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迫害女性的活地狱(下)

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酷刑和卑劣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接上文

典型迫害案例

一、孙士梅被劳教所恶警用约束衣一天一夜活活虐杀

孙士梅,女,40多岁,河南项城市法轮功学员。孙士梅为法轮功上访讲真相,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2003年,“610”恶首罗干流窜到河南督促迫害,立即在河南掀起血雨腥风。在所谓的“春雷行动”中,河南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2003年5月22日,孙士梅被用“约束衣”吊了1天1夜,5月23日被解下时全身早已冰凉,警察为了掩人耳目,叫吸毒犯冯燕萍、付金玉背至附近医院打了一针,结果以××病突发而亡,草草火化了事。家人去劳教所看到她遍体是伤,不愿意将尸体立即火化,在太平间放了几天,后被警察强行火化。

据透露,三大队安排吸毒犯冯燕萍、付金玉动手给法轮功学员穿“约束衣”,因此二人被秘密关在楼底一室,不让见任何人,2003年6月15日提前2个月给2人解教。释放前,三大队队长贾美丽要挟不许向任何人透露此谋杀事件,否则其家人难逃劫难。河南省劳教局刘局长(约40多岁,中等个,大眼睛),6月14日亲口表扬了2名杀人凶手,表示解教表一到他立即批准。

二、韦桂荣被“约束衣”毒刑致残两臂

韦桂荣,郑州市管城区二里岗办事处退休职工。1999年10月曾被非法拘留,家人花费近万元,才把她营救回家。期间,她妹妹看到姐姐无端受迫害的情形,心里承受不住,回家一病不起,不长时间就含恨离开了人世。2000年6月韦桂荣踏上进京上访之路。被抓捕后,当局以老帐新帐一起算,把她非法劳教两年,送入臭名昭著的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在那里,她遭受到了强行洗脑和超负荷的劳动。在一次劳动中,韦桂荣从堆积如山的衣服垛上摔下来,当时就被摔昏死过去,头上被磕出一个大口子,血流如注。恶警害怕事情败露,只匆匆拉到医院抢救,回来关在了宿舍里,不让亲属接见。2001年5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入十八里河劳教所。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为了抗议邪恶强加给她的莫须有的罪名,韦桂荣罢工、绝食、不报数,恶警指使吸毒犯对她进行残酷迫害,上绳、灌食、拳脚相加、辱骂等等,对她一次次无理加期,到期也不放人,又被拉去施刑数天,捆绑在窗棂上一天一夜,还给别上铁棍,折磨得死去活来,胳膊废了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还将她单独关押在楼下。2003年4月,十八里河又一次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韦桂荣拒不妥协,被邪恶之徒穿上了“约束衣”,致使两臂残废,现被关在二楼由吸毒犯料理她的生活。在恶警的唆使下,吸毒犯什么都可能干得出来。韦大姐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四、袁湘凡被野蛮灌食致瘫致死

袁湘凡,女,38岁,汝阳县印刷厂工人。2000年2月袁湘凡赴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进汝阳县看守所。狱警逼迫她下跪,让她放弃信仰,被装进铁椅子(手、脚、腰固定死)折磨3天3夜。2000年5月份,又被绑架到洛阳少年收容所,罚跪折磨15天。2001年2月,在家被绑架到汝阳县看守所,5个月后,因不放弃信仰,放回10多天后,又被公安局骗上警车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在劳教所,因不作操,不报数,多次被4、5个人一起上去推倒在地,骑在身上又打又骂,抱住头往水泥地上碰,在三大队被暴打数次后,再被调到二大队迫害。2001年10月18日,她被调到二大队,“包夹”吸毒犯经常把她拉进厕所暴打,抱头往水泥地板上碰,在监室里毒打。2001年10月23日她开始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一人按头,两人按胳膊,一人坐身上,一人用两把勺子撬嘴,一人专门灌食,嘴撬开后猛灌,灌后按紧头不让动,捏鼻子捂嘴,吐也吐不出,咽也咽不下。后来劳教所用金属开口器撬嘴,把口、舌头、咽喉到处撬得稀烂。

