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划疯狂计划之时得遇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一九九六年四月,是我人生的转折点,那时正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刻,一方面,长达八年的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病痛折磨,使我变的脾气非常暴戾,不用点火就着,妻子被我呵斥的整天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另一方面,由于长期采用各种的治疗方法和吃太多的乱七八糟的药品,造成对身体各脏器的损害,使得身体各方面机能差到极点,什么都不敢随便吃,甚至喝稍微凉一点的开水马上就闹肚子。天气稍有一些变化,也会把我折磨得够呛。

那时,我总是比别人早一个季节進入冬天,晚一个季节進入夏天,腰间长期围着一件被同事戏称为虎皮裙的棉袄。这样的身体状况其实什么都做不了,连拿笤帚扫地都吃力的不行,甚至到了晕倒在单位送医院急救下病危通知的地步。真是惨淡苟活。

因为本性上有一种绅士的思想,观念上总觉的一个堂堂男子汉,在家就应该赡养老人、照顾妻小,在单位就应该多干工作,不落人后,因此我在单位时总是强撑着不堪的身体,不肯比别人少做。好在我的工作性质大多时候比较清闲,勉强也就对付过去了。

可在家里,因妻子清楚我的身体状况,所以基本上什么都不让我做,尤其象买米、扛面这类的体力活,她更不让我伸手(其实让我伸手我也做不了)。但这不是让我轻松了,而是心理上更痛苦,因为在我看来本来是男人该干的活我却做不了,这让我觉的自己失去了做男人的价值,因此并不给她好脸色看。其实我内心的更深处明白,我不是恨她而是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得这么个怎么也治不好的病。

大法解体了一个疯狂计划

更加上当时我们没有自己的房子,和父母、姐姐及孩子七、八口人挤在只有四十平多一点的一套单元里,可想而知日常的磕磕碰碰,加上长期的病痛的折磨,使本已在承受极限的我更是雪上加霜。脾气日益暴躁已经到了彻底崩溃的临界点。当时我自认为唯一能够得到暂时缓解的办法,就是尽快从单位分到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因此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分房子上,毫不夸张的说对房子的渴望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可冰冷的现实是,各个部门、各个领域都要靠托关系走后门才能办事,而我天生的耿直性格又不屑于低三下四的给人送礼,可想而知我得到的当然都是最冠冕堂皇的官腔答复。这个体制制造出来的掌管各种权力的人,是不会了解你是不是真的需要房子,和这个房子对真正非常需要的人意味着什么的!当我最终不堪痛苦的折磨不得不收起清高也学着别人去送礼的时候,也许是命运捉弄人,由于一件事被举报而使得管分房子的行政科长等人,暂时不敢收没有熟人引荐的人送的礼了。

几次碰壁之后,我心中的仇恨被放大到了极点。因为按规定我当时的条件不用送礼也是绝对应该能分到房的。而如今我已经放弃个人尊严去行送礼之道还是达不到目地,这无疑是对我最大的嘲弄。从儿时就被中共强力灌输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信条,这时发酵了,在强烈的复仇心的驱使下,一个非常恶毒的计划在我心中产生了——花钱雇一个妓女去勾引行政科长,拍下照片后,逼其分给我房子。再不行就拿刀子找他和厂长,不给就和他们同归于尽,你不让我好,我也不让你活。

万分幸运的是,还在我暗中筹划这个计划时,我由于寻找治病方法而走進了法轮大法为期九天的讲法录像学习班。大法高深而又浅显易懂的法理,如醍醐灌顶,对自己原有的人生观以摧枯拉朽之势的進行清洗、荡涤。此时被共产邪党强力建构的唯利主义和无神论观念,在大法的法理面前轰然倒下。

就象师父讲的:“我一直在班上给大家讲法,大家的心性也在一直发生着变化。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1] “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知道,真正修炼的人是知道他的轻重的,他会知道珍惜的。”[1]

这两段讲法正是我当时心情的真实写照。多少年过去了,每每再学到这段话看到这个“我知道”,我还都会莫明的流泪。

那个疯狂的计划从在我心中酝酿如何实施,到后来因我修大法而立即放弃。近二十年来,我从未对人提起过。是因为我自己都震惊于象我这种自认为还算善良的人,怎么会有如此扭曲、如此肮脏极端的想法?因而羞于提及。

