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安特务之危

写给被中共利用迫害法轮功的国安秘密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中共前头目江氏悍然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大陆国安等特务机构的帮凶角色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的国家安全局与石家庄市政法委直接管辖的公检法、六一零(中共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相互勾结,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监控上网、监听电话、培训特务打入内部、绑架法轮功学员等阴暗手段,破坏法轮功学员维护修炼权利、揭露中共谎言的正义之举。

国安机构多次出动各色男女特务便衣,乔装打扮,对所谓“重点”法轮功学员实施全方位跟踪、监控,有的还窜到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单位威逼利诱,几乎所有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恶性绑架事件背后都有国安的鬼影。略举身边数例:

1、二零零三年七月三十一日,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晟标在云南西双版纳被河北国安长时间监控之后实施绑架,后被罗织罪名冤判十一年半,目前还在石家庄市监狱非法关押。

2、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石家庄市国家安全局绑架保定市法轮功学员牛登峰。

3、二零零四年四月四日下午六点左右,尹俊彩被石家庄市国家安全局绑架。

4、二零零四年六月,石家庄市国安局绑架石家庄法轮功学员万鑫河(音,女,二十多岁,原籍河北省景县)。

5、二零零五年八月七日上午九点左右,保定市国安局绑架该市东郊法轮功学员杨金英。

6、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半夜一点左右,保定法轮功学员支占民、魏海武、小杜在保定市区与满城中间某地又被保定市国安局绑架,有迹象表明他们的手机被窃听、定位。

7、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邱立英被绑架时,现场就有省国安厅的特务督阵,还说什么已经奋战一个多月了,拦截了重要情报。利用卑鄙手段谋害信仰真、善、忍的无辜民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8、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早上八点多钟,河北省张家口法轮功学员李海军和常德市法轮功学员陈开利从常德市大润发超市出来,刚走到大街上,突然被五、六个扑上来的便衣绑架。其中三人是河北省国安派来的特务。

9、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吴磊,被国安特务在单位绑架至石家庄孙村派出所,恶警郭清亮对他进行了酷刑迫害,将他绑在铁椅子上,蒙上眼睛、戴上手铐,找人按住他用铁板抽他的脚底,致使他的脚肿得犹如馒头一般大,钻心疼痛,同时还用禁止上厕所这种最基本的人体生理需要迫害他,一天后恶警将吴磊送入南货场拘留所,拘留了半个月,而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10、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于茵、曹凯夫妇被石家庄国安局特务绑架。第二天家人突然收到了一张盖有石家庄市国家安全局的拘留通知书。亲友经多方打听,才找到位于石家庄槐安西路和通向西岗头村交叉口路边上的国家安全局拘留所。这个拘留所很奇怪,没有牌子,只有一个黑漆漆的大门,并且找不到任何人。问附近居民,谁也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在外面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一个岗楼。

11、二零一二年发生的“二二五”绑架事件,经过了国安特务大范围长时间秘密跟踪、窃听,最后实施绑架。迫害范围覆盖河北、山东、辽宁三省,冤及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多人次被非法判刑、劳教。其中唐山卞丽潮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现关在石家庄第四监狱;唐海县郑祥星,被非法判刑十年,仅在保定监狱二个月左右时间,竟被迫害致左侧头骨断裂,连续两次开颅,被摘掉直径大约6-7cm的头骨,位于左侧的语言、视觉、记忆神经被切除。

12、河北省正定县二零一二年发生了民众签名声援法轮功的七百红手印事件,之后遭遇中共的报复和绑架,国安全程参与监控,并积极勾结警察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人类的历史上,秘密警察(所谓情报特务)的存在并不很久远,设立其存在的真正意义也并非为了维持法律秩序,而是源于最高当权者的危机感和对官民的极度不信任,图谋掌揽极权,监控民众、制造恐怖气氛、谋求正当路径无法实现的某些私利,都是怕见光的。如果遭遇了邪恶的政治体制或奸佞之徒的控制,更会成为政治迫害的得心应手工具。古今中外,许多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和其代表人物,一手遮天的短暂荣耀过后,或被正义力量法办惩处,或被政敌整肃成为炮灰,或被主子抛弃成为替罪羊,下场极为悲惨。

本文特意整理了几个典型的实例,给被中共欺骗误入歧途、参与迫害修炼者的国安特工们参考、反思,希望其中还能理智清醒、善念犹存的人,及早回头,切勿为虎作伥、自误误人。

最早的特务机构之一:明朝东厂

东厂,即东缉事厂,中国明代的特权监察、特务、秘密警察机构,是世界历史上最早设立的国家特务情报机关,于明朝永乐十八年(一四二零年)设立,由宦官担任首领。其分支机构远达朝鲜半岛。东厂权力甚至在著名的锦衣卫之上,只对皇帝负责,处事可不经当时的司法机关刑部、都察院、大理寺批准,可随意监督缉拿臣民,从而开明朝宦官干政、黑暗时局之端。

