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征签中放下观念、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自恶人王立军逃入美领馆并提交了江泽民与其爪牙薄熙来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证据,此事在国际上曝光以后,华盛顿DC与纽约的大法弟子们迅速行动起来,通过各种途径要求美国政府公开这些中共邪党的罪证。在限定的时间内征集一定数量的签名来促使白宫就这些民意做出回应就是其中的一种。

纽约是个特殊的地方,许多学员都在参与证实法项目,都很忙,所以刚开始时还没有设立征签点。都是学员有空时自己去征签。我当时觉得天象的变化到了这一步了,世人必须要面对中共邪党,必须在“要”与“不要”中共邪党这个问题上表态,谁也逃避不了。纽约曼哈顿是主流社会的人云集的地方,我想我就去那里征签,就是要让主流社会的人知道中共邪党的滔天罪恶。

第二天,我带上了许多征签表,走上了曼哈顿街头。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我有些发愣,从哪开始呢?这些人都走的很急,我又如何能让他们停下来呢?我心里掠过一丝犹豫,我想起当年曼哈顿酷刑展时,曼哈顿的众生是那样冷漠与麻木,当时真的让我心里难受了好一阵子,使我对曼哈顿的众生产生了观念,觉得他们不太好救度。但我马上告诉自己,我做的是救度众生的事,给的是众生得救的希望与未来,与常人的帮助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这样一想,我调整了心态,发出一念: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这时,我看到街边有四个穿着得体的西人正在交谈,于是我走过去对他们说:“对不起,打搅一下,你们是否愿意在帮助停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请愿书上签名?”这四个人看着我,我接着说:“只是签上你的名字,可是,却能救了很多人。你可以先看一下说明。”我把签名板递给他们,正念十足的望着他们,他们其中一个接了过去,他看了一下第一页的说明,说了一句:“天哪!我真不敢想象。”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与地址。都不用我再说什么,他把签名板传给了旁边的同伴,就这样,这四个人都签了名。

“征签并不难,”我告诉自己,“我能做,而且必须做。”

我接着往前走,又看见三个人正在聊天,于是我走上前,对他们说了同样的话,其中一个女士说她不想签,我的心动了一下,这时思想中一下子想起师尊的讲法。于是我稳住心,不为她的表现所带动,我看着她旁边的人坚定的说:“你是否愿意签上你的名字?”他看着我说:“我很愿意!”就这样,另外两人签上了他们的名字。这件事让我明白,只要自己稳住心,不被带动,在你场中的常人也不会受到影响。

这样一路走下去,不知不觉签了几十个。过程中,会遇到愿意签与不愿签的,我把住一点,就是你签与不签 ,我都要把真相讲给你,因为我真的希望你能得救,拥有未来,这是作为大法弟子的我责无旁贷,也是必须要做好的。我悟到只要基点摆正,在法理上认识清楚,就能正念十足,不可撼动。

有一次在曼哈顿的地铁站里,我利用等地铁的时间向人们征集签名,人们在不停的往地铁站里聚集。我从头签到尾,又从尾签到头,地铁就是不来,好象也在给等地铁的人们机会签名表态。有一对夫妇,我问那位太太是否愿意签名,她很不耐烦的对我挥挥手说:“我们不感兴趣。”她的先生正在看地铁指示牌,这时他走回到太太身边,他太太对我说完后就走到一边去了。若按照常人的想法,太太不想签,那先生也不太可能会签。我不为所动,因为我知道,她先生必须自己表态。我又问她先生,并把签名板递给他说:“你可以自己看一下,自己做决定。”我默默的看着他,心中发出一念:“我真的好想救你。”她先生看完说明,对我说:“我签!”在他写名字与地址时,我又对他更深一层讲了中共的邪恶,他走到一边的太太也能听到我说的是什么。当这位先生签完名把征签板还给我时,他太太走回来对我说:“我觉得我也应该签名。”我对她笑一笑,就这样,这对夫妇都签了名。在这位太太表示不签时,我心里对她一点不好的想法都没有,就做该做的。

