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找借口也是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法律上找不到任何依据,所以中共恶徒在迫害时就无耻的随口找一些十分荒唐的借口。我们看看中共是如何用这些荒唐的借口达到其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

“红光满面”成了骚扰借口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来,重庆市合川区六十六岁的老太太唐明碧,数次被中共绑架迫害。即使在家时也不得安生,派出所、国安支队的人经常半夜十一、二点,或凌晨两、三点上门骚扰。什么原因呢?原来是中共恶徒们看到她红光满面的,就断定她肯定还在炼法轮功,所以就经常上门骚扰。

“串门”成了劳教借口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黑龙江佳木斯市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暴力绑架事件——市公安局伙同市安全局、向阳公安分局及所辖的建设派出所、桥南派出所、西林派出所和长安派出所,出动几十名警察,不开警车、不着警服、不出示手续,采取暴力手段绑架了十五位佳木斯百姓,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项晓波。同年十月十日,项晓波和其他六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而对项晓波的所谓判决书上的依据竟然是“串门”。项晓波的家人说:我们不明白小波究竟犯了什么法?判决书上写因为串门,串门还犯法吗?

照顾精神病人成了“非法拘禁”

一九九七年,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十七岁的姑娘柳志梅,被保送到清华大学读书。因为修炼法轮功,她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劫持在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柳志梅出狱的前几天,被狱方注射了毒针,回家后第三天突然药力发作,精神失常。她生活不能自理,满口胡言乱语,经常摔东西,有时不穿衣服跑出去,常常把屎尿拉在被褥上,睡在上面也毫无知觉。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不忍看到柳志梅如此可怜,他们租了一间民房,把她接来细心照顾。几位大姐轮流陪伴她,给她念书讲故事聊天。柳志梅一天数次尿在被窝里,她们和志梅一起睡在满是尿味的炕上。一位近七十岁的大姨,像母亲一样照顾她,一次次给她擦去身上的屎尿,为她清洗沾了屎尿的衣服被褥,一次次把柳志梅摔碎的碗碟收拾起来……有时被志梅疯打,被抓伤,大姨从没有一句怨言,总是第二天料理完家事又赶来照顾她。

志梅一天天平静下来,发病的次数越来越少,间隔时间越来越长。正在她康复有望的时候,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莱阳公安局的一群警察突然翻墙进屋,把柳志梅和陪伴她的四位大姐全部抓走。莱阳市国保大队小头目马曙光说,绑架她们的罪名竟然是“把柳志梅接出来照顾是非法拘禁”。

有谁见过如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她们照顾志梅难道有什么企图吗?义务护理一个被警察迫害成精神病人怎么成了“非法拘禁”了?警察做了坏事还捏造罪名进行栽赃,真是荒唐!

变来变去的所谓“罪名”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下午两点,在山东青岛市政法委、“610”指使下,青岛公安局出动便衣恶警七十余人,包围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办事处女姑山村法轮功学员杨乃健的家,先后绑架了杨乃健及其家人、亲友等十多人。法轮功学员崔鲁宁是其中之一。警察绑架的借口是“法轮功学员之间聚会”。

五月八日,崔鲁宁丈夫和弟弟到兴城路派出所询问崔鲁宁被刑事拘留的原因并要求见人。这时出具给家属的刑事拘留书注明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五月二十二日,崔鲁宁丈夫和聘请的唐律师到国保大队。一个姓孙的警察对他俩说:她们现在的罪名已经改了,改成“危害国家安全罪”。

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说说话?说他们危害国家安全那不是胡扯吗?他们既没有引来外寇,又没有枪支,只是一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平民百姓,用这么大的罪名栽赃他们,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国家机密是纸做的?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辽宁沈阳市沈河分局伙同滨河派出所警察,将沈阳食品科研人员、法轮功学员翟晖绑架,绑架的理由竟然是“怀疑安锅(看电视)泄露国家机密”。翟晖上初二的女儿当场质问他们:“你以为国家机密是纸做的?我们小老百姓安锅看电视怎么泄露国家机密?那锅不是国家生产的吗?全世界人民都可以听看的广播、电视,为什么中国人不能听看?”

象这样的问题,一个孩子都能看出来,中共的警察真的就不知道?其实不是他们不知道,这本身就是他们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而编造的借口,怎能不知道?中共警察就是这样对法轮功学员乱安罪名而进行迫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