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师信法 闯过道道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我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十二日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多年的顽疾:咳嗽、失眠、风湿、肝肿大疼痛、附体等在修炼大法后不翼而飞,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师父为我扫魔障

然而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当我接到家人同修要被非法重判的消息时,我的身体突然出现濒死的症状:不能吃东西,连一口水也喝不進去,却一个劲的上厕所,身体一天比一天沉重,浑身疼痛,只能躺在床上发出痛苦的呻吟,眼前始终是昏暗的,仅一周的时间人就脱相了,生命似乎到了尽头。

这时,师父安排了俩个同修来到我的家中,帮我密集发正念,她俩夜间住在我家通宵发正念。在同修正念的帮助下,我的主意识渐渐清醒,脑子里浮现出了师父的话:“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立即觉的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同时悟到这种对身体的迫害是旧势力干的,想要用病业的方式夺走我的肉身,我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这个念头一出顿时眼前不再昏暗,身心也轻松了许多。

晚上睡觉做了一个清晰的梦:一只大黄狗站立在我的胸前,爪子伸進我的衣服里来,我立即喊出“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正法口诀,那只黄狗变成了一堆黑碎片,我将其塞進了井里,它还不死心一个劲的从井里往上冒,变成了一个塑料蜡台一样的东西,我知道迫害我的邪恶没有灭尽。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我在洗澡的过程中被滚烫的开水烫伤。当时我滑倒砸翻了装有大半锅开水的铝锅,把锅盖砸裂了一个口子,自己的左臀部严重烫伤,烫伤的皮肉又被卡進肉里的锅盖边堆积到了一起,左大腿根部还被锅盖边严重割伤。当时我没有疼痛的感觉,就是浑身颤抖,觉的支撑不住便躺在了床上。我在求师父加持的同时向内找,问自己为什么遭此严重迫害,原来是自己求来的。

记的有一次法会交流,一位同修洗澡时被一大锅开水烫伤了整个后背,她信师信法十八天痊愈,当时我生了一念,这位同修真了不起,换成是我,我可受不了这么可怕的烫伤。就这么一个怕心招来了这一幕的上演。

我一夜没有入睡,不能坐也不能站,感觉有一个非常沉重的东西压在我的身上。

第二天,家人帮助我把水泡里的水放出去时,我只听到象自来水龙头打开一样的哗哗的流水声。老伴看到我的伤势后吓的说:“这么严重的烫伤还是赶紧去医院吧!”我平静的回答说:“我有师父呢!师父会呵护我闯过这一难关。”我在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师父,弟子不争气,又让师父为弟子承受苦难!但弟子一定正念正行绝不给大法抹黑!”我坚持听师父讲法并不断向内找。我心生一念:一定要尽快炼功,快点恢复好,尽快出去面对面的讲真相、救众生。

发出这一念后身体出现了奇迹,身体状态一天比一天好,可以说是一天一个大变化。

烫伤后的第九天,我轻松自如的走出家门继续面对面的向众生讲真相了!

此时,我的伤面彻底消肿、结痂。这使我老伴及周围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一般常人要是这么严重的烫伤加外伤,除了昂贵的医药费外,身体还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且面临感染的危险。而我的身体却在九天的时间里迅速的恢复,整个过程身体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烫伤处脱皮后长出了新的皮肤,没有留下一点疤痕。

信师信法 突破旧势力的层层阻拦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我与家人同修都经历了严酷的迫害,风风雨雨、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

俩个家人同修都先后被非法重判五年,遭受了各种酷刑,如:吊铐、水泥路面拖拽致使膝盖骨外露、长期灌食、长期不让睡觉(熬鹰)……一个家人同修两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心脏停跳、血压归零。无论邪恶如何疯狂,他们都在师尊的呵护下坚定的走了过来,回到家后身体都很快恢复了健康,这也让周围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在家人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十年中,我也经历了很多很多,那种心理上的压力、心灵的痛苦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如果没有大法的支撑和师尊的呵护,我是无论如何也走不过来的。

二零零二年的九月三十日,我和家人同修同时在两地(一南一北)被绑架。我于二零零三年春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去掉了依赖家人的执著,摆脱了邪恶的干扰和迫害后,我来到遥远的另一座城市去找寻家人同修。因为家人同修被非法关押十个月后,家里才接到了他被非法判刑的通知书。我带上通知书去找人,结果是查无此人!我给法院打电话,法院的人说:“人已经被送回老家了,你还敢打电话,再打电话就监控你、抓捕你!”在我据理力争后,法院的人告诉我家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某某看守所。我赶到看守所找人,对方说送某某监狱了,我又风尘仆仆的赶到监狱,等了大半天结果仍是查无此人!我再次返回到法院。没有一个人告诉我家人的下落。这种找不到人的强烈精神刺激,作为一个母亲是无法承受的。当时,我在极度的煎熬中决定控告它们。这个念头一出,在当地朋友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家人同修。

