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开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中共喉舌央视与新华网,在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共同报道了一则诬陷法轮功的假消息,胡说法轮功学员伪造“酷刑迫害”的图片。新华网的报道更在开头这样描述:

“几个身穿制服的人揪着中间一人的头发,在其指缝中夹着牙刷,手上满是血迹。”

无论中共喉舌怎样狡辩,故意将真实存在的事实用所谓法轮功学员伪造图片来否认,但是真正的事实中共是否认不了的。就说新华网描述的这个酷刑吧,它真实的名称叫做“开锁”。

我们看几个关于“开锁”的具体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报道,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向大会主席及各成员国申诉了陈爱忠一家的悲惨遭遇,并呼吁联合国成立中国问题专案小组,由联合国指定一个特别人权监察员专门办理中国案例。

陈爱忠遗照
陈爱忠遗照

这里提到的陈爱忠,家住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陈爱忠全家六口人: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大女儿陈淑兰、小女儿陈洪平,他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如今他们全家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的只剩陈淑兰一人了。

二零零一年元月,陈家全家六口和九岁的外孙女儿李颖,再一次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申诉。陈爱忠先被绑架在北京东北旺看守所七天,受尽酷刑。后又将他劫持到海淀区看守所。海淀区看守所恶警毫无人性,继续对他严刑逼供,恶警唆使犯人将陈爱忠衣服全部剥光,拖到放风场内,用院中的积雪将陈爱忠全部埋在雪里冰冻。又指使几个犯人给陈爱忠上一种叫“开锁”的酷刑:一犯人一手将他两手指使劲抓紧,另一犯人把一把带方楞的牙刷头插入陈爱忠两手指中来回转动,手指间顿时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酷刑演示:“开锁”

这个酷刑发生在北京,受害者是河北省法轮功学员。我们再来看两个发生在山东青岛的真实案例。

山东省青岛平度市古岘镇七里村农民张春亭这样自述: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我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拉回当地派出所,被锁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宿,后送平度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恶警指使犯人对我狠命地打,在滴水成冰、飘着雪花的天气,扒光我的衣服,往我身上泼凉水;恶人攥紧我两个手指头,将牙刷把插入指缝里使劲扭,指头被扭得咯吧咯吧响,皮被扭破,现在我两只手上的疤还在。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赵村的老中医邵承洛,今年六十岁左右。二零零六年他被诬判七年,绑架到山东省第一监狱。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邵承洛中午起床后,犯人朱庆江让高帅用绳把邵承洛颈与双踝捆成弓形。高帅两手上提邵承洛的脚,头冲地上往下捣,邵承洛颈椎被严重损伤。邵承洛头上还被戴了纸帽,脸上被用笔乱画,双脚被用针乱扎。犯人马道格、朱庆江用鞋刷在他身体两肋处轮流捣刮,直到皮肉大烂,捣累了为止。一个叫宁亮的犯人还用打火机把邵承洛右手每指烧起大水泡。韩晓磊穿着旅游鞋在他头上乱踢,并说等出手治你,那就等死吧!他的两手指缝被用牙刷转了三个轮回,两侧全烂……

中共喉舌诬陷说青岛法轮功学员伪造“酷刑迫害”的图片,而且还栽赃说有二十五种酷刑的清单。我们举的这两个例子就是青岛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迫害的案例,这足以说明这种酷刑是真实存在的。其实,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何止二十五种,光邵承洛一人受到的酷刑就达一百五十种之多。

这种“开锁”的酷刑真实存在。法轮功学员只是想用真人演示,然后拍成图片,好让民众有更直观的认识。可是中共恶徒面对法轮功学员的义举不是感到羞愧,相反,却利用来大做文章。那么,中国民众会相信中共单方面的说辞吗?中共在诬陷法轮功学员时,它所描述的酷刑不正是它自己曾经亲自操作过的吗?中共敢让法轮功学员在媒体上讲述自己遭受的各种酷刑吗?用酷刑折磨完了人,还不让人说。当人家去揭露它的罪恶时,却反咬一口,反说人家在抹黑它,中共真是既邪恶又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