有一次,我在联合广场附近的街头向路人征集签名,当我正在给一位路人讲真相时,马路对面一位人高马大的黑人老远就冲我喊:“你是在为法轮功征集签名吗?”我回答:“是的。”他大步流星的走过来,看上去他应该正在跑步锻炼,他边走边大声说:“我就是喜欢为法轮功签名。这一次又是什么事情?” 看来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听闻真相了。于是我告诉他中共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美国政府已经拿到了这方面的证据,我们希望白宫能向世界公开这些中共的罪证,制止中共继续犯罪。他一听,大声说:“签 !绝对签!”说话间从我手上拿过征签板,刷刷的签了名。旁边听我讲的那个路人有些犹豫,这时这位黑人对我说:“不用担心,他是我的朋友,我来告诉他。”于是,他搂着这位路人的肩膀郑重其事的看着他说:“老兄,这事很重要,你必须得签。”这位路人看起来确实与这位黑人相熟,他笑笑,还是有些犹豫,这时这个黑人急了,他大声说:“嘿,你签还是不签 ?如果不签,你就不再是我的朋友了。”这个路人一听笑了,对他说:“我会签,我只是在想用哪一个地址。”我告诉他:“如果你不想用你的住址,你可以写你的工作地址。”他一听不再犹豫,马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与工作地址。

还有一次在联合广场,我遇到一位家住新泽西的女士,当我告诉她为什么要征集签名时,她说:“天哪,怎么可以这样?我签!”她签完后我转身离去,她从后面追上我,并对我说:“你可不可以等一下?我儿子和她的女朋友在那边。我带你过去,他们也应该签名。”我说:“当然可以。”于是她把我领到他儿子面前,很郑重的对他儿子说:“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认为你们也应该签名。”我把征签板递过去,让他们看说明。她儿子与女朋友看了之后都说:“天哪,太可怕了。不可以这样。”他们很认真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与地址。

在征签的过程中,众生的善念有时真的让我感慨不已!我遇到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大学生,正坐在联合广场的台阶上休息。于是我走上前,讲完真相后,问他们是否愿意签名。其中一个说:“我要想一下。”另一个拿过签名板,二话不说的签 上了自己的名字。我等着那个要想一下的男生。他签完名的同伴扭头看着他说:“这还需要想吗?签名是对的。”那个男生说:“这是我的名字,当然要想一下。”他的同伴有些为他着急,不太高兴的说:“你的名字又怎样?用在正确的地方有什么困难吗?”我赶紧安慰他的同伴:“没有关系,我可以等。”我默默的帮这个男生发正念。过了近一分钟,他对我说:“我签!”这时他的同伴竟然为他高兴的鼓起掌来。这一幕深深的震撼着我,这个鼓掌的生命不仅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且还发自内心的为他的同伴选择了未来而喝彩。以前,大法弟子在街头讲真相,发传单,风里、雨里、雪里,吃了许多苦,遭了许多罪,我自己也经历了许多的魔难,我曾在心里抱怨过众生的麻木不仁。但是今天,眼前的这一幕让我明白了,这些充满正念与善念的众生不可小看,真的是了不起。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随着正法的推進,操控、抑制人的旧势力因素被清理掉了许多,人真的都在渐渐的了解真相,明白真相。善念都在复苏。我发现我以前对众生的许多观念都是错的。这些观念让我觉得众生不好救度;这些观念把我障碍在假相中,反过来阻碍了我助师正法救众生。当我悟到这一点时,我感到自己的身体轻松了许多,空间场也清亮了许多,对“慈悲”的理解也与以前有所不同。

有一次,我看到有七、八个十七、八岁的黑人青年正坐在联合广场的台阶上叽叽喳喳的聊天,他们的穿着很前卫,要是以前,我可能会犹豫,觉得象这样的青年有些玩世不恭,觉得他们不太可能会严肃认真的对待真相。但这两天征签下来,让我懂得不能带着观念看众生,更不能带着观念讲真相。我走上前问他们是否愿意签 名以及为什么签名,其中一个很调侃的对我说:“我是黑人。”他旁边的同伴一阵哄笑。其实他的意思不是想强调他是黑人,而是想表达“与我无关”的意思。我并没有动心,而是笑着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知道吗?我和你一样。”我停顿了一下,这八个人一下安静下来,我看着他们继续说:“我和你们一样,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肤色,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心。你说呢?”我看着那个青年继续说:“不要小看了写在这张纸上的你的名字,也许,它能救了很多的人。那么,为什么不呢?”我把签名板递到他面前,这时,仿佛整个空间场都停顿了,一切都静止了。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内心,每一句话都带着希望他们能得救的愿望。他默默的接过签名板,看了我一眼,我发现他的眼睛红了,他旁边的几个同伴的眼睛也红了。他们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其中有一个问我能不能帮他的女朋友签名。我告诉他最好能让他的女朋友知道为什么签名,他说:“她就在附近,我去把她带过来。”过了一会儿。他带回来了三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女青年,她们都很认真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还有一次,我正在向周围的人征签,不知从哪跑过来一个十一、二岁的黑人小男孩,问我在干什么,我想虽然是小孩子,也应该知道真相。于是我告诉他我在干什么。他听完后,对我说:“我也要签名。”我一听有些犹豫,因为这孩子还太小,我不太确定这么小的孩子能不能签名。这个男孩用力的往下按我手里的签名板,他一边使劲儿一边对我说:“你要把它放低一点,我要签名。”这时我一下明白,孩子虽小也是在表态,于是我把签名板递给他,他签完名后对我说:“你可不可以先不要走?我去叫我弟弟,他也要签名。”说话间就跑开了,过了一会儿,他带回来一个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我弯下腰问他:“你知道为什么签名吗?”他说:“我知道。我哥哥已经告诉我了。”我又问他:“你确定是你自己想要签名吗?”他很认真的点头说:“我确定。”我把签名板递给他,这个孩子非常认真的一笔一划的写着自己的名字,他的字写的歪歪扭扭的,他哥哥在旁边一看,把签名板抢过去,拿笔把弟弟写的字划掉。这个小男孩急了,拽着他哥哥的胳膊大声说:“这是我签的名字,你不可以划掉。”他哥哥很严肃的看着他说:“你写的字太难以辨认了,人们会看不清楚你的名字的。我帮你把你的名字写得好看一点,清楚一点。”他弟弟抬头看着我,有些担心。我弯腰拍拍他,对他说:“不用担心,都知道你的选择,而且是对的。”他放心的笑了。望着哥哥带着弟弟离去的背影,我心里涌出一阵感慨,这对小兄弟年纪不大,又没有大人带领,却非常强烈的主动要求签名,别看是常人的孩子 ,却不可小看,他们的来源真的不一般。