我深刻的体会到,自己的这个经历真实的印证了《九评共产党》中所述的这两段话:“中共正在倾其全力,摧毁着整个民族的道德根基,企图把中国人都变成大大小小的、程度不同的流氓来给中共提供‘与时俱進’的生存环境。”“靠流氓手段执政的中共,从本质上讲也正需要一个流氓社会作为其生存的环境,因此中共想方设法要把人民拉下水,试图把中国人民变成程度不同的大大小小的各种流氓。中共的流氓本性就是在这样葬送着维系中华民族的道德根基。”

中国共产党所制造和把持的这个邪恶体制中,无论你是为往上攀爬而主动迎合,还是迫于专制的压制而被动服从。都是在扼杀我们人的善良的本性,而使自己逐渐变成循“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兽类。这也正是中共恶党变异人类、毁灭人类的过程。读者朋友看看是不是这样呢?

随着初步的修炼,身体迅速的得以恢复,曾经不离身的“虎皮裙”不见了踪影。记得有一次下班,看到我们一起炼功的一个大哥正在等人往楼上搬铺地板用的瓷砖。我毫不犹豫的过去,一气帮他往三楼搬了十一箱(每箱不到七十斤重)。要知道这在以前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啊!

身体的变化还在其次,大法法理更使我的心性得到巨大的升华。不久,我给行政科长打了个电话,跟他说既然那么多人需要房子我就不要了,把它留给最需要的人吧。说完这些我挂了电话,心情很轻松。我自己都奇怪怎么可能一个为了争房子准备拼命的人,会这么轻易的就自愿放弃了,法轮大法太不可思议了!大概行政科长也被搞懵了,否则他又主动给我这种没什么关系的人打电话解释是不可能的。他说以前不给我房子是什么什么关系不好办啦,告诉我这次已经非常靠前了,应该差不多了。我说:“你误会了,我是因为学了法轮大法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师父让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我才这么做的。”

大法化解了内心的仇视

我还有一个也是难以启齿的极端仇视心理,就是我对妻子娘家人的怨恨。起因最早是缘于当初与妻子结婚时一般人家的情形给订礼。可在就要结婚时提出这样的要求,让我非常的气愤,一度打算放弃结婚不再来往。可因为那并不是妻子的本意,因此在母亲委曲求全下答应了条件才举行了婚礼,但从此却埋下了我对她家人的强烈不满,也因此常常迁怒于妻子。

终于有一次因和妻子的摩擦没忍住打了她一拳,造成妻妹和岳母来家兴师问罪。妻妹一進屋不容分说上来就将我的手抓破,使一直对她家耿耿于怀的我愤怒到了极点。怒不可遏的我抄起板凳恨不得将她拍死,被母亲和姐姐拼命抱住。此时岳母气愤的打了我一耳光,这一下更是火上浇油,完全失去理智的我哪还管什么老少人伦,抽出一只手立即回扇了她一嘴巴,打的她号啕大哭。虽然这一切最终在母亲的劝导和强力压制下,使不想让身体不好的母亲过分伤心的我,不得不委屈早已到承受极限的自己表面上跟她们道歉而平息。但从此以后我对妻子一家人再没有了任何亲情,除了过年过节不得已平时根本不去妻子家。而且每次去对她家人也基本都是不理不睬,搞的她们非常的痛苦和无奈。

我知道在中国大陆象我这种情况的人家非常多,因为大家从小被共产邪党灌输了太多的仇恨。以致遇事不懂得宽容忍让,总是以强势迫害的手段解决问题,反而使矛盾更加激化,最多也就是象我这样埋下仇恨暂时平息。

这一切在我修炼法轮大法后发生了不可想象的变化。大法的法理要求修炼者遇到矛盾向内找,看自己哪儿做的不好,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要处处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并讲清楚一切的不幸、痛苦来自于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这一下使处处挑剔埋怨别人的我,反过来开始查找自己,从而明白了因果,发自内心的放弃了仇恨,更懂得了应该如何去善待别人。

在岳母脑出血住院急救期间,其他子女说没钱,我毫无怨言的拿出积蓄,岳母病情稳定后,又帮助妻子尽心尽力的照顾她。我的真诚付出使得岳母十多年来每次看到我都乐的合不拢嘴,岳父见到我也是眉开眼笑,再没有了往日的尴尬。而现在我们夫妻间也是非常的和睦,孩子考上了名牌大学,我们也有了自己的房子和汽车,正应了那句话:家和万事兴!

