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消沉与无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大约七岁时有一次和小伙伴玩耍过程中不慎落入深水,当时并没有大人在附近,小伙伴们大惊失色,尖叫不已。可我却在深水中看到一条白色的小路,当时的我也未觉呼吸困难,就一直顺着小路走到了岸边。现在想起来,我之所以活了下来,与我日后的经历是联系在一起的。

我是于一九九八年七月份正式修炼法轮大法,开始集体学法炼功,随着不断学习《转法轮》,生活每一天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一年我二十八岁,修炼前,除了上班就是打麻将,活得浑浑噩噩的!我二十一岁就成家了,很快就有了小孩,丈夫喜欢赌博,我也参与,总是为些小事吵架甚至打架,不仅自己难受还伤透了双方父母的心。那时脏话出口还习以为常,可自从读了《转法轮》,才知道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我于是很快改掉了说脏话的坏习惯,不再赌博,与人相处日渐和善,遇事能为别人着想了,再也没和丈夫吵架了,家庭变得和睦,公公婆婆逢人便夸媳妇变懂事、孝顺了。

记得是在一九九八年,学法不久,一天傍晚,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外地妇女带着年幼的小孩在哭泣,说是钱丢了,我就毫不犹豫的把身上仅有的五十元钱全给了她。另有一次乘车时有祖孙俩因为小偷把路费偷了而无措、难过,我便马上拿了一百元钱给他们当路费。这些在没学《转法轮》之前看起来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回想起当自己还是常人的时候,会为了几块钱的输赢和打麻将的朋友反目,而今我却在真善忍的感召下能够帮助不相识的人。

我心甘情愿的打扫着整个楼道里的卫生,邻里之间关系融洽。以至于后来中共迫害法轮功,邻居们都在说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

因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当地公安局,派出所警察经常到单位骚扰、恐吓,丈夫虽知道妻子炼功后变好了,但是怕心重,也不让我炼了,由于失去了学法炼功的好环境,大法书也很少看了,在这期间混同于常人一般。

二零零零年五月和八月份父亲和公公先后离世,连抚养我长大的外祖母也在同年十一月去世了,丈夫因生病住院做手术,这一切让我更为消沉,竟又开始打麻将了,心气又躁了起来,晚上连觉都睡不好,莫明的病痛也随之而来。

可能是我内心坚信“法轮大法好”这一念,师父没放弃我。同修们这时也时常送我些《明慧周刊》和师父的新经文。突然间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在提醒着我不要放弃修炼,于是我发自内心对丈夫说:“只有炼功才是正道,我要从新开始修”。没想到他竟是出乎意料的爽快的说:“那你就炼吧”。我仿佛又从新找到了自己,更是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之中,随之而来的改变也应运而生:消沉没有了,也不失眠了,病痛也不再缠着我,觉得整个人又轻松了起来,笑容也回到了脸上,甚至就连丈夫的病也不治而愈了,我和他原本都是所谓的下岗人员,其实就是失业者,后来他还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有了不错的家庭收入。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大法给我家带来的福份,心中对恩师感激至诚!

在与常人的交往中,我以真善忍为准。我会因为一个卖水果的婆婆多找了我零钱而不辞辛苦的找到她并归还。当父亲去世后,有人向母亲要求归还父亲所欠的债务三千元,由于没有任何凭据,而且大量的父亲借出去的钱都无法要回时,母亲说等要回了自己的欠款后再还与人家。我理解母亲,她也是个受害者,在这个没有诚信的社会有凭据的人家都赖,更何况只是口说而且死无对证呢?当我听到父亲生前的那位朋友无奈地离开时,我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我想就让我父债女还吧,于是后来我用我打工所赚的钱共计三千元亲自去他家里把钱还给了他,他当时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也表示再也没有奢望过。

这些小事情旁人知道后无不感动,我只是微笑的告诉他们我是一个大法弟子,这些都是师父教给我们的,我还给他们讲真相,用实际行动去感染他们,于是就有人向我了解法轮功,更不乏有想要学习之人。当然这些事情都不足以挂齿,甚至亲人都不清楚所有的事情,但这些都是我修炼路上的小小经历。希望说出来与大家共勉。

可以说幼小时落水生还,以及日后修大法的重生,这都是与师父在这一世的圣缘吧!

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后,我消沉过、无奈过、害怕过,这些都是过往了。如今的我成熟了,我们有伟大的师尊,洪大的佛法,还害怕那些邪恶之徒吗?在师尊的指引下我会努力修好自己,做好救度众生之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