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的父亲走向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父亲今年七十三岁,他曾多年潜心致力于《周易》预测,颇有建树。一九九八年,我修炼法轮功,父亲便开始“研究”法轮功著作《转法轮》,当他阅读了大量的大法书籍后,停止了对《周易》的研究,因为父亲发现,法轮功对人类未来的预测是科学的,他预感到整体人类将发生大的变化,一切将面临推陈出新。

就在父亲要進一步了解大法步入修炼的时候,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到北京信访部门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向政府阐明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结果遭到中共的肆意抓捕与非法关押。

那时黑云压城,我被非法抓捕后家里乱成了一团,历经共产党多次政治运动的父亲,知道中共又将开始搞运动、又将开始整人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向安分守己的他再一次面临中共的迫害。

父亲年轻的时候,念书从农村出来,由于家境贫寒,娶了城里地主出身、嫁不出去的母亲,在文革期间,父母一次次的挨整。我是父亲母亲的第一个孩子,在母亲怀我的时候,父亲母亲就开始忧心忡忡,提心吊胆,因为红卫兵们恐吓说:地主出身,不能“子又生孙,孙又生子”,所以我出生后,父亲迟迟不敢去给我报名落户口。

我因上访第一次被关押,出狱后,没有过过一天安宁的日子,隔三差五的就被中共豢养的恶警進门骚扰,期间又曾多次被非法关押、抄家,被停止工作。父母每一天都在为我的安全担忧,常年处于恐惧恐慌之中。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精神上难以承受的父亲一病不起,吃东西难以下咽。二零零零年年底病情加重,住進了医院。

在住院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受中共指令的地方电视台在该医院物色他们需要的病人,他们相中了父亲,因为他们看到这对老年夫妇规规矩矩的,容易被蒙骗上当。他们到病房找到了父亲母亲,让两位老人按照他们提供的话语回答记者的采访,其中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要求,说父亲要告诉记者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因为修炼法轮功走火入魔了把身体坑害到今天这一步。

我父母听到此番要求,马上予以回绝。他们心里明知是共产党对女儿的迫害,是这场血腥迫害的政治运动害得他们如此悲惨,他们怎么可能与中共为伍,编造谎言,诬蔑法轮功,進行虚假的现场实录,然后上电视台播放去蒙骗广大百姓哪?我父母面对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百般“邀请”,俩人态度一致,坚决抵制,不予配合。

接着,二零零一年初的殃视播放“天安门自焚”,我父母一眼看破底,认定是造假。而后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声明说: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我父母知道国际组织对“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揭露,告诉我们小辈的,“天安门自焚”是共产党在煽动仇恨,挑起群众斗群众是中共的一贯搞运动的手腕儿,怎么能相信呢!

在医院遇到的这件事情以及后期电视台不断播放的诬蔑法轮功的“1400例”,使父亲神情紧张,病情一次次的加重。在父亲的头脑中不论他多么的老实,似乎永远也摆脱不了中共迫害的阴影,恐惧使他越发沉默寡言,最终他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不说话了。

之后父亲周转了几家大医院,吃了上百副的中药,均不见疗效,最后母亲无路可走,决定听从医院的安排,让父亲回家。

父亲回家后,他自己不再吃一粒药,每次母亲把药给他,他都紧咬牙关。工作被剥夺后,我时常去父亲那里,一去就守在他的床边,在他耳旁念“法轮大法好”,无语的父亲就直直的躺着,默默的听着,默默的听着。后来,父亲有了一点好转,我就开始让他自己默念,父亲很听话。有一次,我和父亲一起敬念“法轮大法好”,念着念着,我看到老人的眼角流出了泪水,我知道父亲的主意识已渐渐清醒,那是父亲心中对大法仍怀有的无限眷恋……

十多年的日子里,父亲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一遍的念,有时他用手指在手心上一笔一笔的用繁体隶书写上:“师父好”。

现在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康健,七十多岁了,买菜、做饭都能自理,每年东北冬储菜白菜、土豆、萝卜他都能几十斤的背上五楼,身体十分硬实。

从二零一二年开始,父亲出去买菜的时候就花大法的真相币,间接的告诉人们真相。当他知道“三退”(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的事情,就自己起个名字“心意”,用白纸书写了三退声明,退出了中共邪教组织。他说“心意”表示他本人心中领会了神佛的旨意,选择“三退”,远离恶党;同时他也在表明自己敬佛敬天的心意。

有一次,老家的亲人来看望他,父亲希望老家的人能够得救,让我告诉他们“三退保命”的事情,同时他在一旁对他们讲道:“‘三退’是跟着觉者走,哪有错啊。你们都看了神韵晚会了,神韵晚会就在告诉世人保命的途径,《济公抢亲》那段,济公不抢亲的话,就救不了那么多的人,神佛救人的时候,是想尽办法的。现在神佛告诉世人,天灭中共,‘三退’远离共产党保命。瞧这瘟疫,老天灭谁来了?是共产党,凡是与它有关的统统清理掉,那还不快点办理‘三退’啊,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哎!”

二零一三年初父母家里安装了新唐人电视,他们最愿意看的就是关于中国大陆和海外的真实的新闻报道。当中共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获利的罪恶被曝光后,父亲说道:“这下中共是彻底完了,天惩在即。”

父亲十分敬仰大法师父,大法弟子写的回忆录《忆师恩》父亲翻看多遍,法轮功师父当年在大陆各地传法时,为弟子祛病健身的神奇的真实故事他知道许多,时常给我讲,大法弟子对师尊的敬慕和感恩他也都怀有一颗虔诚的心去一一的领会。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生日,也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周年暨二零一二年“世界法轮大法日”,父亲通过明慧网转达了他对法轮功师父的敬意,内容如下:一位老者虽然未修炼法轮功,但他非常敬重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他愿意称李先生为“师父”。他说道“师父不是一般的人”,他把“师父好”三个字写在了自己新衣服的里怀上面。

父亲总是每天虔诚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几十遍,并把法轮功的真相小册子《天赐洪福》揣在上衣的里怀,他说:“大法的真相能保佑平安啊!”

二零一二年的除夕,父亲母亲在我家过的大年,除夕夜晚,他们老俩口跪在大法师父的法像前,恭恭敬敬的俯身叩拜,以表达师父的救度之恩,那种无尽的感激之情令我肃然……

现在,父亲盼望着一件事情,就是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他和母亲想堂堂正正的一起修炼法轮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