拒绝贿赂

看到这个小标题估计很多朋友会奇怪:你不是普通工人吗?怎么还有别人贿赂你的事?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我所负责的工作是对设备的维护维修,当一些设备损坏时,它的备品备件是由各个负责的班组长申报的,而且我们有权要求必须用哪个我们认为质量好的厂家的产品。一些厂家了解到这个内情,就不断的找到我,打听电话号码啊、家庭住址啊,请晚上去娱乐场所等等,我都一一拒绝。后来有的厂家就干脆直接要给我钱。我就对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要求我们在任何环境都得是一个好人,我是决不会收你的钱的。你的产品我们目前使用的情况,在同类产品中感觉是最好的。你放心,只要你们产品的质量能够保持下去,我一定会继续选择你们的产品,因为我唯一的原则就是看产品的质量,你根本无需花这些冤枉钱。”

对方很感动,表示理解了,还说她在北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很好。但她还是要求我收下她给我们组每个职工赠送的挂历,并说:“活都是你们下面干的,可是钱却都被他们上面拿去了。”她很为我们感到不平。我看实在推托不过,就去请示车间领导,领导同意后我把挂历送给了大家,她满意的走了。

亲历4·25和平上访

由于各地不断传来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骚扰迫害的讯息(此前我们炼功点也发现有特务偷偷拍照),我预感到了一场蓄谋已久的政治风暴来临前的紧张气氛。此时,我开始思考如果它真的发生了,我该怎么做?当得知天津四月二十三日警察大面积打人抓人事件后,我决定去北京上访。到了北京,因来的比较匆忙并不知道信访办具体在什么地方,所以只是随着几个学员一起走。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前面有几个警察在挨个问一些仨仨俩俩走路的人什么。然后就看到一个警察朝我们走过来。到了跟前就问:“你们是法轮功学员吗?是来上访的吗?”我们说:“是。”他说:“那就跟我走吧,我带你们去。”我当时好奇怪警察怎么知道我们要来上访?他把我们带到一堵很长的高大的红墙外面停下来说:“上访的就在这等着吧。”我看了看,虽然不知是什么地方,但看到已经有好多学员都齐刷刷的站在马路牙子上面了,就想:这么多学员也不可能都到信访办里去,那就在这等消息吧。

后来看到中央电视台诬蔑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节目,我从录像中看很象我在的位置,才意识到当时我是站在了中南海的墙外。再从后来一些事件的分析中,才明白这是中共江罗流氓集团为迫害法轮功阴谋布置的一个圈套。

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学员们的平和理性和自觉自律的高尚风范。那么多的人在一起,看不到任何纷乱。也没有什么人组织你告诉你该怎么做。就我自己来说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我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在哪里都得做好,不能给别人找麻烦。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任何情况都得按照这三个字去做。既然警察让在这里等,那这里一定是能反映我们情况的地方,我就在这里静静的等好了。其时,我看周围的学员大概也都是这样的想法。彼此之间也不说话,尤其最前面的一排,就是整齐的稳稳地站着不动。久了,就会有后面的学员主动替换前面的学员尤其是年龄大的到后面休息一下。当时站在我旁边的一位男学员对我的触动比较大,因为始终没有看到他到后面休息过。甚至中午饭也不吃,就那样一直默默的站着。直到后来我从学员的体会文章中才看到这样的学员当时是基于两点考虑:天津的学员还没得到释放,没心思吃饭;尽量不喝水吃饭以减少上厕所的次数,避免给周围居民带来不便。惭愧,这是我当时的境界还意识不到的。

还看到有学员拿着大袋子挨着跟后面的学员要他们吃饭后收好的小袋垃圾 ,并随手将警察丢在地上的烟头捡起一并带走。当时自己还想:我只是想到把自己吃饭后的垃圾收好,怎么没想到用大袋子把别人的都收走给别人提供方便呢?还是心性修的不高啊!人家是处处为他人着想,我这还是只顾自己的一个私啊!

自始至终没看到有人大声喧哗和有任何不当行为,这从警察悠闲的仨仨俩俩的在马路中间唠嗑就可以看得出来。而学员之间却基本不说话,用一句话形容这个场面就是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静静的站了一天。直到晚上问题得到解决,天津学员被释放,大家又静悄悄的散去。真不知江罗流氓集团怎么好意思把“围攻”这样的词用在这样的团体上?