有一次,我去四十二街图书馆附近征签,我发现特别是中午的时候,那里有许多从公司里出来吃午饭的人,在图书馆后面还有一个排满了小桌子和椅子的公园,人们仨仨俩俩的围着小桌子边吃午饭边交谈,我想这正是征签的好机会。当我走進公园时,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很多都穿着衬衫,打着领带,也有的穿的很随和,但一看气质就知其所在的阶层。我想趁现在都出来吃午饭赶快抓紧时间去征签。就在我抬脚往里走时,突然间心跳加快,思想中冒出了怕拒绝的念头。我稳住自己的心,告诉自己,这是干扰,清除它。这时,一个穿着得体的黑人迎面走过来,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并伸出手来跟我握手,对我说:“就是想跟你打个招呼,看到你我真的很高兴。”我知道是他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弟子来救他了。于是我告诉他我在征集签名以及为什么签名,他听了后拿过签名板刷刷的签了名。签完名后对我说:“迫害不会长了,你们要多保重。”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心里又一阵感慨。

我一个一个小桌子的去征签,那时正值新唐人举办几大赛,还有神韵交响音乐会的演出。过程中,遇到跳舞的,遇到搞音乐的,遇到搞其它艺术的人,我会顺便把大赛和神韵交响音乐会的信息介绍给他们,他们都会很高兴的接受。我还告诉他们这些都是中共不喜欢的,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于是我再告诉他们中共为什么不喜欢,让他们更深一层的全方位的了解中共的丑陋与邪恶。

我发现其实很多主流阶层的人都知道法轮功,也都知道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但他们对中共邪党到底有多邪恶明显认识不足。

有两个人,一个是老板,另一个是他的朋友。他们听了我讲真相后,那个老板有些犹豫,他问我:“中共真的这样做了吗?他们不是比以前有進步吗?”他的朋友指着这个老板对我说:“他打算去中国做生意。”我一听心里真为他着急,于是我动了一念,想要破除他头脑中对中共的幻想。于是我问他:“你认为你能从靠活摘活人的器官谋取金钱的中共那里赚到多少钱呢?” 他一听愣住了。我又接着问他:“一旦你把钱投给中共,你认为那时还是你说了算吗?”这个老板和他的朋友互相看了看没说话。我再接着问他:“中共会真的让你知道你的钱将被如何利用吗?到那时为了保住你的钱,你除了任由中共摆布还会有别的办法吗?在中共国,法律在中共的眼里与需要相比永远都是微不足道的。而且,你认为中共会对你说真话吗?”他们听了我的话后都沉默 了。我接着对那个老板说:“不要让你的钱为你哭泣,我相信它们宁愿选择待在家里,也绝不愿和中共待在一起。”他们一听都笑了,这个老板接过签名板,还是有些犹豫,我告诉这个老板和他的朋友:“这个签名看起来只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相信我,你一定会为你正确的选择而感到幸运的。”他们一听又笑了,那个老板一边签上自己的名字一边说:“我现在已经感到幸运了。”他的朋友也笑着说:“如此幸运的事,我怎么能被落下呢!”他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当我转身离开时,那个老板又对我说:“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说的这一切。”

