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理工大学校友陈占国被中共摧残致疯 【明慧网】

成都理工大学校友陈占国被中共摧残致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成都理工大学校友陈占国,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向民众传播法轮功真相,被中共法西斯当局恶警数次绑架,先后被非法劳教和判重刑,备受折磨,最终被江苏省洪泽湖监狱摧残致精神失常,送回蒙古老家,至今情况不明。

陈占国,男,今年约40岁,身高1米72,原籍内蒙古赤峰市,1997年于成都理工大学本科毕业,毕业后分配到内蒙古包头市萨拉旗106地质队工作。修炼法轮大法后,陈占国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人,身心变化显著,不但身体更加健康、无病一身轻,脾气也越来越好,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处处为他人着想、与人为善,是一位才华横溢、德才兼备的优秀青年科技工作者。

由于坚信法轮大法,1999年7.20中共邪党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忠厚善良的陈占国长期以来一直遭受中共“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流氓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二战时德国纳粹盖世太保等法西斯组织)的严密监控、不断骚扰和残酷迫害。

依法上访鸣冤,在内蒙古包头和五原县劳教所备受折磨

1999年7月,陈占国先后两次依法上访说明真相,为法轮功鸣冤,被包头“610”恶警非法关押在包头劳教所摧残百余天。

2000年9月18日陈占国又被“610”恶警绑架到内蒙古五原县劳教所进行残酷迫害。内蒙古五原县劳教所可谓“人间地狱”,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提高所谓的“转化率”,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惨无人道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罚站、冻饿、罚跑步、吊铐、鞭抽、电击、拳打脚踢、用电警棍和木棍毒打、不准睡觉、不给水喝等等。

2001年2月初,劳教所安排举行诽谤大法的文革式的揭批会,法轮功学员陈占国和马英巨在揭批会进行到中途的时候,挺身而出证明法轮功是一个好功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劳教所随即对二人关了数日禁闭,进行极度的折磨。2001年2月23日至28日,在副所长穆建峰的指挥下,一大队、三大队伙同管、教两科级恶警24小时车轮战对两名法轮功学员用高压电警棍、皮带、拳脚施以长达5天的毒打,强行洗脑“转化”。这次丧心病狂的摧残致使陈占国大小便失禁,头颅变形肿大,四肢浮肿,精神伤害严重,几乎被折磨死。

2001年3月在一次诬蔑法轮功的“揭批会”上,因为不配合邪恶的胡言乱语、栽赃抹黑,陈占国被穆建峰等人在现场当众强行上背铐、殴打;后来陈占国又被带到三大队关禁闭、上背铐,期间遭受多次电击,橡胶棒毒打,管理科科长张铁峰用警绳猛的把陈占国胳膊拉起,撕心裂肺的疼痛致使陈占国几乎休克,恶警杜向阳专门电击陈占国小腹直到其大小便失禁。这次迫害导致陈占国头颅肿大变形,面目青紫,面相惨不忍睹。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被迫流离失所 在江苏遭绑架、枉判十年

陈占国九死一生从五原县劳教所回到原单位后不久,单位邪党不法人员扬言要绑架他进洗脑班进行迫害,陈占国被迫放弃工作,与大学同学、江苏法轮功学员孙玉锋先后回到成都理工大学。后来成都理工大学发生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事件后,俩人被迫离开母校,一起来到了孙玉锋的工作单位——江苏省连云港市黄海机械厂,二人一起在连云港传播大法福音时,又遭连云港市“610”伙同新浦分局恶警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轮功学员车光明(也是陈占国大学同学),他们的钱财被恶警洗劫一空,三人遭酷刑逼供后又被投入连云港市看守所。

遭非法关押期间,陈占国曾绝食抗议50多天,多次被看守所恶警野蛮迫害性灌食,2003年连云港新浦区法院分别诬判陈占国10年、孙玉峰9年、车光明4年,随后三人被劫持到江苏省宿迁洪泽湖监狱八监区遭受非人迫害。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在江苏洪泽湖监狱被摧残致疯

江苏省宿迁洪泽湖监狱又叫洪泽农场,是非法关押在江苏省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暴力、谎言、伪善等等下三滥卑劣招数被洪泽湖监狱的恶警使尽。

