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精進起来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底得法的新弟子,开始得法时激动不已,莫名其妙的痛哭了三天。

得法第二十天,同修甲给我送来两大包真相资料让我去发,着实把我吓坏了,当时我一遍《转法轮》还没看完呢,新经文还没听说过、更不用说看了,同修甲告诉我,大法弟子你就得发,就得救人。说实话我是想当大法弟子,也真想修炼。我硬着头皮去发,走進一栋楼房,躲避常人,多跑路,注意安全。后来才懂得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就这样硬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做证实大法的事,我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形势紧张,大街小巷都有警察、便衣看守,恐怖压抑。家人(同修)劝我先停几天,避一避风头。我说不行,这些资料针对奥运,过期就没用了。我照样坚持发,这过程中我发现,只要我走出去发资料,所有的人都看不见我。那些常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好象我不存在。两个警察站在那聊天,我一路发资料从他们身后走过。他们只管聊他们的家常话,我干我的事,互不相干。过后我明白了:是师父一直在我身边保护着我,我没有怕心,谁也动不了我。

这期间我们地区发生多起学员发资料被绑架的事情。同修甲往下分配资料很困难,都有畏难情绪。我想:老同修当年不怕危险都去过北京证实法,我没有赶上,这是我最大的遗憾,现在他们都有恶警监控,发资料风险大,但是我没有人监控,恶警知道我是谁?我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正应该是我挑重担的时候。我找到同修甲告诉他,别的同修暂时别做了,风险太大,资料全给我,我去发。

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最关键的是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这也是大法弟子普遍认为不好做的事情,我也是走一段大弯路才走过来的。

二零零九年初学法小组学法时,同修甲提出来,大家都要出去讲真相,七、八个人的一个组,只是一、两个人讲真相,这不行,发资料的也得讲,光发资料不行,你也得救人。于是我就骑自行车去很远的一个公园讲真相。

开始张嘴真难呀,不知道怎么说,硬着头皮也得说,硬闯,一个星期下来效果还不错,劝退了二十多个,全小组最多。其他人还和过去一样,多数都不做,做的数量也不多。我一看心里不平衡了,心想:你们还是老弟子呢,什么也不干。我好歹还发资料呢,你们不干,我也不干。我就退一两个,名单在口袋儿里装着,每周统计名单时,其他同修都没有,我也说没有,名单也不交,留着下周用。有人说有,我也有,就把原先的名单交上去。回去退两个,名单还装着。心想:我比一个不退的还强呢。我的做法是“向后看齐”,“不骑马不骑牛,骑个毛驴儿走中游”,还觉的自己聪明。真是大错特错了。至今还非常懊悔,后来为这一段弯路大哭好几次,痛悔的很。

二零零九年夏,学法小组来了一位别处的同修乙和我们一起学法切磋交流。同修乙七二零后一天没停过做证实法的事。到各处刷标语、讲真相、证实法。邪恶多次迫害,都不能得逞,一次次正念闯出来,从看守所出来一路讲真相,还救了十几个人。最多的一天救了八十多个人,至今个人累计劝三退总数得有五万,当时对我的震动很大。当时我心动,但没有行动,还是老样子,混日子。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明慧周刊》陆续登出一些开着修的同修们看到我们的师父为众生得救承受巨难,身体流着血,血肉模糊。还有一个同修看到:师父被捆绑着,有人挥舞长鞭,抽打师父。同修要救师父,师父不让,呵斥同修,让那个人继续打自己。那是众生的巨难,师父在承受。如果停下来,众生就没救了。但是,那是我的师父在受难,我能受的了吗?我痛哭一场,我真想上去替师父挡住那鞭子,哪怕只能挡一下,付出生命我也干。但是,我没有资格,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耍小聪明的不精進的弟子。就是因为我救众生这件事没做好,我师父才受难。我一定要放下人心走出去讲真相,多救人,快救人完成史前大愿,尽快结束这场迫害。

“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可耻的,自觉的勇猛精進我就真正走出来了。心性提高上来了,讲真相救人变成自己的自觉行动,效果也就越来越好了。

我开始从熟人讲起,很快熟人讲完了,改到工地给外来民工讲,公路边给过往行人讲。当时有一种自觉的紧迫感,哪怕只有半小时空余时间,脑子一想:我得出去救两个人,急忙跑出楼房,果然就真救了两个人。后来我明白了,只要我们有救人的心,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敢讲就行了。

去年五月初,偶然路过车站,发现三五成群的人在聊天,我想到这可是个好场所,我如果参加他们的聊天,他们有时间听,我给他们认真讲,这救人速度一定快。第二天开始行动。火车站,汽车站,码头,机场聚集人员多流量大的地方我都去,所到之处都是救人的好场所。这时发现同修乙和其他几个同修也在这些地方做。这时我每天只能退二十人,同修乙每天保持三退在五十人以上;他鼓励我,提高数量。师父要的是多救人,快救人。同修之间的互相鼓励作用是很大的。

我做到每天劝三退二十人的时候,连续三天数量上不去,我很苦恼,回去和同修切磋后,意识到学法不到位,每天只学一讲法好象汽车油箱里只有半桶油,能量不足,跑半道就没油了。于是,我加强了学法,每天静下心来学两讲。果然效果很好,一直坚持下来每天学两讲,救人的数量也一路上升。当上升到每天救人七十的时候,我发现一个现象,很多人用一种哀伤的眼神望着我。平时不明显,当我要离场的时候就这样子,弄的我心里酸酸的不忍离开。于是我安排好家务,延长救人时间,增加每天救人数量。新年后达到每天救人一百个。稳定在这个数量,说来也简单,不到数量不回家,就这一条,有这一颗心师父就加持我,同修们在鼓励我,几个月就这么走过去了,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救人成了每天必须做到的很自然的事情。

邪党十八大前,有的同修提醒我,太危险停几天别去了,我一想不行,救人这么大的事不能停,一定要去。当天早晨我一到场所见到很多警察戒备森严,如临大敌。我一点也不理会,继续干我的事。当我做到最后一排,有一个小伙子单独坐在一处,我过去和他搭话:“这兄弟上哪去?”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一晃说:“我是便衣,哪也不去”。我问:“在这干什么呢?”“有進京告状的,扣人”,“你们怎么能知道应该扣谁?”“查验身份证机子一响就扣。”“你们便衣有几个?”他用手指点着一个个的告诉我,好象向他的首长汇报工作。那几天没耽误救人,数量还比较多,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

同修们,我们只要正念去做,师父真的时刻在我们身边。

和我过去状态相同的同修赶紧精進起来吧!时间太紧迫了,别给自己留下终生遗憾。我主要汇报讲真相的情况,三件事当然都重要,缺一不可。共同精進吧,同修们!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