同修因为长期绝食被强行灌食只能坐在轮椅上,我们是在监狱的医院里相见的。那一刻,我们泪如雨下,但家人同修对师尊、对大法坚如磐石的信念给了我很大的宽慰。

后来,家人同修被不断的变换着大队关押。一次,我到某大队看望家人同修,我被包括正副大队长在内的几个监狱警察带到一间屋子里,他们象审讯犯人一样的对待我,我毫不畏惧,向他们讲述大法真相、我亲身受益的事实、讲信仰自由、讲践踏信仰有罪、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四二五的真相……后来他们陆续离开了房间,并安排了我与家人同修的相见。事先我也找到监狱长,并向监狱长讲了真相。

我在多次看望家人同修的路上,包括火车上、公交车上……我都讲真相、劝三退,讲大法洪传,讲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揭露同修遭受迫害的情况,讲邪党才是真正的邪教……我从来没有因为个人的悲苦而忘记救度众生的使命,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把讲真相放在第一位。

信师信法 魔难中不忘救度众生

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师尊要求我们必须做好的三件事之一,更是大法弟子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与责任。自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向众生散布弥天大谎开始,我就毫不犹豫的站出来维护大法,走上了天安门、发资料、送光盘、发《九评》,但对于我来讲,最得心应手的还是面对面讲真相这种方式。

无论是面对迫害我的警察,还是亲朋好友、同事、同学,以及在生活中与我结缘的众生,我都会向他们讲述大法的真相,把邪恶迫害大法的谎言揭穿、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惨无人道的罪行曝光,听闻真相的众生无不从心底里感到震撼、震惊。

从二零零八年十月份开始至今几年的时间里,我背负亲人在狱中遭受迫害的心理重负,冲破了思想上、家庭中的重重魔难及障碍,尽心尽力的救度那些发愿来到世间却迷于尘世的上界生命,因为她们面临的是真正的灾难:被毁灭的危险。无论是冰天雪地的数九寒天还是烈日当头的三伏酷暑,我每天都坚持走出家门与陌生人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基本从不间断。每天我都会随身携带一个便笺簿,退一个就记一个人名,在寒冷的冬季,记人名时手冻的直哆嗦,但心中却充满了喜悦!

几年来不知道用光了几本便笺簿、用光了多少支笔芯,听闻真相的众生基本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能够明白真相,并表示三退,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几年来,经我讲真相、劝三退的人数虽然没有明确的统计,但每天都能劝退十几人、几十人,也有更多的时候。

我是如何突破各种障碍和思想框框与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的呢?我是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的许多经验交流后,急切的想要做好这件事。可是,刚开始走出家门时,面对茫茫人海、匆匆走过的人流,我在心里呼唤着师父:“师父啊,我该怎么救人啊?”

第一天我空手而归。回家后,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师父啊,我要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那么多人我怎么救啊?一定有很多人和我生生世世结过缘,也一定有很多人在下走的过程中曾与我相约:如果她们迷失在常人中,要我想办法唤醒她们!请师尊将有缘人送到弟子的身边,请求师父加持弟子救度众生的强大正念!”我恳切的求助、真诚的泪水化作了无穷的力量,我静下心来学法,师父的大法破开了我心中的迷雾,去除了我的顾虑心、怕心、急心……我坚定了走出去向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的心念,因为我有救度众生的强烈愿望,师父给我安排了一位同修帮助我,我借鉴了她救人的一些好的做法,去除了一些弊端,在师尊的加持下走出了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师父已经给我们铺垫好了救度众生这条路,弟子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我每天出门前都要给师父上香,请师尊送有缘人到弟子身边来,使有缘人得救。然后带上神韵光盘、《九评》、《走出政治走入修炼》、《我们告诉未来》、护身符、藏字石风景区的门票(缩印版)等,抱着纯净的信师信法、救度众生的心态,笑容可掬的走在救人的路上。我衣着得体、形像端庄大方、语气平和、心态纯净,只要与人眼神沟通上,就会迅速形成一个正念之场,象老朋友、老熟人一样亲切的交谈,对方在听闻大法真相及三退保平安后,基本都能够三退。她们中有工人、农民、干部、律师、学生、警察、商人……当我和众生交谈完,有的同修会问我,你和那个众生以前认识吗?怎么你们象一家人一样!是啊,当我们抱着完全为对方好的心态,众生明白的一面会感知的到。

