒掉了烟、酒;再也没有与他人打过架,骂过人,改掉了以前的许多恶习,身心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身体从此未得过什么病。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肆无忌惮的诬蔑、栽赃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全国所有的大法弟子用不同的方式向民众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刘云生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去北京信访办反映法轮功蒙冤的实际情况,走到信访办门口就被石家庄驻京截访的邪党人员阻拦,当即被劫持到北京办事处,铐在暖气片上一天半,并遭非法审讯、逼问:“哪儿来的?叫什么名?来北京干什么?……”他回答:“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的真实情况……”邪党人员根本不听,就由北京公安处中铁六局邪党人员把他劫持到石家庄中铁六局分公司北就建筑工地。到了晚上十二点多,派出所姓丁的三个人又把他劫持到中铁六局分公司派出所,用铐子铐在暖气片上一夜,并非法审讯,逼问:“上北京干什么去了?谁让去的?……”还做了所谓的笔录,才让回家。

    次日,中铁六局分公司派出所姓丁的又带人非法闯入他家,欺骗他说:“到单位去一下,问点事就回来。”他被骗上车后,被一直拉到石家庄铁路看守所非法关押起来了,当时他妻子将要临产。他把家中的实际情况向警察说明,要求放人回家照顾妻子。看守所人员反而以此威胁他,强迫他写悔过书,他不配合。看守所人员又用威胁手段把他妻子带来隔着玻璃看他,却不让说话,他妻子在这里看到的一切使她从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由于为丈夫担惊受怕,在刘云生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回家后不长时间产下一女婴。但在恐怖的环境中,他妻子整天吃不下东西,睡不好觉,大人孩子都很虚弱,致使孩子一个多月后夭折。

    二零零零年,石家庄中铁六局分公司机械分公司中共邪党书记苗如刚强制刘云生每日写思想汇报,一次在邪党所谓敏感日到他家骗他说:“你到单位去一下,有点事。”他被骗到单位后,苗如刚威胁他说:“现在……你不能回家……”还派单位两人(范建章、ⅩⅩ锁)看着,一天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把他软禁了几天。妻子又受到沉重的精神打击。几年来,每到中共邪党所谓的敏感日,苗如刚就带人到他家骚扰、威胁、恐吓,什么“别出门……别去北京……”。

    二零零二年三月四日,中共邪党两会期间,本单位书记王建国、六一零头子(姓李)、本单位架桥队书记陈明强预谋指使本单位派出所姓李的和两个警察将刘云生绑架到本单位派出所三楼,对他进行非法审讯,逼问他“上不上北京?……”逼着按手印,他不配合。他们说:“你不说,不按手印,明天就把你送石家庄司法教育中心(洗脑班)”。到了晚上,派六个人轮换看着他,他知道这些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到了凌晨五点多钟,他智慧的从三楼跳下来走脱,从此流离失所。

    当时刘云生妻子第二次怀胎生子,其妻极度悲伤、恐惧,无人照顾,刘云生单位及派出所警察还多次骚扰、恐吓、欺骗他妻子。

    邪党人员见他从三楼跳下,吓得谁也不敢跳下追赶,就把石家庄市各主要街道口把守蹲坑、巡查,多次到刘云生所有的亲属家查找、威胁、恐吓。流离失所期间,中铁六局北京公安处、石家庄六局分公司派出所勾结河北满城县(刘云生老家)国保大队及当地村干部,曾三次到刘云生亲属家骚扰,车上贴有刘云生的大照片,让当地人举报,还到满城县抱阳村骚扰,由抱阳村警察员张白蛋、田书会带路车上贴着刘云生的大照片到处搜查(骚扰抱阳村大法弟子家)。

    由于邪党人员多次骚扰刘云生的家人,其父亲在巨大精神压力面前曾毁坏了师父法像,造下大罪,致使其父亲出现心梗、脑梗。二零零四年,刘云生单位邪党书记苗如刚、单位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又多次到刘云生住所及他丈人家骚扰、恐吓。

    刘云生被迫流离失所期间,扣发其工资六年,大约十万多元,后来经多次找单位领导,才于二零一零年开始发下岗工资,以前六年工资尚未补发。

    一个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的好人,就是为了说句真话,为大法、为师父洗清不白之冤,却遭到中共邪党的肆无忌惮的无理迫害。


    赤峰市马林镇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毒打折磨

    赤峰元宝山区马林镇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镇,一九九九年末,元宝山建昌营村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平庄看守所。马林镇法轮功学员白胜珍、张桂平、刘国华、白玉茹,姜勇军、白玉梅,前往平庄看守所声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马林镇政府和马林派出所得知消息后,实施暴力绑架,动用三十多人,疯狂毒打他们。