给这些主流社会的人讲真相,我发现把握那个度很重要。你既不能让他觉得他并不知道真相,也不能让他觉得你是在教他什么是真相,而是要用智慧引导他自己思考真相和了解真相。而且面对不同的人你就得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位去讲,还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他明白并做出选择。我感到自己真的是使尽了浑身的解数,有时要在一秒钟内必须找到能救他的方法。我发现自己在征签时大脑会变的特别发达,不仅反应迅速,而且智慧也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经常是一秒钟之内思想中能涌出许多救他的方法,我在其中选择一种最可行的。经常是签完一个我就出一身的汗。

我遇到一位律师,当他得知为什么征签时,他表示他早就知道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他对我说:“你认为这样有用吗?”我看着他说:“就象是一个诉讼,需要时间,但一定会有一个正确的结果。你必须得向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对吗?”说着我把签名板递给他,他听了我的话很是感慨,非常认同的点头说:“太对了。”并刷刷的签了名。签完名后他问我:“你们有网页吗?我可以让我的朋友们都签名。”于是我把网址给了他。

有两个穿着讲究的男士,一看就气质不凡,他们桌子上摆着一些文件。他们一边听我讲一边翻看桌子上的文件,我讲完后他们抬头看看我,其中一个对我说:“你认为我们会签吗?我们现在很忙。”我说:“我认为你们会签。”他又问我:“理由是什么?”我说:“两个理由。第一,你们在美国的本土上,中共没有办法把你们投入劳改营;第二,你们一定记得电影‘辛得勒的名单’的最后,那个商人很后悔没有卖掉他的金质徽章,因为那样,能救出更多的犹太人。而你们并不需要卖掉任何东西,仅仅是一个签名,就能救了许多人。”他们听完我的话后,震撼的看着我,我把签名板递给他们,他们什么都没再说,默默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地址。

有六个人,他们坐在桌子旁正在交谈,当我讲完真相后,其中一个问我:“签了名,我们能得到什么?”我微笑着,带着正念看着他们说:“不仅仅是救了许多人,你们的名字也将会被载入未来。这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或许,这就是神所能给予你们的。”他们一听,忽然都变成小孩子一样,高高兴兴的签了名。

还有两个女士,她们正在讲电话,当我走近她们时,她们对我说:“我们没有时间。”于是我绕过她们去了她们的邻桌征签,桌子与桌子之间都相距很近,我对邻桌所讲的她们都能听的到,其实我就是想让她们也听到。她们讲完电话后,从身后叫住我:“对不起,你能不能回来一下?因为我们也想签名。”她们也问我要了网址,其中一个说她有一个小公司,她很想让她的员工也知道这些信息并且签名。

尽管我用尽我的全心去做,也并不是每一个都会签名。我遇到了一个商人,当我告诉他为什么征集签名时,他说他不想签,我问为什么,他说如果他签了,他担心中共会找他的麻烦,而且他也不关心所发生的事。这时我发现周围签了名的人都很鄙夷的看着他,他好象也感觉到了,有些不自在。我很遗憾的望着他,我真的很想救他,要是在以前,我会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没准心里还会想着“你不想得救我也没有办法”,但现在,我不再是以前那样的想法,只要正法还没有结束,对这个生命也许还有机会,我想给他留下大法弟子慈悲的印象。我转身时真诚的对他说:“其实你签了名也不会失去什么。也许,因此神会给予你更多。我想你可能需要想一下,那就下一次吧!下一次希望你不要错过了。”他有些被触动了,抬头看看我说:“那就下一次吧。”

还有一个犹太人,是个医生,当我告诉他为什么征签时,他说:“我知道这些事,我绝对签!”他签完名,我主动把网址给他,对他说:“请告诉你的医生朋友这些事,请他们也能在这个网页签名。”他说:“我一定会的。”

虽然我只征签了四天,一天两个多小时,总共加起来不超过十小时,共计征集到一千二百多个签名。我所列举的事例只是我所遇到的其中的一部份,还有许多许多看起来都不太可能的事,但真的在正念的作用下都变成了可能,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

在这四天征签中,所遇到的事让我震撼——因为众生的正念;让我羞愧——因为自己对众生的观念;同时也会让我精進——因为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我真的懂了,要想真正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只有放下各种观念,一思一念都能全方位的为众生得救而着想,一思一念都能全方位的用大法来衡量,才能在各种常人的表现中不被带动,才能把众生真正的救下来。

以上是我在征签过程中的一些体会,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