我个人的体会是,讲真相过程中纯净、祥和、慈悲的心态最重要,我的心中只有“救人”这一念,没有其它任何杂念,我的眼中只有要救度的众生,周围发生的一切我都没有任何感知。我利用一切机会和众生沟通,打一声招呼、故意问问路、问个时间、称赞对方的服饰、遇到干活的道一声辛苦了、遇到骑车的我会招呼她们停一下车等等随意所用,有时路边停了许多车,我就一辆接着一辆的送神韵光盘,然后直接切入正题。

举几个小例子:

二零零九年,我们地区规划改造,全国各地的农民工涌入我们地区。我利用这一时机每天都能劝退几十人,为了拉近和众生的距离,我甚至和他们一起干活。一次,七个农民工围着我听我讲真相,最后他们全部三退,并接受了神韵光盘和各种类型的真相小册子,他们表示一定要把这些真相资料带回到家乡,让家乡的父老乡亲能够受益,不再被邪恶的谎言蒙骗!

一天我走到公交车站牌处,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突然向我九十度鞠躬,并喊了一声老师好!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于是亲切的拉住孩子的手,向孩子讲真相、劝三退,男孩认真的听着,最后向我鞠躬表示感谢!

一次我走在路上,一个骑电动车的小女孩从远处疾驶而来,我向她微笑的打招呼,她的车开出去十多米远停下来,小女孩飞奔到我的身边,扑到我的怀里,亲切的喊我阿姨,我慈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善意的将大法的真相告诉她,她愉快的表示三退。

一天,我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脖子上戴着一个释迦牟尼像,我将翻墙软件送给他并向他讲真相,小伙子说:“你才是真正的修行人,大法太好了,我也想修炼!”我告诉他用翻墙软件就可以浏览大法的网站,大法的所有书籍都可以免费下载,小伙子高兴的千恩万谢!

我和同修在商场里配合着讲真相,我向售货员讲述大法的美好,她刚开始并不接受真相,我耐心的向她讲述,不一会儿周围就围了很多人,最后人们都明白了真相,有的众生和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最后我将神韵光盘送给售货员并祝福她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售货员含着泪向我表示感谢说:“阿姨,我也祝福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有时候我会到学校的门口等着学生们,当她们成群结队的上学或放学时,我利用这一时机讲真相,并举了很多在大法中修炼的小弟子通过修炼学业進步、身心受益的例子。孩子们纯真的本性很容易被唤醒,他们都会明白真相并真心表示三退。

因为我连续五年赠送神韵光盘,有很多世人多次接到我送的光盘,虽然我记不住她们的模样,但是她们对我印象却是非常深刻的。

有一次,一个常人和我主动打招呼,告诉我她将我送给她的神韵光盘又传给邻里看,大家都说好,她每天都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每次念法轮大法好时都看到自己的周围金光闪闪,多年困扰她的失眠症也奇迹般的康复,她觉的大法太神奇了。有一个卖鸡蛋的妇女拉住我的手说:“大姐,太谢谢你了,你教我法轮大法好比什么特效药都灵,我多年的顽疾都不治而愈,我也要修炼大法!”我接触的在大法中受益的众生实在是数不胜数。

因为我每次讲真相时都会嘱咐对方要把真相讲给家人听,让他们也明白真相并退出邪党的组织,一次我遇到一个年轻人,他主动告诉我他回家后给家人讲真相,他的家人也全部三退了!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些九九年后放弃修炼的炼功人,在得知她们曾经修炼过大法后,我都会一次又一次找到她们,给她们送书、送炼功音乐带,并和其他同修配合着将她们再次领入修炼的大门。他们中的绝大部份人现在都在证实大法这条路上精進的走着!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也遇到过很多公、检、法中的众生,他们明白真相并三退后主动告诉我他们的身份,并嘱咐我要注意安全!我也正告他们绝不能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都表示再也不会随着邪恶干这些罪恶的事!

有很多众生在明白大法真相后,会高举拳头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每次听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呼声,我的泪水都难以自抑,更加深刻体会到众生急盼得救的心情以及师父的无量慈悲!

讲真相中感人的例子太多太多,这都是师父洪大慈悲的展现。

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