    当时白胜珍双手被铐住,以鲍庭富为首的十多个人,围上来把白胜珍打倒在地,象踢皮球一样,踢过来,踢过去,踢得白胜珍浑身上下没一块儿好地方。这十多个踢打白胜珍的人,打人累得气喘吁吁。当天有一因醉酒闹事的犯人被铐在一边,看到这情景,一个大男人被惊吓得都哭了,不敢再看那残忍的场面,隔壁的人也说这下肯定把人打得活不成了。

    白玉茹、白玉梅被打得浑身上下浮肿,几天不敢动,接连不断地被扇耳光,脸部红肿,当时恶人疯了似地毒打他们,把好好的笤帚都打碎了。

    姜勇军被恶人用鞋底抽打得浑身青紫,在平庄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在这十五天里,平庄看守所狱警唆使其他犯人,对姜勇军进行殴打谩骂,嘴被打得变形肿胀,吃不下东西。

    二零零零年春,马林镇大街小巷贴满了法轮功真相传单,白胜珍、刘国华、张桂平、马桂芬又被绑架。这次以徐子章为首的恶人把白胜珍的肋骨打断,张桂平软肋被踢伤,恶人用鞋底扇马桂芬的耳光,用烟头烧刘国华的鼻子,手段野蛮残忍。

    白胜珍被打断的肋骨都凸出来了,即使这样在看守所他们还被罚跪,光脚在雪地里跑。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送往图牧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春,白玉茹、白玉梅、张凤霞、孙利文、白志英、左文珍、王彩梅、毛艳华、郭景珍、张凤英、冯全芳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他们被绑架后均遭刑讯逼供。冯全芳老人被铐一天后放回,白玉茹、白玉梅、王彩梅、毛艳华、郭景珍被审讯三天后放回,张凤霞、孙利文、白志英、左文珍、张凤英被送到平庄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遭受辱骂和挨罚是经常的事,每人被勒索三千元后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一年八月,马林镇政府官员又用欺骗的手段把张凤霞绑架到平庄洗脑班进行迫害,趁机向张凤霞的家人勒索钱财。

    二零零二年春,张凤霞又一次被赤峰红山区公安局联合马林镇派出所绑架到红山区看守所,在红山区看守所张凤霞被非法关押五个月。李果动用酷刑折磨张凤霞,张凤霞被铐在铁椅子上遭电击,被王海森打嘴巴打得直流鼻血。张凤霞因绝食反迫害每天被拖出监室,遭强行灌食,嘴被撬破,被折磨得只剩六、七十斤。一同被迫害的赵艳霞,在被强行灌食时被迫害致死(在明慧网有详细报道)。

    二零零二年八月,张凤霞被劫持到呼市女子劳教所,因不“转化”遭受 所谓的“熬鹰” 酷刑。在一间专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房间,黑夜白天专人轮流看守张凤霞,不许动,不许闭眼。

    二零零三年,张凤霞等人联名写信声明“转化”错误,要坚修大法到底,以武晶为首的管教人员,把张凤霞双手吊铐起来疯狂毒打。恶人扬言,你们想死都没门儿,还没折磨够你们呢。铐子被勒进张凤霞的肉里,一个月后张凤霞的双手还发麻。


    黑龙江省鹤岗市刘耀坤被迫害经过

    刘耀坤是一名朴实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住在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同千千万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她的真诚、善良令人感动,她的经历令人同情。

    一、大法化解了恩恩怨怨

    修炼法轮功前,刘耀坤被多种疾病折磨的十分痛苦,肝病、肾结石、胆囊炎、腰间盘突出、心脏病等使她苦不堪言。她得产后风,生下儿子后腿像过电似的。眼睛疼的往外鼓,疼了一年后,视力由正常上升到750度,看东西视力模糊。为了减轻病痛,她西医、中医都看了也不见效,又找巫医看,在家里供起了狐、黄、白、柳,供起了保家仙,招来了麻烦。

    那时她脾气不好,沾火就着,和婆婆关系紧张,因为房子不让她住,还往外撵她,她和婆婆之间结了疙瘩,和大伯哥、大伯嫂也有矛盾,妯娌之间见面不说话,像陌生人似的。心里怨恨,因为这件事越想越委屈、气愤,又患上了失眠病,天天熬到半夜才能入睡。