2001年12月她被强行输液3次,强行插胃管2次,第一次灌稀面汤,第二次灌生盐水,每一次2针管,用1米多长,1公分直径粗的塑料皮管从鼻孔插入腹部,4、5个人按住不让动,每次插管后都大口大口吐血沫,直喘粗气,脸色发紫几近昏死,连吐几天几夜血沫,低血压(高压70,低压30),被劳教所送进郑州市人民医院化验血和肾,化验结果说没病,又被拉回劳教所继续迫害。冰天雪地里被天天用车子拉进小车间,坐在凳子上,或躺在地板上,被几个“包夹”架着强行让学走路,直到被拉得筋疲力尽、气喘吁吁为止。

2002年3月份她浑身虚肿不能行走已达2个多月,劳教所又将她送往人民医院“看病”,结果还是无病,6月份水肿慢慢消下去,肚子还是很肿,象怀孕7、8个月似的那么大,一天只能喝一点汤,后来大约有2个月的时间不能站立不能坐,只能瘫在床上,呼吸困难,滴水不进,生命垂危。劳教所打电话给家里人要3千元看病,家里拿不起,其丈夫承受不住打击,不得不和她离婚,她在劳教所看病输液灌食所用费用800元左右都是法轮功功友们省吃俭用的钱。劳教所敲诈不成,把她送去医院检查,2002年12月9日让家人将她接走。临被抬回家去时,劳教二大队队长还说:“你要走了,帐上还有一百多元,请客吃了。”因为劳教所只给批了3个月的病保假,在她回家后3个月劳教所派人去看望。但她回家后一直瘫痪在床上,不能吃不能睡,整天浑身疼痛难忍,仅维持了半年多生命,于2003年9月8日被迫害致死。

五、孙桂兰被劳教所超期关押虐杀身亡

孙桂兰,女,近60岁,商丘虞城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孙桂兰生前被非法关押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尽管劳教期早过了,劳教所仍不放人。不让其他人跟孙桂兰说话,并强迫老人体力劳动。还经常被劳教所逼问爱人的情况(孙桂兰爱人也修炼),让她丈夫开证明说不炼法轮功了。一天早晨,孙桂兰和往常一样,提前去车间打扫卫生,在车间外一水池旁倒地身亡。劳教所所长王燕对外称孙桂兰是在女厕所水管“上吊自杀”,据现场观察。水管高不足1米,不可能是自杀。劳教所用各种手段掩盖孙桂兰死亡消息。

六、陈丽君被劳教所身心摧残迫害致死

陈丽君,女,40岁,郑州市法轮功学员。她因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两次被送进郑州市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劳教,受尽非人折磨,于2004年9月29日含冤离世。在十八里河劳教所,陈丽君多次被队长周小红、任远芳指使恶人迫害,饱受各种残酷折磨,包括上绳、毒打胸部、腹部、阴部,被吸毒犯往嘴上贴用过的卫生巾,往嘴上抹屎,往嘴里塞脏抹布等。

在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又以没有做早操,队长要同她谈话为由,将其单独叫到十八里河劳教所二楼的一个房间,由几名恶人轮番对她打耳光,拳打脚踢,毒打她的胸、腹、背部,导致陈丽君连续发烧一个多月、咳嗽。面对劳教所毫无人性的折磨和侮辱,陈丽君绝食抗议。在身体极度虚弱时被送往医院,经检查说是肺结核(很可能是毒打导致肺部发炎),此时整个人已脱相。劳教所为推卸责任,将陈丽君送到陈户口所在地郑州市中原区秦岭办事处,办事处不得已又将陈丽君送到医院。期间劳教所队长任远芳逼迫陈丽君到其朋友、家人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中借了数千元的所谓医疗费用。陈丽君不堪忍受几年来在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不愿再被送回劳教所,于2004年9月7日从医院逃了出来。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逃出后,劳教所及相关人员害怕他们的恶行被曝光,立即开始秘密搜捕,甚至到陈丽君远在漯河市的姨妈家中搜捕,威逼其姨妈见到陈丽君后将她送回劳教所。陈从医院逃到其姨妈处后,被恶人欺骗恐吓的姨妈不敢收留自己的亲人。陈丽君知道回劳教所就等于送死。她无处可去,又没有钱,向别人借了50元钱,找到了曾经认识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家中。几年来在劳教所遭受的种种折磨,使陈丽君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恐惧之中,常记起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有好几道铁门,令她不寒而栗。她原本皮肤白皙,相貌秀丽,可此时脸色蜡黄,眼窝深陷,肚子鼓胀,瘦的只剩一副骨架,胳膊细的象麻杆一样,走路有时需要人搀扶,只能吃稀饭,不能吃肉,不认得钱的数目,连人名也记不清楚,精神恍惚。长期的折磨和迫害使陈丽君身心承受到了极点,终于不堪重负,于2004年9月29日下午含冤离世。

