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回大法 体验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一九九九年我刚得法,迫害就开始了,看到电视里对师父和大法的造谣和栽赃,我心里非常难过。那时我刚结婚不久,丈夫为了逼迫我放弃修炼,打我,还以离婚威胁,亲人们也阻拦我。当时因学法不深,又见到有很多同修被抓,亲情和怕心使我放弃了修炼,当时心想,等年纪大一点再学吧!就这样浪费了十几年的时光。但我内心一直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许就是这一念,师父没有放弃我。

从新修炼后 体验大法神奇

2011年我来到海外,又从新走回到大法中。近两年的时间,我基本上是自己在家里学法炼功,没接触其他同修,也没有做过证实法的事情。虽然不精進,但是师父一直在呵护我,鼓励我,让我体验到很多的神奇超常现象:

刚开始炼功的某一天,我看到窗户外趴着很多怪物在往里看我,我当时立刻想到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我不怕你们,你们爱看看吧!以后炼功就再也没看到了;师父还给我下了法轮,我感觉到能量在身体内部的涌动,甚至末梢神经都感觉很强烈。有时,能量在穴位处过不去时,就在那里跳直到通过,我想这可能就是在通脈;炼第二套功法时,明显感到法轮的旋转,头顶抱轮时,头顶上好象有热气在往上冒,头顶似有磁铁把我的手往下吸;常感到手心,脚心象有电流在流动,叠扣小腹时能量特强,手心的能量螺旋式的往小腹里钻。

一次,炼第三套功法时,忽然在左眼上方看到了法轮,闪着金光,我很惊奇想再仔细看看,一动眼睛就看不见了;炼功时我总是莫名的流泪,我想是我明白的那面,看到了师父为我所做的一切而感恩落泪。

拨打电话救人

2012年10月左右,我上了全球RTC平台后,才真正的溶入了整体,有了比学比修的环境,我不知不觉中精進起来了。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暴露了自己的很多人心并及时修去,真的是感觉到自己的修炼状态每日都在提升,同时也感受到师父的慈悲鼓励。

刚上平台时,我只是和大家集体学法。一段时间后,在同修鼓励下,我想尝试拨打电话,但却遇到了干扰:先生不给安装软件,理由是怕中病毒,我很无奈,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后,觉得电话还是要打,就想着买电话卡用家里的座机打,当坚定了要打电话的心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先生专门给买了台新电脑并安上了软件。

在直播室里听其他同修拨打了几次后,我结合同修提供的真相稿,整理出了几篇自己的稿,开始照着真相稿当众拨打电话。记得自己第一次成功劝退后,心情很激动很开心。随着拨打经验的不断丰富,我的劝退率也提高了。尤其是在我三件事同时做好时,劝退率就高:有一天,我炼静功时一坐下来很快就入定了,感觉能量很强,两小时出定后就开始学法,然后发正念,在一个小时里,就有八个人三退。

打电话时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暴露了自己许多的人心,找出来去掉它。比如,以前不敢向亲朋好友打电话劝三退,现在几乎能联系上的我都打了,大多数也退了。

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1]。在打电话救人过程中,体会最深的是:首先要求自己守住心性,把着急心,争斗心坦然放下,才能做到语气平和,用智慧开启人的心锁。

推广神韵 吃苦当成乐

在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下,我不但参加周边地区的洪法活动,今年还参与了神韵的推广。白天挨家挨户发单,晚上到剧场发,天气很冷,有时要晚上十一点多才能回到住地。即使这样,我不觉得辛苦,心里感到美滋滋的。

记得第一次去推广,由于没经验,穿的是高跟靴子。因不停的在走路,不到两天鞋跟就磨坏了,后来,鞋跟被磨的只剩下一根钉子,那几天正好下雪,路很滑。有一天,路过一个广场时,我摔倒了,旁边的路人惊叫着想扶我起来,我说,不要紧,我没事。我试着爬起来,可是路面又湿又滑,爬了几次才爬起来,只是衣服弄湿了点,身上哪也没摔坏。穿着那个后跟只剩个钉子的鞋,我走了一个星期。