    搬到鹤岗后,她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修炼法轮功十几天,她把家中供的保家仙牌位烧了,那些低灵的东西再也不敢来家里闹了,她的病全好了,无病一身轻,那种幸福和美妙难以用语言描述。更重要的是她的身心发生巨变,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这样向内找,她的心结打开了,不怨婆婆和大伯嫂了,看她们的优点和长处,查找自己的缺点,不断完善自己。回老家时主动看望婆婆,给婆婆钱。大伯哥的儿子结婚,她放下个人恩怨,去参加婚礼,从此后两家和好如初。

    以恶待恶,人会更恶,以善待善,人心会更善,大法救了刘耀坤,大法化解了恩恩怨怨。婆婆从刘耀坤的变化中知道大法好,因为大法将一个争争斗斗的儿媳妇变成一个善良、孝顺的好儿媳。在刘耀坤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时,婆婆还去看望她,在那样恐怖的高压下,婆婆去看望她,婆婆的理解和同情令刘耀坤终生难忘。

    二、恐怖席卷中华大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疯狂的迫害,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受难的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颠倒黑白与善恶,导致黄赌毒泛滥,娼妓、婚外情、包二奶和腐败之风盛行,危害的是千千万万的家庭,污染的是千千万万正在成长的孩子。哪个家庭不吃毒米、毒面和含毒素的鱼、肉和水果?近年来,癌症死亡人数猛增,洪水、沙尘暴、泥石流、瘟疫不断,所有中国百姓都是受害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没有任何罪过的法轮功学员刘耀坤、李英绪、张淑霞、张景亮、孙英杰等被绑架到新一派出所,又被非法拘留15天。一天两顿饭,一顿一个窝窝头。刘耀坤等人绝食抗议这种违法的绑架。

    东山公安分局的徐成和派出所等人把她关进一个屋里,逼她骂人、骂大法、骂师父,刘耀坤不骂,徐成骗她说学一句也放你回家。因为牵挂亲人和孩子,刘耀坤违心地学了一句,刚刚学完,她的嗓子突然一下子干渴,她当时就知道自己错了,哭了。徐成骗完她后说上面有令不许回家,将她劫持到鹤岗第一看守所迫害了20多天。东山区区长刘野去看守所,刘野参与了对东山区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刘耀坤回家后,东山区38委主任周某一次次骚扰,新一派出所片警王才三天两头去她家扰乱,影响百姓正常生活。有一次半夜三更王才领十多个人跳板杖子私闯民宅,其中还有片警张涛。他们将刘耀坤和丈夫、女儿劫持到派出所逼迫签字。片警王才没走,半夜三更留在刘耀坤家里,家中只有两个孩子,吓得小女儿和儿子惊恐万分,没有安全感,直到亲人回家才缓过神来。

    2002年4月,刘耀坤的女儿被绑架到看守所,后被劫持到戒毒所迫害,逼迫放弃信仰。刘耀坤离家出走。2003年1月在绥化三井乡被绑架,被绑架的还有她的妹夫和妹妹。刘耀坤被绑架到绥化拘留所。参与迫害的有绥化三井乡派出所所长、片警善玉林等3人。鹤岗王才去绥化接刘耀坤时上去狠狠打她一个大耳光,刘耀坤被打的跌坐地上,王才还口吐脏话辱骂她。王才等恶警给好人戴手铐,将刘耀坤劫持到鹤岗第二看守所。

    鹤岗市公安局、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等恶警构陷刘耀坤,将她非法劳教3年。

    三、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酷刑迫害

    佳木斯劳教所是一个魔窟。刘耀坤、李淑梅、杜桂华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进去后,恶警做的第一件事是酷刑折磨,将她们手扭后面用手铐铐上,大背铐,逼按手印,李淑梅等人不按,恶警强行抓住手,在违背本人意愿的情况下,强行在写好的纸上按手印,然后欺骗其上级部门,谎报实情。被迫做奴工,从早到晚被卖淫女等看管、辱骂,法轮功学员在这里的处境连卖淫女都不如。

    恶警强迫做操,刘耀坤被迫害得腰疼不能做,七中队的穆队长等五、六个恶警如狼似虎地围上来,对她拳打脚踢,打完人还不罢休,又将刘耀坤拖上楼,实施大背铐酷刑,后改为前边铐,冬天铐坐在地上三、四天,冰的便血,被迫害的腿不好使走路腿僵硬才打开。

    一次,省厅领导去检查,刘耀坤反映冤情,不但没人为她主持正义伸冤,队长周佳慧(音),还有一个男队长何强对她拳打脚踢,拖上楼用手铐铐起来,晚上睡觉铐床上,白天铐在车间铁栏上。

    因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用毒蝎一样的手段残害好人,何强遭恶报,罪恶祸及子女,他的女婿女儿遭车祸,双双惨死在车轮下,恶报发生后,何强才有所收敛。

