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劳教所暴行:钳子把两侧牙齿拔光后灌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邯郸劳教所恶警高金利、高飞、葛庆习等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十分疯狂,堪比豺狼,却拼命去伪装,恶警高金利热衷于所谓“研究哲学”来洗脑“转化”,中共的所谓“哲学思想教育”就是利用暴力加谎言进行扭曲人性的“改造”,同时奴役人的肉体与精神。下面曝光的是恶警高金利的部份罪行。

一、用钳子把两侧牙齿拔光灌食

高金利原在邯郸劳教所第四大队,二零零一年年底邯郸成立专管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高金利积极参与。

法轮功学员马玉林因坚修大法,长期遭到酷刑折磨。马玉林绝食抗议对自己的迫害,专管队恶警指导员王志明、恶警邢燕生、高飞、高金利对他强行灌食,马玉林不配合。高金利这伙恶徒们就用钳子把他两侧牙齿全部拔光。这还不说,高金利等恶警和狱医还把马玉林捆绑住,给他注射破坏脑神经的药物。

二、是土匪,更是流氓

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法轮功学员吕建敏到期该解教回家,可是四月五、六、七、八日都过去了,邯郸劳教所就是不放人。五月十日,吕建敏妻子和长辈及姐妹赶往邯郸劳教所,质问到期为何不放人。这次高金利出来了,胡说吕建敏一下子变了,不听话了,不够格了,不让见了等等。吕建敏妻子问他:什么样的条件够格?高金利耍起流氓说:“不能告诉你。”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上午十点五十分,法轮功学员常喜文拒绝写所谓认识,被恶警高金利、姚建明、王志明、李海明、扒光衣服,用皮带捆住腿,用4根电棍电半小时,用橡胶棒毒打,指使普教摁住打,导致常喜文十几天后生活还不能自理。后来包不住了,才电话通知家属,说是他自己不小心摔断了腿。家属多次探视不让见人。六月十二日多次被拒的家人气愤的质问警察:不让见就是你们有问题,打了人又怕人知道。在家属的再三强烈要求下,才让见了一面。

三、酷刑:捆绑、电击、毒打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恶警高金利、曾毅伟毒打馆陶法轮功学员张怀俊和沧州东光县法轮功学员杨国强,强迫他们放弃修炼。还唆使犯人把饶阳县法轮功学员捆绑成“燕飞”(一种酷刑),再进行毒打、电击,强迫写“四书”。

恶警高金利、曾毅伟、张文山等多人把石振国用绳子捆绑在一个小屋里,用电棍电击一个多小时,屋里散发着皮肤被烧焦的味道。由于电击时间过长,石振国身体有多处瘀血伤疤。至今还未痊愈。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夜,副所长魏某某指挥下,恶警王志明、李海明、高金利、邢延生和其他三名恶警把六十岁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博兆山用棍子绑成十字形,用四根电棍电全身,逼写“四书”。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杨海林连续强行高压洗脑无效后,于当日上午在问杨海林最后一次对法轮功态度后,杨依然正义凛然的回答:“法轮大法好!中共取缔法轮功不合法!”恶警高金利、曾毅伟、左涛、贾英斌等人把杨海林拉到楼下,用电棍电击。

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张怀俊被送往邯郸劳教所。在劳教所因他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加期四个月。有一次因张怀俊不唱中共邪党歌曲,被恶警高金利、贾迎彬限制他每顿只让吃一个馒头,还得打扫卫生达两个星期,恶警经常让法轮功学员打扫厕所,干脏活、累活。

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上午,恶警高金利、左涛、曾毅伟、李颇勇等把常喊“法轮大法好”的法轮功学员郭社韩,带到一楼“警官俱乐部”(内有两间空房,专门用来折磨法轮功学员)毒打一个多小时。

法轮功学员石振国在特教队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遭到恶警高金利、曾毅伟、张文山、林涛电棍电击并体罚,洗脑一个半月(现已放回)。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恶警高金利、左涛、曾毅伟等恶人,用橡胶棒、电棒一齐打了法轮功学员杨海林,一个多小时。

专管队恶警高金利、左涛、曾毅伟、张文山、吝涛等人捆绑因坚持修炼,拒不“转化”的唐山法轮功学员张文亮成十字形,用两根电棒从前领口塞进前胸,电前身、腋窝,又电大腿内侧、生殖器,把全身皮肤都烧焦了,没有一个好地方。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上午,恶警高金利、曾毅伟等用电棒、橡胶棒毒打峰峰通顺公司的法轮功学员薛金泽,因不做侮蔑大法的“作业”,被带到一楼,强迫接受高金利他们的“哲学思想教育”。

四、群魔乱舞,凶残迫害

二零零六年七月五日,法轮功学员郭社朝在邯郸劳教所被非法劳教,被特教队恶警王志明、高金利、曾毅伟酷刑迫害已半年多,现不能正常行走,专人监控(现还被关押)。

法轮功学员张文亮在特教队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遭到恶警高金利、曾毅伟、张文山等电刑、毒打致卧床不起,专人监控,高压洗脑数月,现还被关押。

法轮功学员薛金泽,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遭恶警高金利、曾毅伟等电击毒打致卧床。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内丘法轮功学员韩胜利和临城法轮功学员王磊遭毒打,参与者有大队长葛庆习、高金利,帮教刘朝晖、“普教”高士风。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起,特教队恶警高金利逼迫衡水大法学员王国恩、邢台大法学员韩胜利、王磊写诽谤大法的书面材料遭到拒绝后,便开始强迫此三名大法学员不能睡觉,白天晚上都找普通劳教人员看着。现在由于恶警高飞患脑血栓长期不能上班,由高金利主管对大法学员的所谓“转化”工作,高金利对大法学员动辄打骂、恐吓、以减期相引诱,并经常开办“揭批会”强迫大法学员进行违心的“揭批”,并利用帮教人员刘朝晖(犹大)迫害大法学员。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王国恩又被特教队大队长葛庆习叫到办公室用胶皮棒抽打一顿。六月二十二日恶警高金利对王国恩进行体罚,叫王国恩站立,除吃饭外二十四小时站立,偶尔打盹就被看管、包夹打醒,共罚站八天八夜。七月十八日恶人高飞和贾英斌在小屋内轮番打王国恩耳光长达半个多小时。七月二十四日又被拉到楼下被恶人高飞、王志明、贾英斌和包夹张新、刘春打、压、跪、电等迫害二个多小时。恶警高金利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电棍电、罚站等。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晚九点半至半夜十二点左右,恶警葛庆习、王志明、高金利与普教张新、刘春、胡春林、杨凯胜、王红军等人在队长办公室用橡胶棒毒打王中,还有王志武也被罚站。

十四年来,邯郸劳教所关押了大批的法轮功学员,恶警葛庆习、王志明、恶警邢燕生、左涛、高飞、高金利等暴徒,被中共控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经常实施侮辱、殴打、虐待,导致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病、致残、致疯。

这场旷日持久的迫害已经持续十四年的时间了,邯郸劳教所掩盖了多少罪恶,无人知晓,由于中共的严密封锁及迫害的残酷,报道出来的不可能是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的全部,还有很多迫害真相被邯郸劳教所刻意掩盖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