七、柯玲从劳教所回家几天身亡死因成谜

柯玲,河南法轮功学员。柯玲因修炼法轮功上访被警察非法关押。当地警察常在凌晨后提审她,被打着背铐,8、9个警察轮番拳打脚踢,并让一个人踩到她腿上,以致后来不能走路。后被绑架进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劳教2年,在劳教所没几天,说她有败血症,送回家后几天身亡。

八、付红霞在十八里河劳教所备受摧残

付红霞,女,45岁,河南濮阳市热电厂职工。2001年春天,付红霞被秘密劫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三年。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为了坚守自己崇高的信仰,挨过无数次的打骂,数次绝食抗议迫害。她先后两次被野蛮灌食,包夹和几个吸毒犯人按住其手、脚,由恶警和吸毒犯人强行灌食,几把勺子把被撬弯,嘴里被捣烂,牙龈撬出血,两颗门牙被撬成大豁口,血与食物一齐喷出。为防止吐出,恶警将几把勺子把插入喉咙深处,食物既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令其窒息。又以亲情相胁迫,逼迫她与家人通电话,让家人感受到她处境的严酷。

邪党恶徒看这招不行,就连踢带打,把她推到另一个房间,一帮人围着打,拳头象冰雹般落在她的脸上、胸上。之后又推着她强制让她在写好的“转化书”上签字,她当时想:即使把手折断,也不给邪恶签字。她把手中的笔折断,恶人开始拧她的胳膊,扳她的手指,最后也未能得逞。一招不行又来一招:晚上,劳教所派两个人看着她,不让她睡觉,让她面墙而站,一天的折磨滴水未进。恶警发现他们这样做是徒劳的,改变不了法轮功学员的正信。为了泄愤,把她单独封闭在一个房间里半个月。

之后邪党对付红霞的迫害招数更毒:把双手紧紧的反绑在背后,根本直不起背,只能弓着腰,头抵着墙,长时间站着,双臂都成黑紫,僵硬了,才放开。再把胳膊向前伸,那一刹那,胳膊像骨折了一样疼。更有邪恶者,将绑着的手臂往上扳,疼的她差点栽倒在地上。肩头、肌肉、筋、胸肌被扯拽损伤,疼痛难忍,恶心心慌。还有其他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吊拉”、“烤全羊”等毒招迫害。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长达两年之久的残酷迫害,付红霞被法医诊断为严重胸积水,有生命危险,劳教所惧怕承担责任,给付红霞做了所谓的保外就医。付红霞获释后,人虽然在家中,但是并没有真正的自由,家里电话被监控,走到哪儿都处在恶人的跟踪监视中。劳教所的迫害也没有结束,劳教所以所谓的“回访”为借口,勾结市610,多次上门骚扰,给付红霞单位施压,逼迫她写不修炼保证。2010年3月3日,饱经身心摧残的付红霞含冤离世。

九、蒋照芳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走路艰难

蒋照芳,女,四十七岁,濮阳市中原油田职工。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含冤离世的蒋照芳曾在精神病院、新乡女子监狱受过残酷迫害。二零零五年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她亲眼目睹恶警用各种酷刑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她就给劳教所写信制止他们的恶行。恶警贾美丽气急败坏、恼羞成怒把她关进阴冷潮湿的小屋,让她睡在结冰的地上,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毒打她,指使包夹她的吸毒犯人抓住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并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还咆哮:打法轮功的人,不打白不打,还能减刑。所以吸毒犯人更肆无忌惮毒打她。她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走、不能下蹲,留下伤残。在劳教所经历一年半的非人折磨,蒋照芳女士回家时走路瘸腿,骨瘦如柴。