先后主掌东厂的有:号称“立皇帝”的刘瑾,最为贪婪专权,当权共五年,排斥异己,陷害忠良,最终落得个凌迟处死、千刀万剐的下场。

曾经权倾一切的魏忠贤,一大批不满魏忠贤的官员士子惨死狱中;一大批无耻之徒都先后阿附于他,更有某些阿谀之臣到处为他修建生祠,耗费民财数千万。他自称九千岁,排除异己,专断国政。明崇祯继位后,魏忠贤被治十大罪,被逮捕法办,走投无路之下自缢而亡,其余党亦被彻底肃清。

最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之一:盖世太保

盖世太保(Gestapo),全称“国家秘密警察”,是纳粹的秘密警察部门,拥有特权,可以不受法律的约束,逮捕任何他们怀疑人员。盖世太保专门负责迫害一切反对的声音,共有三万余名成员,渗透并控制着德国社会的各个领域和德占区,拥有大量监狱和集中营,利用发布监护拘留令和押送集中营的特权,大肆迫害和残杀犹太人、民主人士和无辜居民。

纳粹战败后,盖世太保被取缔。一九四六年,被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宣判为犯罪组织。盖世太保头目是希姆莱和海德里希。希姆莱后背叛希特勒,一九四五年五月二十三日,他在检查口腔时,咬破藏在口腔的氰化钾胶囊而自杀。海德里希后被炸死。

最残忍嗜杀的特务机构之一:前苏联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内务人民委员部(克格勃前身)

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三年间,当乌克兰饥荒横行的时候,前苏联国家政治保卫总局说饥荒的主要原因是“阶级敌人”和“反革命阴谋分子”的破坏事件。全力抓“阶级敌人”和“反革命阴谋分子”。犹太人亚戈达为斯大林残忍地迫害政敌,领导了“大清洗”的前一半。从一九三三年开始并持续到一九三四年末的党内清洗,号称是为了根除腐败。到了一九三五年,清洗扩大化,并开始暴露其政治迫害本质。一九三六年,亚戈达捞到了国家安全委员会总政委这一相当于元帅的头衔,穿上了为他特制的将帅服。

亚戈达的罪行和民怨登峰造极,斯大林出于形势所迫,谋划卸磨杀驴。一九三七年三月十八日,亚戈达的一帮得力工作人员被逮捕了。斯大林反过来把亚戈达推上被告席并指控他杀害了基洛夫。亚戈达在被告席上的出现轰动一时。曾几何时,在执行斯大林的恐怖政策时,在签署那些无辜者的判决书时,亚戈达是何等志得意满,可如今,亚戈达自己也被推上了被告席。也在自作孽的路上再无回头机会。

亚戈达对前下属斯卢茨基他说:“看来,上帝毕竟是存在的!”“我忠心耿耿地效力,斯大林仅仅给了我嘉奖,其它什么也没给。我本来就应该受到上帝最严厉的惩罚,因为我屡屡破坏他的戒律。现在,你看看我这下场,自然就能判断出,上帝在还是不在?”

看看有见识的同行们怎么说

二零零九年,大陆前国安部资深谍报官李凤智,应邀参加了当年四月十五日在欧洲议会举行的关于中国宗教信仰自由及法轮功受迫害十周年的听证。他通过现场国际连线在听证会上发言:

“我自一九九零年至二零零四年在中国国家安全系统工作十四年,自二零零四年至今也对中国的情况极为关注。在此郑重地做以下证词:

中国共产党胁持中国,将党的利益放于国家和人民之上,为维护其独裁统治无所不用其极。中国的人权状况,特别是宗教信仰自由,持续恶化。除中共控制的所谓宗教外,基本无宗教自由。对法轮功信仰团体和家庭教会等的迫害惨无人道,并未停止且越演越烈。中国共产党对宗教的控制、打压和迫害运用了所有它能调动的机构和力量,包括警察、国安等政法系统,外交、宣传、统战和低至居民委员会的各级行政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和海外亲共力量。所运用的资金和资源本质上无所限制。对法轮功等宗教信仰团体的打压和迫害完全超越了中国现有的法律体系和组织结构。

中共国安自成立以来一直插手于对中国宗教信仰团体和人士的迫害,并且越来越深,越来越广。政治方面,国安一直将维护中共的利益放于首位,在许多的文件中都有明确的规定,政治教育、灌输和控制无处不在。”

“中共国安自对法轮功的迫害准备阶段就已经参与其中。初期侧重于情报搜集、监控、分析研究和重点案件的侦破和处理,之后,如上所述,涉及的内部机构、调动的资源和运用的手段等越来越多,参与的层面越来越深、越来越广,成为名副其实的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主要机构之一。”

“中共国安系统内部有识之士曾力图对现有国安架构进行改组,使对外情报相关机构相对独立,特别是与所谓的对内处理政治问题的相关部门保持一定距离,但并不彻底和成功。根源就是中共的独裁统治和对国安的严密控制。”

