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中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中共新华网2013年6月4日登出流氓文章一篇,说,“几个身穿制服的人揪着中间一人的头发,在其指缝中夹着牙刷,手上满是血迹;一人后背上血迹斑斑,被五花大绑着蜷缩在地上”。乍看觉得奇怪:难道中共终于开始招供了?恶狼不吃人了?!接着看,中共果然本性不改,是在更加无耻地大耍流氓。该文居然声称,这是“嫌疑人……企图以真人模拟演示的形式”“伪造”“法轮功人员在监狱遭受酷刑迫害的照片,以达到歪曲事实、散播谣言,抹黑中国形象的目的。”看罢不由慨叹:的确,中国形象真让中共流氓败坏完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四年,现在还装清白,不是流氓恶棍还能叫什么呢?

一问中共:你们敢公布黑狱中的酷刑现场照片和实况录像吗?

今年五月明慧网上有一篇辽宁法轮功学员写的文章,题为《在马三家劳教所毒打折磨我的恶人》。文章说,“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那些迫害者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谁打你了?谁看见啦?有能耐你去告呀……”

“正常人一听这话便知是在耍无赖,说者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可是他们没有想一想,其实每一个受害者都是一本账单,记录着行凶者的犯罪事实。当清算罪行时,买单的会是谁呢?”

“我被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过两年多,曾遭遇过死人床、大挂、抻刑、犯人按压被狱医灌食、开口器撑嘴灌食、长期戴手铐、暴力殴打、冷冻、凳子压体长时间面壁跪姿体罚……当我走出马三家时,几乎是个废人,连刷牙都得用手撑住水池边儿,因为腰部已经承受不住身体的一点点倾斜。”


相传中国宋代有个叫田登的人做了州官,为避其名讳,人们在谈话时不能说与“登”同音的字,比如要说“点灯”,只能叫“点火”,以至于元宵节官府放灯、民间观灯、赏灯时节,衙门张贴安民告示,都只能说“本州依例,放火三日”。因这则笑话,“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已成为中国大陆人嘲讽与抨击那些欺压百姓、为非作歹的当权者的经典佳句。可如今的中国大陆,已经是“流氓恶棍害人无度,善良受害状告无门”!

这就是中国真实的现状,一个几亿人(法轮功学员、其亲朋好友同事邻里)忍受了十四年的现状。真是把中国古老文明之邦的脸面丢尽!

中共及其所有流氓文人、流氓打手,你们敢把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受酷刑折磨的现场照片和实况录像拿出来公布于世吗?好汉做事好汉当,那样才省得众多受害人用真人重组现场、画图重组现场、甚至请画家用油彩描绘现场等许许多多的周折!

二问中共:所谓“天安门自焚”的现场实况录像,你们敢原原本本地公布于世吗?

被江泽民的姘头塞进中国大陆中小学课本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欺骗了多少青少年,在多少无辜青少年的心田里种下了仇恨法轮功的种子。可是,刘春玲到底是怎么死的?刘春玲的女儿刘思影是怎么失去妈妈的、自己又是如何失去生命的?

那个黑乎乎的王进东,他两腿间盛满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在他喊出那句似是而非的口号之前,身边警察手中的灭火毯在他头上悠闲地摇来晃去,没有丝毫灭火的急迫。

还有那些在现场近距离拍摄特写的摄影记者、导演,以及把刘春玲从头部击毙的穿军大衣的,都是些什么人?

中共及其流氓文人和流氓打手,既然是突发事件,你们为什么有现场实况录像?既然有现场实况录相,你们敢把实况录像原封不动地向全世界公布吗?!

三问中共:你们敢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场照片和现场实况录像原封不动地公诸于世吗?

酷刑重组:活摘器官(绘画)
中共罪行重组: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绘画)

当您听说有成千上万的人只为了坚守对“真善忍”信仰,就被活活地开膛破肚、割掉心脏、肾脏、肝脏、眼角膜,您一定不敢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确实发生在现在的中国。而且是在中共政法系统的合作和保护下,在军队、武警和地方医院进行的。请听2009年12月12日,追查国际组织收到的一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目击者证词的调查录音(MP3文件(4.9MB)):

一名辽宁省锦州市的警察举报,在2002年为辽宁省警察系统工作期间,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其中一位30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2002年4月9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来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该学员转移到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在这名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的全过程。下面是他的部份录音内容。

证: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
问:你看到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证:女的,女的。
问:年轻的么?
证:30多岁吧。
问:那她口中还喊着法轮大法好吗?
证:还喊着还喊着。
问:你说一下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证:当时,我们经历了就是,得有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的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经就是,反正她又不吃东西,然后我们强行的给她灌牛奶,往她的胃里,她不喝就强行的给她灌。你知道那个,把她的鼻子捏上,于是维持着。她7天瘦了将近15斤。而这个时候不知道,可能是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一个年轻的,在某、某,就是给她送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然后进行一套东西。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别看我在武警,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但是,我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这些军医,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已经拉开了,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那个女人就嗷。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问:从胸口划下去的时候她喊的法轮大法好?
证:嗷的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么?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

证:当时,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是一个老师,在中学教书的老师,她的儿子今年可能12岁了吧。她的老公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一个,也是一个工人吧。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问:就是在你所待过的那个公安局里面你就亲眼看…
证:当时我没在公安局里做,是在一个就是培训中心,就在一个宾馆的后院,包了十个房间,一个小楼上,就是小别墅那块儿做的。
问:黑监狱。
证:差不多。
问:就是只要法轮功学员就往那边送嘛
证:嗯
问:还没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儿送嘛
证:反正我们这块临时都改变地方。
……

问:哪个时间你还没有告诉我?
证:2002年4月9日
问:4月9日?
证:对4月9日下午5点开始解剖,时间进行了3个小时。之前已经连续一个月了。
问:什么叫连续一个月?
证:连续一个月的刑讯逼供。
……

问:你只有对他们逼供一次?还是很多次?
证:很多次。当时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长,下死命令“必须斩尽杀绝”
……

斥问中共及其流氓文人、流氓打手,你们敢把上述及所有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场照片、实况录像、文件记录,统统拿出来、原原本本地公布于世吗?!你们不敢,你们是彻头彻尾的流氓无赖加小人懦夫!你们活着是行尸走肉、今朝有酒今朝醉,死后是无间地狱的鬼,永无出头之日!

“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全部都报!”呼吁所有不愿为中共陪绑陪葬的人们,赶快声明退出中共,为自己争取光明的未来。已经跟中共随波逐流参与了作恶的人们,中共作恶的所有记录都是你们立功赎罪的工具,赶快退出中共、将功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