十、王俊英自述两次被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经历

王俊英,新乡市新华区人。2000年被劫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恶警为了“转化”她,把她单独关押,强制洗脑,指使恶人多次毒打她,并用绳子、蹲马步、电击等酷刑迫害她。2004年才被释放回家,然而,仅仅时隔数月,她再次被送到郑州十八里河非法劳教一年。到劳教所后,先单独囚禁,最后看没希望“转化”,就送车间干活。

2003年4月,劳教所接江罗下达的黑指示,开始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某天晚上,恶警把她带到一个房间。屋里全是男恶警,他们对她说:“今天你不‘转化’就别想出这个门。”说罢拿着绳子,将她的手反背在身后,绳子再从脖子上绕到后背,把手捆紧用力往上提,头和手几乎拉到一起。让她站在地上,也就是两个办公桌中间,身子成九十度大弯腰,两腿弯曲并捆住,背上插根棍子,压在桌子上,让她站不起来,也下不去,耳朵插上耳机让她不停的听辱骂师父的话,一直到她承受不住为止。由于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心中很难过,就写声明。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当天夜里又被恶警贾美丽、胡兆霞带到楼下,叫几个吸毒犯给她穿约束衣。所长周小红还到场视察。这个约束衣的袖子特别长,用袖子捆住胳膊,再用绳子捆紧,让她坐在椅子上,把腿捆在椅子上,耳朵戴上耳机。当特别疼,喊出声音时,吸毒犯就往脸上打,用胶布贴住嘴。当时五脏六腑都在翻腾,精神几乎崩溃,就这样折磨了十二、三个小时。当把约束衣脱下时,两只手几乎失去知觉,好多天都是麻木的,心跳加快、心慌,腰和腿一直疼,晚上睡觉只能趴着。

六月份开始,没有星期天。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干外贸活(剪线头和假发配套产品),有的法轮功学员完不成任务就被吸毒犯打骂,有时拿到监室去干,每天晚上还得对吸毒犯组长汇报工作:任务是否完成。同时还得整理柜子,把衣服叠成象军用方块被一样,要有棱有角,叠不成就要被打骂。恶警还叫吸毒犯偷她们的经文,有时还让她们写“作业”,不写,就连续加期。

十一、张晓君遭受三天三夜酷刑迫害

二零零二年,中原油田的张晓君因说了一句:法轮功是被诬陷的,就被绑架到山东东明县看守所迫害。为了抗议这种迫害,她绝食二十多天,被中原油田“六一零”韩青和段崇礼指使的狱医,强行绑在椅子上插鼻管野蛮灌食。后被强行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所的恶警为了让她放弃信仰,完成所谓的“转化”率,多拿奖金,对张晓君进行了三天三夜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第一天整晚不让睡觉,只许站在一个她们指定的地方罚站;第二天上午来了四、五个吸毒人员强制给她穿上约束衣,这种衣服有两个长长的袖子,穿上后,将手反拧到后背抬到最高处,用绳子捆上(只有去厕所时才给解开绳子),这样人不能正常站立,身体是弯曲的,再用绳子把双腿绑上,头上再戴个反复播放谩骂法轮功师父的耳机。为了不让她说话,恶警又指使恶人抓住头发往嘴里塞抹布。在极度疼痛时,张晓君曾把头往墙上撞(注:这完全是邪恶迫害造成的,但大法学员不要用过激行为反迫害。)。恶警在达不到目的时,就指使恶人将绳子捆的更紧。

就这样张晓君被酷刑折磨了两天两夜。松绳后胳臂剧痛,不能睡觉,手握不住东西,胳膊抬不起来,双脚失去知觉,双腿双脚很长时间都是麻木的。回家后骨瘦如柴,同事们都不敢认她了。

十二、六十多岁老人照样被疯狂迫害

64岁的杨秀华为抵制邪恶迫害绝食,被拉去用刑三天三夜,停了几天,又施刑五天,连眼皮都用胶带粘上不叫其合眼,大腿后边给打的稀烂,把她折磨的死去活来。

十三、丁项英被酷刑折磨十天十夜

年过55岁的学员丁项英不配合恶人,被张新等四个恶警脱掉棉衣,仅剩一件薄薄的毛衣,保安用警绳紧紧的勒着学员的手腕,绳子深深的陷在肉里。一会两只手黑紫,捆一个小时松绳10-15分钟,特别是松绳时,二膀疼痛难忍。就这样不间断地上绳。第二天上2根,一根捆双臂,一根捆两脚脖,一个固定姿势站立,加长捆绳时间,缩短间歇时间,每到上绳解绳,钻心的疼,非常痛苦。