二零一二年三月,重庆“薄王事件”之后,海外媒体刊文报道了北京市公安局某科级警官决然退党的心路:“王立军出事,我心里一惊。这几年,他们重庆警察在全国公安系统多火啊,王立军多牛啊,这说倒就倒了。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手下的警察要跟着倒霉了。果不其然,后来传出王立军的亲信被薄熙来清洗,甚至丢命。”“宣布薄熙来下台,我心慌了,有种大难临头的恐惧感。薄熙来是大太子党,而且挺强势的,真象演戏似的,说没戏就没戏了。他联着周永康呢,是不是也悬了?北京警察都知道,周永康和重庆薄熙来关系好,重庆来人干什么,我们不敢怠慢。现在中央力查重庆黑幕,能不牵扯周永康吗?两会上周还挺薄呢,我看周永康悬了。”“周永康要是倒台了,周的政绩就得翻个儿。各地像重庆的黑案,都曝光,网上说的器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内幕要揭出来,党中央就悬了。”“看薄熙来和王立军鱼死网破的劲头,我们办公室的人都咋舌,真狠真黑,翻脸不认人,不如社会上的黑社会。我是看透了,不出事便罢,一旦出事,谁还不是推得一干二净!我们一线干活的警察是头号替罪羊,任务是我们执行的。那时候,谁为你说话?谁保障你平安无事?有朝一日,我上面的领导们也像王立军、薄熙来互相火拼,又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靠谁啊?!听说大头目都有外国护照了,随时开溜!我们往哪去?民愤民怨那么大,我都不敢穿警服带孩子逛街。”“现在最想求的,就是一家人平安。”

二零一二年后段,一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某市政法委官员委托其亲属,给曾被他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写告饶信,他在信中写道“十几年来,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没有在社会上公开表态过一次支持迫害法轮功,将来习近平,李克强上台,重新对待法轮功是获取民心的最好办法。当年毛泽东一死,什么都变了,简直就是改天换地,现在,江泽民没死也差不多了。江泽民的人马也是江河日下,一败涂地。”“赶快向王立军同志学习,把一些领导们的证据放在信得过的亲友那里或者移交到海外,有备无患啊!我们不能成为领导的替罪羊和挡箭牌。需要我们了,是领导的垫脚石,出了问题了,是替死鬼,这叫什么事情啊?”

一点忠告

大陆一位法官私下询问律师:“法轮功国家不让炼呀?”律师答:“不是国家不让炼,国法让炼,是那几个人不让炼,‘上边’更多的人不反对炼。”法官问:“法律是为政治服务的,外国也一样啊?”律师答:“法律是为合法政治服务的,不是为非法政治服务的。非法政治不能支持,支持者最终要承担后果的。例如纳粹战犯,例如文革,支持者最后都丢掉了性命。”法官无言。

律师说:“迫害的多,偿还的也大,这个运动就是先整他,后整你,都是受害者。解脱他就是解脱你,你不害他,你也平安。可惜好多人眼光太浅,看不到这一点。”

法轮功民众坚持“真、善、忍”信仰,是真正的好人,被中共无理迫害,中共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支持法轮功自由信仰、传播,越来越多的中共迫害真相被国际媒体曝光,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在谴责中共迫害者一伙,并呼吁国际上一切正义力量都来制止这场罪恶,把犯下国家恐怖主义、“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罪恶的前头目江××集团绳之以法。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发布成立公告。公告希望知情人保留并公开迫害证据,包括人证、物证、文件、照片、录音、录像,恶人姓名、个人资料、恶行细节,曝光江××一伙的罪恶。

大陆的局势正在急速变化。迫害者心底在战栗,他们深知:只要正的力量有一次把江××一伙的气焰压倒,真相就将大白于天下,届时,愤怒的知情民众,吐唾沫也能把罪大恶极的迫害者淹没。这艘破船行将沉没之际,误入贼船的人不设法赶快逃离,还满怀憧憬的往船上挤,那才是愚不可及、无可救药了。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二零零六年二月九日发表了经文《除恶》,对众生讲述了这样的法理(摘录):

“其实这些年来我传大法度众生是包括一切社会阶层、一切职业,对人是没有区别的。在大法救度中众生是平等的,其中也包括特务这种非常不好职业的人。”

“修炼与人类这些最下贱的流氓特务之间没有什么修炼上的必然关系。因此我不再承认这种东西,人类的未来也不会有这种专职机构与大量从事这种下贱职业的人。”

“从现在起,我与众神完全撤掉人类这种职业的前程,撤掉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所有中共恶党制造出的流氓特务的人生福份,叫他们在自己造下的罪恶偿还中走完极短的人生。特别是所有参与和策划亚特兰大事件的人,他们的人生福份将全部被撤掉;从现在开始,他们将会在还恶业中生不如死,而且会很快的一个个的死去后下地狱。如不悔改,所有海内外的中共特务都将面临同样下场。我是在救度一切众生,不想有未来的也不能叫其毁掉众生得度的机会。”

“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我希望你们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恶党为什么迫害大法弟子,更希望你们有好的未来。”

正告中共特务:认清自身的危险境地,立即停止参与作恶,声明退出中共,将功补过,才能给自己和家人解脱地狱之厄,才是唯一的正确选择,才能赎回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