还有一次,我们早上出门,晚上七、八点才回来。憋了一天没上厕所也没吃东西,回到住处时,我终于支持不住了,身体感觉一会冷一会热的。想洗洗脚赶快上床,一看脚趾间都是血,但丝毫没感到痛,我想是师父帮我消业呢!没放在心上。次日早四点起来和大家一起发正念炼功,不舒服的感觉全没了,我知道是师父的鼓励和加持。

在推广期间,有次炼静功,不知不觉就坐了一个半小时,而且体验到了“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转法轮》),身体轻飘飘的非常舒服。回到家后,好几次炼静功能坐到两个小时。发正念时,感觉全身发热,一坐下来就看到自己从前额处往一条大道上飞快的往前冲,但总也冲不到头。我还感到很强的能量包围着我,那能量象箭一样的从我指尖飞射出去。

参与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征签

在“停止中共活摘器官”征签活动中,我也积极参与了。第一次去一所大学里征签,问到的人差不多都愿意签,那天,我征集到一百多个签名,这对我鼓舞很大。那天忙的我没时间吃喝但也不觉得饿;第二次,在我家附近,挨家挨户的敲门征签,短短几天我得到二百多个签名,这过程中也遇到一些考验。

第一天出去,遇到一家人,男主人是个中国人,他签名后,我就走到对面的住家去征签,没想到,一个中国女人气冲冲的走到我面前,我立刻明白她为什么而来,我想她是来取消她丈夫的签名的。她大声的说:“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想得到外国人的帮助?想让外国人去打我们中国人吗? ……”此外,她还重复了很多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

我很冷静的对她说:爱国并不等于爱党,“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而栽赃陷害造假的。要是你的亲人只是为了身体好,炼了法轮功,却被中共邪党活摘器官了,你会怎么做呢?我们只是为了停止迫害。“真、善、忍”这三个字,哪个错了?你是中国人,难道你愿意看着这样残忍的、灭绝人性的事发展下去吗?她听着听着态度缓和下来,不嚷嚷了,随后离开了。

有两天,雨下的挺大,我想着救人不能等,一定要出门,我一边走着一边发正念,请雨神别淋湿了我的征签表,晚上六点多我才回来,尽管雨一直下个没停,但我的衣服没湿,文件也完好无损。

后来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一般外国人不喜欢别人去敲门打扰的,我说我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很多人还邀请我進家呢!她听说我征到很多签名,夸我了不起。听了夸奖,我心里可能起了欢喜心了,第二天就遇到了麻烦。

第二天,走到一家,门铃坏了,我就敲门,主人听到动静就开了门并放出一只又高又大的狗来,他气冲冲的问我敲门了没有,我心想你没有听到敲门怎么会出来开门呢?当时我没害怕,一边想靠近点想让他签名,他说:我不签,我不会签我的名字到任何东西上。那狗可能看到我想靠近它主人,就仰着头很凶恶的想要扑过来,我立刻用眼睛盯着它,我想:“你是何方妖孽,在修炼大法的人面前敢那么放肆。”这个念头一出,那狗就立刻耷拉着脑袋,“嗯嗯”的应着,很乖的走到它主人后边去了。我也觉得挺神奇。

师父鼓励我精進不怠

有一天,学法学到关于另外空间的问题,我脑子里冒出一念,另外空间是什么样的呢?当晚在睡梦中,我感到有人把我叫醒,拉着我的手叫我看床边,我当时脑袋是清醒的,努力的睁开眼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同时有个思维传导到我大脑说是另外空间,我特地坐起来看了好长时间,怎么看也看不到尽头,奥秘无穷。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精進呢!

自从上平台后,我感觉到自己精進了很多,進步了很多。有时想偷懒多睡一会,就感觉到有股热量在我身上串,如不起来,就浑身冒汗,无法入睡。我知道是师父在提醒我要勇猛精進,是呀!我已经错过了十几年的时间,不允许我再慢慢来了。

写到这里,想起《转法轮》里的一句话:“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想说,同修们快点精進吧!多学法,做好三件事,修去所有的执著,我们就可以跟随师父回家了。

这是我第一次写交流稿子,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