恶徒见丁项英还不写放弃修炼,改上3根绳,这根绳是套在脖子上拉下来捆在脚脖子上,头几乎与脚脖对等,身体呈180度大弯腰,腿还不能弯曲。捆绳时间延长到2─3个小时。就这样了,恶警张新还嫌不够,托住丁项英的两膀往后使劲挤压,尽管外面下着鹅毛大雪,丁项英却疼得大汗淋漓。急促的呼吸,保安的咆哮交织在一起。

从下午3点至次日凌晨3点,历经22天绝食,又被酷刑折磨4昼夜的丁项英,只有倒气,没有喘气的机会。在无数次的捆绑挤压下,丁项英的右臂致残、酸沉疼痛、麻木无力,三个月后右臂肌肉萎缩。

恶人榜

一、武宏儒,迫害主凶。男,50岁,十八里河劳教所所长。二零零一年年底到二零零二年元月,武宏孺直接策划对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全体法轮功学员的上绳(一种酷刑)事件,将120余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折磨得生不如死,遍体鳞伤。二零零一年底,恶警队长贾美丽、所长武宏儒、副所长周晓红及管理科长郭红岩等邪恶之徒密谋下,开始大面积地迫害全所四个大队被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上绳、用电棍电、上老虎凳等刑具。其中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丁向英被迫害了十天十夜。三大队的漯河法轮功学员丁香芹被恶警所长武宏儒亲自上绳十多个小时,后又挂在木架上摔破下巴。郑州法轮功学员许碧珊至今双肩仍留有绳子勒进肉里深深的伤疤。漯河的法轮功学员杨秀华(64岁)两次被用刑。二零零二年底,法轮功学员张保菊因写信揭露邪恶所长武宏孺的罪行被拉去上绳。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劳教委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以所谓的“春雷行动”为名,于二十一日开始,武宏儒带领管理科科长郭红岩、恶警欧阳玉花、贾美丽、胡兆霞、张会、马兰、王淑兰,还有从所里边调的男女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强迫他们放弃信仰。对法轮功学员使用车轮战术,不许睡觉,几个人轮番对法轮功学员诱骗、恐吓,诬蔑大法,诋毁师父,对于坚修大法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动用各种酷刑进行迫害,上绳、穿约束衣。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两个恶警和两个吸毒犯人承包,恶警利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二、屈红才(原名曲双才),迫害主凶。男,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任所长,原河南省许昌第三劳教所副所长,现调十八里河更名屈红才,时间不长迫害致死四名女法轮功学员。酷刑约束衣是曲双才从许昌劳教所引进。屈双才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加重生产任务,把许昌瑞贝卡假发加工业同时带去,加重了苦役迫害。在许昌劳教所和十八里河劳教所,曲双才血债累累。