洪泽湖监狱入监队(即原八监区,后改为十一监区)的强制“转化”表现最为邪恶疯狂,一次“攻坚转化” 最长可达半年之久,恶警做贼心虚,为了怕人看见,就用报纸把窗户糊得严严实实,期间恶警通常把一个法轮功学员关押到单独房间,利用几个固定犯人(多为暴力刑事犯)分成几班, 24小时严密监管夹控,不许说话,长时间罚站,不许睡觉(经常一次性连续20余天,闭眼就往头上、脸上浇冷水);用犹大伪善“劝”转化、恶警恐吓、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不让吃饭和喝水;念或播放诬蔑大法的黑材料暴力洗脑;胁迫亲属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警察动手毒打,利用多名犯人同时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强行灌食或注射不明药物等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此外,在众目睽睽之下,警察会命令犯人在操场上快速拖行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站军姿,酷暑在外暴晒、严冬穿单衣站在窗口吹冷风。

2004年夏,陈占国在洪泽湖监狱因坚持炼功被恶警用尽上述各种手段折磨得一度精神崩溃,而恶警却造谣说陈占国是精神病,并将他先后挟持到南通精神病院和南京精神病院进行残酷迫害,连续残忍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陈占国被摧残得下肢瘫痪,精神失常,无法正常进食,只能喝少量奶粉,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2010年,洪泽湖监狱怕他死在监狱中追究责任,要把他提前释放,陈占国原单位所在地“610”和原单位之间怕给他们找麻烦,互相推诿,看到人神智不清、下肢瘫痪,怕摊责任没敢接。最后,洪泽湖监狱派监狱长王新根、八监区监区长滕江将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陈占国遣送回内蒙老家,此后一直杳无音讯。

据悉,陈占国父母早已去世,只有一个哥哥在赤峰,1999年7.20中共邪党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与陈占国很少联系。

连云港“610”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陈占国的主要恶警:
孔 杰,新浦区“610”教导员,手机:13961372800;
仰广武,手机:15861237876。

洪泽湖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陈占国的主要恶警:
倪文清,监狱党委书记,电话:0527-86478001;
胡玉卓,政委,电话:0527-86478002;
王新根,监狱长,电话:0527-86478008;
汤锦超,警号:3207373,教改科科长,电话: 0527-86478068,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江苏省授予““转化”专家”称号 ,其人阴毒、伪善,坏点子极多,几年来干尽坏事;
曹新红,女,警号:3207662,教改科恶警,电话:0527-86478075、86478076,几年来一直专门负责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多次在狱内刊物《洪新报》上发表文章诬蔑大法;
翟洪举,警号3207123,狱政科科长,电话:0527-86478069,多年来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童迎宪,狱政科恶警,电话:0527-86478072,多年来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张冠军,八监区中队指导员,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最为凶残;
肖玉明,警号3207761 ,八监区管后勤、监区副指导员,是该监区教育中队的后勤管理人员,该人本不属于610体系内(如:心里矫治科、狱政科等这些专门镇压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但此人非常积极的参与各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每次抄监都少不了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会议,经常出邪恶的点子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家属的信件都遭他的扣押,发出去的信件也是100%的遭他扣押;每到刑满释放的法轮功学员,在释放的当天,都是由他安排新入教育中队的新犯(因为新犯不知真相,也就不知深浅)无论冬夏,四、五个人把学员带到教育中队南边的露天垃圾场强行将衣服,一直到内裤,鞋袜全部扒光,赤条条的站在垃圾堆里,任由那些刑事犯强行搜查;无理扣押法轮功学员的物品……;
叶志春,警号3207648 ,八监区指导员,身患多种疾病,经常病休在家,此人是人前说人话,人后说鬼话,每次都给其他警察出邪恶的点子,但他表面上总是很和气,也多次参与抄监等,一直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滕江,八监区指导员,一直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杨万和 ,八监区副指导员,一直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周文华,警号3207840,八监区教育中队长,话不多,但紧随肖玉明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冲在前边,和肖玉明、滕江一起对法轮功学员搜身、翻箱倒柜、掀床铺、扯棉被、拽枕头……每次抄监过后,室内都象土匪过境般一片狼藉,只要是法轮功学员存放物品的区域,没有一个角落落下,而犯人的区域却纹丝不动;
王志强,八监区教育中队党支部书记,一直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孙运:原八监区教育中队指导员,现十一监区教导员。几年来,一直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主要黑手之一。曾参与对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
吴章宏:十一监区副教导员,原八监区入监队指导员,曾积极参与对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