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架大王”到优秀学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从一个自暴自弃的打架大王,到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我的变化让家人欣喜,老师说我是“進步幅度最大、并且成绩持续优秀的学生”,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自暴自弃

我小学的经历有点不堪回首。那是一所聚集很多有钱人孩子的学校,听人说,班主任对家里有钱有势的学生和家长好象高看一眼,生气时爱拿没钱的学生撒气。当时我家是没钱没势的那种(爸爸是厂长;妈妈是普通职员),我那时的性格也很不随和。

我觉得爸爸妈妈很听老师的话,一旦老师告我的状,他们连青红皂白都不问,我就会挨打。记得有一次,班主任喜欢的一位富家学生欺负我,我反抗,班主任狠狠的打了我几拳后仍不出气,又把我拉到门后面扇了两个耳光,事后又向我父母告状,父母又打了我一顿。

我动不动被停课,被罚去班主任办公室面壁,学习成绩也从前三名迅速降到后两名。父母几乎对我失去了信心和希望,打骂我的次数有增无减,我任何解释他们都不听。渐渐的,我觉得没有关爱,对人情冷暖彻底心凉,也就把“打架骂人”当成了发泄和保护自己的唯一办法。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我几乎每学期都会闯一次大祸,有一次因为和同学争抢单杠,同学被我踢几十脚,伤了脾;一次口角,我把同学耳膜打穿;二年级时因为好心帮助食堂的老奶奶削茄子皮,甩胳膊一削的时候,没想刚好一个小同学(省领导的孙子)走过,结果菜刀割伤了他的腿,缝了三针。诸如此类的事情,让老师和同学把我当成了瘟神一样的讨厌和瞧不起,我也自暴自弃,过一天算一天。

大转变

一九九六年,小学五年级的寒假,妈妈抱回一大叠录像带,说是朋友介绍给她的,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因妈妈经常生病)。妈妈当天去忙工作,我就好奇的看了起来。是李洪志师父广州讲法录像,我听到了师父讲为什么要做好人,要重道德。

深入浅出的讲法从耳朵传到心里,我一次又一次的心灵震撼!从小到大听任何人说话,都没有这种感受。师父慈悲的面容和话语,让我感到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慈祥与关爱!我决定学法轮大法。我提醒妈妈说:大法太好了!妈妈也修炼了,结果她的长期发烧和胃病、眼病等都痊愈,脾气也好了。

我每天起床,先拿“随身听”听师父讲法磁带,吃饭也听,晚上也听一会儿再睡觉。大法的道理太好了,我再也不想过一天算一天,开始用心努力学习,真心善待身边的每个人,包括以前对我不好的同学。

以往我很暴力,魔性一触即发,如今一想到“真善忍”,它们就消失无踪了,我不但没再打过架,反而变得彬彬有礼。大法修炼彻底改变了我整个人。

我的改变,让同学和老师震惊,很多同学揣测我怎么了?一些同学开始观察我,一段时间后,他们议论说:“他是从心里往外变好的!”

这些同学便号召其他同学和老师接受我。一位善良的老教师放学后邀我去她家,她很好奇我的天翻地覆的改变。我和妈妈给她带去了《转法轮》。那位老师夫妇都是知识分子,他们看书后说:“这书真好,能改变人心,有很多事情真的不是我们人力所能及的!”他们请求把《转法轮》留下来学习、珍藏。

法轮大法让我找回了善念,也开启了我的智慧。小学快毕业的时候,老师评价说我是“学习進步幅度最大、成绩持续优秀”的学生。虽然以前学习基础没打好,我还是考上了一个市重点中学。上初中后,我的成绩飞速上升,入学后第一次考试,就比入学时的全校排名提前了一百一十名。

因为心中有大法,我时时事事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善心帮助同学,做事先考虑别人,洁身自好,这使我在中学老师和同学中有着良好的形象和声誉,甚至我提到以前打人骂人的经历时,他们都觉得我在说谎,中学班主任问:你还会打人吗?

副班主任语文老师,特意在家长会之后找到我父母询问,当得知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神奇改变后,老师感叹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说我的父母很幸运,这个世界上能让浪子真正回头的东西不好遇啊!是啊,我万分幸运,得到了比金子还珍贵的法轮大法!

中学毕业后,我顺利考進了省重点高中,三年后又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名牌大学。我变成了人见人夸的优秀学生,不但不用家长、老师操心,他们还以我为傲。

愿您找到人生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恶毒攻击法轮功,我和妈妈带着她以前的厚厚病志和修炼身心受益的事实材料,来到省委省政府门前,怀着一颗平和的心想说明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每次都遭到武警强行抓捕(第一次被带到市体育场,在太阳下暴晒一天,晚上从小门走脱;第二次被大客车拉到郊外的球场)。这场迫害越演越烈,媒体谎言铺天盖地,人们被欺骗被毒害。我和妈妈象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开始了向民众讲真相

记得第一次和妈妈出去挂真相条幅,还是刚刚上高中的时候。在上学的路上我发现有一处立交桥,刚建成剪彩不久,晚上我和妈妈来到大桥上,妈妈绑绳子,我在一旁帮忙。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桥下,抬头仰望这耀眼神圣的真相条幅,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高兴和欣慰,唯愿多多的世人能够看到、明白!

市区有一座新桥,分为几层,是贯通几个区的。我和妈妈绕过护栏来到桥上,妈妈在一边帮忙,我写真相短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桥虽然很高,但那天很神奇,我想在哪写就在哪写,尽量写到最高最好位置。回来的路上,妈妈告诉我说:你写真相标语时,好象变的又高又大,顶天立地似的。不久,一个朋友也和我说:桥上很多法轮功标语,字又大又清晰,一定是个子很高的人写的(其实我那时不高)。我想,因为我们做的是正义的事、一心为了人们摆脱中共谎言毒害,所以上天都在帮我们。那些标语保持了几年的时间。

大学里,同学和老师都很清楚我的品行和为人,很信任我。有一次“政治思想品德修养课”,我在课堂上讲了“中共假抗战、真卖国”的历史事实(内容来自《九评共产党》一书),老师让我讲了近二十分钟,最后老师诚挚的对我说:“你讲的内容很客观真实,我很感兴趣,很高兴,谢谢!”我接触的同学很多都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并做了“三退”。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美国深造。幸运的是,我参加了当年的纽约修炼心得交流会,数千人的会场,盛大神圣庄严,师尊亲临会场讲法。得法修炼十多年,终有机会得见恩师一面,那一刻真是语言难表,泪水洗面,师父给我们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无以言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