三、贾美丽,迫害主凶,女,三十多岁,郑州十八里河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邪恶大队长。原三大队大队长贾美丽,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卖命,凶狠毒辣,是酷刑迫害死几名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罪犯之一,因此被重用提拔为劳教所副所长。三大队劫持法轮功学员最多,一直以来大家坚定抵制邪恶迫害,在2001年底大队长换成了贾美丽,此凶犯为了表现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不断地迫害法轮功学员。2001年6、7月份,有一天三大队高个子狱警崔颖搜到一名法轮功学员收藏的大法经文,遂报告队长贾美丽。贾美丽带一名吸毒犯,将这名法轮功学员叫到生产车间办公室的卫生间,里面大约一米宽,两米长,立即把门反锁上,怕法轮功学员跑出去,又让吸毒犯把门挤住,此时贾美丽杀气腾腾,凶相毕露,拉开架势,用双拳连续猛击打她的胸部,该法轮功学员用双臂挡在胸前,足有十几分钟,贾美丽打累了,气喘吁吁。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任意加期。2001年底,在三大队新上任的恶警队长贾美丽、所长武宏儒、副所长周晓红及管理科长郭红岩等邪恶之徒密谋下,开始大面积地迫害全所四个大队被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上绳、用电棍电、上老虎凳等刑具。在2003年4月16日开始的所谓“春雷行动”中,贾美丽是最主要的凶手之一。2003年4月22日,项城法轮功学员孙士梅被穿上“约束衣”吊挂在铁窗上一天一夜,解下后,人早已冰凉。贾美丽指使狱警看着俩罪犯背着孙士梅的尸体去外面诊所“就诊”,以掩盖真相。事成后,贾允许这俩罪犯吃狱警餐,白天可以由狱警陪着“放风”。6月15日给她们兑现减刑三个月。在给俩罪犯解教时,贾美丽单独一对一厉声训斥罪犯:假如“约束衣”事件泄漏,连你们的家人都不会放过。恶警贾美丽强迫“转化”的学员要举右手向血旗宣誓,还要报上宣誓人姓名后才让放下右手。二零零七年恶警贾美丽把蒋照芳关进阴冷潮湿的小屋,睡在结冰的地上,指使包夹她的吸毒犯人抓住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并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蒋照芳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走、不能下蹲,经历一年半的非人折磨致使蒋照芳回家时走路瘸腿,骨瘦如柴。

四、周小红(晓红),迫害主凶,女,三十多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邪恶副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所有发生在十八里河劳教所的迫害都有她的罪责。副所长周小红,原二大队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在二大队时她就指使叛徒和吸毒的打法轮功学员,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因“有功”被提升副所长后更是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2001年元月19日,东街派出所的警察,杨明辉和另一帮忙的将杨桂珍送往郑州十八里河非法劳教三年。到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周晓红见杨桂珍不放弃信仰,就派了两个吸毒人员当包夹看着她,不让学法炼功,不让和别人说话,更不让家人接见。直接策划2001年年底对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全体法轮功学员的上绳(一种酷刑)事件,将120余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折磨得生不如死,遍体鳞伤。2003年4月,劳教所接江罗下达的黑指示,开始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那天晚上,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叫到一个大院里,每个人单独关一个房间。恶警胡兆霞没有给法轮功学员王俊英做通“转化”,就把她带到另外一个房间。屋里全是男恶警拿着绳子,将她的手反背在身后,绳子再从脖子上绕到后背,把手捆紧用力往上提,头和手几乎拉到一起。当天夜里又被恶警贾美丽、胡兆霞带到楼下,叫几个吸毒犯给我穿约束衣,邪恶所长周小红还到场视察。邪恶副所长周小红多次与外部勾结,把社会上打着科学家幌子的那些中共流氓找来作报告,多次组织中共流氓、骗子到劳教所行骗、诬陷大法,还把黑签名弄到劳教所。吃饭时也洗脑,唱所谓的“同一首歌”。

五、胡兆霞(胡召霞),迫害主凶,女,三十多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三大队恶警,负责纪律、管理、加减期。所有发生在三大队的迫害,都有她的参与和指使,罪恶极大。胡兆霞不断想方设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唱歌,不按她们要求写作业就用上绳威胁,半夜把人从号里轰出来收经文。法轮功学员王爱芳因盘腿,被其指使保安上绳,三天被拉走三次。在劳教所的残酷的上绳折磨使周桂珍违心地妥协了。在“五一”邪恶的“庆功会”上,恶警让她读所谓的“转化书”时,她声明她的“转化”是酷刑逼迫的,同时声明转化作废,恶警胡兆霞说:“好,有胆量!”晚上又给周桂珍继续上绳,吊达24小时不下绳,手脚被绑,眼皮上下贴上胶布不让睡觉,耳朵塞上复读机播放骂大法和师父的录音,嘴里塞上破脏布,然后用胶布缠在脖子上。由于脏布塞住了气管,周桂珍一会被窒息得脸色青紫,恶警们看见此状感到心虚害怕才松了松,但上绳直到24小时后才松下。蔡巧被关进小屋已经三个月了,非常的坚定,她在被折磨期间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胡兆霞对吸毒包夹人说让她睡多了,吃饱了,唆使犯人对她进行残酷折磨,嘴被打得起了大泡,四天四夜不让沾床。

