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事件促更多酷刑迫害曝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众多媒体在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突然刊登以《青岛破获法轮功人员伪造‘酷刑迫害’图片案》为标题的所谓“新闻”,诬称法轮功学员自己演示酷刑,将照片发往海外用来抹黑“国家”形象,不过报道最后还称,类似的照片“在以前收缴的光盘和资料中就已看到过”,也与近期在国内外网站上流传的法轮功遭迫害的情节“高度相似”。

问题的实质是,中国法轮功学员是否遭受酷刑迫害?如果酷刑是真实存在的,法轮功学员通过模拟演示照片、并明确表明是模拟场景,以这种直观的方式向人们揭露迫害,又何罪之有?山东青岛警方所言的“歪曲事实、散播谣言,抹黑中国形象”的说辞又有何凭据?歪曲事实、散播谣言、抹黑中国形象的不正是青岛警方以及制造这场迫害的中共江泽民团伙?

法轮功学员这十四年来在中国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包括种种酷刑折磨,在国内外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众多的案例还被联合国备案。前联合国酷刑特派专员诺瓦克教授在联合国第十三届人权理事会上,向联合国提交了世界范围内酷刑问题总结报告,特别提及中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诺瓦克教授收到对中共在政治动机驱使下使用酷刑的可信的指控,他在报告中描述了各种酷刑:“受害人遭受未经掩饰的、不加制约的暴力虐待。他们经常遭受拳打脚踢,直至昏迷;遭受棍棒、警棍、铁棒、枪托或 锤子殴打;遭受鞭子或链条抽打;头上被套上塑胶袋或防毒面具窒息,有时添加辣椒或类似的刺激物;皮肤受到香烟或滚烫的金属器具烫;身体敏感部位受到严重殴 打或电击,如生殖器;大腿小腿遭踩踏,指甲被针插。有时甚至被有目的地枪击。这个列表可以轻而易举地扩展。受害人通常被铐在椅子或暖气片上,被剥光衣服赤裸身体或吊在天花板上。”

报告中提到,有很多臭名昭著的酷刑,比如“飞着”、“烧鸡大窝脖”、“老虎凳”、“熬鹰”、“开飞机”。

不久前,中国大陆媒体曝光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酷刑“上大挂、坐老虎凳、绑死人床”等,让闻者无不震惊,而马三家正是中共重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之一。

再看看青岛警方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绑架的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陆雪琴、崔鲁宁、刘秀贞、刘秀芳、刘秀芝、韩正美(77岁)、杨乃健,他们自己或者亲友有没有遭受过酷刑?这七位法轮功学员5月2日被劫持之前,都被迫害过,而且还大都遭受过酷刑。

其中刘秀贞、刘秀芳、刘秀芝是三姊妹,韩正美是她们的母亲,杨乃健是刘秀贞的儿子,他们原本一个祥和幸福的家庭,在中共恶党搞的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血腥迫害中家破人亡,自从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家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什么保证书、按手印、洗脑班、罚款、抄家、扒房子、非法拘留、强关精神病院、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这些事在这个家庭中就象走马灯一样,轮流着发生在每个家庭成员身上。七十六岁的父亲刘洪积(退休之前是青岛水族馆出海船员)于二零零七年的五月二日离世前夕,家人向济南女子监狱要求让大女儿刘秀贞回来看看老人,遭到狱方无情的回绝。

下面看看这几位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部份酷刑迫害:

崔鲁宁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济南监狱一监。恶警为了迫使崔鲁宁放弃信仰,扒光其下身,强迫她光着下身蹲了两天两夜。那时她还是一个未婚女子。

陆雪琴二零零八年一至二月,在青岛市北分局辽源路派出所,遭到恶警闵行和市北刑警三队一个恶警殴打,并九天九夜不让睡觉,多次昏死。在第二至第四天,恶警闵行踩住陆雪琴的脚部和腿部狠狠碾压,猛踢她的腿部腹部,用拳头猛捣其头、眼、太阳穴,用手机砍其头部,揪其头发把人提起来反复摔到地上。恶警闵行说:“你知道为什么要给你检查身体?检查证明你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我打死你我没有责任,你是死于心脏病、高血压!”

刘秀芳二零零零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被绑架到李村中韩精神病院。第二天早晨大夫、护士来了七八个,强行给刘秀芳输液。刘秀芳坚决抵制,被一位男大夫揪着头发拖上床,身体呈“大”字形捆绑着。在捆绑过程中,她被一位男大夫用膝盖顶住心口窝,并用拳头猛击她的太阳穴。刘秀芳被绑在床上输了七天破坏中枢神经的药。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晚,杨乃健和二姨刘秀芳、妈妈刘秀贞到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仙家寨村散发真相资料,被流亭派出所绑架。在绑架过程中,恶警将他打得满脸是血。还有一恶人用电棍狠狠地敲在了他的头顶,电棍前面的灯罩哗啦一声碎了。在派出所里,一恶警从刘秀芳身后上来就揪住她大衣往下扒,又抓住围巾勒着往下拽,不管她生命安危。刘秀贞看到此情景,就说“你们这些流氓”,被恶警疯狂地打了一耳光。派出所里的恶人穿着皮鞋用后跟在杨乃健的脚趾上捻来捻去。还有一个恶警让他弓着腰成九十度,用茶杯盖那个带尖的盖猛磕他的头心。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晚八点多钟,流亭边防派出所的七、八个恶警、恶人在杨乃健的家门口绑架他和刘秀贞、杨友芬,将他拖到马路上并当众殴打,不顾生死,猛踢下身。在派出所,恶警当着刘秀贞的面毒打她的儿子杨乃健,当着杨乃健的面毒打妈妈刘秀贞。其中一恶警穿着皮鞋用脚猛踢刘秀贞的下巴和前胸。第二天凌晨,派出所司机白蒙豪用膝盖猛顶杨乃健小腹部位,致使他当场大小便失禁。恶警袁喜道用橡胶棍疯狂毒打他的后背、前胸、大腿,并用拖鞋狠抽脸部。袁喜道还毫无人性地问杨乃健:“我当着你的面把你妈打死了,你恨不恨我?”

上述事实非常明确地说明,中国法轮功学员们受到的酷刑是非常残酷的。那么他们用模拟演示的酷刑图片曝光邪恶的迫害不应该吗?中共诬陷说法轮功学员“伪造”酷刑图片,正是佐证了中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酷刑。这些文字打手,故意将“中共”与“国家”的概念混淆。中共明明自己作了恶,却要用国家形象来煽动民众仇恨受害人。其实,中国在国际国内的“形象”到了今天这一步,不都是中共这几十年统治抹黑造成的吗?将自己的罪恶栽赃给别人,是中共的一贯伎俩。

中共喉舌关于伪造“酷刑迫害”图片的报道,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不仅暴露了酷刑的存在,而且再一次引起人们关注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