不可能的奇迹发生了

江鬼与中共恶党流氓集团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后,为了讲清真相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世人,很多象我一样最底层的普通工人、农民,妇女甚至老人都开始学起了象电脑这类的高科技。当然就我来说,很大程度上也是被这个恶党逼出来的。中共邪党以为把法轮功中一些高文化精英阶层的所谓骨干学员抓起来,就能恐吓他人并阻止真相的传播。殊不知法轮功虽然以气功的形式出现,而实质却是真正的佛法大道修炼。这高德大法的感召早已深入人心,因为那是对人善良、纯真本性的呼唤。了悟了人生真正意义的大法弟子,根本无惧于任何残酷的迫害甚至生命的威胁。而发自内心的对大法的向往,是任何力量根本不可能阻挡的了的。同时因为大家又都是主动的自觉的在做,你抓了会电脑技术的人,必然就造成更多本来不懂技术的人去掌握这个技术而成为这样的有能力者。更何况修炼者只要真心按照大法的法理去修,就会在大法中开智开慧,使学技术变的容易而处处展现神奇,这恰恰也是大法超常一面的真实体现,却是那些靠利益拉拢拼凑起来的愚蠢的行恶者根本想不到的。正象李洪志师父所说:“我们是用心在做,他们是用钱在做,这一点他们永远也比不了。”[2]

拿我来说,本来连电脑的开关机都搞不清楚,迫害前也从未想过要学电脑。迫害发生后在没人教授的情况下,居然学会了安装复杂的操作系统,编辑刻录VCD、DVD光盘,以及上网、下载、打印等各种技能。总之,基本上讲真相用的上的技术差不多都学会了。在这个自学的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时时的慈悲点化和大法超常的一面。一些从纯技术角度上根本无法解释的现象时有发生。

这里仅举一例:有一次我用TrueCrypt加密软件制作的加密磁盘,由于不小心使得更新系统补丁时产生的大量临时文件夹,默认放在了这个加密盘的外磁盘,因此造成了加密盘的损坏。懂技术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发生后,即使备份了加密卷头信息,再恢复也未必能打开磁盘找回数据。可是这个加密盘里几乎放了我所有的重要资料,是不可以放弃的。类似的情况曾经发生过一次,那次尝试了各种技术手段后最终还是失败了。但这次因为资料太重要,我想到了请师父帮助。我在心里一遍遍的呼唤师父,然后一遍一遍的重复输入密码。反复十几次之后还是提示密码错误。我知道密码是决不会错的,现在的表现只不过是在考验我对师父坚信的程度。我在心里说不管再有多少次打不开,我都会一直这样做下去(指反复输入密码),我相信师父一定会帮我的。这样一次次的失败,我一次次的重复同样的过程不动摇。终于在二十几遍之后师父回应了我,在我按下回车键的同时,啪的一下,久违的加密盘闪现出来,从此恢复了正常。

结语

到目前为止,虽然我暂时还未看到过神佛和另外空间的生命,但法轮大法对佛法真理圆容不破的开示和我自己亲身的实践,丝毫不会让我怀疑这一切都真实存在。当初很多朋友都劝说过法轮功学员要明哲保身,那么您知道明哲保身的原意是什么吗?明智、洞察事理的人,才能够保全自己。而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回避冲突,来保全自己的利益或个人性命。

记的当初警察把我骗到派出所,一次次的暴打之后一遍遍的逼我写诬蔑我师父的不炼功的保证。我当时只是从最浅显的道理跟他讲:如果你的父母遭人诽谤陷害,而你非常清楚你父母是真正的好人。这时有人逼你诋毁侮辱你父母,让你与父母划清界限,你干吗?其实那时只是从大法讲的最基本的做好人的道理跟他讲为什么不签字,而没有说出我自己对大法的深刻体悟:这是真正的佛法——宇宙的真理啊!你小小的恶人、小小的邪党,怎么可能撼动了宇宙的真理呢?!

如果朋友您真正的了解了法轮大法是什么的时候,相信您一定会做个明智、洞察事理的人,也就知道怎么做才是真正的明哲保身了!我这里请您分享一篇我师父的文章—《博大》:“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这是宇宙的理,是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过去也不允许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会从古到今的学术及伦理。过去宗教中所传的和人们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现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3]

读者朋友,听了我的故事不知您对法轮功是否有了一些了解了呢?真正要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就请您找机会拜读一下《转法轮》这部著作,也许到时您会象我当初一样的震撼呢!

5.13——世界法轮大法日!法轮功学员的节日!相信不久的将来,世人也会知道这个日子对于整个人类意味着什么。在此谨以此文感恩师尊对弟子的慈悲苦度,并恭祝师尊华诞!叩拜!再叩拜!!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