六、任远芳,迫害主凶,女,年龄未知,十八里河劳教所三大队教导员。所有发生在三大队的迫害都有她的罪责。

七、郑玉风,迫害主凶,女,四十多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副队长、三队生产队长,后升任三大队队长。在三大队发生的迫害,她都是主要参与者和指使者,罪恶累累。

八、陈兰英,迫害主凶,女,三十多岁,十八里河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警械科科长。她每次在法轮功学员被“上绳”“上铐”时都是主要打手,罪恶累累。2002年前后进四队法轮功学员张瀚文(郑州法轮功学员)向劳教所讲真相,被恶狱警警戒科科长陈兰英(女,30多岁,迫害的主凶之一)指使男恶警及保安拖到劳教所办公大楼里的刑房,将其双腿打折,又上绳。2003年恶警陈兰英、张楠两罪犯直接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赵喜莲。

九、付金玉,女,平顶山市人,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打手(吸毒犯);燕平,女,郑州市西郊人,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打手(吸毒犯)。她们是用约束衣迫害死法轮功学员孙士梅的直接凶手。2003年4月22日,河南项城法轮功学员孙士梅被穿上“约束衣”吊挂在铁窗上一天一夜,解下后,人早已冰凉。贾美丽指使狱警看着俩罪犯燕平、付金玉背着孙士梅的尸体去外面诊所“就诊”,以掩盖真相。事成后,贾允许这俩罪犯吃狱警餐,白天可以由狱警陪着“放风”。2003年6月15日,邪恶队长贾美丽给俩罪犯燕平、付金玉兑现减刑三个月。在给俩罪犯解教时,贾美丽单独一对一厉声训斥罪犯:假如“约束衣”事件泄漏,连你们的家人都不会放过。

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恶人榜:武宏儒,屈红(双)才,冯燕萍,何园园,刘军,张素英,陈亚萍,王艳,陈红,周小红(晓红),王燕,张茵,张永萍,刘保兰,冯迎,张丽霞,闵玉梅,张楠(男),吴艳华,沙伟霞,朱文丽,刘丽娜,贾美丽,胡兆霞(胡召霞),姜艳玲(江延玲),樊丽芬,刘玉,刘越,应美玲,李景月,黑莹丽,张秀华,高明旭,韩继新,毛玉珍,胡丽娜,王囡,吉建敏,张蕾,任远芳,郑玉风,张环,郭红岩(郭红颜),欧阳玉花,张会(张慧),马兰,王淑兰,陈杰,郑华,王小华,李红,崔莹(崔颖),含继梓,陈兰英,范丽燕,黑梦丽,袁月利,段纪红,郭向荣,陈帅,李建华,张金秀,裴书民,陈秀枝,王丽红,王研,魏丛X,刘淑芳,王玉琳,刘保兰,付金玉,燕平。

结语

记得有个世界著名文学家曾感叹: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世界各民族各国家都将女性列为首先被保护的对象。在泰坦尼克号即将倾覆沉没的时候,女人和孩子首先得到了救助。可在红魔肆虐的中国大陆,女人不仅失去了被保护的资格,而且成了邪党徒们任意迫害的对象。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们遭受的迫害远远不是一篇两篇文章能够描述其万一的,要把全部迫害写清楚,恐怕是一项巨大工程。而且有人已经永远不再能开口。

面对这样的邪恶,你依旧无动于衷吗?面对这样的无耻,你仍然随波逐流吗?面对这样的恶魔,你还要助纣为虐吗?生命在于选择,当你选择善时,你会得到善果;当你选择恶时,你已种下恶因。从生命长远的意义来说,那些大善大忍的修炼者虽然暂时承受了巨大的魔难,可他们圣洁的灵魂必将得到永远美好的归宿。而最可悲的其实是那些被中共操纵着无度行恶的人,他们没有未来,而且在失去未来之前还要经受漫长的地狱之火的烧灼。

人啊,趁着还有人体的时候,赶紧忏悔吧,赶紧赎回你的罪过吧!你们的时间不多了。看,神的怒火已经开始在人间燃烧,天惩之剑已经挥向无可救药的大罪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