    这些勒索犯人钱财,违法乱纪的恶警泯灭良知和人性。去食堂吃饭,刘耀坤腿疼刚坐下,周佳慧飞起一脚踢飞凳子,刘耀坤跌坐在地上,被拖到锅炉房,周佳慧用皮鞋踹她肚子、脸,一皮鞋踹到眼睛上,踹出拳头大的伤痕,青肿很多天。周暴打她很长时间,施淫威时魔性大发,周残害好人的恶行像土匪一样歹毒。

    刘耀坤被迫绝食40多天,被迫害昏迷不醒,逼家人写保证(走了抓家人),回来3个月后又被劫持回黑窝。上下楼被人拖或抬,后期一天一口饭,吃就吐,肾病,胆囊炎复发才放回家,家人去接都不认识了,皮包骨脱相了。

    回来后,委主任、片警张涛还一次次骚扰。


    零八年间兰州监狱对多名法轮功学员长期关禁闭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零八年,兰州监狱将法轮功学员魏兴柱、蒋春斌等被关在禁闭室二~三个月。这些法轮功学员被戴上了手铐脚镣,有的被戴上穿心手铐脚镣, 弯腰九十度走路。但法轮功学员们修炼“真、善、忍”,坚持做好人,他们不向迫害他们的警察低头。有的写严正声明,有的向恶警劝善。

    1. 白银法轮功学员魏兴柱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魏兴柱被从二监区转到三监区,三监区队长恶警刘有仁将他关在禁闭室一个多月。

    法轮功学员邵彦波要求刘有仁把魏兴柱从禁闭室接出来,刘有仁说:“他不干活,不打报告,违反监管纪律。”邵彦波说:“这么长时间了,魏兴柱身体很不好,吃不成饭,你接出来,对你将来有好处。”刘有仁顽固地说:“看他的态度。”还暗里威胁邵彦波:“你如果不遵守监管纪律,就关你禁闭。”

    2.兰州法轮功学员李文明

    二零零八年初,李文明从三监区转到十监区,临走前送给法轮功学员邵彦波三盒擦脸油,当包夹李文明的犯人马世奎将三盒油转交给邵彦波时,恶警刘有仁突然出现,并且开始在擦脸油盒中找东西,最终发现一严正声明书。

    恶警刘有仁说:“这下可把李文明送去蹲禁闭。”法轮功学员邵彦波问:“上面写什么?”刘有仁拿给邵彦波看。邵彦波看完,直接撕了。刘有仁气势汹汹的走了,并说:“你等着。”

    之后,刘有仁找到邵彦波谈话说:“你救了李文明,不然我就把李文明关进禁闭室。”邵彦波善意地告诉刘有仁:“请你不要这样做,既然人要转走,你让他去,将来对你有好处。”

    3.法轮功学员蒋春斌

    二零零八年三月,法轮功学员蒋春斌从五监区转到三监区,被恶警刘有仁直接关禁闭两个多月,法轮功学员邵彦波找刘有仁,让其将蒋春斌接出来,刘有仁说:“他不能出来,是因为他的态度决定的。”

    后来,蒋春斌反迫害绝食,被铐在门铁栏上十几天,被强行灌食。

    4.法轮功学员王应河

    法轮功学员王应河,兰州市榆中县金崖镇人。在三监区,常被关小号,被包夹犯人打骂。在临出狱前四个月,被教导员李文、副教导员张海军等八、九个警察长时间电棍电击,被铐在一个门铁栏上。王应河要求上厕所,张海军不给钥匙,致使小便失禁。

    5.法轮功学员张荣

    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张荣被监狱关禁闭。

    6.法轮功学员王永希

    在三监区,法轮功学员王永希常被包夹犯人打骂,王永希写了严正声明之后,被任宏兵和其他警察用电警棍电击。

    7.法轮功学员骆秀峰

    法轮功学员骆秀峰在十一监区,被恶警姜玉岩指使犯人关小号、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拳打脚踢。后骆秀峰被转到七监区,关小号,长时间戴手铐。最后,骆秀峰又被转到十一监区,比以前在十一监区时的迫害更加严重。从二零零八年四月,法轮功学员骆秀峰被铐在电线杆和铁架子上,始终不配合恶警。

    到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仍有30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兰州监狱。

    兰州监狱警察名单(二零零八年整理):
    监狱长:杨万成
    邪教科科长:赵军
    各监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恶警名单:李文、李永生、赵吉勇、苏东海、刘有仁、王维洪、陈文涛、刘英章、肖兵、周明杰、戴学义、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